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老饕客美吃夜聊(3)
2013-01-16
字号:

  今晚讨论蚶子蛤蜊蚌

  这个世界很不公平。美食无法分享,是富者的专享艺术——首先要吃得起,还要能见得多。同类同名一物,仅因产地不同,味觉可以有天地之别。比如今天满地都有龙井茶——即使不是冒名假货而都确实是杭州龙井区域所产,仅仅数里之隔,茶味也涣然不同。这是我曾经实地品味而比较过的。所以同样称为龙井茶,价格由千元一两到20元一两而有极大的落差。所谓美食的艺术,乾坤奥妙大了去了。

  [注: 龙井位于杭州西湖畔。龙井茶因其产地不同,分为西湖龙井、钱塘龙井、越州龙井三种,西湖龙井周边约160平方公里山坡的茶叶都叫作西湖龙井,但因地形地貌差异,所产龙井茶味道迥然别异。因难做比较,一般人就很难鉴别出。]

  温州近海地区,有一些独特的民风、民俗和饮食习惯。海边人食料特讲究鲜活,清新,原汁原味。温州沿海的当地人多喜食海物、海鱼,不甚喜爱淡水鱼类。因我自幼生于海边有海边人的遗传基因且受风气熏陶,食性亦然——平生特爱吃贝壳类和海产物。

  东海边海生有一种小蚶子名叫血蚶,貌似毛蚶而略小。蚶子有多种,品最下者为毛蚶,毛蚶与血蚶形似,但毛蚶个头较大且生在近海泥涂,容易被污染,有杂菌,若处理不善就容易使人致病。且个大肉厚,但加温烹煮稍微过头,肉即变得老韧而难咀嚼也。

  血蚶个子较毛蚶小许多,生活在离岸边远些的海底沙地,故内脏较为干净。其外观似心脏形,贝壳较厚而隆起,多棱,肉呈紫赤色,打开后分泌红色液体似血。温州人甚爱之,以为常食用此汁液可以大补,北方人则颇畏惧之,以为真是血而不洁。

  血蚶的食用,与所有贝类一样,先须先浸泡去沙,再煮水轻沸后,略汆之使其张口,去掉腔肠浊物后即可食用。不须施油盐酱醋,也不须调味,如能尽量保持原汁原味,则味颇鲜美。

  记得小时婆婆常让我食用,认为食之可以补血益智。此物纯天然野生者在温州售价颇贵,而且小者贵于大的。但是,这种贝类在北方就不受欢迎。北方人认为其不加调味有腥气,肉少没有吃头,贝壳难拆开嫌其麻烦。

  盖北方文化一向不同于南方(南蛮与北狄本来不同),北方饮食风格粗放豪大,多用酱料,南方则崇尚清淡尽量保持原味。以我在南北两地都曾生活多年的经验,北人实不如江南人舌头感之微妙、精致而更为知味也。

  清季文人袁枚的《随园食单》是中国较早的食谱,其中记载蚶子的做法云:

  “蚶有三吃法:用热水喷之半熟,去盖,加酒,秋油醉之;或用鸡汤滚熟,去盖入汤;或全去其盖,作羹亦可,但宜速起,迟则肉枯。”又说:“蚶出奉化县,品在车嗷、蛤蜊之上。”

  袁枚所言的蚶子,应不是血蚶而是泥蚶。泥蚶与血蚶在物种上属同类,但血蚶个最小,而泥蚶则略大,味道都很鲜美,故袁枚评价认为蚶类的口味在蛤蜊类之上。

  袁枚生活在乾隆时期,恭逢所谓“乾嘉盛世”。他是钱塘(杭州)人,地近东海之杭州湾,故能吃到奉化海边来的鲜蚶。

  袁枚出身富家,少年时即有才名,但做官却只做到县处级。33岁父亲去世后以丁忧辞官,在南京城外(江宁)以300两银子买一别墅名”随园“——谐音”随缘“也,袁枚居此终老。这个随园,原为江宁织造曹寅的旧园,所以有人说即大观园的原型。其实未必。

  袁枚文学上以鼓吹”性灵“知名,为乾嘉时期风花雪月玩世不恭的一代名士。所谓”性灵“者,就是自由主义也,主张纵任真性,不矫情,率真自由,以今流行语,就是”不要装鳖(bi)“也。

  所以袁家的随园四面无墙,一脉自然山水。每逢佳日,外来游人如织。袁枚则任其往来,自署一联道:“放鹤去寻三鸟客,任人来看四时花。”又作一联明志云:“不作高官,非无福命祇缘懒;难成仙佛,爱读诗书又恋花。”

