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老饕客美吃夜聊(7)
2013-02-01
字号:

  河鲀在古书中多名,上古称作,读fu。河鲀有一个较恐怖的名称是“鬼鱼”,以读音近,又写作“鱼”或“鲑鱼”。此外各地还有黄驹、鲄的名字。

  魏晋时代称为鲐(古音yi)鱼,以及鮧、鯸鲐、鯸鮧、鰗鮧、鹕夷、鯸等。

  河豚身体短而肥厚,生有很多小刺,遭受威胁时,就会吞下水或憋满空气使身体膨胀成多刺的圆球,所以诨号又叫气泡鱼。

  动物学家说,中国近海沿江的河鲀大约有40多个种类。按照河豚花纹的颜色,分为“菊黄”、“条纹”和“红鳍”等多个品种。

  河豚最大的特点是其内脏和血液含有剧毒。但由于河鲀肉味道十分鲜美,自古便有“食得一口河豚肉,从此不咁天下鱼" 的说法。

  1

  中国南方人可能是世界上最早食用河鲀鱼的,也是最早了解其毒性的人。

  《山海经·北山经》记有“肺鱼(即河鲀),食之杀人”。

  《本草纲目》亦记:“河豚有大毒,味虽珍美,修治失法,食之杀人。”

  晋左思《三都赋·吴都赋》有“王鲔鯸鲐”句,其注曰:“鯸鲐鱼状,如蝌蚪(蛤蟆),大者尺余,腹下白,背上青黑,有黄纹,性有毒。”

  《太平广记》记:“鯸鲐鱼文斑如虎,俗云煮之不熟,食者必死。”

  这些名称都是指河鲀鱼。

  宋人称此河鲀鱼为河豚,豚者,小猪也。表明宋人已深知河鲀之美味也。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记:“吴人嗜河鲀鱼。有遇毒者,往往杀人,可为深戒。”

  陈藏器《本草拾遗》称:毒河鲀“入口烂舌,入腹烂肠,无药可解。”而清代名医王士雄则称:“其肝、子与血尤毒。或云去此三物,洗之极净,食之无害。”所谓子者,即卵巢也。

  其实多数的河豚鱼体肉中并无毒素。只要处理得当,应可避去毒害而享用美味。因河鲀特别味美,所以自古以来知味及猎奇者就有”拼死吃河豚“之语,前赴后继,不惜冒险而食之。

  [河鲀毒素是一种剧毒,毒性大约为氰化物的1200倍。对于老鼠实验,其半数致死量浓度低至8?g每公斤体重。一只河鲀体内所含的毒素,估计足以杀死三十个成人。河鲀毒并非独见于河豚体内,蓝圈章鱼、芋螺、以及某些种类的蝾螈都含有河鲀毒。河鲀毒是由河鲀体内共生的细菌所产生的,河鲀于摄食的过程中获得产毒所需的细菌。河鲀本身由于细胞膜上钠离子通道的结构与一般生物不同,因而对河鲀毒免疫。]

  关于河鲀,江南民间曾流传着两则有趣的传说:

  一曰:吴王夫差战胜越国之后,得美女西施。一日,坐拥美人于怀,厨人进奉河鲀,其肉质极为鲜美,令夫差吃得高兴。

  尤为稀奇的是厨人呈上烩制的河鲀精巢——洁白如玉,丰腴鲜美。西施从没见过此物,惊问:此何物也?

  夫差随口答道:“此物美极,堪比佳人玉乳!”从此,河鲀精巢就有了“西施乳”的别名。

  此传说不见经传,但《全宋诗》有宋人洪驹戈的诗:

  ”蒌蒿短短荻芽肥,正是河豚欲上时。

  甘美远胜西子乳,吴王当日未尝知。“

  蒌蒿即芦蒿,又名水艾草,江南水生植物,其嫩芽春季出生,鲜美可食。此诗中以西施乳比喻河鲀之甘美,所咏即吴王夫差事也。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也是河鲀的酷爱者。传说苏轼被贬谪在杭州,有人请东坡品尝河豚。正吃得美时,朝廷来了圣旨,钦差传苏轼下跪接旨。东坡却只顾埋头大吃,置钦差于不顾如无所闻。钦差怒骂道:“老儿抗旨,莫非不怕死么?”

  苏东坡仍然不理直到吃完停箸,才叹一口气道:“为此物自可拼得一死!”

