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福敏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思考均衡 - 郭福敏首页
货币理论的缺陷与误解(续)
2011-12-04
字号:

  今天经济学家对经济现象不能做出合理解释,对现实经济问题以及如何应对危机提不出有效对策,致使政策当局判断失误,货币金融政策收不到预期效果,其理论根源就在于货币理论自身的缺陷及误解。

  缺陷之一:货币价值决定问题未解决

  1996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在任时在“金融研究的紧迫问题”一文中指出:“用哪个指标测定货币价值,是个重要的理论问题”。1)由于货币学家一直没有解决货币价值决定问题,也就没能发现货币价值指标。致使货币价值变动一直没有准确的判断标准。这一理论缺陷造成以下误解。

  误解之一:货币价值=物价指数的倒数

  由于货币价值决定问题没有解决,货币价值没有测定指标。长期以来,人们把货币价值误解为货币购买力,并用物价指数的倒数来计算,这是不准确的。

  而且,还把物价变动视为币值变动,认为物价上涨就是货币贬值,物价下降就是货币升值,完全把货币价值与物价混为一谈。

  我们知道,货币价值与物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二者的含义不同,量也是不一样的,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一国的货币(交换)价值由货币量和商品量的比例决定,与自身数量成反比,可以准确计算。货币价值高低表示单位货币交换商品量的多少,与物价有密切联系。一般而言,货币价值降低,物价水平会上涨,但并非总会相应变动。因为物价有物价的计算方法,而且影响物价变动的因素很多。因此,物价变动并不能准确反映币值变动。

  缺陷之二:货币对外价值决定问题未解决

  由于货币理论没有解决货币的对内价值决定问题,对外价值更不知如何决定。

  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汇率制度从固定汇率转变为浮动汇率,国内外学术界围绕汇率问题曾展开热烈争论,但至今也未形成统一的说法。正如日本学者高木信二所说∶“关于汇率水准,没有任何一种理论能圆满地说明汇率决定问题。汇率作为外汇市场的交易价格,是由供求决定的这是不言自明的。但是,需求与供给怎么决定,具体取哪一数值表示均衡,却没有任何一种理论可以说明”。2)由于这一缺陷造成以下误解。

  误解之二:汇率=两国物价指数的倒数之比

  长期以来,汇率均衡一直没有判断标准,各国货币的汇率大多是按照 “购买力平价说”,(认为两国货币的汇率是由两国的物价指数的比率决定的)测定汇率(一般教科书中的公式:π=1/p(1/P*)),这是不准确的。因为“购买力评价说”有很多假定前提,缺乏现实妥当可靠性。

  其实,对汇率的误解与对货币价值的误解如出一辙。既然物价指数的倒数不能准确反映货币价值,两国物价指数的比率也就无法反映两国货币的交换比率。

  我们知道,一国物价指数是由多种商品价格加权计算的,而且物价指数有许多种,用哪一种计算汇率是大不一样的。

  缺陷之三:货币需求量未解明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说“货币理论首先是关于货币需求的理论”。然而,国内外无数的经济学家为研究货币需求而呕心沥血,研究成果堆积如山,却没人解明货币需求量。对此郑先炳博士说∶“用系统控制论的用语说,货币需求问题是一个未知的‘黑箱’”。3)众所周知,货币理论中有货币供给模型Ms=B·m,却没有与之对应的货币需求模型,这可以说是货币理论的重大缺陷。由于这一理论缺陷,货币供求均衡一直没有科学准确的判断标准。作为货币供求失衡的两种现象——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不得不用物价变动率来判断。由此造成以下误解。

  误解之三: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通货紧缩=物价下降

  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与物价上升和物价下降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其含义不同,量也不同,发生原因也不一样。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是货币量失衡的两种表现形式,通货膨胀是货币发行量过度超过需求量,引起货币贬值、物价下降的现象。通货紧缩则是与通货膨胀相反的现象。二者可根据货币供求均衡率(Ms'=(Ms-Md)/Md×100%,对此将在后面的博文详述)准确判断。

  物价上升和下降,即一国物价水平的变动,有环比和同比两种表示方法,是每个国家都定期公布的。本来货币需求量和货币均衡率,每个国家也应定期公布,但由于货币需求量没有解明,无法计算货币均衡率。因此,各国不得不用物价上涨判断通货紧缩,用物价下降判断通货紧缩,即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通货紧缩=物价下降,只要物价出现上涨,就说发生了通货膨胀。而且经济学家还按物价上涨的原因,把通货膨胀分为成本推进型、需求拉上型、结构型等等,把通货膨胀与物价上涨(通货紧缩与物价下降)混为一谈。

