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改革开放后的一个致命错误
2013-06-18
字号: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新中国取得了举世注目的伟大成就。对此,不仅党和政府在各种文件中作了充分肯定,国内思想界舆论界在反复宣传,国际社会也几乎一致公识。然而,改革开放是否只有伟大成就,丝毫没有缺点错误呢?是否也存在一些重大的错误,甚至可能导致改革最终失败的错误呢?

  我以为,在改革开放中,不仅存在一、二个严重错误,而且存在好几个致命的错误。比如,整个过程中不强调敌我友,不分清敌我友,分不清敌我友,有意无意地混淆敌我友,甚至认敌为友,认我为敌,颠倒敌我,背叛投敌的思想现象,在一定程度上都严重地存在,而且至今没有根本改变。从改革开放的倡导者,到实际操作的执行者;从中央主要领导人,到地方党政军中的小领班;从号称马克思主义者的思想家,理论家,到普通的政治思想工作者,只要看一看他们的文章或行为,问一问他们心目中现在还有没有敌人?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怎么对待敌我友?也就一目了然了。

  马克思主义有一个最基本最起码的原则: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要分清敌我友,正确地处理敌我友之间的矛盾,才能取得革命和建设的胜利。然而,30多年来,在不谈敌我友、分不清敌我友和具体处理敌我友矛盾中存在着一系列严重的问题,是当今中国两极分化、腐败丛生、思想混乱等许多矛盾的一个主要根源。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是科学真理?运用了毛泽东思想为什么能创立出一个全新的中国?一个十分关键的、核心的、首要的问题,就是首先要明确区别敌、我、友。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要首先解决“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问题,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新中国建立时期和文革时期,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始终都强调这是首要的问题。改革开放中和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是不是也应当把它作为首要问题呢?当然也要明确敌我友,也要解决好敌我友的一系列问题。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拥有8200万党员的执政大党,如果在执政期间连敌我友都不十分明确,都不十分强调,都不十分清楚,连各类资产阶级在哪里,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反动派在哪里,全都认识不清,辨别不出,那么官僚腐败、压迫剥削、掠夺欺诈、地痞流氓、腐化堕落、蜕化变质等等,各种各样的罪恶现象和敌对势力就都会跳出来表演了。各种危害人民利益的事件将层出不穷,怎样保护劳动人民的劳动成果不被掠夺,对压迫人民的思想行为怎样正确地反压迫,所有这类矛盾斗争也就不可避免地会尖锐起来了。

  实践充分证明,走社会主义道路,搞社会主义建设,最大的敌人不是来自外部世界,而是来自中国内部,尤其是来自执政党的最高领导层,关键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与政府的领导权究竟掌握在谁手里,代表哪个阶级掌权。原苏联共产党的经验证明,中央核心层一旦变质,整个共产党就可能四面楚歌,四分五裂。这样,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与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在现阶段也就很容易变质,很容易垮台了。

  然而,资本主义政党政府的最高核心层如果变质,为什么不会改变资本主义制度,而共产党一旦变质却会连社会主义制度也一起倒塌呢?其中的根源在哪儿呢?

  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以后,治国的关键是治官。各级党政军领导的思想路线正确,政治清正廉洁,是保证经济腾飞和人民幸福的基本前提。在社会主义的现阶段,代表劳动人民共同所有的国有制、股份制、集体所有制的资本,实际上掌握在应当代表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利益的各级领导手里。这些人一旦变质了,官僚化了,特权化了,腐败化了,公共的国有资本就很容易转变成官僚资本,转变成权贵资本,转变成私有资本。30多年前毛泽东就说过,中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货币交换,按劳分配,这些与资本主义差不多,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邓小平晚年在总结原苏联变质和胡耀邦、赵紫阳犯错误的教训时也说,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中国要出大问题,一定出在共产党内。为什么呢?因为一旦有人篡夺了党政军的最高权力后,一定会向资本主义制度这个世界霸主投降,一定会变人民民主专政为官僚资产阶级的法西斯专政。实践证明,毛泽东、邓小平说错了吗?没有说错。