  据说“拼死吃河鲀”的话,就是自此而来的。

  此故事亦只有传闻无出处,难考其是否真有其事。但东坡诗集中有一首脍炙人口的咏河鲀的名篇云: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芦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题惠崇春江朝景》)

  大意为:竹林摇曳可见几树桃花,春江初暖,鸭子欢乐戏水,岸边生满芦蒿,新芦芽刚刚破土而出,大概又是河豚溯江而上来产卵的时节吧?

  河豚以河为名,实际却是一種生活在大海中的海魚,每年清明前后,回溯长江上游来产卵。在其交配、产卵期毒性最烈。然而肉也最为肥美。所以清朝北方诗人崔旭有诗句云:

  “清明上冢到津门,野苣堆盘酒满樽。

  值得东坡甘一死,大家拼命吃河豚。”

  古人咏河鲀常言及蒌蒿、芦荻,欧阳修《六一诗话》说:

  “河豚尝生于春暮,群游水上,食(柳)絮而肥。南人多与荻芽为羹云最美。”

  朱彝尊曾做《河豚歌》曰:

  鸭馄饨小漉微盐,雪后垆头酒价廉。

  听说河豚新入市,蒌蒿荻笋急须拈。

  (《鸳鸯湖棹歌 之十五》)

  李时珍《本草集解》引严有翼《艺苑雌黄》说: “河鲀,水族之奇味,世传其杀人。余守丹阳、宣城,见土人户户食之。但用菘菜、蒌蒿、荻芽三物煮之,亦未见死者。”

  可知宋人喜爱将蒌蒿、芦荻的嫩芽与河鲀和羹食用。其原因是认为菘菜、蒌蒿、荻芽三物可以解毒也。

  明嘉靖版《江阴县志》云:“河鲀,凡腹、子、目、精、脊血有毒。”

  《丹徒县志》云:“河鲀子与眼,人知去之。血藏脂内,脂至肥美,有西施乳之称,食者必不肯弃。苟治不法,则危矣。”

  此所说的“脂”是公性河鲀的精囊(即睾丸)。这些记载表明,宋代江南近海人已颇有嗜食河鲀精囊的习俗。

  但尽管有剧毒,河鲀却以美味传名。据说当其毒性最大的时期,其肉质也最为鲜美。日本人用河鲀精巢(日本名“鱼白”)泡制清酒为“白子酒”,相信其具有壮阳神效,胜过伟哥。此酒在日本至为名贵号称清酒中的“钻石”,因酒色乳白所以其别名也称为“西施乳”。

  河鲀毒素是极其名贵的药材,在日本药材市场上每克售价高达20万美元。

  中国古人虽早已视河鲀为美味,但因其有毒,新中国建国以后一直严禁食之,至今仍未正式解禁。民间也不时听闻有人误食河鲀而丧身的事情。

  我小时候初识河鲀鱼就是在鱼店中,那时常见卖鱼店的墙上贴有”河豚剧毒,严禁食用“的海报。所以印象很深刻。

  2

  2002年清明前后,在南通做投资的一位香港友人神秘兮兮地来电,力邀我来南通玩玩。为了加强诱惑力,在电话中这位友人还特别关照说:”这里有你在别处难吃到,而且过了这个月就也吃不到的长江中的绝品美物。保密,你必须来了才知道。“

  那时候从上海去南通的沿海高速还没有修通,道路不方便,车子渡江须等候轮渡,有时一等就是几小时。那天清早出发,一路还算顺利,五个小时后才到南通市郊。一路颠簸中,我心中就在想——要吃什么鬼东西,值不值得跑这么远啊?

  会面后,主人引路把我们带到南通著名的狼山上,七转八转,登上半山顶的一家私营餐厅。

  狼山位于南通市南郊,是江南著名的自然风景区,南临大江,山水相依。狼山海拔不过百米,但是山势颇峻拔苍秀。这家餐厅坐落在半山上,可以眺望长江,风景不错。

  招待我们的主人是港商在当地的投资大户,颇有实力,常在这家餐厅宴请海内外来宾,因此和店主很熟。

  其实这店的老板也就是本店的首席大厨,主人特地请来与我们相见,并将亲自为我们下厨。主人介绍,他是南通资深的老厨师,最擅长的家传技艺是烹制野生河鲀鱼。曾经在南通接待贵宾的官办宾馆中掌勺多年,现在退休了,得到市里特别批准开了这家料理江鲜的特色酒店。

