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重新反思西方兴起的逻辑
2014-04-16
字号:
关于西方崛起的逻辑,许多人谈过。例如西方有马克思,韦伯,桑巴,陶普扥,中国也有梁漱溟,余英时,黄仁宇等,黄仁宇先生在与李约瑟共同撰写《中国科技史》的十几年里曾对研究资 本主义的诸多作者有过一个综述:“……写资本主义的文章大略有三类。一类注重生产关系的转变……一类注重资本主义精神……还有一类注重自然经济之蜕变为金融经济。”马克思自 然被归入第一类。韦伯是第二类。诺斯应属于第三类。

  其中马克思和韦伯代表了两个几乎完全相反的看法,马克思是从唯物主义的角度展开,认为生产力的发展导致了生产关系的变化,从而出现了资本主义,而韦伯则完全从精神的角度来谈。他 认为宗教改革诞生了有利于商业的全新文化,而诺斯则认为制度的保障更加重要,也就是西方独特的制度保障了资本主义的形成,当然除此之外哈耶克的思想也比较独树一帜,人类文明由以 发生并赖以生存的东西,精确地说只能够被描述为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该秩序通常被有些误导地称为资本主义,哈耶克并没有给出资本主义形成的原因,而只是认为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

  对于他们的这种观点,笔者都不太认同,因为这些人似乎并没有理清历史发展的脉络,而是盲人摸象般的片面分析,如果世界各国经济实力都差不多的话,那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应该是人口 最多的国家,这一规律在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前曾经长期有效,但随着人类进行现代社会之后这一规律就不再实用。传统的农业大国被打败,甚至沦为殖民地,野蛮部落更是不堪一击,世界 霸主地位长期由人口小国把持。

  关于这种现象的成因,很多人会归结为“工业革命”,但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其实在工业革命爆发之前,西方国家就已经建成了非常完善的殖民地体系,西班牙、葡萄牙、荷兰都是在工业 革命之前称霸世界的,甚至在工业革命之前,像美国这种殖民地都已经发育成熟已经开始要求独立了,美国独立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是同年发表,而当时工业革命还没有爆发。蒸汽动力 得到广泛应用更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

  其实研究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人类开辟殖民体系首先要归功于从中国传入的指南针,这让远洋航行成为了可能,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发明,其作用往往提及的不够,那就是火药,中国发明 了火药和火炮,但是没有发明“火枪”,其实枪和炮的原理大体上是相同的,只是枪更加精致,制作起来也更麻烦,中国战争较少,火药的应用仅限于火炮,而欧洲因为人连年的战争则在火 炮的基础上发明了“火枪”这一新式武器。

  “火枪”这就让人类进入了军事史上的“热兵器”时代,在这个时代,人数的多少不是战争成败的关键,因此掌握这一技术的国家,即使拥有少量的兵力,也可以轻松战胜比自己强大更多的 敌人,“火枪”这一发明帮助欧洲占据了大片的殖民地。

  其实火炮和火枪的运用也可以从我们非常熟悉的文学作品中也可看出,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1605年发表小说《堂·吉诃德》时,骑士早已绝迹一个多世纪,说明在十六世纪火炮已经将骑士阶 层“炸的粉碎”,1844年法国作家大仲马的小说《三个火枪手》描写的则是路易十三时代(1610年—1643年在位)的故事,说明在十七世纪的时候“火枪队”就已经成为当时军队的标准配置 。

  如果我们将“现代化“和”工业化”进行区分的话,火药、火炮、火枪的发明则标志着人类现代化时代的来临,而蒸汽革命才将人类带入工业时代,虽然在工业革命时代之前中国一直是世界 上无可争议的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但“火器”的发明则将西方更早的推到了现代化时代,也让西方从中国接过了人类文明的火炬。此后葡萄牙、西班牙率先征服世界、进而主宰世界一百 多年,孕育了经济全球化最初的萌芽。

  当然西方人有了火枪这一武器,还需要指南针的帮助,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全球的贸易,而全球贸易又诞生了最初的商业资本主义,商业资本主义又导致了资产阶级革命,人类真正进入了资本 主义时代。这才是人类历史的真正脉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战争过程对军需军备的巨大消耗意味着一定规模市场需求的出现,推动了商业、金融资本业务的扩张,战争对于效率的苛求不仅促使军队本身改进组织管理和作战效率,也促使为战争服务的产业改进组织管理和生产效率。所谓现代化,其本质属性就是高效率。但这并不是说一定要靠战争来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并且美帝至今仍在沿用这种战争市场机制,正因如此,中国和平崛起的探索对于整个人类才更具意义,当然和平崛起并不意味着放弃武力手段的必要运用。
    2014/4/19 10:56:00
  • 中华文明理念核心是“理”、“礼”。凡事讲“礼”和“理”,已经几千年了。这种根植于血液里的文明是人类最高形式的文明,是从野蛮中走出来的文明。西方“文明”其实还处在“力”、“利”的原始野蛮状态,远未达到中华文明的程度。但是西方认识到这种野蛮的“文明”是不好的“文明”。二战后国际新秩序的建立以及其它一系列国际规则建立并得到认可和执行,能很好地证明西方正在“脱蛮”,虽然野蛮的味道还很重。百年前西方用这种野蛮的“文明”打开中国大门,对中华掠夺,其实是野蛮文明对人类文明的一次颠覆和倒退。很多国人认为我们的文明“落后”,所以被掠夺而唾弃中华文明,可以认为是当时的“需要”,需要“以蛮制蛮”。但是从人类发展长河高度看,中华文明才是未来人类共同文明的方向。中华文明正在被越来越多的西方人认可并在更广泛的领域里被应用。而我们千万不能因近视眼拙,看不清这种大方向。
    2014/4/16 11:52: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