  治不好官,共产党与国民党就没有什么区别了。社会主义作为根本不同于历史上一切剥削制度的劳动人民政权,又怎么体现,怎么保得住?想利用资本发展经济反而有可能被资本利用来改变社会主义性质。当然,在思考与解决这类问题的过程中,也必须十分清醒地认识到:让民间的资产阶级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适当限制与发展,一点也不可怕,而且非常有利于现阶段先进生产力的快速发展,所以应当让它在发展资本经济的历史阶段长期存在,和平共处。所以,现阶段的民族资产阶级仍然是工人阶级的朋友,两者的矛盾不是敌我矛盾。但对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官僚资产阶级和汉奸卖国贼就必须坚决铲除,毫不留情。历史上,这些人一直是危害人民最厉害的,是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制度反文化大革命的大祸根,必须铲除,不除不行。不除,不仅工人阶级不满意,广大农民群众不满意,普通的知识劳动者们不满意,连民族资产阶级也不满意。所以,这些人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对象,是工人阶级队伍中最狡猾最危险的敌人。

  早在将近半个世纪前,即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冈山时就曾说过:“现在全国性的政治民主更没有形成一种制度、一种有效的方式。…谁来监督县、市委书记?谁来监督中央的领导?”比如,不是依靠广大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而是仅仅依靠由这一批官员监督另一批官员,依靠司法官员制约党政官员,依靠党的一元化领导约束各级官员,有官员们立法,又有官员们执法,实践证明不可能治好已经变质的官僚集团,甚至有可能彼此同流合污,共同危害广大的人民群众。即使在专职搞反腐败的高官中,腐败的程度与腐败的比例也并不比一般官员少,其中因官僚主义失职渎职的现象则比比皆是。如果继续走这条路,按原体制旧政策执行,或许可以措施再严厉一点,人员配备再得力一点,腐败现象暂且会减少一点,但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相反,各种腐败可能越来越隐蔽,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得不到抑制,完全有可能导致失控,失信于民,党心民心共同背离,最终自取灭亡。

  因此,如果用现在的眼光重新认识毛泽东的上述讲话和他思考的要害问题,我们就可以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他老人家为什么要发动亿万人民共同来参加文化大革命,并且把这场革命的矛头始终对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很明显,文革的直接目的就是为了预防执政党的中央核心层出大问题,就是要通过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和发扬最广泛的人民民主来监督党的各级领导,就是要通过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来保证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能长期执政,保证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一代一代永不变色。

  这里我们看到,毛泽东没有采取依靠官来监督官,依靠官来防止官变质的办法,而是真正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发扬人民民主来解决官变质的难题。由于这样做是一种史无前例的尝试、是一次空前规模的大演习,是要让亿万人民群众自己起来解放自己,自己在实践中教育自己,是要放手让革命群众学习如何做社会的主人,学习如何监督官员,因此,难免在整个运动过程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错误,也伤害了一些真正革命的领导,真正忠诚的朋友,对经济发展也或多或少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不过,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全党全国人民中真正认识和理解这一点的人仍很少,更不要说当初几乎主要是依靠广大党员和人民对毛泽东、共产党的绝对信任,依靠朴素的阶级感情才没有发生更严重的后果了。在这期间,各种各样的极左极右势力、官僚势力、反动势力、习惯势力和顽固不化的敌对思想,以及流氓无产阶级的混水摸鱼、野蛮残忍,都对这场大革命造成了极大的危害。然而,毛泽东去世后,许多人尤其是以邓小平为首的一批老革命家由于很不理解文革,也根本分不清社会主义现阶段的敌我友,加上自身所受到的伤害,对林彪、四人邦以极左面貌制造的罪恶个个恨之入骨,终于使党内外压抑已久的义愤之声爆发了出来。可惜,在唯心史观与形而上学思潮的支配下,在扭转文革中产生的各种错误的同时,连文革本身和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亿万人民共同参与了整整10年的大革命运动,也一起被非理性地彻底地否定了,被说得一无是处、罪恶滔天了。至今,这股错误思潮仍在流淌不息,喧嚣不止。

  从这个意义上说,彻底否定文革也是一种不分敌我友,分不清敌我友的表现。是把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全党全国人民中积极参与文革的“我”与“友”,也全都作为思想上的敌对性质矛盾处理了,或者变成他们这辈子永远洗涮不尽的重大错误和缺点了。显然,这不仅仅是对毛泽东个人造成的冤案,对周恩来个人造成的冤案,对文革期间忠诚于党、真心实意为党为国为人民建功立业的广大革命干部与革命战士的冤案,更是对紧跟党中央、紧跟毛泽东参加文化大革命的亿万党员和人民群众制造的历史上人数最多时间最长冤屈最大的一个冤假错案。我相信,涉及这么多人这么大的一个冤案、错案、假案,也迟早会平反的。一切真正颠倒了的历史真相不可能永远颠倒下去。