  此店并不大张旗鼓地对外营业,只是招待一些熟客和市里介绍来的佳宾。这店的主营名菜之一就是烹制河鲀。河鲀有毒,是禁品。但沿江一直有人经营,管理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主人领我们到养鱼池边,果然可见池中有十多条在戏水的野生河鲀。主人说都是不久前才从江里被渔民捕捞上来送过来的。一条半斤左右的野生河鲀,上岸价就要千元。

  店老板说,南通海边已有人在试养去毒的河鲀鱼,但是当时还没有形成产业链,因此市面上很稀少,而家养的河鲀,价钱比野生要便宜很多。

  我在日本已经吃过河鲀宴,但是在国内还从没有吃过国产的河鲀。野生河鲀在沿江各地市面上仍是被严令禁售的禁脔。

  所以请客的主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老板也很低调。我由于早就吃过河鲀,深知其美味、神秘,也深知其可怕。我问主人:你能保证安全吗?

  主人肯定地说,凡经过这位老法师加工的,绝对安全。

  她又说:待会我先吃,看我没死,你们再吃好不好?

  我说:只要你认为安全,我也不介意。我说,我以前在东京早就吃过。

  主人说,她在东京也吃过日本的河鲀料理,不过沿江的中国加工方法和做出的味道,与日本的味道还是大大不同地。

  3

  河鲀从长江中捕获后,一般在池里养个几天,吃之前用网兜网出来,用小刀割去鱼鳍,切除鱼嘴,挖除鱼眼,剥去鱼皮。接着剖开鱼肚,小心地取出鱼肠、肝脏、卵巢和肾等含剧毒的内脏,再把河豚肉与表皮相分离。

  我希望看看河鲀是如何加工的。厨师说,经过20多道加工程序,十分费工复杂,而且祖传规矩是秘制不示于人的。不好勉强,只好随同主人先入席喝开胃酒。

  有趣的是,吃河鲀宴席,餐具所用是银筷,据说银能辨别毒性,遇毒则发黑也。

  先上的第一道菜是南通当地出产的小龙虾。小龙虾是一种奇特的虾类,关于它近年有很多是是非非的传言。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并不在乎这些说法而爱吃它,我也很喜爱,有些不实的讹传应当正名和平反。

  小龙虾原产美国南部,19世纪末日本人为养殖牛蛙而从美国引进日本,以小龙虾作为饲养牛蛙的饵料。20世纪30年代末期,小龙虾进入我国山东半岛一带(见《中国生物入侵研究》科学出版社  )。

  由于小龙虾生命力超顽强而且在自然界里没有天敌,经过几十年自然中的繁衍扩散,小龙虾现已分布中国多数水域。江苏则是其最大的人工养殖地。

  许多国人以为老外们不吃这种虾,其实欧美人也很爱吃小龙虾。在欧美、澳大利亚、新西兰,都有人食用。我查阅有关资料,乃知世界上小龙虾消费量最大的地区并非中国而是美国。最爱小龙虾的是美国南方的路易斯安娜州,小龙虾的产出量占世界的90%,而其中的七成被当地人自己吃掉。

  吃小龙虾与吃大闸蟹一样需要一点特殊技术。我的吃法是先把虾子的身子和头钳一分为二。然后剥开下半身的壳,两口就可将整个身段的虾肉剥出来吃掉。然后再咬开它的两个大个钳子,把里面细嫩的虾肉剔出送入口中。

  虾头部分几乎没肉,但有一种最美味的东西就是虾黄,虽然只是很少的一点点东西,却有一种特别的鲜香。待把虾黄吃完,我还会仔细咀嚼虾头部的絮状体,主要是为了吸嘬渗透在里面的汤汁。全部吃完后,我还往往情不自禁地舔舔手指沾上的鲜汤,享受那股香味沁沁鼻子。这样才算把一只虾子彻底地吃完了。只有这种吃法,才能真正领会到这种虾的美味真谛。

  多数吃这种虾的人,只是吃吃身段的小块虾肉而已,其他部分就都丢弃了,其实虾钳部分的肉虽少,又很难取——犹如大闸蟹的蟹腿肉一样,那是这种虾肉的最为细嫩之处,不吃简直让人痛惜,是放弃了一大美味。

