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我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一)
2009-04-13
字号:

  一、《我的团长我的团》确实火了

  说《团》剧火了,不是说几个电视台的打架,也不是各地的炒作,而是《团》剧终于招来了铺天盖地的骂声,连凯迪猫眼这样几乎不会有电视剧评的地方都出现了非团迷的骂团楼。这就说明团剧真火了。

  比如,张艺谋、郭德刚经常招骂,说他们这个垃圾,那个不对,可你再骂,骂出花来,你还是你,他还是他,不可复制,也无法抹杀。

  所以,团迷不必在意骂声,如果不是因此而沾沾自喜的话。

  我曾很关注《士兵突击》以及《士兵突击》现象,和突迷们一起经常在《士吧》、《249吧》转悠,转了不少网友的《士兵突击》到我的博客上。

  《士兵突击》现象让我很迷惑,不在于它有多少受众,不在于它有多少网络拥笃,而在于它似乎轻轻戳破了一个个表面似乎绝对坚韧的气球,让小资小知、中资中知全都喷发不已,每个人都喃喃的想要诉说点什么,说不出来的,也为别人的诉说激动不休,连何东这样出生只为给这个世界捣捣乱的家伙也窃窃的自问:“是不是该建设点什么,而不是专门破坏。”虽然他转过身还是只会破坏。(玩笑)

  太有意思了,或者说太好玩儿了。249是个古怪精灵,他掌握了那些可以操控人情绪的戏剧手段,他甚至能操控我们这些自以为千锤百炼、意志坚韧、皮糙肉厚、百毒不寝的半冷血动物的情绪,剩下的只是他想给我们什么了。

  二、249想给我们什么呢?

  用何东的话来说表达这个问题就是:“兰“妖孽”到底要表达什么?”何东联系了诸多外国剧本来猜想这个答案。答案靠不靠谱单说。但我们这群人都在找这个答案是不会有错的。

  “我们”是些什么人呢?“我们”是指那些基本不看电视的人,有电视最多只当DVD使用的人,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看回电视后悔半年的人,我们可以在网上一呆就是半天,可以用一个钟头连续点击我们需要的某个页面却不能容忍电视上半分钟的广告,我们看电视剧一般看视频、觉得实在好的才看DVD,手里必须攥着遥控器,只要没什么意思立即快进,看完电视剧不管实质的观看时间(因为快进)是一半还是三分之一,只要还有三分之一可看就会说“不错了”,不那么挑剔的人。

  可我们中的我目前是这样看的《团》剧,先买了书,因为最开始只有书,看完:有点乱,好看,可249想给我们什么呢?。

  于是看电视剧,忍了广告,忍了插播,容忍了自己的时间必须受电视台控制与切割,我居然连那198块就能买一条钻石项链的电视购物也忍了,在平常的标准看来几乎是浪费了非常多的时间,可看的零零落落。

  因为导演剪辑,电视台剪辑,再加上等不及广告的换台,有很多部分没有看到。开始看圣女台,后来说圣女台是剪切的,又看江苏台,又偶尔翻到圣女台,却突然又发现有江苏台没有的镜头,太崩溃了。打住,我等待光盘,但只等待了一天,就又去电视台边任他们宰割。

  我需要全部,全部,于是又翻回来看书。249想给我们什么呢?

  我再找,很多人也在找,我们是一定会要一个答案的人。

  三、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但这艺术可以轻易被剪辑摧毁(1-3集)

  我周边男的挑《团》打仗的段落看,说:“污七八糟,太拖沓了,但情节还算好看,打得过瘾。”女的挑《团》臭贫的段落看,讲:“太残酷了,不过挺好玩儿的——你要让我埋呀……”。

  为了搞清楚《团》说什么,我需要全看。我买回了正版光盘,家里人说:“要疯”。

  《团》剧的片头做得非常漂亮,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正版光盘上全部的片头可以超越一般的电影大片。

  但这43集的光盘确实和电视上一样让人经常看的糊里糊涂,摸不着头脑。

  比如,先是一大堆污七八糟的士兵,不知道谁是谁;然后虞啸卿一上来就收编了这些溃兵,但是既不管吃喝也不管衣服,还纵容他们去偷东西抢吃的,自己去弄白菜猪肉炖粉条;而在他们好不容易被收拢到一起之后,烦啦和兽医又莫名其妙的蹲在一片菜地里,把一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照了很久,可我们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要干什么?

