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朝鲜近期故事的内在逻辑
2014-10-07
字号:
近日朝鲜发生一系列异动,外界猜测纷纷。老何近日有恙。今日上午ws前往探望,顺便言及朝鲜事态。

  老头慨叹说,此事明白如昼,没有什么难解。其实这是一个貌似平常,而真相会非常恐怖的系列故事,但也非常好玩,可以入《新版当代世界资治通鉴》。

  老头说:

  昨天朝鲜三大佬访问韩国,其实是去递送投名状。近期一系列事变的幕后总主导,就是崔龙海。崔龙海此人有心计、有魄力、有意思,他就是朝鲜的董卓和袁世凯。但从电视上看他近来明显 消瘦,可见近年心力交瘁也。但是,不管未来局面怎么演变,此人的后事必凶,只能是穷途末路也!

  故事之第一波。

  小金登基后,崔龙海利用小金幼稚、任性、愚蠢,特别是小金对姑父张成泽常以最高领袖之教父自居的反感,再三提供张成泽势力对小金不忠的情报。行借刀杀人计谋,引诱小金杀死自己亲 姑父,其实是消除一直掣肘自己权力的一个最大的潜在威胁。

  张成泽是朝鲜高层中亲华的欲改革派。张成泽死后,中国冷淡小金。于是崔龙海自告奋勇,主动来华献投名状,欲继续争取中国援助。但是中国不冷不热待之,提出恢复援助有条件就是小金 承诺弃核武器。崔龙海无功而返。小金则恼羞成怒,一度甚至欲直接投靠美国,祸害中国。但是美国对朝鲜问题一向有全面战略考虑,而且不欲引起盟友韩国日本的疑虑,所以没有搭理小金 。

  故事之第二波。

  张成泽死后,小金虽然见事迟,人还并不太傻,他终于发现自己杀了姑父其实是自毁干城。既导致金氏家族分裂,也陷自己于成为一孤家寡人、孤立无援之境,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崔龙海 的巨大军政势力所裹挟。

  于是,小金意识到自己杀错了人。为亡羊补牢计算,小金不得不考虑要削崔龙海的藩,一步一步地褫夺崔龙海的兵权和权力。但是崔龙海家族已在党政军各个部门经营多年,门生故吏遍布, 羽翼丰满,根深蒂固,拔除不易。小金投鼠忌器,只能尝试一层层地剥崔龙海的皮。

  故事之第三波

  崔龙海表面仍然恭恭顺顺,听任小金一步步削弱其权力。但是小金的悲剧是组织资源缺乏,无人可用,竟不得不用比自己还年轻的妹妹主导中枢。同时小金不断提拔新人,但是崔龙海多年盘 踞党政军组织部门,这些新人其实与崔龙海可能都早有说不清、道不白的秘密关联。

  所以崔龙海不会甘心束手待毙,暗中必会部署其利益关联人和旧部对小金的削藩进行抵抗以至反制。宫闱事密,具体细节我们目前无法详细知道。

  但是我们看到,小金为了巩固权威而连年频繁视察和巡视——终于在某次视察中似乎出于偶然地变生不测,小金就突然腿瘸了,人瘫了,此后就不能出镜了。

  故事之第四波

  朝鲜这样的绝对全面封闭国家,本来关于领导人健康的一切都属于绝密信息,而小金受伤的信息竟然在电视上,突然被播音员声泪俱下地公开披露了。

  于是在其后召开的国家最高权力会议上,小金貌似合理地缺席。随之又发生一系列人事变动,有意思的是正当韩国举行亚运会之际,崔龙海被任命为体育指导部长。

  此后故事达到最高潮,被隐身的小金突然地从舞台中央消失了。

  (老头说:我猜目前小金人还在,但已经脑残也许植物人化了。)

  新当选的表面上的2号人物黄某率领表面只是3号人物的体育部长崔龙海和4号人物南北统一部长一齐来到敌对国韩国的仁川,出席亚运会闭幕。

  在这里进行了韩朝两国最高层的直接会谈,又在会谈中出现了一张神秘的A4纸——这张纸可能透露了某种一旦公布会震撼世界的关键信息。

  (据韩国透露:双方会见期间还发生一系列耐人寻味的细节:气氛惊人地轻松,朝鲜三巨头笑容舒畅,完全没有旧日由于内心恐惧那种战战兢兢的紧张。三人都不认为有必要先向小金汇报就直 接决定10月末双方高层再行正式南北会谈,还说此次南北统一是体育先行——注意体育指导部长则是崔龙海。身为新晋的朝鲜2号人物的黄某竟然拿出那个A4纸跟韩国统一部长交头接耳,密语 频频——这是多大的胆子?由于往来时间紧迫,虽然韩国女总统本次已经有意安排约见朝鲜3巨头,但却被婉言谢绝到下次。同时传出消息,平壤已经封锁不得自由进出了。)