  4

  一边开心地品尝小龙虾,一边喝着洋河大曲的梦之蓝小酒,说着各种无厘头的笑话,作为主菜的红烧河鲀终于上场了。

  是老板兼大厨师亲自把烹好的河鲀端上来。依照惯例,厨师在自己面前也放了一小碟鱼肉,一小杯酒。

  寒暄几句后,厨师已把他碟中的一小块鱼肉吃下,啜饮几口酒后,点着一根烟,说着闲话。过一会儿后,厨师平安无事,友人继之先吃一口,然后请大家进食。

  我面前的一条河鲀,清除了头尾置于盘中。鱼肉上盖着一块河鲀腹部的棘皮,一面很光滑,黑白相间;另一面上却密布着小棘刺。

  厨师建议我们先吃掉这块鱼皮,但我望着刺却有点生畏。于是他用筷子把我盘中那个鱼皮夹起来,卷成一个小卷儿,让粗糙的一面在里,光滑的一面朝在外,说:不要细咀嚼,只管一口吞下。这个东西可以养胃。

  我把这皮送进嘴里,三下两下吞进肚里,下咽有点剌(la)嗓子,并没感觉出什么特别的味道。

  皮吃掉后,这时才看到真正河鲀肉的部分,肉质翻开美白丰腴如玉,非常细嫩。

  我用筷子撮起一块鱼肉,没想到这河豚的肉熟后也是黄花鱼那种蒜瓣肉,一瓣一瓣的,送入口中,入口即化,滑溜细腻,而且发散出一股清香,确有美妙绝伦的感受。

  我情不自禁地对厨师称赞道:好鲜美,做得好,好吃!确实好吃!

  厨师说,不是我做得好。这个菜里不须放任何味精、鸡精,都是河鲀本身的鲜味。你看这鱼的肌肉紧实。洁白如霜,腴美鲜嫩,肉质中富含蛋白质,而且富含硒,可以补脑,营养非常丰富。

  宋景祐五年( 公元1038年) ,诗人梅尧臣在鄱阳湖上范仲淹席间品尝河鲀。食毕即兴挥笔题诗曰:

  “春州生荻芽,春岸飞杨花。

  河鲀当是时,鲜不输鱼虾。“

  (《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

  其实河鲀美味何止不输鱼虾,应当说是远胜。

  5

  食罢河鲀鲜肉后,小酌片刻,厨师再为每人奉上一小盘,盘中一双奇物。这就是此宴压轴的名菜——”西施乳“。

  此前我久闻其物。所谓西施乳,其实即雄性河鲀的睾丸、精巢(子房)也,日本人称作“白子”。其状白嫩微凸,貌似美女之乳房,故而得名。

  河鲀有雌雄二种性别,雌性的卵巢极毒,可以炼药但不可食用。

  而雄性的精巢则被历代知味的食客品评为美食之最。

  知味好美食者都知道,晚秋后的大闸蟹雌蟹的膏黄格外鲜美,故以雌蟹为贵品。河豚则因睾丸鱼白之珍奇,而以雄者为尊品。可惜此物我以前但闻其名,却还从未品尝过。

  厨师介绍说:这就是被日本人尊为美食之最,号称鱼中之白钻的西施乳。

  但是毕竟初见其物,而且听说为鱼之睾丸,心理上难免有些抵触,大家都不忍下筷,只是观望而踌躇犹豫。

  于是厨师率先下筷,把一块鱼白放入口中,以示平安,再请大家动箸。

  我仔细端详盘中其物,外观纯白色略呈淡黄,形状微凸,确实有点像美人双乳。

  厨师说,浸润其上的配汁是以老母鸡和牛骨头熬炼为底汤,搭配多种佐料炼制出的鲜美鲍汁。

  我试着捯一筷子尝一口汁液,果然甘鲜美味。遂取下一小块西施乳送进口中,口感糯软滑爽,略有弹性,并无腥膻气,反而透出一股鲜香。入口后即酥化,感觉若凝脂流膏,确实甘美异常,别具风味。其口感,略似法国大餐中最上等的嫩鹅肝酱,但滑润口感则尤过之!尝过以后即永远难忘。

  关于西施乳,我此前久有所闻。盖此物之甘美,历代文人墨客凡吃过者皆赞不绝口。

  宋张耒笔记《明道杂志》记:”吴人以河豚腹中白腴(即精巢)呼为“ 西施乳”——“鲜香滑嫩,状如奶酪,甘腴之至”!