  看不懂的开始,我信了张译的话:“那是导演的再创造。”但在仔细观看了光盘之后,我的结论是:“艺术被剪辑搞毁了。”

  兰小龙的剧本是非常非常紧凑的,这是做话剧的人的特点。

  一上来就交代了烦啦的来历,然后把每个主要角色都用寥寥数语做了很精到的介绍。我甚至可以想象到,每出来一个人物,“刷”出来一行字幕,然后是他们的经典动作和语言,在第一集内,我们本可以轻易的认识他们每一个人。康丫总是在问:“有吃的没、有火柴没、有针线没……”。我很难相信康师傅能把这样有人物特点的表现完全舍弃不拍,从康丫死的时候的镜头看,他向大家忏悔自己好占小便宜的表现,也说明这段原来一定是拍了的。可是,我们完全看不到。

  接着,兰小龙组织了溃兵们做白菜猪肉炖粉条,起因是,这天是阿译的生日。而士兵要自己找食物的原因是:溃兵被军队交给地方、地方又将他们交给老天爷,所以,溃兵们只能靠自己的智慧去偷去抢去骗去换来把自己填个半饱。所以,不辣才将自己的衣服当了去换两棵白菜,因为他们的目标只有吃饱,除此之外别无希望。

  而当晚,在烦啦看见有个军官来找兽医之后,大家才知道他们有可能被收编,并纷纷蠢蠢欲动。因为那里有吃、穿、医药,烦啦有可能治好自己的腿,这才等着给兽医帮忙,拦着兽医说那一大堆我们只看电视无法理解的莫名其妙的话。

  而不辣也才跑去赎回衣服和枪。

  光盘上:不辣先赎回了衣服和枪,然后为了吃白菜猪肉炖粉条,又把衣服当掉了。

  听了张译的话,我本来以为康师傅太累了,所以搞的颠三倒四。可仔细看光盘,就发现:虞啸卿收编溃兵时,不辣的衣服上是有血迹的;而不辣后来做白菜猪肉炖粉条时候,衣服是干净的;而他们被收编后,衣服上又是有血迹的。那血迹是不辣赎枪的时候自己整的。按照光盘的顺序就变成了,不辣把自己弄的血里呼啦,就是为了赎回衣服和枪,但转眼为了吃白菜猪肉炖粉条,就先把衣服洗干净,然后当掉,那他后来的衣服是当铺的人给白送过来的不成?

  这说明康师傅是按照剧本拍的,搞颠倒的是剪辑。

  兰小龙清楚的交代了,被收编起来的兽医不放心他的伤兵,所以想从破庙里跑回去看看他的伤员,而烦啦答应帮兽医,他们才一起从被收编的破庙的破墙口跑出来。

  而剪辑似乎特别喜欢菜地,却不希望我们了解这两人到底要干什么。

  烦啦是因为先偷了小醉的粉条,后被虞啸卿的川军团收编,受到刺激觉得对不起哥哥在川军团的小醉,才跑回去看小醉。顺序是偷——被刺激——忏悔——回去看。

  而按照剪辑后的顺序:

  光盘上:烦啦先被虞啸卿的川军团收编,后偷了哥哥在川军团的小醉的粉条,然后在回去看小醉的时候,满嘴:“被川军团收编后,感觉被川军团的某某附体。”就让人觉得稀里糊涂,已经被收编了,还偷自家人的东西。顺序是:被刺激——偷——忏悔——回去看。

  颠倒的地方太多了,烦啦是在大家都吃的差不多后,才给了李乌拉一碗

  光盘上:李乌拉开吃的时候,白菜猪肉炖粉条还在煮,还没有熟。饿兵真有这么先人后己吗?

  康师傅有再创作的地方,比如何书光收迷龙手表一处就表现的不符合原着性格。在原着中,何书光是个慷慨书生,是虞啸卿的铁杆,尚未被染污,乃至后来在南天门被虞啸卿卖了,大家都讽刺虞啸卿,他也依然喊:“虞啸卿万岁!”他是个一根筋的人,不会受迷龙的贿赂。但导演把后面这一情节也删除了,创作就算基本完整。

  而剪辑则简直是按照镜头随意在拼接,把胳膊安到大腿根,把耳朵放在头顶上,谁能看懂?

