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哲学思考
2013-03-24
字号:

  习近平同志指出:“党的十八精神,说一千道一万,归结为一点,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最伟大的创举,是世界社会主义诞生近百年来所出现的全新方式,也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存在过的一个新事物,一种新理论,一项新制度。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过30多年(这是按狭义从改革开放后起算,若按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在中国出现时算起,则有60多年。这些基本制度具有更加鲜明的中国特色,只是当时没有使用“特色”两个字而已。)的艰难探索与实践,已经象小鸡从蛋壳中孵化出来一样,不仅基本成形,而且充满了生机活力。因此,如何正确地认识这只可爱的“小鸡”?如何使她既能在社会的大风大浪中茁壮地成长,又不致被资本的血盆大口所吞没?实践提出了这个课题,国内外的险恶环境也迫使她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作出更加明智的抉择。

  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说过:“正象在十八世纪的法国一样,在十九世纪的德国,哲学革命也作了政治变革的前导”。在二十世纪的俄国与中国,正是由于引入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才出现了真正的社会革命,创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中国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要进一步发展,是不是也需要在哲学方面有所突破、有所进步呢?是不是也要有“哲学革命”作为“政治变革的前导”呢?

  这里,不妨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命运先作一个简要的回顾,然后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再探索如何进一步发展的问题。一家之言,欢迎批判。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当今中国的命运

  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于2010年8月8日下发的《划清“四个重大界限”学习读本》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的诞生,是人类思想史上一次壮丽的日出。100多年来,没有哪一种理论、学说能象马克思主义那样,对历史发展、社会进步起到那样巨大的推动作用,对人类社会产生那样深远的影响。”“马克思主义为人们观察和分析事物、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了一种崭新而深刻的世界观”。恩格斯也早就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条,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毫无疑义,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即唯物史观和科学辩证法,是经典马克思主义全部学说的基石,也是继承发展马克思主义学说与实践的基础。弄不懂唯物史观和科学辩证法,就不可能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更搞不清楚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马克思主义来到中国以后,以毛泽东、邓小平为代表的共产党人运用她的立场观点方法,指导中国的革命和建设,取得了极其伟大的成功,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面貌。新中国成立以来,马克思主义始终作为整个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并通过写入宪法和党章的形式合法化,法制化,制度化。不过,这么多年来,国内外也始终存在着一股反马克思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反改革开放、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恶势力。虽然他们对马克思主义一窍不通,却一直在想方设法扼杀马克思主义,推翻马克思主义,极力丑化和歪曲马克思主义。有些人则充当旧社会旧势力的牺牲品,他们尽管从来没有在口头上反对过马克思主义,但作为孔孟之道和各种唯心主义、拜金主义、形而上学的盲目的信仰者、践行者,客观上也在拒绝和抵御马克思主义。近年来,在知识界、舆论界、政治界中,有些人极力鼓吹对一切人“宽容”,给一切人“自由”;鼓吹超时空的“多样化”,“自由化”;鼓吹无条件无阶级的民主、平等、仁爱、和谐、普世价值等等。花样翻新,百草齐生,热闹非凡。而“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人中,有的也只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口头禅,护身符。有的连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都不懂,更不要说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贩卖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旧货的官僚与小贩了。这些人和他们的思想行为,是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中国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障碍,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健康成长的重要障碍。

  十九世纪早期的德国著名作家海涅在《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一书中说过:“自然神论现在还活着,活得生气勃勃,它没有死,尤其是最新的德国哲学最没有杀死它。这个象蛛网一样的柏林的辩证法,既不能从灶窝里诱出一条狗,又不能杀死一只猫,那就更不能杀死一个上帝了”。联系到今日中国,不要说自然神论与上帝、菩萨,不要说唯心主义、修正主义,连旧中国最反动的东西,连一心维护封建统治的孔孟之道和各种洋奴哲学,也都在大摇大摆地粉墨登场。而口口声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人群里,却很少听到反对之声,更缺乏反抗之力。一句“允许多样化”,一句“自由民主”,一句“坚决反对思想专制”,就把很多“马克思主义者”打翻在地,令他们窒息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党章中肯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旦进入社会生活的现实,在许多场合几乎成了思想僵化、顽固不化的代名词,成了理不直气不壮的“活化石”。政治上反复强调的马克思主义,竟然成了许多人嘲笑讽刺的对象,成为“极左”思潮的标志。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国度里,简直不可思议!