  但是,通过投递这张投名状,韩朝双方瞬间化干戈为玉帛,直接安排了不久后即将举行最高层直接会谈——讨论两国的合邦化问题——并且,据说朝鲜愿意作为被动体。

  老头总结说: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以来,这个半岛的最大一个异变之局,已经由此而揭开了序幕。

  自以为“正在崛起”的中国人,可知道这个信息的意义以及未来这个世界之不太平,变局之大将不可想象乎?!

  【传】今天法新社消息,韩国官员透露,朝鲜方面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没有健康问题,已经被软禁。

  ——不久全世界就会知道,究竟这是谣言,还是那张A4纸中的秘密?

  在朝鲜罕见派出超高级别代表团闪电访问韩国并宣布举行高层会谈、朝韩关系迎来转机之际,美国也迅速做出回应。据韩联社报道,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 尔(Daniel Russel)和国防部主管亚太安全事务的部长助理施大伟(David Shear)将于5-7日对韩国进行访问。报道称,拉塞尔和施大伟将会见韩国外交部次官补(部长助理)李京秀等韩方人士 ,就韩美同盟和韩美关系、地区及国际问题进行商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若朝鲜和平统一,对中国来说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这是社会主义阵营倒下的又一张牌。那么意味着世界上自称社会主义国家的就这剩下中国,越南,古巴,老挝。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已经被时间证明是阻碍人类发展的腐朽的制度。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呢?或者说大家希望倒下的是谁?会是中国吗?。。。。
    2014/10/17 18:31:59
  • 笑等老头打脸的一天,,,
    2014/10/15 11:16:01
  • 你的朋友家里发生打架,你跑去帮一方打另一方。最后,你一定讨不到好。中国的援朝和援越战争就是同样的道理。今天,中国与朝鲜和越南产生的紧张关系就不足为怪了。中国再也不要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求人不如求己!自己国家的安全还是要靠自身的强大。把自己国家的安全寄托在别的国家,是愚蠢的,是靠不住的。朝鲜这种国家对中国只有坏处,没有好处。现代武器早已突破了地域的界限。

    苏格兰要独立,英女王说什么? 她说那是苏格兰兰人自己的事情。多么有底气。
    2014/10/14 5:23:47
  • 只要朝鲜没有美军。其它都是扯谈。
    2014/10/13 12:50:56
  • 有意思,有意思
    2014/10/11 16:23:20
  • 朝鲜统一,对中国来说不是好事。愚蠢的三胖死了不要紧,中国如何找到自己的代理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愚蠢三胖一上来就是搞一个滑雪场,早就脱离朝鲜普通百姓了,这也暗示金三胖的白痴一面。
    2014/10/10 14:41:37
  • 如果我是崔海龙跟着谁混都是混、何苦搞东搞西、韩鲜恐怕女人当政。一
    2014/10/9 22:57:34
  • 崔海龙搞掉金正恩的可能性很小、金氏家族掌控朝鲜几十年、不可能这么容易搞的、金三胖子虽然资历浅、但他努力发展经济、努力自由开化也没有错太远、不好说。
    2014/10/9 22:52:08
  • 如果不能阻止朝鲜导向韩国,东北亚地区的地缘政治重心会从朝鲜半岛的分离与统一转向韩民族在东北亚地区的统一问题,针对即将到来的困境,应迅速调整相应部署才是。
    2014/10/9 17:26:08
  • 老顽童删贴 - 明智还是胡闹 ?
    2014/10/9 6:55:29
  • 朝鲜搞掉金正恩,但由于金正恩在普通朝鲜国民中的地位,政变者不敢对外公布,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如果这样的话,对中国就是噩梦的开始。
    2014/10/8 16:09:16
  • 中、朝是同一战壕中的战友,虽然和平时期朝鲜背上背了个炸药包,对和平发展显得不太安全,但其实这个炸药包也不是没有一点用处,至少美日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敢轻易在朝鲜半岛开辟新战场,只敢嚷嚷而已。如果中朝关系被美日成功离间,迫使朝鲜跳到对方的战壕中去了,那将是中国的灾难,所以“半岛无核化”要慢慢熬,熬得越久,对中国越有利;越是急于求成,越容易出问题。
    2014/10/8 15:11: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