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老何评论:IS后面有跨国神秘黑手控制
2015-11-19
字号:
    其实不仅IS,从最早有人提出冷战后时代进入文明冲突时代开始,已经提供理论准备;到塔利班、基地组织崛起,以及现在的IS伊斯兰国,都是同一只手扶植的产物。

    没有金钱,就没有组织力量,这是颠扑不破的地球真理。金钱才是操纵世界的第一权力。而世界最大的跨国金主,是一头大公鸡。

    一手扶植,一手打压,彻底打乱现有的格局,才能导向未来世界新秩序的构建。所以这个口号印在美元上,矢志不渝。

    公鸡之谋,深不可测。虽然克格勃一直很厉害,但是资深之普京也只能欲说还羞,并不敢彻底说破。因为说破也没有用,普京说“这对打击IS没多大效用”。

    反观中国CCTV的那种国际评论,一向跟着美国调子走,并不知道美国其实并不是世界老大而也是工具。精英们还没有从中东地区群花灿烂的民主之夜的春梦中醒来,所以如坠五里雾中,始终 不明白世界舞台上哪一出是戏哪一出是真,于是又在梦呓什么全球反恐大决战已经开始,真是不知道天南地北的可笑之论。

    普京说:IS后面有跨国神秘黑手控制

    巴黎发生连环恐袭,俄罗斯总统普京周一在G20峰会上表示,(IS)获40个国家金援,当中包括G20成员国。

    普京称,他据俄罗斯的情报举例,指出IS受到40个国家的资金支持,当中有G20成员。不过他没有指出哪一国,声称这对打击IS没多大效用。

    他指出,目前需要国际社会合作,对抗恐怖组织。他又称,要尽快阻截IS的非法石油买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何的《统治世界》应该去伊斯兰印发。
    先知穆哈默德圣训的地位仅次于天启之古兰经。在圣训里,穆圣提及最多的是旦扎里,告诉我们说旦扎里带给世界的磨难最大。旦扎里有两个非常明确的特征:1、独眼。2、主宰钱帛。
    今天,伊斯兰世界的血仿佛在白白流淌。祸源来自欧美,其统治势力是共济会。金权和独眼正是共济会的力量和标志。共济会必造假先知,也显大神迹和奇事。
    尔萨(基督)以前,没有人能平定中东,给世界以和平。 这年代真的越来越有趣了!
    2015/11/25 23:19:27
  •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插上手的余地很有限。
    这次打会战中,美国或因此得罪伊拉克的Shiite政府,但既然他们已经与伊朗串通一气,这个得罪也是迟早的事情。
    如果最终伊拉克按拜登副总统当初的提议,划分为三个自治区,中央政府的权利得到大大的消弱。被严重弱化的伊拉克中央政府,即便与伊朗联手,对中东的影响力也大大减弱了 -- 这对美国、沙特阿拉伯都至关重要。
    叙利亚,如果实施民主选举,会出现Suni政府(与伊拉克正好反过来), 这也是沙特阿拉伯想要看到的 --- 沙特阿拉伯是现在叙利亚境内各个反政府武装的主要支持者(军事援助), 从美国买武器提供给这些反政府组织,仅仅在一些敏感的武器放方面,受到美国的制约 -- 需先征得美国的同意才能提供。
    同时,一个Suni执政的叙利亚政府,或许可以消弱俄国在中东地区原本就有限的影响 -- 这是普京先生拼死也要抵抗的。但石油价格攥在沙特手中,俄国也不能太无所顾忌。
    戏很长,各派利益纠结在一起,大家耐心看 -- 美国新总统上台后,乌克兰那边又出事的可能性会增大。
    2015/11/20 10:44:31
  • 遏制住IS的趋势不难,难的是彻底消灭,而更难的是,IS的影响力消弱下去后,叙利亚的问题如何解决?一致抗日后,国共还是要打一仗的。
    在叙利亚现总统的去留问题上,沙特阿拉伯似乎比美国更坚决:走!
    俄国要保现总统的行为,是为了要保住它在叙利亚的海军军事基地(出兵的头等目的)。
    如果它能够与美国、沙特阿拉伯达成"军事基地保留,石油价格上升"的协议,普京会马上出卖叙利亚现总统(刚刚在克林姆林宫回见完叙利亚总统,俄国马上要对西莉亚反政府武装提供援助,明目张胆地要两头都占,也太欺负叙利亚总统了吧!)。
    这里面的猫腻会逐渐显现出来,各位看官睁大眼睛看戏吧。
    2015/11/20 10:30:54
  • 根据普京先生的一句话,何新先生才如获至宝地恍然大悟,这反应也够慢的。
    旧秩序被打破后,一定会有一段时间来产生新的秩序,只是时间的长短与所用的手段不同罢了。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出钱资助IS, 难道也要如此大惊小怪?
    其实,难道只有普京(俄国情报机关)之道这事情?不说罢了。
    2015/11/20 10:09:58
  • 美国:有了贝岩气,油价升跌---矛盾啦,结果对中东不管啦。为了照顾相应国家的情绪,弄乱乌克兰、恶化俄欧关系---送个欧洲大买主用其补偿。
    俄国:买主走了、油价跌了,火上浇油---谁也别产油,油价会涨了?“乱”就是其战略目地---谁输谁赢无所谓。
    中东各国家:各揣小九九---你乱我则能多卖点油?
    中国:才需要稳定---需要中东和俄国油价的平衡。要做和事佬---二头受气免不了?
    是不是这样?纯属本人杜撰---哈哈
    2015/11/20 9:23:40
  • 5