  更可笑也更可怕的是,许多腐败高官在东窗事发之前一分钟,仍在大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大谈“科学发展观”。这样,马克思主义在他们那儿完全变成了化妆品,变成了令人们反胃的呕吐物。历史证明:再正确的思想也可以演变成恶魔的伪装,成为用真掩盖假、用善隐藏恶、用美遮住丑的怪物。思想的这种功能,自远古时代起就在中国产生了。象孔子那样的文人,就既是殊弑少正卯式知识分子的杀人犯,又是专门为人吃人社会和奴隶主贵族涂上“仁爱礼义”色彩的思想家,吹鼓手。所以,历来的统治阶级都喜欢用孔子的思想对劳动人民搞思想专制和政治专制。这种传统延续至今,也传承到了某些共产党领导身上。于是,他们表面上美滋滋甜蜜蜜软绵绵地唱着马克思主义的颂歌,实际上却不仅是孔子思想的传人,上帝手下的败将,更是金钱世界的奴隶,官僚腐败的典范!

  因此,当今中国存在一种非常奇特的现象:无数矛盾着对立着的东西,到了一些“马克思主义者”的手里,立刻可以“统一”起来,并且不需要任何理由,更不许有半点批判的声音。比如,白天做人夜间做鬼,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嘴上马列暗中贪财,他们都能乐呵呵地实现“完美的统一”。据说,这种统一不仅在利用资本奴役他人时具有“仁爱和谐”的“中国特色”,而且更符合人变鬼、鬼变人的“对立统一规律”!有些人随心所欲地把一切是非都倒进一口锅里,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多样性的统一”。或者把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与时俱进、自由民主、共同富裕之类,全都贴上“马克思主义核心价值”的标签,从而以假乱真,使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丧失严密性,丧失科学性,丧失战斗力。最后,他们还可以挑选出多种事实来证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展才是最硬的道理!

  的确,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无论执政与否,无论有权无权,必须维护人民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而且,应当具有海纳百川的胸怀,善于深入群众,听取各种不同的意见。即使是批判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即使存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疑义的观点,只要不违反法律,都有公开发表的权利。毛泽东说过:“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说话呢,却难免有一天会垮台。”所以,非法封锁言论,随意审查报刊,是完全错误的,是违反宪法的。但是,看到反动的东西,听到错误的声音,明知有人在用一些罪恶的思想害人害党害社会主义,却依然无动于衷,全无反抗之举,甚至还以种种理由纵容包庇,这也是正常的吗?难道批判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批判一切反动的东西,反倒没有了“自由”,不允许“宽容”?难道一讲批判就都是“思想专制”,都是“文革幽灵”?------。

  思想上政治上的腐败,指引着掩蔽着经济上的暗箱操作、贪污腐败,是各种各样罪恶行为最重要的根源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党内外有许多权贵显要、著名人士,尽管同样打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实际上根本分不清马克思主义与反马克思主义的区别,分不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分不清资产阶级专政与人民民主专政的区别。甚至连资产阶级几个字都不敢说一下,却还以“马克思主义”理论权威的嘴脸出现在世人面前。于是,更多的人便运用各种好听的字眼,大搞阴谋诡计,阳奉阴违,大肆行贿受贿,贪污盗窃。老一辈共产党人好不容易创建的社会信用、公共财产,几乎被这批豺狼虎豹很快蚕食得一干二净。

