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我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二)
2009-04-13
字号:

  五、何老邪和249不在一个频道上(25集)

  何老邪新写了个《龙文章精神》,里面充满了烦啦似的怨天尤人和怨妇抱怨,乃至何老邪要拿《团长》和《集结号》相提并论。对于老邪将《团长》在抱怨一族中推介的功劳我们需要大大记上一笔。

  但249可比冯裤子高的不是一星半点,《团》怎么会是《集结号》?《集结号》就是个抄袭大片的垃圾:有花哨没内涵,所有毛病都是别人的,所有功劳都是自己的,天下永远都是别人欠他的。冤枉倒霉的人多了,都去上访,家里人都不用活了。

  老邪和249不在一个频道上。和康师傅也不在一个频道上。看采访能看出

  来。张译和老邪一个频道。249深邃,康师傅善良,他们都是建设者,都是希望事情象它本来那个样子的人,不是破坏者。何老邪是个专职拆房的,老邪的这个评论离编、导都远了点。

  老邪就是烦啦,或者烦啦他爸,249很多话就是对何老邪这类人说的。可惜何老邪明显没看《团》书。

  在25集中,烦啦他爸出场了,不知道是为了净化屏幕,还是为了让烦啦少尴尬一点,有几处重要的环节都被剪辑删除了。

  一)烦啦他爸暂时居住的那个镇子从小说中的铜跋镇被改为电视剧中的和顺镇,不是许多人都号召中国做殖民地好吗,和顺的名字很适合。

  那些死啦死啦路上遇到的宁死不肯招安的野人说:“铜跋镇和我们不一样,人家被招安了。”

  死啦死啦:“求求你们,被招安吧。”死啦死啦不认为硬顶是老百姓的事。

  野人回答说:“招安的也没有好下场,健壮的男人都被拉去修南天门了,都死光了,是逃回来的人说的。”

  死啦死啦:“逃回来的人呢?”他要找情报。

  野人回答说:“死了。”

  这是和顺的下场。做殖民地中老百姓的下场。当然,有活着的。比如烦啦的父母。

  据说做英美的殖民地比做日本的好,那就得说缅甸了。好吗,需要反完英国再反日本?

  二)一路上,烦啦非常担心自己的父亲会“玉碎”,因为他的父亲尽管自己什么都没做成,却正直正义的很,总在骂军队、他人不作为。烦啦担心父亲会大义凛然的面对日军的枪口。

  在死啦死啦带领的救援队冲入铜跋镇(和顺镇)的时候,有一个顺民正在墙上认真的写着“大东亚共荣”的标语。那是烦啦他爸。他的爸爸做了伪保长。其实,一个非常爱惜自己的,不相信任何组织的人,是会这样做的。而作为一个老人,这样是无奈之举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让烦啦在战友面前十分尴尬。

  这让一向损人的烦啦有了被损的机会,死啦问他:“你真的没想到?”烦啦说:“没想到什么?”死啦说:“没想到自己成了铜跋镇汪精卫的儿子?”

  电视剧中把汪精卫三个字换成了伪保长。损人的味道就少多了。

  死啦死啦还问烦啦:“你会信只骂街的人会有顶着刺刀面世的勇气?”

  全文是这样的:“你老子从八股到西学盛了个满腹经纶,可就是一事无成,只会坐在家里大骂国家时局、军人战争。你明白的很,祸事临头,除了嘴皮子什么都不利、对自己都缩头的家伙一定缩头。往上冲的多是些把什么苦都吃透了的,干了一辈子活下辈子还是干活的。你跟迷龙他们混作一堆不外是想沾点阳气,你不想缩头。你打五年仗了,你会信只骂街的人会有顶着刺刀面世的勇气?有那种他早已做事而不是骂街。你明白的很。”

