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金钱至上不根除,中国难有新未来
2013-06-08
字号:

  内容提要:

  一、金钱至上的丛林法则正在当今中国发挥难以言说的历史性作用。

  二、把一些不愿意当主人、当不好主人、心甘情愿做资本奴隶的人,硬说成是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当家作主”的国家主人,对中国发展有害无益。

  历史上,这类“人民”是构建奴隶和谐社会与封建和谐社会的主要基础。今天,他们也成了构建资本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石。

  三、中国的新未来不仅指经济发展的新未来,更是指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新未来。中国未来的根本出路就是帮助广大人民群众由资本的雇用奴隶逐渐发展成社会主人,实现全民监督不许官员蜕化变质。

  第十二届《财富》全球论坛正在四川成都召开。这次讨论的中心议题是“中国的新未来”。借此机会,我也来凑一下热闹,对今日的中国与未来的中国发表一番议论。

  假如你闭上眼睛,想象自己乘飞船登上了月球,能平心静气地鸟瞰地球上出现的各种惊心动魄的事件,然后展望人类未来10万年的发展远景,你一定会感到:今日世界发生的一切事件只不过是茶杯中的一点微波。然后请你再看看各大网站中的文章,估量一下中国、美国、日本之间的较量,想一想文革、改革、左派、右派、股票、钱财、名画、美女之间的吵闹,相信你会有一种非常超脱的心态。或许,你能与我一样,既看清这人间的百态与人心的贪婪,也能以欣赏的心情来观看当代中国正在上演的各台好戏。

  怀着这样的心境,我写了以下文字,与网友们交流,敬请批评指教。无论你喜笑怒骂,还是沉默不语,我都能理解,并发自内心地表示感谢。

  一、发展资本经济是当代中国的最大特色

  欲知未来,先懂现在。回顾新中国走过的道路,如果说文革时期被形而上学的极左派们讲阶级斗争讲得过多过烂过了头,并且用他们所理解的阶级斗争残酷无情地冤屈陷害了许多好同志好朋友,那么改革开放以来,极右派们利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所谓“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否也讲得过多过空过了分呢?对照现实生活中物欲横流、腐败丛生的大量事实,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史观和科学辩证法稍作分析,两者其实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所谓斗争与和谐,发展与倒退,解放与守旧,实事与虚事,真理与谬误,先进与落后,都是有前提的、具体的、相对的、相互渗透相互矛盾的,是会在一定条件下转化的。比如,当今世界的和平发展与中国的和谐幸福,显然是建筑在资本统治、雇用、奴役、压迫劳动者的基础上的,都是建筑在阶级社会各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上的。离开了这两个大前提讲“和平发展”、“和谐幸福”,讲“解放思想”、“自由民主”、“公平公正”,必然是一堆无的放矢的大话、空话、套话、废话、骗人的话,胡说八道的话。

  毫无疑问,改革开放后,中国利用资本这根魔杖创造了无数的经济奇迹。一方面,在发展先进的资本生产力上取得了空前伟大的成功,使当今中国进入了千年难遇的繁荣盛世。另一方面,人的私欲空前膨胀,挣钱能力空前发挥,真假商品空前繁荣,道德污垢四处飘舞。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党和人民仍在理论上坚守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仍在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仍在把由资本雇用的劳动者们说成“当家作主的国家主人”,仍在把许多官僚特权者当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以至于许多人产生了一种幻觉——似乎如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什么压迫剥削,没有什么新生的反动的资产阶级,更没有什么反党反人民的走资派了。当然,社会上也没有什么反动派、帝国主义和阶级敌人了。谁硬要说,就是极左,就是思想僵化,就是文革恶梦!

  今天,有些人一方面大力发展与资本主义世界全面接轨的资本经济,另一方面又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名义下,全力排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关于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学说。即使承认今日中国仍有阶级、腐败、洋奴卖办或封建主义的旧思想,由于认为这类人也是“人”,也要“以人为本”,也要对他们讲宽容,讲和谐,所以根本不再讲什么阶级斗争、政治斗争、思想斗争或其他什么斗争了。甚至,日本、美国的反动派欺负到头上了,有些人也仍只讲“希望”,只讲“和谐”,只讲“共赢”,就是不敢吭一声“斗争”,明明斗争了也仍不敢说斗争!