  宋赵彦卫笔记《云麓漫钞》记:

  “河豚腹胀而斑,状甚丑。唯腹中有白(物)曰“讷”,有肝曰脂,讷最甘肥,吴人甚珍之,曰为‘西施乳’”。

  历代诗词中嗜此物、咏此物者颇多。宋薛季宣《河豚》诗曰:“西施乳嫩可奴酪,马肝得酒尤珍良”——说西施乳其嫩美超过乳酪(cheese)。

  传说朱彝尊曾做过一首《河豚歌》(但我未查到?)曰:“西施乳滑恣教啮”——赞其华润甘口。又曰“才喜一尊开北海,忽看双乳出西施”,则是形容其美白。

  历代诗词中好味的食客嗜此物、咏此物者颇多。宋薛季宣《河豚》诗曰:“西施乳嫩可奴酪,马肝得酒尤珍良”——说西施乳其嫩美超过乳酪(cheese)。

  清人赵瑞侯《河豚》诗云:

  “江市河脉正满舠,山荆仔细为烹调。

  就中最爱西施乳,惜少坡公为解嘲。”

  其实苏东坡不但特爱吃河豚肉,更尤为欣赏“西施乳”。坡在岭南曾作《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诗云:

  “先生洗盏酌桂醑,冰盘荐此赪虬珠。

  似开江鳐斫玉柱,更洗河豚烹腹腴。”

  诗中提到的桂醑,即桂花酒。而河鲀之”腹腴“,即其腹内白膏,也就是河鲀的精囊——西施乳也。

  苏东坡在岭南喜吃荔枝,曾写诗云“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常做岭南人。”而在这首诗中,坡公却谓,荔枝尽管很鲜美,还须配上桂花酒、西施乳才能尽入佳境。难怪清人周芝良有诗句言:

  “值那一死西施乳,当日坡仙要殉身。”

  明代著名的浪荡文人、戏剧家、画家、书家徐渭也写过一首《河豚》诗曰:

  “万事随评品,诸鳞属并兼。

  惟应西子乳,臣妾百无盐。”

  大意是说:人们自可随意品评各种鱼鲜的高下,但只要有西施乳在,所有的鱼鲜就都成为丑女无盐了。

  天津诗人樊彬(文卿)《津门小令》云:

  “凉在苦荬食河豚,春晚白子佐芳樽”。

  并注:河豚“于暮春登盘,河豚白尤美,即西施乳”。

  清代诗人蒋诗《河杂咏》诗云:

  “磨刀霍霍切河豚,中有西施乳可存。

  此味更无他处比,春鱼只合数津门”。

  清人秦荣光有诗曰:

  “一部肥拼一裤新,河豚出水候初春。

  腹腴直比西施乳,肉剥鸡头觉味珍。”

  此诗说,当时人喜食河豚,以至不惜脱下自己的新裤子去换一条鱼,就是要品尝河鲀的腹腴——西施乳也!

  [有关资料:现代科学表明河豚的精巢含有丰富的独特的天然生物活性物质——鱼精蛋白,具有特殊的抗生作用。其对人体内肿瘤有很好的抑制作用和生白作用。又由于河豚的精巢含有较多氨基酸,食之特别味美,极具滋补价值。实际上,河鲀的精巢有微毒,但富含雄性荷尔蒙,食后可令人兴奋。]

  每年清明前后,河鲀最为肥美,其性腺成熟,乃溯江而上繁衍后代。此时雄河鲀的精巢最为壮大,是吃西施乳的最佳时令。

  邀请我的友人笑着说:”怎么样,此行没有白来吧?可知为什么一定要在现在请你来了?“

  6

  虽然国家有河豚禁食、禁售令,但在江苏南通、扬中一带,吃河豚早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近年以来,淡水河鲀养殖技术得到推广,已经初步形成产业链。甚至北京的一些会所和宾馆,也可以吃到家养的河鲀了。

  动物学家说:野生河豚确实含有剧毒,但河豚不像毒蛇,其本身并不产毒,其毒素是摄取于生活环境中的有害物质。现在市场上的河鲀几乎全部是养殖控毒的。经过水产专家多年研究控制,现在人工养殖的河鲀的含毒量大大减少了,已经不致伤人性命,只要烹制方法得当,食用者就不会中毒。

  我近年在北京的扬州会所、江苏会所也吃过多次家养的无毒河鲀。但是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家养河鲀其色香味都完全不可与野生天然的有毒河鲀相提并论。口感粗糙,咀嚼起来肉质枯干若柴禾,索然而非其味矣。

