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西彭措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踏网无痕 - 益西彭措首页
金川镍——延续的中国企业悲剧
2007-08-02
字号:

  镍是一种重要的、具有战略价值基本金属资源,除不锈钢这种通常用途之外,还用于高级合金、火箭装备、原子反应堆中。

  建国初期,中国的镍矿和镍产业为零,动用一吨镍需要总理批示,从国外进口一吨镍需要中国农民贡献出73吨小麦和一吨上好的对虾。

  经过共和国几十年的建设,中国有了自己的镍矿和镍产业,但中国仍是镍短缺国家,目前的进口规模约在十万吨左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全球各国极力重视的金属资源,中国金川公司却在国际期货市场上放空了大约2万吨镍。放空的时间是2006年8月,放空价格是每吨2万美元。放空以后,金川公司的管理人员不断在国内媒体发表镍将暴跌的言论。

  半年时间过去了,伦敦期货金属镍却升到了接近5万美元吨。金川公司直接经济损失将高达5亿美元。

  这是不折不扣的国储铜事件的重演。

  从国储棉到中航油,再到国储铜,乃至目前的金川镍。

  以国家短缺资源在国际期货市场上作空的丑闻接二连三,已经成了臭名昭著的典型的中国式丑闻。

  如果说写国储铜的文字笔者是愤恨,那么写今天的金川镍,笔者已经没有愤恨了。我们要说的是国企改革的路数是彻底失败的葬送中国产业的不归途。

  1、抓大放下的错误

  中国企业改革有一个标志性的口号叫抓大放下,言外之意是有着党员数量几乎接近法国人口的管理集团无法经营中国企业,必须把中国企业的很大一部分放掉。

  于是我们拆毁了供销合作社系统、拆毁了百货系统、拆毁了饮服系统。随之而来的是大面积的下岗、破产和国外连锁商业集团的进入。

  在生产领域,无数企业被私有化、外资化,中国产业几乎连小商品的定价权都失去了。

  2、转卖兼并的错误

  洛轴的外资并购被叫停了,但徐工机械的兼并还在继续,还有其他的外资兼并正在继续。

  3抓而实丢的错误

  我们不必细谈被放掉的产业所产生的下岗等等问题,即使保留的需要抓的企业也没有一个成为国际垄断企业、没有一个企业具有国际顶极技术、没有一个企业的资金规模具有国际竞争力。

  因此,仅仅在中国内部市场上,无论是科研、生产、流通中国已经变成了国企、私企、外资三分天下的局面。

  尽管全世界的产品充斥着中国制造,但这除了一个产地标签意义之外,具有中国利益的科研、生产、流通能力实际是缩小了,而不是扩大了。

  一个庞大的中国制造标签下掩盖着一个民族虚弱的产业能力。中国正在重演产业病夫的悲剧。

  现代产业是一个什么状况呢?是国际垄断竞争阶段,就是一个产业不仅仅具有国内垄断能力,而且具有国际垄断能力。

  国际垄断的是什么呢?资金能力、技术能力、市场能力、产品定价能力。

  举任何一个企业,无论是流通、生产、科研,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在资金规模、技术能力、市场份额、定价能力上能够成为国际垄断企业。

  因此,在国际垄断竞争中,中国的改革是失败的。

  国际垄断竞争,这个词眼带有冷战色彩和共产主义色彩,那么我们换一个词--全球化。

  因此,在全球化浪潮中中国企业的改革之路是失败的。背离了全球化浪潮,拆毁了民族产业的根基。

  说中国企业改革之路失败与金川镍有什么关系?

  因为国储棉也好、国储铜也好、中航油也好、金川镍也好,在国际市场上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和由此带来的损失是错误改革的结果。这些企业是我们改革中除破产下岗之外的抓的方面。

  他们的错误在于:

  1、错误认识了国际期货市场:

  期货市场的大多数交易是金融交易,期货市场是一个金融衍生品市场,而不是一个商品交易市场。

  我们的企业被误导去做所谓的套期保值,与市场方向反操作,因此,发生一系列的错误事件。

  而真正活动在期货市场的主力是什么资金呢?是国际商品基金和国际对冲资金。高盛作为商品基金,其一家的规模就是550亿美元。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中国任何一家企业只要参与商品期货交易,都可以被高盛公司作为对手而打败。