  我们知道,物价变动与货币量增减有密切联系,一般而言,货币发行量增加→货币贬值→物价上涨,但有时滞。而且,物价是否上涨一要看增发货币是否超过实际需求;二要看所增货币是否用于购买商品。如果所增货币不用于购买商品,而用于炒股、炒汇、炒房或流出国外,一般物价则不会上涨,而是被炒作的东西则会涨价。在存在证券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国家,而且市场对外开放,货币量增减对物价的影响力越来越不明显(这是货币政策无效的重要原因),加之传导上的时滞,从物价变动来判断是否发生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往往会造成误诊(尤其发生通货紧缩→物价下降时滞很长,容易误诊),这已被多国的实情所证明。

  货币理论的缺陷与误解的后果

  由于货币理论的缺陷与误解,货币价值与数量的决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货币均衡没有科学而准确的判断标准,致使中央银行不能很好履行“货币守卫者”的使命与职责。

  后果之一:中央银行不知货币价值指标

  由于货币理论没有解决货币价值与数量的决定问题,各国中央银行不仅不知道货币需求量,而且不知道货币价值指标,一直把物价视为货币价值,看物价变动判断货币价值变动,把物价稳定视为货币价值的稳定。《中国人民银行法》第3条规定“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价值稳定,促进经济增长”。然而,作为中央银行的中国人民银行,却不知道用哪个指标测定货币价值。

  日本也是如此。日本于1998年4月1日实施《新日本银行法》后,日本银行在法律上独立于政府。《新日本银行法》规定∶日本银行的目的是“作为我国的中央银行,在发行银行券的同时,进行货币与金融的调节,顺利进行银行以及其它金融机构间的资金结算,维持信用秩序”。还规定“通过物价的稳定,促进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但是却没有规定确保银行券的价值稳定。作为日本银行金融政策运营的理念,也只是谋求“物价的稳定”。日本银行一向认为物价的稳定=货币价值的稳定,却不知货币价值指标,对于货币价值处于哪种状态,即是在上升还是在下降,却做不出准确判断。根据笔者的检证,日本的货币价值指标从93年明显下降。但是,作为“货币守卫者”的日本银行却毫不在意。而且,对于货币价值在大幅下降,物价却不升反降的异常现象,也好像没有意识到。

  其实,不知货币价值指标的中央银行,并不止日本和中国,世界各国均如此。所以,各国中央银行不可能当好“货币守卫者”。这可以说是各国中央银行的共同悲哀。

  后果之二:中央银行不知均衡汇率

  由于货币理论没有解决货币的对外价值决定问题,一直没有均衡汇率的判断标准,中央银行不能进行准确判断,也就无法确保对外价值与价格(汇率)的稳定与均衡。

  自从1971年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实行浮动汇率制以来,外汇市场再也没有安定过。尤其是8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发达国家金融国际化、自由化的进展,汇率的大幅度变动成为经常的事情。本来汇率作为货币的对外价值应该是最稳定的。但是,今天主要国货币的汇率可以说分秒都在变动,国际性货币危机在频繁爆发。

  近年,日本银行在频繁进行外汇市场干预,但却不知道日元对美元的均衡汇率水准是多少,只是日元一升值就进行卖日元买美元的市场干预操作。进行干预时的汇率水准有时在1美元=105日元,有时在1美元=109日元,也有在1美元=115日元和119日元的时候,但是却不知哪一水准是均衡汇率。因此,日银的市场干预即使止住了日元升值,也不可能解决汇率不均衡造成的整个经济的扭曲。

  1997年东南亚货币危机发生后,有些学者说日元对美元汇率过高,但却没有科学的理论根据以及具有说服力的证据。近年,围绕人民币升值问题,国内学术界外展开了热烈讨论,但也未见有人提出科学的理论根据,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货币理论的缺陷。

  战后长期以来,各国货币的汇率基本上是按照1945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协定决定的。由于当时没有科学的理论根据,人为决定的各国汇率水准都很难说是合理的,尤其美元对日元过高。因此1971年发生的“美元危机”以及从那时开始的日元升值,可以说是向均衡汇率的回归。对此笔者在《货币均衡新说》中做了检证。据检证,日元对美元的汇率从1971年“美元危机”后开始逐渐上升,85年接近均衡水准,迫于同年9月“广场会议”上的国际压力,日美等五国进行协调干预后,日元大幅度升值偏离了均衡汇率。而且86年以后日元对美元汇率时高时低,动荡不定,再也没有回到均衡水准。