  总而言之,当今中国的思想领域很乱,胡言乱语与观念腐败在四处泛滥。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正面临着逆流冲击的危机,政治思想深处的危机,哲学观念的危机!这类危机不解除,社会的思想根基很可能发生动摇,人心更可能出现冷漠与背离的危机!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经济基础

  任何国家的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都有存在的前提条件,都是相对的、可变的、过渡的,都有各自的特色、特点、特征。相互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共性,一定的普遍性。因此,仅仅强调中国社会主义的特色,强调它的特殊性,看不到它与其它国家在生产力发展阶段、经济形态、生产关系、社会制度和上层建筑中也存在某些共同性,显然是片面的。同样,只看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身的完善完美,千好万好,却无视它也存在许多缺陷,无视它仍建筑在资本生产力发展的阶段上,无视它仍处在残酷无情的阶级社会中,更是不能令人信服的。这里,我仅仅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所赖以存在的生产方式、生产关系、阶级关系等方面,从哲学的角度谈一些看法。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指出: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都存在一定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因此,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它与哪种物质生产力发展阶段相适合?整个中国的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是受哪种“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的?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必须弄清楚。

  一部新中国的历史告诉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在推翻“三座大山”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物质生产力的水平还处在资本经济刚刚露头,小农经济仍大量存在的发展阶段。改革开放前,在这个基础上搞了参照原苏联模式的一大二公,计划经济。结果,受到价值规律的惩罚,一定程度上没有解放出人的潜能,从而阻碍了商品生产力的发展。改革开放后,引进了原本以为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相互对立、不可调和”的市场经济、私有制经济、股份制经济和国际资本经济,采用了排斥在传统社会主义之外的“资本生产方式”和相应的管理方式,从而解放了人们发家致富的思想和手脚,极大地促进了商品经济发展,相对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制度。从这方面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特色,就是适应了现阶段人的特点和商品生产力发展的要求,遵循了价值规律和剩余价值规律,把已经建立的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与市场经济制度嫁接在一起,与资本的生产方式与管理方式结合在一起,逐渐地与世界资本经济接轨,并且在全球经济相互依存、“合作共赢”中融为一体。

  然而,这么一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就陷入了资本经济的汪洋大海。资本死死地缠住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企图张开血盆大口,立即吞下这只“小鸡”,从而彻底毁灭这种“特色”,毫不留情地丢进清一色的世界资本主义之中,任凭资本大鳄们五马分尸,饕餮暴食。国内外深层矛盾的日益显露,潜伏危机的持续浮现,就是这种本质的反映,亟待马克思主义者和先进的人们共同来研究解决。

  比如,政治上宣布已经“当家作主”的广大劳动人民,经济上却依然是资本所有者的“打工仔”,“自由得一无所有的奴隶”,“被资本雇用的劳动者”。存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的生产关系或经济关系,主要是劳资关系,即资本所有者与雇用劳动者的关系。按照“一分为二”和阶级分析的观点,把这两者视作两个大的利益群体,也就是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的关系。社会上出现的许多利益冲突和矛盾斗争,主要是从这种关系中派生出来的。无论人们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说得如何伟大,如何和谐,客观存在的这类关系与矛盾仍是不容抹杀的,回避不了的。作为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必须如实地告诉自己所代表的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无视这一事实,掩盖其中的矛盾,恰恰是反马克思主义的行为,也是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激化、不断扩大的一个根源。

  马克思主义历来都把人放在第一位,总能从物与物的关系中看清人与人的关系。认为:人民,只有最广大的劳动人民,才是社会生产力中最重要的资源,才是推动物质生产力发展的主要力量。有了先进的人,才会有先进的物质生产力。有了先进的思想,才能成为先进的人。思想的阳光可以转化成巨大的物质能量。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说过:“最先进的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革命的阶级是推动物质生产力发展的火车头。”先进的“理论一旦掌握了群众”,就可以“转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因此,解放人,解放人的思想,激励人的精神,树立科学的人生观,调动最大多数人的积极性,赋予最大多数人有真正自由平等的合法权益,帮助广大群众共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政府、民主管理社会和民主管理企业,同时对危害人民利益的各种势力坚决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才是现阶段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也是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胜利的最关键的动力。