  袁枚平生颇会享受生活,会欣赏美食,著有《随园食单》一册,专门研讨烹饪方法并记录诸种美食的食谱。有的至今观之仍不错,但总体则未免简陋也。

  我在西班牙马德里温州人的餐馆中,品吃过蚶子的一种特别的吃法:先以俄罗斯伏特加类高度白酒与本地上等红酒相混合,将鲜活蛤蜊浸醉一小时,然后装盘,点火引燃酒气,待酒燃尽,蛤蜊已熟,再配以姜汁、蒜汁、柠檬汁、墨西哥酱料蘸食之,有异国奇特之风味。

  蚶类食物遍生诸海,但品类殊多,而质感则各有不同。因我小时候就爱吃蚶子,所以平生也特别钟爱贝壳类。后来长年在北方生活,北方人喜欢吃的贝类却不是蚶类——可能因为蚶壳较厚又较硬,烹调起来不易入味,所以北方人较喜欢食用贝壳较薄的的蛤蜊类。

  北方人常吃的蛤蜊,主要仅有花蛤、文蛤等少数几种,而且做法常施用重口味的油盐酱醋,辣炒、酱油炒、葱油炒,很少以清炒处理,极败原味的清香。家常炒法都不好吃,破坏了原来的鲜味,而且泥沙常不除净,食之牙碜。也有用做汤或者蒸蛋,因火候配料不会把握,很难做出美味。(我所说的北方,包括秦皇岛、北戴河、南戴河、大连、青岛等渤海、黄海周边诸地,这些地方海鲜品类很多,但烹调手艺普遍极差,简直不堪入口也。)

  浙东台州菜中,有一种龙井蛤蜊,用开水将龙井泡透滤出茶汤;另煮开水,放入蛤蜊及姜丝,待蛤蜊张口后,将茶汤倒入,混合煮开,加盐而食,汤味有茶香。

  还有一种酒蒸蛤蜊,以老酒与蛤蜊一起下锅,强火闷盖煮,蛤蜊开口后加盐,取出蛤蜊取肉,酒味鲜香。

  其实袁枚认为蚶类品味在蛤类之上,是有一点道理的。就一般而论,无论形色、肉感、鲜味,蚶子味道都在普通蛤蜊之上。

  但是,就美食而言袁枚见闻远远不够,他似乎没吃过蛤类中的两味妙品和极品。所谓妙品,即产于山东青岛、日照一代黄海的小玉蛤“西施舌”,而极品则为福州闽江口特产的一种大蛤蜊——“漳蚌”。

  所谓“西施舌”学名叫“沙蛤”,贝壳呈厚实的三角扇形,外壳呈淡黄或黄褐色,顶边有点紫色,张口时会有一小截乳白色嫩肉吐出,象小舌头。蛤肉温美如玉,有性感,所以自古即有“西施舌”即美人舌之称。略用清水汆熟,即可食,其色乳白,味鲜美。我评之曰贝类食物中之妙品。

  西施舌

  其实西施舌一名早在宋代就有记载。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诗说隽永》云:“福州岭口有蛤属,号西施舌,极甘脆。”并录时人吕居仁咏西施舌的诗:

  海上凡鱼不识名,百千生命一杯羹。无端更号西施舌,重与儿童起妄情。

  清代曾在山东潍县做过多年县令的郑板桥也曾经有诗咏此物曰:

  “大鱼买去送财东,巨口银鳞晓市空。 更有诸城来美味,西施舌进玉盘中。”

  (《潍县竹枝词》)

  清张焘《津门杂记》(写于天津渤海地区)品味西施舌后,也有诗咏之云:

  “放怀那惜倒金钗?灯火楼台一望开。朝来饱啖西施舌,不负津门鼓棹来。”但所应注意的是,宋人胡仔说西施舌系产于福州岭口,其实他所说的这种蛤蜊与郑板桥、张焘所说的那种西施舌并非一物。

  福州所产的实际是另一种沙蛤,即产于福州长乐闽江口漳港海湾的“漳蚌”,当地人美称曰“贵妃蚌”——美人蚌也。(拉丁学名Mactra antiquata)

  此蚌与西施舌属同类,但壳体则大得多,略呈三角形,大者长度在9厘米以上,壳表光洁,可见一圈圈的生长年轮,壳色为白底兼淡紫色,或呈米黄色或灰白色。肉质脆嫩,味极其鲜美。因生长慢量不多,所以殊为名贵。