  然而,作为正在大力发展资本经济的中国,难道果真如此美妙了嘛?难道真的可以告别斗争,只讲和谐了嘛?这里,不妨来看看现实的情况吧。

  二、金钱至上,丛林法则

  今日中国正在实行全面开放的市场经济,有钱人都在追逐资本利润的最大化。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市场所遵循的“世界通行的法则”,几乎是与动物界完全接轨的丛林法则:狼吃羊,蛇吞鼠;螳螂捕蜻蜒,蜘蛛抓苍蝇------物种多样,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赢者通吃;生态平衡,美妙无比。这种动物界的生存竞争法则,已然成为当今中国经济学界、法学界、教育界、医疗卫生界、体育界、文艺界、思想理论界和从事各种政治经济文化活动普遍遵守的最高法律,成为指导人民构建与动物界一致的和谐世界的根本依据。当然,如今拥有资本大发其财的人已经比过去大大进化了,文明了,不会再傻到像狼吃羊那样“人吃人”了。而是能创造出各种“合理合法”的形式来不断地蚕食劳动者们的劳动成果了。比如,通过股票、汇率、国债、期货、彩票之类创新的方式来无影无踪地占有他人、占有别国的剩余价值。然而,无论内容多么不同,形式多么创新,“精英”动物利用资本掠夺与低等动物用爪子捕食其实没有性质上的区别,丛林法则几乎完全一致。因此,要是有人把建筑在这种基础上的社会美其名日“科学发展的和谐社会”的话,那么如果狼会做演说,蛇会写文章,它们也可以会把丛林中发生的一切说成是“科学发展的和谐自然”了。

  有正常良知的人都已看清楚:实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作为高等动物的许多中国人正在不断地向低等动物学习,不断地与低等动物靠近。“狼文化”、“狗哲学”,就是其中的杰作。今天,一些人正在充分利用资本的优势,津津有味地享受着与强势动物同样“稳定、和谐、美妙”的生活,简直羡慕死人了!

  也许,我这样说很出格,很冷酷,很没有人性,但这是活生生的现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日常生活中的无数事实证明:丛林法则正在当今中国发挥难以言说的伟大的历史性作用。

  三、名为主人,实为奴隶

  人类脱离一般动物界后,经历了从树上到地上,从各自捕捉食物到有组织地从事生产劳动的进化过程。据考证,至少从发明文字以后人类就一直处于阶级社会之中——起初,一些强壮聪明的人把其他氏族的人抓起来,强迫他们为自己劳动。那时如果不抓住,不把这种人当成劳动工具,奴隶们就又可能逃到树林里去靠摘野果生活,不愿为别人生产劳动的。这样,就形成了奴隶与奴隶主的社会结构和生产关系,从而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提高了奴隶们的劳动能力。此后,经过奴隶们的不断劳动与反抗斗争,文明程度提升了,继续充当氏族贵族的工具不适用了,社会就进化到了封建时代,由地主取代奴隶主,把农奴们禁锢在小块土地上,然后用仁义道德教化他们,用国家法律约束他们,用专政工具强迫他们,使他们乖乖地为地主阶级创造更多的劳动果实。生产力发展到近代商品经济社会后,把农民们仍牢牢地束缚在小块土地上也不行了。资本与工人都需要有更多的自我支配的权利。于是,资产阶级又取代地主土豪,通过资本的各种方式,让改名叫“工人”的雇用奴隶不断地“自由”地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为资本的占有者创造出更多的物质财富。

  现在,全世界正处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细心一点,人们一定可以听到,维护资本利益的知识精英都在大声地告诉雇佣奴隶:以往的社会是多么不人道、不自由、不民主啊!是多么地残忍啊!只有在资本的统治下,你们才开始有了人权!有了自由!现在不仅十分民主十分平等,而且可以让你们“当家作主”了呢!所以,只要你们为资本的占有者好好工作,作为现代人就一定能获得幸福快乐,这也是你们拥有“自由、平等、民主”权利的最充分的体现!

