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关于荷马史诗的来历
2012-09-24
字号:

  ——何新希腊伪史考证(摘录)

  佛罗伦萨著名诗人彼特拉克(被称为文艺复兴之父、人文主义之父)50岁那年(1354年),从一位君士坦丁堡商人手中购得一部荷马史诗的抄本。

  彼特拉克遗憾自己看不懂原文,无法走进那光明的天地,一度甚至决心晚年学习希腊文。后来,他建议当时著名的研究希腊学的学者列昂丢斯-皮拉图Leontius Pilatus翻译他所得到的荷马诗篇。皮拉图Leontius Pilatus(Leonzio PILATO, ?—1366,来自君士坦丁堡,意大利卡拉布里亚修道院的学者,西欧研究希腊的最早的发起人之一。 曾经把部分欧里庇得斯的作品, 亚里士多德 ,包括 荷马的《奥德赛》和《伊利亚特》的部分内容翻译成拉丁文。)是14世纪在意大利的大学中最早讲授希腊语言文化的教授和翻译家。但是皮拉图仅用散文体译出荷马诗篇的一部分后,就怀疑内容的可信性而放弃翻译。

  彼特拉克愤怒地指责皮拉图完全不懂荷马,责骂“他是愚蠢的,关于荷马,他是个聋子”。彼特拉克请他的朋友和弟子薄伽丘继续从事翻译。

  薄伽秋(?——1375)是文艺复兴最著名的三大旗手诗人(但丁、彼特拉克、薄伽秋)之一,是名作《十日谈》的作者。并不擅长于希腊文的薄伽秋把皮拉图已译出的散文部分改写成拉丁文诗歌体,然后继续翻译——不如说是编译,或者第二度创作,遂完成了皮拉图未译完的其余部分。这就是现在这部无比著名的荷马史诗在西方史学中的出身和来历。

  以后这个拉丁译本就被作为荷马史诗的基本文本,被西方大量转译成英文、法文、德文本。至于现在中国人顶礼膜拜的荷马史诗则已经是经过第四道的中文翻译——第四水的译本。

  由于皮拉图和薄伽秋据以翻译或者编译的希腊文原本后来并没有保存下来,因此后人根本很难知道这部荷马史诗的内容中究竟有多少成分是属于古希腊可信历史的内容。事实上,薄伽秋根据同样的素材,自己也曾经创作了许多关于古希腊神话和历史的诗篇。

  但是,近代西方和当今中国讲述希腊历史的著作,竟然都以这样一部完全不可信的杜撰作品(至于其文学价值不必在此议论)为信史编写出来。然后让信众们顶礼膜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