  西施舌环中国各海似皆有产,但渤海所产不如黄海,黄海所产之西施舌则不如东海之贵妃蚌也。

  我平生品尝海鲜发现的规律是,凡是近同的物种,在北方冷水海域所产者体型较小,而肉质美嫩则优于南方海域所产。南海海物普遍个头奇大,但却往往缺乏北方冷水海域水产的鲜美味。例如海参,愈往南个愈大,但绝非愈大者愈好。最名贵好吃者,是生于辽东大连湾一带的小黑刺辽参。

  曾经有国外有人赠我一些菲律宾海参、阿拉伯海参,其干货大者即近20厘米,泡开后硕大如肥肉,烧熟后细软如泥了无滋味。但唯有贝壳类却违反北优于南的规律,大为不同,例如沙蛤——西施舌,就是产于福建贵妃蚌远优于产于北海的西施舌,至于其他蛤类、蚶类更不在话下也。

  读闽菜食谱,上世纪80年代初,福州闽菜大师强氏兄弟曾经创出 "鸡汤贵妃蚌" 的食艺,即为此物。我在福州的“福州大酒楼”曾经品尝过,确实汤鲜味美无比,只是不知其做法。

  有闽地友人知道我是老饕客,曾空运赠我贵妃活蚌一箱,并随寄食谱传授做法:先烧滚水,将贵妃蚌投水中,待其微张口立即捞出去壳,剪去肠胃洗净,再配以姜末精盐,以熬制出的滚热土鸡汤浇沃其上,微焖片刻,即可食用。我命厨人依法炮制,其肉质鲜嫩甘美清香,汤口果然鲜美异常。

  蚶子壳、蛤蜊壳皆可入药。民间偏方,蛤蜊清炖日服30枚,每日常食可以治愈糖尿病。是否有效则不知道也。

  我最以为难吃的一种大蛤就是海虹,名气很大,又称为清口、贻贝,干品称为淡菜,其实徒有虚名。盖味道腥膻难去,肉质稍煮即老韧,十分难咀嚼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美哉, 我中华!物华天宝, 人杰地灵. 当引领世界!
    2013/1/18 22:46:38
  • 自古民以食为天。先知温饱,后知廉耻。只要解决了温饱,饕客的美吃就铺天盖地而来。美吃者,审美实践也。 两千年前道家炼丹不成,豆汁与盐卤化合成一片芳香诱人、白白嫩嫩的东西。食之,竟然美味可口,于是取名“豆腐”。臭冬瓜与之同有积非成是之妙。然而也有矫情讲理论的。根据《归田琐记》里说,朱熹研究过豆腐,发现豆腐比所用原料重,认为豆腐这个东西违背了天地间的秩序。中国人都吃了一千年的“豆腐”了,朱熹就凭豆腐重量上不讲理啊!不吃它。朱熹不明白美吃是至良知,是审美实践。也是孔子说的“学而实习之不亦悦乎”。没有理论、概念能涵盖的了得。这就是中文化的思维。中国有九食之说:段食、触食、思食、识食、禅悦食、法喜食、愿食、念食、解脱食。前四食为世间之食,能长养生死之色身;后五食为出世间之食,能饶益法身之慧命。强分世间出世间之,其实无法分。一个臭冬瓜既是段食也有点禅悦,怎么分吧?虽然文人墨客大德祖师著述立万谈心得体会,孔子也说过音能顶食。但说到美吃极致还是《大经》中阿弥陀佛48大愿中第19愿描述老百姓在极乐净土中的吃法:“若欲食时,七宝钵器,自然在前,百味饮食,自然盈满。虽有此食,实无食者。但见色闻香,以意为食。色力增长,而无便秽。身心柔软,无所味着。事已化去,时至复现。”一想吃还没吱声,用七宝做的吃饭家伙立马现在面前,而且老何的猪油饭、臭冬瓜、西施舌、龙井茶、茅台酒、法国大餐松露…….只要能想到的吃饭的家伙都装满了,都不用动嘴只要瞄一眼立刻酒足饭饱,身强体壮。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我们这再好的龙井茶、普洱茶喝下去都变尿了。人家全无便秽。也不会得什么三高、糖尿、感冒,更不会像老何似的闹肚子。饭后不要人收拾,剩下的东西、餐具自然无迹。想吃又来了。这样的美吃我也要。
    2013/1/18 14:49: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