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昙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门无派 - 林昙首页
我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三)
2009-04-13
字号:

  九.后面几集剪辑错误简单举例:(31-43)

  1、 狗肉,哪儿来的?怎么上来就牵在烦啦手里?又跟死啦什么关系?死啦怎么又叫它黑豹?

  2、 死啦死啦跑到虞师阻止那场自杀战的时候满身缠着纱布,他受的什么伤?

  3、 烦啦在兽医死后,去找死啦要求打仗的时候,一个镜头是死啦坐着,接着躺着,然后又坐着,接着又躺着,表情与动作不挨边到了完全没谱的地步。

  4、 虞啸卿曾在张立宪他们的院子里给死啦跪下,然后死啦带人回了祭旗坡,这之后祭旗坡的人百无聊赖的过了很多天,兽医被炸死了,埋了。在大家从坟地上下来,大家看见了大步行走的虞啸卿,迷龙问:“刚才他一直跪着哪?都三小时啊。”这从什么地方说起。

  5、 死啦为什么在告诉了虞啸卿攻击计划之后,又把虞啸卿惹翻了?惹翻虞啸卿就是为了让他的炮灰们去送死?

  6、 为什么迷龙只为扫射一片山坡上的草木就非把豆饼震死?

  7. 柯林斯为什么要用大段话语检讨把油墨放进物资箱的做法?

  这些问题要是不看小说,只看电视剧有人能回答吗?

  那些没结没完不断闪回的黑白片或者只是现实场景变成的黑白片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一直以为那是用来提醒人们已经忘记的片段用的,而不是让人们看一个没见过的场面用的。

  说到音乐,每到《团》剧该很严肃或很庄严的时候,就有一西洋花腔女高音在那儿“啊啊”的是要表达什么呢?

  十、北大教授义愤填膺 央视主播哭天抢地

  没看《团》剧前,自称的北大教授就义愤填膺的控诉《团》没让士兵戴上gmd徽章,后来才知道这是他的误会。看完《团》剧后,确实的央视主播哭天抢地的申斥《团》没有珍惜某某给的机会(我不知道那机会是谁给的,所以只好用某某),目前她被推举为团黑领袖。

  不就是个电视剧吗?还是个剪得错误百出的电视剧?咱们至于吗?我随手翻了翻大家的观后感,发现大家还就是真的至于。249永远有能力触动人的内心。

  《士兵》引发的小资小知、中资中知喷发基本属于自述类,而大家对《团》剧的喷发则更多处于诉他类。

  批评类:

  一、 是《团》迷自我检讨式的批评:

  好比张立宪爱虞啸卿至深,见不得他有一丁点的毛病,也更怕别人见到虞啸卿有一丁点的毛病,真见到了有毛病,不用别人说出来,自己就痛不欲生。我个人含有一定此成分。

  二、 是想让康9替自己说话式的批评:

  比如上面的北大教授与央视主播,仔细看看他们的意见,主要是要求康9“真实的再现历史”,而他们所谓的“真实的再现历史”,其实就是——非常想歌颂一下gmd。可是他们又不想公然的说,所以,非常希望康9可以把他们的臆想表达出来。他们对此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并在未达成自己的愿望后,失望的歇斯底里的爆发。这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其实,凡对《团》剧有期盼的观众,心中都有那么点希望康9替自己表达的东西,就是希望能在《团》剧里面看到点自己想看到的东西。比如我,我也希望《团》剧能表达出某些东西来,那它没表达出来我怎么办,疯狂的骂康9?

  不好吧,这不是个现代人做的事情。人家想表达什么那是人家的自由,你怎么能让别人代替你表达什么呢?要知道,人家不是你,怎么知道你想什么。怎么人家就不能表达自己的看法非得表达你的,你再高级也不是上帝。最多你只能把不满作为遗憾来表达,作为精英要有平常心,平常心。

  三、 是《电视剧》收视率中坚力量的批评:

  这部分人的主要意见是看不懂,或者太拖沓。这个问题不是康9的问题,是剪辑的问题,剪辑的人把交代情节的重要部分剪掉了,抒情部分全留着呢,而且经常把片子安错位置,要是把关的是康师傅,那就只能说康师傅有责任,后期制作没认真看。

  四、 业内人氏的批评:

  他们考虑的是这种模式的可复制性、长久性、经济可再生能力。这和观众不搭界。

  五、    《士兵突击》黑转换成《团》黑:

  是为了骂而骂,他不骂这个也要骂别的,不能闲着,那你就只能让他骂去。毕竟谁都不大好管骂街人的这种嗜好。

  十一、有些赞扬者是在借题抒发自己的感情

  比如何老邪。

  《团》剧评论很多,不少《团》剧评论者写的很不错的,随便可以翻出许多:

  巴不塔 一家:看他们家帖子,可以另当一本小说看。由于篇幅都不是很长,所以都不用当下来,就那么看着乐着,楼就爬完了;lanjian010:《我的团长我的团》之小说的结局 根据深意的结局;真看懂《士兵》了吗?《团长》才是试金石;看了虞啸卿及他所培养出来的张立宪何书光,我终于想明白一件事;狠心的团长,折磨人的团。有些翻过没有保存,就找不到了。

