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家主义 - 何新首页
古今学术史上最大的一桩冤案
2010-11-09
字号:

  古今学术史上最大的一桩冤案,就是东晋学者梅颐献《尚书》案。

  《尚书》是儒学经典中最重要的经典。但是,西晋永嘉年间(311年)天下大乱之后,汉代及汉以前流传的今、古文《尚书》均告丧失。

  到东晋之初(公元317—318年),有个豫章内史梅颐(赜)从民间找到《尚书》的一个孤本,把它献给朝廷。内中含有署名“孔安国”传述的《古文尚书》计46卷58篇。其中33篇内容与汉代旧传今文28篇略同,此外另有些篇也有所不同于汉传本。

  后来,这个梅氏传本《尚书》,东晋末已流行于民间,南北朝时被立于学官,唐初立为国学教本,孔颖达曾受唐太宗诏命为之作注,此后遂颁行天下。这个梅颐发现的传本,就一直流传至今天。

  了解这一过程,我们本来都应该感谢这为梅颐,多亏是他,我们今天还能读到这部古书。

  但是,宋代以后学术界怀疑主义思潮兴起。南宋吴棫着《书稗传》,开始怀疑梅氏献的这《尚书》并不是古本。南宋朱熹也表示疑惑。明代梅鷟着《尚书考异》,分析《孔传》和“晚出尚书”(简称“晚书”)的内容,从汉人记载的关于古文《尚书》传授情况、“梅书”的篇数、文体和来源等方面,推测梅传《尚书》是魏晋间人所作。

  于是清代阎若璩在梅鷟论证的基础上,写《尚书古文疏证》,从《孔传古文尚书》中提出128条论据(今存99条)否定此书。自此以后,梅颐的《孔传古文尚书》并非汉孔安国的原始传本这一结论,得到了定案。

  20世纪初叶,胡适、顾颉刚的疑古学派兴起,梅颐的个人声誉开始受到更严重的指责,他成了一个伪造《尚书》的骗子。这个梅本<尚书>,被疑古派认为不仅不能作为研究中国古史的可信史料,而且是应当痛加贬责的“伪书”,所附的孔安国传述,也被称为所谓“伪孔传”。而梅颐其人,因为他在历史中提供了这部绝版的《尚书》,竟成为了被鞭尸并饱受苛责的一个文化罪人。

  然而,仔细审视那些怀疑否定《尚书》的主要根据,无非是三条:

  一是关于文体问题,认为书中词句深浅难易似不统一。 朱熹说:  “孔壁所出《尚书》,如《禹谟》、《五子之歌》、《胤征》、《泰誓》、《武成》、《冏命》、《微子之命》、《蔡仲之命》、《君牙》等篇皆平易,伏生所传皆难读。如何伏生偏记得难的,至于易记的全记不得?”(《朱子语类》卷七十八)

  二是篇章问题。梅颐本篇章与记录中的孔安国传本篇章不符。

  三是孔安国其人的真伪问题。梅氏本所附“孔传”,言及汉武帝巫蛊以后事,清儒指出当时孔安国应当已经死了。

  但这些论据都是十分主观的。例如文体,实际20世纪以来商周彝鼎金文大量出土,其文体用语与梅传《尚书》非常相似。如大小盂鼎、毛公鼎的金文铭文,就与梅传本中如《周书》诸诰的语法、用语极相类似。

  论据二更可以有多种解释。古籍流传,传抄错讹在所难免。《尚书》“武成”一篇,清儒多曾指其为确定的“伪书”。然而1976年陕西出土“利簋”,其铭词记录武王伐商的“甲子”日期,与《尚书·武成》所记时日准确相符。可见被清儒确认为“伪书”的,内容实不伪。