  看剧本,我的感觉是实在太紧凑了。而电视剧的感觉确实是拖沓,仔细回忆,就是有很多回放的镜头说着重复的话,慢慢悠悠的,这个剪辑似乎特别喜欢这种黑白片,还喜欢油菜地。把能交代情节的重要镜头都删了,把慢悠悠的抒情部分都留着,并有机会就“达泊”——加倍一下。

  这是谁?——剪辑指导刘淼淼。

  天,一个纯老爷们戏,怎么找个姑娘来剪?名字里光“水”就六个,还是“流”着的六个“水”,别怪我封建迷信,这名字想不把剧弄的犀利哗啦都不可能。

  可,反过来想,会不会是编导成心让光盘搞糊涂我们,好让我们再去买那剪辑下来的部分啊?不能随便怨人家姑娘。

  四、剪辑稀松,康师傅再创作有好有孬(4-24集)

  见吧里有人说我被吓跑了,特此声明:我没有被吓跑。就是回家看书看光盘去了。为了给自己一点思考的空间,我没有把光盘一口气看完。

  与书对照,光盘难受的地方还有:

  一) 康丫一上来就要表演用鼻子吸粉条,而烦啦要到第二集才把粉条偷来。

  二) 我们都很难理解,阿译刚临战场就对烦啦开黑枪。

  而书上在前面有铺垫:临上战场前,阿译是他们这一群里最大的官,却不知

  道上战场后该怎么办,唯一能与他对话的就是烦啦。

  所以,他哆哆嗦嗦问烦啦:“我该做什么?”

  烦啦不耐烦的答:“他们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他们代表上峰。)

  阿译:“他们让我督战。什么是督战?”

  出于对这个词的反感,烦啦反问:“什么是督战?”

  这才出现了后面的一幕,阿译在战场上对烦啦开黑枪,他在认真履行他作为

  一个营长的职责,因为军官那时候的职责就有督战这一项,今天我们反感归反感,却不能说阿译做的出圈。

  三) 烦啦和死啦念叨:“这不是十一点半方向。”可电视上谁告诉过烦啦机场

  在十一点半方向?

  同样,书中有交代:烦啦这帮迫降兵遇到了两伙英军,一拨不耐烦的告诉过他们机场在十一点半方向,而另一拨才直接对他们开枪。剪辑把英国人省了一拨。而从烦啦对死啦的质问来看,康师傅并没有省。

  康师傅有再创作的地方,比如在上飞机前的集结地迷龙在雨中洗澡哼曲儿,在收容站迷龙手上带N块手表,迷龙被大家扔进水坑,这些在小说中没有详细的描写。哼曲儿与进坑两段很受欢迎。而在收容站迷龙手上就带N块手表,我觉得改的不大好。那时候紧俏物资是吃穿,有手表也被迷龙拿去换酱油、食品了,他手上这些表卖不能卖吃不能吃,在个溃兵收容站里,他又不是个修表的,表示他阔也有块就得了,戴很多犯不上。

  而在后来,他们从缅甸向回走的时候,迷龙才会带上满手的手表,为什么那时候迷龙会戴了满手的手表,因为从死人身上扒的,还摘的项链玉佩一堆。这才是发财,拣两盒饼干叫什么发财?

  小说中的迷龙从头到尾都是个浑不吝的人,他真的不是吃草的。

  大概是为了把他们演的成好人样一点,该给迷龙戴满手表的时候,我们却看不到了。但改成那样的迷龙还是迷龙吗?那就成张立宪了。

  演成吃草的迷龙,就不会随便打死陈大员的侄子,也就无法死在死啦的手里,电视剧的结局只能改变。而吃草的迷龙居然还是把豆饼给震死了,就有点招人恨。

  书中迷龙过生活时自唱的二人转被改成了两个二人转演员在唱,这就让看戏的我们有些别扭尴尬隔膜。

  怎么说来说去都是迷龙啊?我得说,迷龙还是挺招人待见的,大概是康师傅改编的功劳,小说中的他要浑的多,就象烦啦和死啦一样让人看不上,是渣滓,是杂碎,真的是,这是群吃喝嫖赌(还算好,没有沾毒)齐全的人。

  把迷龙改成吃草,得说,康师傅是个好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呵,这儿还有团迷哪?是康粉儿还是9粉。
    2009/4/17 0:55:58
  • 吹毛求疵
    2009/4/15 20:10: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