  当然,这不是说对彻底否定文革的同志又要来一次文革式的清算,又要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敌我友,再把他们全部都当成“顽固不化的走资派”统统打倒。中国共产党经过文革和改革已经取得了极其丰富的经验教训,已经成熟多了,再也不会干这种蠢事了。通过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客观存在的敌我友的正确认识,通过对文革改革中正确与错误的深刻认识和正确处理,无论党内党外,无论错误有多大,缺点有多少,主要都应当从思想上、理论上、政治上讲清道理,分清是非,明确真理与谬误,共同吸取经验教训,以利于更好地更广泛地团结起来,而决不应当仅仅针对任何一个个人。全党全民应当服从真理,在马克思主义根本原则的基础上统一认识,共同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得更好,而不能总在历史的是非曲直中纠缠不休。如果我们今天仍要走历史的老路,非要把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思想绝对地对立起来,非要在分清是非的基础上再来一次你死我活式的阶级斗争,这本身就违背了马克思主义解决党内矛盾与解决思想分歧的根本原则,违背了同志之间的矛盾决不能当成敌对性质矛盾处理的根本原则。我相信,无论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再世,还是现在的党中央或未来的共产党,都不可能也不允许再发生如此低级的错误了。

  我相信,经过全党全国人民对文革改革的深刻反思,经过对当今中国敌我友的正确认识与相互之间矛盾的正确处理,全党全国人民的思想一定能有一次新的飞跃,新的突破。一定能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更加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为早日实现中国梦而奋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楼] 评论人: 我们相信未来   查看评论专辑
    党和人民利益相分离可能是改革最严重的失误了!
    ----------说的好!有水平,现在的官人,都成了商人。
    2013/6/20 18:14:55
  • 4楼] 评论人: at6503    查看评论专辑  
    毛泽东采用发动群众起来斗干部的监督方式,事实证明,代价太大。
    制度建设缺失是改革开放后没有接受毛泽东教训的最大失误。
    建立一个《公务员制度法》,一个《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法》,即可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中国必须走法制之路!

    ---------------------------
    四楼说的不错,可是你建立的两个“法”,该如何执行呢,谁来执行。就犹如截至目前我国立的法律不算少了吧,结果又怎么样呢?所以天真美好的想法未必能有好的结果。这还不说你所期望的“法”,又由谁来定?就犹如当今反响最大的养老金双轨制问题,定制度的人会作茧自缚吗?  结论,所谓“法制”不过如此,没有人民的真正当家做主掌握政权,一切都是“浮云”。
    2013/6/19 19:35:44
  • 国家导航的理念主宰着国运,毛泽东的理论被认定是全党、全国的指导思想,是几十年千锤百炼的结果,轻易的抛弃,迷失的将是自己的方向目标。
    2013/6/19 19:23:34
  • 毛泽东的建党、建国路线、在全国逐步推开,被广大人民逐步理解的时期,被溘然脱离,其真正问题的性质有过正确的结论吗?
    2013/6/19 19:04:37
  • 改革开放最重的问题是让全民远离了毛泽东。
    2013/6/19 18:50:22
  • 现在看来,改革开放的基本目标和归宿就是通过各种措施消除普罗大众对官员和社会精英的监督,以便使他们自由的聚敛财富。
    2013/6/19 0:12:03
  • 所谓法制,无异痴人说梦!
    2013/6/18 22:00:42
  • 试问,走资派和民族资产阶级有何区别?如何区分?作者自己搞清楚了么?
    2013/6/18 13:54:50
  • 毛泽东采用发动群众起来斗干部的监督方式,事实证明,代价太大。
    制度建设缺失是改革开放后没有接受毛泽东教训的最大失误。
    建立一个《公务员制度法》,一个《公务员财产公开制度法》,即可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中国必须走法制之路!
    2013/6/18 13:49:52
  • 体制机制上解决腐败问题,唯有人民群众拥有多层次(全国、地方、企事业、村组)、多领域(政治、经济等)、多形式(协商、监督、选举、决策)的民主参与管理的权力。
    2013/6/18 9:10: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