    或许沙特阿拉伯也没有想到这些人会如此一往无前,而奥巴马总统放任自流(就是不出兵)、或浅尝则止(仅仅用轰炸阻止IS攻陷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而没有进一步打败或消灭IS的努力)的政策,也无疑让IS更加猖獗。
    6
    后来的故事,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
    俄国人依赖的四批力量:叙利亚、伊朗、伊拉克、黎巴嫩(?),都是Shiite 人。沙特阿拉伯能坐视不管?
    俄国民航失事、巴黎事件后,IS正是风口浪尖上,沙特暂时不吭声罢了(或许影响力也不大了)。
    这仗有的打呢。
    2015/11/20 8:59:37
  • 4
    美国人没撤兵时,当时的政府还有所收敛,美国撤并后,伊拉克前任总理就无所顾忌了,Suni 人的怨恨日益高涨。
    沙特阿拉伯,无论从自己国家的利益着眼,还是从同族人的角度考虑,都不会坐视不管。IS建国之前的武装力量,在沙特的支持下(或许有美国的默许,以消弱伊拉克Shiite不公平的中央政府)由此产生,逐渐变成一只所向披靡的队伍。
    一年前(?),伊拉克有了自己的新总理(还是Shiite),在美国的压力下声称要平衡执政。是不是真心不知道,即便是真心,受到同族其他政客(前总理的力量)的牵制,效果也不会有本质的改变; 同时,有限的善意来的也太迟了。
    所谓 too little and too late.
    2015/11/20 8:57:56
  • 3
    局势平定后,美国人发现民主选出的伊拉克总统不为整个伊拉克服务,而仅仅为自己族的人着想,反复劝说、屡屡警告都没有多少效果。Shiite人用萨达姆(Suni)对付他们的办法来对付Suni 人,Suni人 怨声载道。美国人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 -- 民主选出的政府,不能越俎代庖。不说伊拉克人不干,全世界人笑话,美国国内愚蠢的民众也不答应:这不是我们美国人该做的事情呀!
    2015/11/20 8:56:37
  • 2
    推翻萨达姆后,这个平衡被打破。
    美国现任副总统拜登最初就提出伊拉克分为三个高度自制的地区(Shiite, Suni, Kurds各自自制), 名义上的中央政府权力有限。这么做,
    1)可以比较容易取得战后的相对稳定;
    2)权力有限的伊拉克中央政府,与伊朗(同属Shiite族)的联合后的区域影响力也有限。
    但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伊拉克采取了西方的议会民主,这使得在伊拉克占大多数的Shiite将永远在议会中占多数席位 --- 总理一职永远是Shiite族人(给Suni, Kurds 没有实际权力的副总统)。Suni人看到这一点,所以,美国入侵伊拉克后,抵抗力量主要来自Suni人。其中让伊拉克整个局势险些失控抵抗,也是出自萨达姆的家乡(Suni 人主要的聚集地)。 后不得不增兵才得以平息。
    增兵前,当时小布什总统对在伊拉克的军事指挥官说: 将军,我这可是加倍赌上了(double down);将军回答说:不,总统先生,你是全盘压上(All out)。
    而Shiite人则是渔翁之利。
    2015/11/20 8:55:54
  • 1
    在小布什准备推翻萨达姆的时候,中东地区许多国家担心的就是眼下这种局面,其中沙特阿拉伯的反对声尤甚。
    并非沙特(Suni社会,Suni 执政)多么喜欢萨达姆(尽管同族,同属Suni), 而是因为萨达姆的存在可以维持那个地区的平衡,牵制住伊朗(Shiite社会,同时也是Shiite执政的宗教国家)、叙利亚(Suni社会,但Shiite执政),所以,多年来,沙特与伊拉克(Shiite多数,但 Suni 执政)也是相安无事,倒是有伊拉克与伊朗的十年战争(谁也没赢)。
    2015/11/20 8:54:50
  • 感谢老沙的分析,老沙的言论才能使我们知道条条道道。
    2015/11/20 6:22:17
  • 何新先生有所不知(要等到普京先生说了话才明白)?
    IS 是沙特阿拉伯支持下建立的(俄国轰炸后,俄国外长马上与沙特阿拉伯取得联系,为什么?) 它的成员是萨达姆家乡的Suni 族人。这些人,在萨达姆被推翻、伊拉克实现民主后,被伊拉克什叶(Shiite)族(大多数)人欺压的无路可走,才在沙特阿拉伯(也是Suni 族)的支持下奋起反抗。
    现在,IS或许都与沙特阿拉伯有许多联系。如果留意一下报道,被IS 杀害的人,应少有Suni 族人,而以Shiite族人居多。
    沙特阿拉伯又与叙利亚当今总统(叙利亚的Suni 占大多数,但总统 Bashar al-Assad 是Shitte 族人)、伊朗(Shiite 占90-95%)过不去。现在的冲突,是新的环境下(萨达姆被推翻,伊拉克固有的政治平衡被打破)Shiite与Suni族之间世代冤仇的新爆发。
    这样的冲突,是莎士比亚几百年前就写过的故事,没什么新鲜的:
    "From ancient grudge break to new mutiny,
    Where civil blood makes civil hands unclean."
    (Prologue, Romeo and Juliet)
    2015/11/20 3:37: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