  三)三个日本鬼子之所以会顺道跑到烦啦父母家来,是因为这几个鬼子弄残废了一个村妇,让烦啦父亲帮忙养着,当作军妓之外的备用。这个村妇就养在烦啦父母的西厢房里。

  所以,鬼子对烦啦的父亲是一口一个“桑”,是挺客气的。

  从烦啦父亲不让烦啦进西厢房的镜头看,康师傅是拍了这段的。后来为了“净化”屏幕的剪辑,为了不留那村妇的痕迹,连鬼子对烦啦父亲的客气,以及迷龙和不辣打死鬼子的场面,都删掉了。三个鬼子,烦啦、迷龙、不辣各弄死了一个。

  屏幕干净不等于现实就干净了,现实就是那样,不管我们是否接受。

  六、“他们为什么不洗脸”(26集)

  有网友抱怨:“他们为什么不洗脸,打仗的时候不洗,平常总可以洗洗吧?”

  “他们的衣服怎么比八路还要破烂?”要是到团剧中来找老公,那你至少也要找张立宪或虞啸卿才行,或者阿译,他们是〈团〉剧能坚持洗脸的一群人。

  看起来,经济发展就是有好处的,大家的卫生意识很强。

  我小的时候在农村长大,那时候一个月洗一次澡,我是比较干净的,因为是学校老师的孩子。农村原来没有澡堂子。大家洗头用碱面,洗衣粉、肥皂都是好东西,大家不大舍得用。女人们为了保持头发的清洁,是用一种篦子篦头发,篦好的头发油亮油亮的,而用过的篦子再用棉线清理干净,每回用过的棉线都是非常脏的。

  有网友这么强的卫生意识是城里人的事情,是上世纪70年代以后的事情。在上世纪40年代的时候,坚持洗脸对农村的光棍汉子来说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炮灰团的兵,除了烦啦和阿译,都是农村兵,死啦死啦是游方神汉,你们见过农民工吧?他们就是农民兵。现在的农民工,脸是洗的,但是洗澡也不是那么经常的,否则大家何必在公共汽车上掩鼻子呢。他们不洗澡的原因不是缺乏卫生意识,是洗不起。城市的澡堂子原有3块钱洗一个的,现在改洗浴中心,10块的都少了。去趟建筑工地,有几个的头发比不辣好看?那还就是盖个楼,而不是炸碉堡,那还是二十一世纪,而不是上个世纪。

  在小说中,虞师不是嫡系(既然叫虞师就不是中央军,就不是校长的死忠)。从他还需要和上峰要装备也可以判断他不是嫡系。作为杂牌军想要到装备是要动很多脑筋的,作为第一位战略反功的叶将军,在和委员长要装备的时候,就被扔了茶杯。

  杂牌军的装备比嫡系差几倍,炮灰团是杂牌军中的杂碎,装备自然比杂牌军又要差上几倍。而共军是临时收编的异己分子,装备又比炮灰团差上几倍。

  25、26集中,共军游击队出现了,在小说里,他们的穿着和禅达那些要饭的差不多。但在电视里,他们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比娶了媳妇的迷龙还要好看。这是不大真实的。

  杂牌军的军装我们就算他一年一换(恐怕配给没有那么好),穿在今天农民工身上的工作服一年基本上就要不得了,所以,炮灰团的军装很是符合实际情况。他们换装后就嘎嘎新。去接烦啦父亲的时候,他们就是刚换完装。

  我记得我小时候,几十年前,只有一两件没有补丁的衣服,这种衣服我叫它新衣服,不管它是不是已经洗得没了本色。村里也没有几户能穿完全没有补丁的衣服的人家,没有几户人家能年年做新衣服。这和当时有的城里人为了表示自己朴素,没有补丁生补一块糊弄单位是两码子事。这种经历曾让我一度对一件衣服没有穿破就要扔掉很不习惯。

  我不大相信,那时候的武工队比我那时候阔,所以,我认同249的小说,不认同康师傅的改编。

  七、龙文章看世界:“一尘不染的事情是没有的”(27-30集)