  于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服务员、小商人、小知识分子等等,一方面在大大小小资本的奴役下辛勤劳动,领取“合理合法的劳动报酬”,有的还能分享到资本的股权红利。另一方面又听着自由、民主、友爱、和谐的美妙言辞,加上通过先烈斗争所赢得的基本保障,同时还有舞场赌场可以参与,许多人就在资本的统治下优哉悠哉、体面尊严、和谐发展、乐不思蜀了。

  然而,历史清楚地告诉人们:今天大多数的劳动者只不过是从原始社会的野蛮的奴隶演变成了资本时代的自由的雇佣奴隶而已。奴隶的性质没有变,但社会生活的条件确实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对名称叫做“工人”的雇用劳动者来说,只要物质生活继续有所改善,其中的许多人对自由不自由,或者当不当奴隶,都不会斤斤计较的。许多人长期受统治阶级思想的麻醉毒害,早已养成了奴性习惯,总指望有个主子来管理自己。要是能遇到一个好主子,自己也就心甘情愿、心满意足了。要是遇到毛泽东那样的人,不仅不让他做奴隶,还要他自觉地做社会的主人,主动地对社会负责,有些人就不高兴。他们不愿意当,当不了,当不象,当不好。甚至,谁让他不做奴隶,要他变成主人,他就骂爹骂娘,宁死不屈的。不信,你高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看看有多少人真的会“起来”。在今天的劳动者中,乐意在资本的奴役下支配资本或被资本支配的人,多得很,太多了,而且自以为是,顽固得很呢!

  这让我终于明白,人们原本以为历史上当奴隶的人一定非常痛苦,现在看来是错的。在和平发展时期,只要不到饥寒交迫、实在活不下去的程度,其实奴隶们还有许许多多幸福和快乐的——不仅有充当“管理奴才的奴才”之机会,而且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快乐。他们一直是构建奴隶和谐社会与封建和谐社会的主要基础。今天,这些人也理所当然地成了构建资本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石。

  有些人认为:既然有作为工人阶级先进代表的共产党在执政,也就是劳动人民在当家作主了。而有些真愚蠢或装糊涂的知识精英、“先进代表”则认为:在中国,当了几千年的奴隶只要几秒钟就能变成主人了,而且一旦当上主人就再也不会重新转化成奴隶了。这样,新中国不仅不必建立与旧中国完全不同的制度,更不必进行什么阶级斗争和思想文化革命的。因为,只要一宣布人民当家作主,就不但立刻消灭了农奴和地主,也彻底消灭了资产阶级和雇佣奴隶。所以,现在搞市场经济,搞资本雇佣劳动的生产关系,全中国的人仍都是“当家作主的主人”,根本没有剥削,用不着“阶级斗争”、“继续革命”,更不应该搞什么人民民主专政。全国所有的人都是主人,就等于一切关系都是主人与主人的关系,一切矛盾都是主人与主人的矛盾,根本就没有什么掠夺不掠夺、压迫不压迫了,就只需要以人为本、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和谐发展了。

  不过,事实似乎对这种理论不太予以理睬。今天谁若当了资本的奴隶,做个卖身的妓女,如果比当什么主人能多获得几倍的钱财,何乐不为?资本的拥有者通过压低劳动者的收入可以增加更多的利润,谁会管他们是主人还是奴隶?既然有钱就能获得比过去更多的幸福快乐,谁还会犹豫不决而不勇往直前呢?只有傻瓜才不赴烫蹈火,前赴后继啊!这,恐怕就是资本经济能够在当今中国迅速发展的最主要最根本的动力吧?