  自当年在南通吃过那次野生河鲀后至今回味无穷,其味道鲜美独特,肉质细嫩,入口即化,吃过几个小时后,鲜味仍留在齿颊之间。

  而现在的养殖河豚,其肉淡而无味,汤要靠味精鸡精才能吊出鲜味,两者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也。

  河鲀炖品

  在江苏沿江一带,由于河豚已实现大规模养殖,一年四季都有新鲜河豚上市。

  由于食客抱怨养殖河豚“没味道”。于是,一些养殖户又翻新花样,将人工养殖的河豚放在长江边围养“增毒增鲜”。这样“近自然”养殖的河豚,价格是普通河豚的数十倍。但一些水产专家讥之为无厘头,是“洗澡蟹”的翻版而已。

  因为过度捕捞及水质污染等原因,长江中的野生河豚在2004年后已经近乎绝迹。在酒店中,家养河鲀每条售价百元左右,但野生河鲀的售价节节高涨,出价万元一条,也仍然难以购求到也。

  野生河豚会大量吞食水中带毒的藻类和剧毒螺蛳,这些毒素一点点积累在体内特别是肝脏、卵巢和鱼子等部位。因为鱼子有毒,水中其他生物不敢吞食河豚所产的鱼子。每一条自然生长的野生河豚所含的毒量并不一样。养殖的河豚无论生长在河塘中还是长江中,吃的都是人工投放的无毒饵料,当然没办法储存毒素了。

  日本专家曾打算从人工养殖的河豚里提取河豚毒素,但最终发现无法提取到。

  河鲀河鲀,这种美而毒的奇鱼,这种脍炙人口数千年的奇鱼,莫非在我们这一代就要消失了么?

  【资料】日本禁止与开放河鲀食用的历史

  [早在日本战国时期,丰臣秀吉最早发布了禁食河豚鱼的禁令,到了江户时代很多藩的大名也发出了禁令。在黑田藩和长州藩甚至规定:如有武士因吃河豚鱼而死的话,将废除其家的世袭权利,这是对武士家族最高级别的惩罚。但是偷着吃的人依然禁止不绝。下关的名吃——河豚料理闻名全日本。据记载,江户幕府的末期,不少知名人士到下关去吃河豚。

  明治维新后的1882年,明治政府颁布更严厉的禁令,把吃河豚和作奸犯科等同论罪,处以拘留罚款,于是河豚料理才从公开市场上消失。1888年左右,首相伊藤博文来到下关,到春帆楼游玩,相熟的老板娘私自用河豚宴飨伊藤博文,食后伊藤博文命令当时的山口县令原保太郎,把禁止吃河豚的禁令废止了。当时废止禁令的只有山口一个县,在日本全国能够合法吃河豚是二次大战后的事情。较早解除禁令的地区有东京(1892年)、兵库(1919年)、大阪(1941年)。由此可见,下关和东京成为河豚料理的主要消费地是有历史原由的。

  战后,1947年日本制定了《食品卫生法》,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中有19个都府县制定了独自的食用河豚条例。在河豚主要产地的山口县,1981年制定了关于销售和加工河豚的条例,其中有料理师需要有河豚料理师执照、加工设施需申请河豚处理设施证等规定,保证了在安全的情况下食用河豚。

  日本的食品卫生法第4条规定了“不卫生食品的销售等禁止事项”,其中的第2条为:“有毒、或含有有害物质、或有上述怀疑者,属于禁止之用之列。“”但是在经厚生大臣认定没有损害人的健康之虞的情况不受此限。”食品卫生法的第一条第一号“有“厚生大臣认定”的法例外特别规定:“即便是有毒、有害物质,自然地含在食品或添加物中,或附着其上,其程度或通过处理后可以确认对人体无害的情况下,可以食用”。

  河豚被证明是去除有毒部分即可安全食用的食品,经过充分的去毒处理后完全不可怕,所以吃河豚并不违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闻夜半屠门声
    2013/2/8 20:31:42
  • 温情提示:老顽童这么“死吃”,当心“吃死”?
    2013/2/8 20:21:15
  • 评论已删除
    2013/2/8 19:46:58
  • 老何酒还木说完,又怎么说河豚了?
    2013/2/5 20:00:44
  • 吃货
    2013/2/5 17:31: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