  我们认为,在大力发展科技和经济的过程中,帮助人民由资本的奴隶转化成社会的主人,迫使政府官员真正成为人民的公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根本最主要的任务。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真正从严治党,狠抓党风建设,狠抓反腐倡廉,就是在抓这个根本。抓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中的主要方面,抓好了这个牵动全局的中心环节,经济怎么会不健康发展?政治怎么会不清正廉明?人民怎么会不欢欣鼓舞?因此,无论是反官僚反腐败,无论是发展市场经济、实现小康社会,无论是政治体制改革,还是思想文化建设,都应当紧紧围绕这个中心环节。偏离了这个中心环节,中国的社会主义无论有多少特色和成就,无论用多少语言来赞美,仍可能走到邪路上去,仍可能陷入资本的深渊而难以自拔。

  三、唯物史观和科学辩证法需要大普及再发展

  唯物史观和科学辩证法是马克思、恩格斯在十九世纪中叶创立的伟大理论,经过160多年狂风暴雨的考验,不但证明是正确的,而且给中国和整个世界带来了革命性的巨大变化。因此,作为写入新中国宪法和中共党章的指导思想,不仅要在党内大力宣传,而且应当在人民中间逐渐普及,让越来越多的人都能掌握运用这个最尖端最高级的思想武器,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中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优势,就是有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有用这个世界观武装起来的执政党和劳动人民。今天,这个世界仍有许多人沉睡在资本的迷宫里。受旧思想旧习惯旧人生观的影响,他们往往对金钱、权势、名利贪得无厌,欲壑难填。许多人犹如一群工蚁,一辈子的心血和目的,就是把尽可能多的物质财富,全都搬进自家的洞穴。有些人无论拥有多少资产,生活如何富裕,占有金钱的欲望永不能满足,而精神财富却空空如也。这些人如果不能从陈旧的腐朽的世界观、价值观中解放出来,不能正确地认识生命,认识社会,认识自己,就仍只能成为旧世界的殉葬品。

  我们认为,人类社会需要在精神领域进行大清理,大扫除,大革命。一个陈旧的肮脏的混乱的精神世界,如果不能好好打扫干净,物质生产力发展的再快再多,精神生产力严重落后,严重污染,人们的生活仍不会健康,不会幸福,不会快乐。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是打扫旧世界的铁扫帚,创造新社会的开山斧。现在,新一届党中央号召全党全国人民,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正确地认识世界,能动地改造世界,的确是抓住了灵魂,抓住了核心,应当大力宣传,认真落实。

  科学辩证法告诉我们,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一切事物都在运动变化。唯物史观和科学辩证法作为一种事物,一种学说,当然也不会一成不变,也要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与认识的深化,不断完善,不断发展。

  比如,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关于“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人类社会的历史是阶级斗争历史”的观点,关于阶级斗争是推动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直接动力”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和捍卫的。用这个理论观点来认识现阶段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显然中国仍处在阶级社会之中,仍处在与资本主义国家既相互合作又相互斗争的过程中。中国正在书写的历史,本质上仍是现代阶级斗争的一段历史,即资本所有者阶级、官僚特权者阶级与雇用劳动者阶级、工人和农民阶级之间相互依存、相互矛盾、相互斗争,共同推动商品生产力发展的历史。谁要从根本上否定这个理论,否定这些观点,必须拿出比它更有说服力的东西才行。