  贪婪,是阶级社会中普遍的人性,普世的价值。许多穷人一旦掌握了财权,往往比富人更贪婪,更容易腐败堕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所以,不管人们怎么迷信“社会主义”,迷信“工人阶级”,迷信“劳动人民”,我断定:今日中国的共产党员、工人阶级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仍没有成熟到可以做社会主人的程度,更没有成熟到可以当好社会公仆的程度。毛泽东、共产党让他们站起来后,一遇到资本,一遇到金钱,一遇到可以发财致富,他们就又会舒舒服服地躺下去做资本的奴隶了。这些人要由金钱的奴隶变成社会主人,要从国家官员变成社会公仆,看来还有非常漫长的路要走。在资本经济还需要进一步发展的时期,这种转变的路途更艰险,更难行。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右派认为,把自己这样明明乐意充当资本奴隶的人硬说成什么社会主人,把这些不愿意当主人、当不好主人的人,非让他担当什么人民公仆,这不仅对他们不公正,不公平,不仁爱,而且对保障绝大多数人的人权与社会文明,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呢!

  这里,必须痛苦地认识一个痛苦的真理:在现代资本经济的条件下,资本的汪洋大海将一切人都抛入了其中。这根贪婪的神鞭正在驱使一切人为金钱而拼命。在这个过程中,支配资本的人与被资本支配的人一样,思想都被资本所牵引,精神都被资本所垄断,道德都被资本所异化。如果没有非常强大的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企图把人们从资本构成的魔圈中拉出来,简直是白日做梦,异想天开。

  犹如孙悟空牵住了牛魔王的鼻子一般,由人类自己创造出来的资本,正在牵着人类在贪欲的泥坑中苦苦地挣扎。这是人类进化过程中一种不可避免的现象,一个历史发展的阶段。犹如出生不久的孩子要经历学会走路一样,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会摔跤,有哭泣,有血迹,也会有欢呼与笑声的。不过,孩子总能会走路的,资本发展的阶段也终究要结束的。

  在这个长长的历史阶段,戴着“伟大的工人阶级”帽子的雇用劳动者,如果自己不愿意摆脱做奴隶的命运,那么任何上帝、菩萨或伟大人物都不可能根本改变他们的命运,更不能代替他们做社会的主人。主人,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呵!

  四、官帽好戴,公仆难当

  在今日中国政坛掌权的人中,有多少人真正是工人阶级的先进代表?他们中是否也有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难道一个都没有,还是确实存在一大批?进一步说,作为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人,有几个是从工人队伍中走出来的?又有几个回到工人队伍中去了?作为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掌权后有哪些东西是严格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在执行的?当了“大官”仍与老百姓一样吗?工资福利待遇与普通工人差不多,还是已经变成了工人中的贵族?官员们经常深入群众,与群众同甘共苦吗?与劳动者们一样经常参加集体生产或义务劳动吗?-------。

  对所有这些最基本的问题,现在似乎无人过问。工人阶级的大多数人把权力交给执政党后,也就不再追究了。劳动者们当家作主的国家似乎仍只能象历史上的统治者一样运转,否则就“名不正言不顺”了。一些工人阶级先锋队队员当了大领导后,往往象历来的高官一样趾高气扬,一样升官发财。好象只要有了较高等级的权力,就应该比无权的群众高人一等,而且从此再也不能变成老百姓了。“有权就有一切”;“发财能做官、做官为发财”,几千年来没有改变,似乎工人阶级先锋队也不能改变的。这样,任何官僚特权者只要能带上一顶“公仆”的帽子,盖上“工人阶级先进代表”的大印,似乎一切都可以照旧了。

  种种迹象表明:在今日共产党执政的官员中,始终保持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本色的,仍然有,不太多;已经变质的,不说多,也不少。一些人早已不得人心了,麻木化、官僚化、腐败化了。更有些人已经成了工人阶级痛恨的对象,已经转化成为必须专政的敌人了。

  五、未来中国的发展趋势

  中国的新未来决不局限于物质经济财富的增长,更应当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发展。人若不发展,不先进,财富再多再丰富,犹如一群猴子从木笼子关进了黄金打造的笼子,根本改变不了它们的命运。