  27集中,烦啦整天抱怨的那个世界,美国人尖锐批评的那个世界,与龙文章看到的世界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他们的态度。

  249、康师傅、何老邪看到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依然是他们对世界的态度。

  26集中,面对美国佬的好心。

  龙文章说:“没人想做别人的筹码,可总得有人牺牲。说我们是军人也是谬赞,不过是我们想挣扎出个人形。我的师长也不是战争狂,只是焦虑太过,那总好过没心没肺的醉生梦死。”

  他看着眼前卷起的尘埃:“一尘不染的事情是没有的,我们都在吸进灰尘,可不妨碍我们做好一点。没人经得起别人的挑剔……。”

  看了这句话,我觉得龙文章还真有点看破的意思。这是个娑波世界,不是完美的。

  假装圣人,假装高举或认真高举着天堂对这个世界的灰尘破口大骂,自己就天使了?不还在地上吗?

  何老邪说说:“如果让任何国人跟唐基那样的人斗一斗法试试看?肯定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中国人最应该不高兴的不是对外,而是自己人对自己人。”

  这会是龙文章精神吗?不,这是何老邪精神。使用全部的精神去内斗吧,大骂吧!但偶尔也要想想,你能有骂的时间、地点、生活条件、乃至吐沫是那些炮灰,乃至你大骂的老人家帮忙创造的。

  龙文章是什么人,是明知世界不完美,是明知自己要成为筹码,是明知自己可能牺牲,也要力图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的好一点的人,也要做一点对周围、对世界有益的事情的人。他不抱怨,因为他知道世界本来就是那个样子。

  这种人在古代被称为君子、人。只顾自己的一亩田,只为自己活着的人被称为小人、民、氓。

  个人做个真小人可以,比伪君子强很多。真小人今天是很吃的开的。但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是小人是民是氓,就不认这世界上有君子、有人,就不认这世界上有那些不光为自己活着的人。

  烦啦看着死啦:“你好象路边的牛矢马溺呢……,我们居然把命交给你这么个东西。”

  “我很想把我的命交给你,那是多省心的事啊,只要你别把他用成牛矢马溺呢……”这场对话之后的龙文章疲倦之极的一个人往回走。

  如果我们的命运注定不由自己掌握,你愿意把他交给谁?

  八.招魂的人违规了吗?

  招魂的人违规了吗?大概是违规了,所以被删减的有点有三没两,这部分剧情也不容易看懂。这属于封建迷信,删除了到也干脆,只是后来电视镜头里烦啦的一些话有点象瞎编。反正烦啦一直瞎话溜丢,多一句半句瞎话也没什么。只是烦啦自己在天上飞的镜头以及看见康丫的镜头就该删除干净,而不是留半段,让那些纯唯物主义者看得糊涂。

  小说中,死啦死啦是个家传招魂的人,大约是那些赶尸人一类的。他或许是可以看到鬼魂的,在佛教中叫中阴身。

  烦啦烦啦在中枪后的晕厥中,曾魂魄出窍,看见了康丫,感受过死鬼们对真实世界的思念。烦啦烦啦看见了自己被死啦死啦背着在石摊上爬。

  我是相信烦啦能于频死前看见自己的身体的,因为我一个同事有过这种经历。他小子小时候淘气,经常和人打架,有一次被人家打惨了,在一棵树下被捶得半死,被打着打着他突然觉得身上不疼了,自己慢慢的在往起飘,飘到刚才那个树的顶上,清楚的看到自己正被人狠凿。然后就失去知觉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随便和人茬架了。

  我自己也和人玩过一次笔仙,只有在场指挥者会这个游戏,我和对桌都是头次参与,对桌是个比较实诚的人,那笔旋转的均匀度也不是我对桌能掌握的了的,而我自己是一直放松的扶着那笔。请来的是个唐朝的笔仙,女的,还说认识我。

  但我建议大家不要玩儿这个游戏,因为对玩者没有好处。

  对这部分看不懂的,你只要想:这是封建迷信。就可以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