  自清代以来,一些不相信疑古论点者,也一直在努力为《尚书》辩诬,有人对保存于各种典籍中的《尚书》片段,与梅氏传本作了严密对勘比较,发现其中大部分内容可信。

  例如王国维就认为:梅颐的《尚书》不可能完全出于伪造,至少也是一个晋代汇集各种残篇的辑佚本。(王说:永嘉乱前,《尚书》仍有多种传本流行于世。到梅赜时,这些传本在民间至少仍有若干残篇在流传。梅氏本的编纂者不会不参考它们。西晋初年汲郡出土《汲冢周书》和《汲冢周志》,是记载周代历史的真实资料。梅氏本的编写者也不会不重视、利用这些史料。)

  更有趣的是,被清代疑古者断为铁证的关于汉孔安国与梅本孔传年代不合的问题,经已故陈梦家考证发现:汉晋时代历史中竟然有两个都为《尚书》作过传的“孔安国”:一位是西汉名学儒孔安国,一位是东晋学者孔安国。

  然而宋、清诸儒不知道存在两个治《尚书》的不同孔安国,因此列举证据指责梅氏《尚书》中的“孔传”并非汉孔安国所传,而诋之为“伪孔传”。殊不知孔传就是孔传,只是另有一个晋人孔安国,他当然可以熟悉汉末的故事。所以此孔传仍然非“伪孔传”也。

  [据晋书:东晋孔安国,字安国,会稽山阳人,少孤贫,以儒素见称,历侍中,太常、尚书,迁左仆射。受诏缀集古义,纪纲古训,传古文《尚书》。(详参陈氏《尚书通论》第137页—150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陈说考证翔实,是20世纪《尚书》及其传述系统研究的重大发现。但至今似未被学者所重视,一些人仍在剽袭清儒关于“伪孔传”的旧说。] 因此,我们现在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梅氏本虽然不是真正的孔壁古文,但实际可以看作古文《尚书》在西晋时代的一个汇纂辑佚本。其中有些章节至少传自晚周,另一些则为两汉或者晋代经师的转述,自有传承之源,绝不能称为“伪书”。

  因此,我们应当为梅颐彻底地洗冤辩诬。梅颐在古本《尚书》失传之际,为后人汇辑、保存了这部古籍,使已经失传的《尚书》得以再现和保存至今,这正是他对于中华文化的重大历史功绩,而绝不是一种罪过!那些主观的疑古,荒谬的辩伪,统统应当丢进文化的垃圾堆里去!

  (本篇转自何新着作《大政宪典──《尚书》新考》,2009年出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6楼你为什么不去死,你死了世界不会多一份损失,反而节省了一份口粮,少了一份碳排放....你自己想想你有什么建树,你有什么小货,你何曾为你的信仰(如果有的话)做过什么?!你也配批评何先生!
    2010/11/28 23:48:22

  • 第一次读何新作品的是他的译著“培根论人生”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读完后细读了这个作品的“前言”,就隐约感觉到何新先生是个“比较清高但是很重视前辈的文人”。随后凡是何新的作品都会买回来细读。感觉和楼下一样----“不敢多看,看得越多,越纠结,搞工作越没意思,人生越悲观,”
    后来,我迷上王阳明的书,感觉何新和王阳明好想很相似,这类人只会做事不会当官的。爱~~~
    2010/11/20 8:01:38
  • 何老大:您是我最佩服的思想者。因为你爱民的思想,渊博的知识,独立的思考,独特的见解。但您为什么不能为了我们的民族,放下所有的尊严或清高,像那些一心“上进的官僚”,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奴颜媚骨或汇报思想或者谏言献策?还在什么冤案?难道你真的老了?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普通的百姓心酸和苦处?现在的时代还谈什么冤案(这篇文章我没看,因为,看了觉得它的用处不大,发牢骚来了)?
    另:把和老大的博客删除了一段时间,因为不敢多看,看得越多,越纠结,搞工作越没意思,人生越悲观,忍不住,今天又上来了,哎~
    2010/11/19 1:55:36
  • 你好,前辈
    2010/11/12 22:14:40
  • 危言耸听。
    2010/11/10 1:09:38
  • 认证不够充分吧。
    文人相轻是常有的事。不能总是拿着“离骚”当国学,这样就片面了。国学的博大精深确实超乎想象,也不是任何人,能随意评点的“江山”。可忽略之。
    2010/11/9 9:27: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