  因此,在我看来,当今中国先进的工人阶级与仁人志士,光是痛恨官僚特权者,痛恨顽固不化的走资派,痛恨资产阶级反动派和卖国贼,还是远远不够的。外部只是条件,内因才是根本。只有首先从自身中寻找出病毒,才能从不足中找准出路。比如,只要人们仍然迷信原来那种“公有制”(即完全由各级官员支配一切剩余价值,劳动者却无法严格监督的制度),仍然迷信作为弱势群体的一般的工人群众(包括流氓无产阶级)和农民群众,并且不能建立起有效的制度来最大限度地调动大家的劳动积极性与创造性,显然是有悖于社会现实,不利于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改革开放后,为什么原来那种“十分先进”的“公有制”稀地哗啦就垮了?为什么资本的力量能极大地加速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如果仅仅是“走资派”造成的,那就从根本上违背了马克思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的基本原理。马克思曾讽刺地说过:各种所有制的变化,“生产关系的全部历史,例如在凯里看来,是历代政府的恶意窜改”。试问:当今中国的各种所有制和生产关系,难道只是某些掌权的好人或坏人随意变来变去的结果吗?一部中国未来的历史难道只是掌握在少数政客的手里,谁上台后想怎么变就可以怎么变了?他们有天大的本领,为什么不把中国操纵到孔子的时代去呢?过去的许多国有企业、集体企业为什么普遍缺乏创新动力,缺少强劲持久的活力?为什么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业中往往出现官僚丛生、腐败变质的现象?难道仅仅是由于少数走资派和反动派在犯罪作恶的缘故?其中有没有规律性的东西?要是中国的发展仅仅建筑在政治家的好坏上面,会不会又陷入到历史唯心主义的泥坑里去了?

  毫无疑问,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要相信党,相信人民,但不能迷信党,迷信人民,迷信掌权的少数人,把希望都寄托在青天大老爷身上。其实,今天的党和人民同样生活在资本的世界里,党内和人民中的大多数人并非是不受资本影响的始终能大公无私的超人。由于当今世界仍处在资本统治的时代,意味着从前替地主打工的农奴只是变成了现代资本雇用的工人。尽管早在1949年毛泽东就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中的大多数奴隶就真的会一下子就变成主人了。实践证明:当奴隶容易,做主人不易。从奴隶到主人是一个很艰难、很痛苦的转变过程。无论建立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大多数人要脱胎换骨,从奴隶演变成主人的路还长得很呢。如果说连号称“精英”、“人才”、“大师”的许多大知识分子、大学问家都很难正确地对待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更何况一般群众,一般公职人员?

  我以为,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资本对促进先进生产力发展还具有利用价值的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在广大劳动人民由奴隶变成社会主人的漫长的过程中,真正能够推动社会更好更快更进步的核心力量,需要一大批具有马克思主义伟大抱负的优秀的共产党人。没有这种先进力量的引领,没有一大批为民族为人类进步事业勇于自我牺牲的先进的人们,没有广大工人阶级和知识劳动者的自觉和觉醒,社会历史的发展仍会是很缓慢很痛苦的。即使物质财富有了更大更快的增长,劳动人民的主人翁精神和主人翁地位并不一定会同步增长。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对此,也需要辩证地认识才好。如果片面地抱住这个观念不放,过分地重视经济发展而忽视先进思想在人心中的扎根,很可能导致“仓廪实而更贪婪,衣食足而更腐败”呢!中国现在的物质条件不知比长征时期、延安时期好了多少倍,然而贪婪腐败的程度不是远远高于那个年代吗?