  凡是看见人家说《团》剧好,或者有那么一、两点感悟说的不错,我心里就很高兴,尽管《团》剧跟我八秆子打不着。

  但有一类文章虽然是赞扬团长的,但怎么看怎么不舒服,那就是借题发挥,把自己的意思说成是别人的意思然后一个劲赞扬的那类。让人看起来有点凉。

  这就还得说何老邪。他的文章还挺好玩儿的,有些可以当相声看。又提他不是非和他过不去。而是他这次的一些《团》剧评太有代表性。

  比如说:何老邪在龙文章精神里说到:“从《团长》剧可以显而易见地看出,打日本军队真有那么难嘛?尽管他们把南天门修成了铜墙铁壁,但龙文章不照样还是钻进敌人的心脏里去了嘛?对中国人而言,消灭任何外敌,无论是哪国的来路,根本都不在话下。所以我们完全就用不着对外天天叫喊什么‘中国人不高兴’。本来也没有任何外国能对中国构成什么威胁呀!所以有什么可不高兴的呢?”

  这个《中国人不高兴》似乎是本书,我没看过。按《参考消息》缩写的内容看,确实有点脑子进水的意思。(不知道那是否是原书的本意,不便评论。)

  但是,这和《团长》剧有什么关系?

  我仔细看了看《团长》剧,怎么也不能:“显而易见地看出,打日本军队真有那么难嘛?尽管他们把南天门修成了铜墙铁壁,但龙文章不照样还是钻进敌人的心脏里去了嘛?”我不知道是不是其他人能显而易见地从《团长》剧看出:“对中国人而言,消灭任何外敌,无论是哪国的来路,根本都不在话下。”还能显而易见地从《团长》剧看出:“本来也没有任何外国能对中国构成什么威胁呀!”

  我:小说看了两遍,电视剧看了两遍,没有看出任何何老邪说的“显而易见”。而只看出:“太难了。”“心疼。”“绝不能让他们再这样。”

  是我理解力太低,还是何老邪领悟力太高?

  有人能显而易见地从《团长》剧看出何老邪说的这些道理吗?

  我只看见他们绞尽了脑汁,那么多惜命的人舍了众多性命与血肉,很艰难的才攻上南天门。即便是这样,也仅仅是249的善良与好心,并不是历史的真实,历史的真实是5万人都没能攻下那个日本人占领的树堡。

  我只看到:

  烦啦问:“日军真的会象我们这么打吗?这么阴损?”

  死啦:“蠢话!从东北到西南!从民国二十年到民国三十三年!居然还在这里痴心妄想?——自己掌嘴!”

  我个人理解,何老邪之类的《团》赞扬者只是评论者的借题发挥,不能说是康9要表达的。何老邪不喜欢左愤,也力图体现自己的自由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想号召大家,与自己人斗,其乐无穷。他们的观点我们知道,他们不需要借用《团》剧再来发挥一遍。

  但这不是康9。康9不是世界的破坏者,是建设者。

  十二、我对《团》剧的感觉

  罗嗦了许久,我终于看完了《团》剧。

  总的感觉:真实。

  不是历史事实的真实,因为我对那段历史了解的不多;不是武器的真实,我不是个军事爱好者;是人物感觉的基本真实。

  但这种真实确实比较难以让今天城市里大学学历以上的人接受。因为《团》剧里的这些人物,尤其是炮灰团的这些人物,尽管是中国人中的绝大多数,却不生存在这个国家的主流视野中。

  所以,会有人为了《团》剧中人衣服破烂、人物肮脏、满嘴脏话、经常瞎贫而愤慨不已,还有人为龙文章这样一个人精居然出身于一个军需官,一个卖袜子的表示无法相信。

  虽然,小说中的龙文章并不一定是一个军需官,那只是他随便捡来的一个身份。但即便龙文章就是一个军需官一个招魂的一个卖袜子的,我也不会惊讶。因为社会底层也有这样的人,因为我不相信1942年的社会做到过野无遗贤。或许有野无遗贤的年代,但我不知道。

  我们已经习惯看到电视剧中的部队战士,每个人穿的衣服都象是高温拍板拍出来的,穿的比我们周围的工人还干净。我们已经习惯每个部队干部战士说话都咬文嚼字,措辞严谨。

  但只要动动脑子就知道,那不可能真实。今天的民工还不能见天洗的干干净净,衣服也还是穿的皱皱吧吧。不用民工那么低层,只要不是上流社会,不是中产阶级,就是随便那些凑在一起斗上地主、玩上麻将、喝上小酒的老爷们儿,嘴里的干净又能保持多久。当这些人逗起咳嗽来,《团》剧的人都不是个儿。但这些人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不在媒体视界内。所以,观众很难接受《团》剧这种真实。

  那《团》剧就要承受观众的这种品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爱有等差的人。

对于我来说:还是亲人近于朋友、朋友近于民族、民族近于国家、国家近于世界的。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