  后果之三:中央银行不知货币需求量

  由于货币理论没有解明货币需求量,中央银行不知道货币需求量,也就不可能适量发行货币,确保货币供求均衡。在20世纪的100年间,由于货币的超发行,通货膨胀现象在许多国家成为普遍而经常的现象,物价水平不断上涨。而且,通货膨胀、尤其是通货紧缩发生后,由于中央银行的误诊,不能准确判断货币供求状况,又导致一系列政策失误。

  据笔者实证考察,在71年-99年期间,日本的货币量不均衡年份多于均衡年份,而且不均衡年份中,通货膨胀次数比通货紧缩次数多一倍以上。这是根据货币供求均衡率做出的判断。如果只看物价变动是无法做出这种判断的。日本在90年代初,随着泡沫经济崩溃发生了通货紧缩。92年政府采取了景气刺激策之后,货币供给量就从92年的不足转为超过。但日本银行只看物价下降,而没能准确判断出货币量供给过多,而持续进行银行券的超发行。但因信用不安导致的“钱柜存款”以及银行信用创造机能遭受破坏,广义货币量并没能随着银行券的超发而增加。

  后果之四:人们过度追求货币数量而轻视货币价值

  当今社会人们的价值观处于混迷状态,其根源也在于价值理论和货币理论的缺陷。由于价值理论没有解决对价值的认识及测定问题,货币理论没有解决货币的价值与数量的决定问题,人们对价值没有明确的认识。加之受货币学派“货币最重要”这一命题的影响,不论个人,企业还是政府部门都认为“货币越多越好”,并在极力追求。其实,世间任何东西、尤其货币并非越多越好,而是适量、均衡为好。因为货币(交换)价值与自身数量成反比,货币越多价值就会低下,物价就会上涨。一国的物价水准最终是由货币量的多少决定的,即使社会财富不断增加,如果物价不断上涨,人们的生活质量也不会提高,也就不会生活得轻松愉快。

  个人、企业及政府机构越拼命追求货币,拥有货币量就越多,各微观部门货币越多,整个国家货币总量就会过多,一个国家货币过多超过客观需求,货币价值就会低下,经济效率也就会下降(表现在货币投入量与经济产出量的比率下降)。在这一意义上可以说,货币量过多不论对宏观经济还是对微观经济部门都并非好事,尤其对人类生存没有实际意义。而对于人类生存有意义的,不是货币量的增加,而是商品量的增加以及货币数量与价值所决定的物价稳定。这可以说是一切经济政策的最终目标,也是政策当局和全体国民应该追求的。要想实现这一目标,作为“货币守卫者”的中央银行首先要知道货币需求量,并适量发行货币,才能确保货币价值和物价的稳定。然而,由于货币理论没有解决货币价值的决定问题,没有提出货币价值指标,人们无法准确观测货币价值变动,从而忽视了货币价值变动对经济活动的重要影响。

  注释:

  1)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金融研究》1996年第3期。

  2)高木信二“日元进一步贬值缺乏根据”《日本经济新闻》2002年3月6日朝刊。

  3)郑先炳着《货币供求均衡论》(1990)第30页。

  邓乐平博士说∶“搞货币需求研究的不能回答现实中最优的货币需求量,这似乎是一种遗憾。但老老实实地承认不能回答,比缺乏依据地信口开河,更需要科学态度和理论勇气”。(邓乐平着《中国货币需求》(1990)第195页。

  日本金谷贞男博士也曾指出∶“货币供给理论现在已成通论,货币供给有了明解。在近代经济学史上,关于货币需求有各种各样的理论,但是哪一种理论都尚未成为通论。因此说货币需求量还缺乏明解,或者说是个难题,应给予注意”。(日向野干也着《金融论》(1989)第51页)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罗说∶“所有学者的模型中都包括了货币职能,而我的模型中没有货币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货币固然重要,为做生意,你非有它不可。原则上,在做生意之前你就得预备货币,这就引起了对货币的需求。然而这并不十分成功,而且不现实,也没有人对货币需求理论进行新的探索”。(经济学消息报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专访录》(1994)第117页。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蔡定创先生的《货币迷局》能解答郭博主在货币理论方面的所有疑问。
    2011/12/4 22:09:46
  • 提出的问题值得思考。
    2011/12/4 11:01: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教授、博士。研究领域:货币、金融、经济。在货币、金融、货币均衡、中日金融、经济比较研究等方面均有独到见解。代表著作:《货币均衡新说》、《摆脱通货紧缩的新思路》。人生价值观: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对更多人有用的人。人生追求:我关心人类社会的问题与困难,尤其关心经济诸危机给人类社会带来的灾难。我的思考与研究旨在为消灭各种危机献计献策,使人类社会更适于人类生存,早一天实现人类理想社会,使人们活得轻松愉快,变得更加文明,更加高级,更加进步,充满智慧,富有理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