  我以为,官僚腐败不根除,中国难有新未来。只有在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毛泽东、周恩来等无数革命先烈的精神感召下,在一代又一代劳动人民中不断地涌现出新型的社会公仆和社会主人群体,并且实行最广泛的人民民主,严格监督各级官员,决不允许他们贪污腐败,蜕化变质,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才会健康地持久地发展下去。

  为此,我希望中国的共产党人、工人阶级和广大的人民群众都能有更加深刻的认识,更加充分的准备。也许,只有当8200万共产党人都重新具备了为伟大事业甘愿壮烈牺牲的精神之后,都重新具有了再走长征路、重上井冈山的思想准备之后,才能根本挽救和加速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并且,还不局限于这一代或后二、三代人,而是要一代又一代地前赴后继,不断革命,不断奋斗,直到整个世界能够把资本的统治和资本的奴役最终地送进历史的博物馆为止。

  这,就是我对当今中国与未来中国前途命运的基本看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看了张国品先生文章有不少说得在体,因为人就是从动物通过劳动不断进化成高级动物,人没有不为已的,经济社会总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类社会不可能不出现这样哪样问题,我认为类似贪腐发生是正常的,官官相护也不可能避免,问题是国家存在政令不畅执法难严,邓老讲谁说资本经济社会主义就不能搞,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看钱,一但资本经济落了户谁不向钱看?看来这个问题是难题。
    2013/6/22 10:35:14
  • 24楼xrdj:
    ok!!!全世界范围内消除货币就可以解决问题
    2013/6/18 11:35:01
  • 楼主的忧虑是正确的,支持!将中华民族带入一个金钱至上、个人利益至上是穷途未路。不符合中国有史以来优良传统精神,更不符合共产党人的信仰!
    2013/6/11 10:52:23
  • [6楼] 评论人: 我们相信未来  查看评论专辑  
    “世界观的转变是根本的转变”,它在说明这样一个问题:任何革命、改革,只要人们的世界观、价值观没有改变,那么再幸福的生活也显得毫无意义。放弃崇高的精神追求,人与兽也就没什么区别了。我们正在走的不是人道,而题兽路,后果可想而知了!
    ==============================

    我同意你的这些观点。
    2013/6/10 7:27:02
  • 对照现实生活中物欲横流、腐败丛生的大量事实,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史观和科学辩证法稍作分析,两者其实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所谓斗争与和谐,发展与倒退,解放与守旧,实事与虚事,真理与谬误,先进与落后,都是有前提的、具体的、相对的、相互渗透相互矛盾的,是会在一定条件下转化的。比如,当今世界的和平发展与中国的和谐幸福,显然是建筑在资本统治、雇用、奴役、压迫劳动者的基础上的,都是建筑在阶级社会各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上的。离开了这两个大前提讲“和平发展”、“和谐幸福”,讲“解放思想”、“自由民主”、“公平公正”,必然是一堆无的放矢的大话、空话、套话、废话、骗人的话,胡说八道的话。
    2013/6/9 21:23:55
  • 国事至此,我心已死!今后中国会不断有无数个陈水总出现。
    2013/6/9 11:00:30
  • 高级动物:一种是少数的 有思维 特权 同质化 长牙的人类!
    低级动物:占大多数的 无思维 权力 分散化 无牙的人类!
    怎么样才能教化低级动物有 思维 维护自己权力 又要团结还要有锋利的牙呢?
    一种信仰 意识 诉求!还要能做好长期争取 斗争的准备!代代相传下去!
    不要教化了一小部分之后他们又转换身份!那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啊!!呵
    2013/6/9 9:37:53
  • 高级动物:一种是少数的 有思维 特权 同质化 长牙的人类!
    低级动物:占大多数的 无思维 权力 分散化 无牙的人类!
    怎么样才能教化低级动物有 思维 维护自己权力 又要团结还要有锋利的牙呢?
    一种信仰 意识 诉求!还要能做好长期争取 斗争的准备!代代相传下去!
    不要教化了一小部分之后他们又转换身份!那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啊!!呵
    2013/6/9 9:36:53
  • 事情的演变正在一步一步地证明,胡温二贼不但是共产党的党贼,还是共和国的国贼。由于此二贼下招之狠之毒之损,习李所有努力都将无力回天。大家接着看。
    2013/6/9 8:00:42
  • 写得太好了!可惜难救了....
    2013/6/9 2:23:26
  • 法治至上百题解
    2013/6/9 0:07:09
  • 2013/6/8 18:22: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