  不过,在对具体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发展进行认真研究后,我们认为:奴隶社会的奴隶主阶级不是由奴隶们推翻与消灭的。封建社会的地主阶级也不是由农民阶级推翻与消灭的。历史上,每个生产力发展阶段上的两大阶级,虽然相互矛盾,相互斗争,同时也是同生共死,缺一不可的。只有当旧的一对阶级在相互斗争中促进了新生产力的发展,并且从中又产生出了新兴的阶级以后,再由新生的两大阶级联手,共同把原来的两大阶级推翻、改造和消灭的。没有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新生的阶级,原来存在的两大阶级无论怎么生死博斗,暴力革命,和平演变,改朝换代,都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根据这样的事实,我们推断:当今世界依然存在着的资产阶级也不是由无产阶级消灭的,而是要由代表更先进生产力的新兴阶级来促使他们共同消亡的。

  今天,科技革命正在为人类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物质生产力的发展程度,已经足以使全球人民“丰衣足食,生活无忧”;互联网、物联网、电气化、自动化等等,使物质产品的生产方式和管理方式发生着根本的革命;从事精神产品生产的人数日益增长;各国各民族交往频繁,互利共赢,逐渐融合;社会经济文化加速实现信息化,数字化,全球化;相当多的人接受了高等教育,已具有较丰富的知识与创新能力;社会的公共财富、公共福利、公益经济日趋发达,如此等等。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人类社会经过长期孕育和阵痛,一种高于资本主义的全新的社会形态快要诞生了。

  新社会的出生与成长,不仅需要有新的物质生产力,也需要有新兴的阶级和先进的思想。当年,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和中国人民正是由于掌握了马克思主义思想武器,才通过夺取政权和经济建设,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国家。执政后的这个阶级从理论上来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而是成了拥有整个中国的“国家主人”,成了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为人民服务的“统治阶级”。现在,许多人已经或者正在自觉地转变成新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形成一个区别于原本意义上的资产阶级和一般工农群众的全新的阶级,一种新生的社会力量。正是这种阶级或力量,才能最终战胜资本主义,最终消灭一切阶级(包括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其它各种阶级),推动中国跨上社会革命与生产力发展的新阶段。

  如今,这个既不属于资产阶级,也不再是原来那种“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更不是落后的小农阶级或流氓无产阶级,同时又代表着未来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新型阶级,正在21世纪的中国迅速地崛起,正在整个世界迅速地成长。中国真正实现了“小康社会”以后,必定还会使更多的工人农民和其他人员,更快地转化为“既有钱又有教养的阶级”(马克思语)。这些人是新的物质生产力发展的必然成果。因此,这个阶级是否也可称作新兴的富有的知识劳动者阶级?或者,按世界上流行的说法,叫做现代“中产阶级”?但无论叫什么,这个阶级最先进的那部分人,必定是能够真心实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即如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邓小平、钱学森、焦裕禄、雷锋、杨善洲、郭明义和奥斯特洛夫斯季那样优秀的人。整个阶级或群体,必定是由以助人为乐、创造为乐、劳动为乐的“社会主人”和“社会公仆”共同组成的。社会上其他一切阶级的成员,都要逐渐地转变成社会主人的。虽然,亿万雇用奴隶要转变成社会主人,需要经过漫长的甚至痛苦的过程,但随着物质上的富有、精神上的醒悟和视野上的开阔,以社会主人与社会公仆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新群体,必定会日益壮大,必定能最终地取代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雄居在历史的大舞台上。

  当整个世界具备了生产力充分发展的条件,又有越来越多的人真正成为社会主人和社会公仆以后,量变导致质变,人类社会的历史必将翻开全新的一页。到那时,目前存在的资本、雇用劳动、阶级、政党、国家、军队之类,都可能失去存在的必要。延续了几千年的阶级社会也就寿终正寝了。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象人类地平线上的一缕阳光,正在冉冉升起,温暖人间。红日一旦高照,世界将迎来更加明媚的春天!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这些思考大多停留在社会、政治的层面,还没有深入到哲学的层面。哲学是什么?哲学是思考存在本身的。在楼主的这篇文章里,俺读不到一点这样的思考。
    2013/3/24 11:08: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