  再看对冲资金,JP摩根一家的资金实力是340亿美元,它自己也可以打败任何敢于参与交易的对手,只要它想这么做。

  索罗斯为什么打败了英格兰央行?道理很简单,因为索罗斯动用的资金远远大于英格兰央行所能使用的资金。

  人民币为什么能够升值?因为中国央行把三分之二的美元买成了美国国债,中国央行能够动用的美元余额不足一千亿。

  而仅仅亚洲的对冲基金就超过了一千亿,全球有1.5万亿对冲资金。而亚洲对冲资金主要集中在日本。

  因此,当西方集团联合要求人民币升值时,人民币必然升值。实力决定了胜负。

  2、企业各自为战的错误

  这个错误紧接着第一个错误发生,也是企业改革造成的后果。

  扩大企业自主经营权,是改革的一个重大举措,那么中国企业在市场上就失去了成系统、成规模参与的能力。各个企业一盘散沙,期望以散兵的方式打败成建制、成规模的国际资本。

  结果是,每一个企业都被单独消灭。

  如果说唐吉科德大战风车是无意义的荒唐,那么我们是以长矛冲击敌人的装甲,是愚蠢。

  因此,无论是在协议价格上还是在争夺市场份额上还是决战资金规模上我们都是,而且必然是失败者。

  各自为战的第一大缺点首先是我们自己的企业之间大打出手,其次才是在国际市场上被一个一个击破。

  因此,在一系列的失败事件后我们必须认识到无论是破产、下岗、放小、抓大,这些企业改革的措施和道路是错误的,中国的企业改革是失败的,违背了全球化浪潮。

  金川镍--延续的中国企业悲剧

  镍是一种重要的、具有战略价值基本金属资源,除不锈钢这种通常用途之外,还用于高级合金、火箭装备、原子反应堆中。

  建国初期,中国的镍矿和镍产业为零,动用一吨镍需要总理批示,从国外进口一吨镍需要中国农民贡献出73吨小麦和一吨上好的对虾。

  经过共和国几十年的建设,中国有了自己的镍矿和镍产业,但中国仍是镍短缺国家,目前的进口规模约在十万吨左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全球各国极力重视的金属资源,中国金川公司却在国际期货市场上放空了大约2万吨镍。放空的时间是2006年8月,放空价格是每吨2万美元。放空以后,金川公司的管理人员不断在国内媒体发表镍将暴跌的言论。

  半年时间过去了,伦敦期货金属镍却升到了接近5万美元吨。金川公司直接经济损失将高达5亿美元。

  这是不折不扣的国储铜事件的重演。

  从国储棉到中航油,再到国储铜,乃至目前的金川镍。

  以国家短缺资源在国际期货市场上作空的丑闻接二连三,已经成了臭名昭著的典型的中国式丑闻。

  如果说写国储铜的文字笔者是愤恨,那么写今天的金川镍,笔者已经没有愤恨了。我们要说的是国企改革的路数是彻底失败的葬送中国产业的不归途。

  1、抓大放下的错误

  中国企业改革有一个标志性的口号叫抓大放下,言外之意是有着党员数量几乎接近法国人口的管理集团无法经营中国企业,必须把中国企业的很大一部分放掉。

  于是我们拆毁了供销合作社系统、拆毁了百货系统、拆毁了饮服系统。随之而来的是大面积的下岗、破产和国外连锁商业集团的进入。

  在生产领域,无数企业被私有化、外资化,中国产业几乎连小商品的定价权都失去了。

  2、转卖兼并的错误

  洛轴的外资并购被叫停了,但徐工机械的兼并还在继续,还有其他的外资兼并正在继续。

  3抓而实丢的错误

  我们不必细谈被放掉的产业所产生的下岗等等问题,即使保留的需要抓的企业也没有一个成为国际垄断企业、没有一个企业具有国际顶极技术、没有一个企业的资金规模具有国际竞争力。

  因此,仅仅在中国内部市场上,无论是科研、生产、流通中国已经变成了国企、私企、外资三分天下的局面。

  尽管全世界的产品充斥着中国制造,但这除了一个产地标签意义之外,具有中国利益的科研、生产、流通能力实际是缩小了,而不是扩大了。

  一个庞大的中国制造标签下掩盖着一个民族虚弱的产业能力。中国正在重演产业病夫的悲剧。

  现代产业是一个什么状况呢?是国际垄断竞争阶段,就是一个产业不仅仅具有国内垄断能力,而且具有国际垄断能力。

  国际垄断的是什么呢?资金能力、技术能力、市场能力、产品定价能力。

  举任何一个企业,无论是流通、生产、科研,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在资金规模、技术能力、市场份额、定价能力上能够成为国际垄断企业。

  因此,在国际垄断竞争中,中国的改革是失败的。

  国际垄断竞争,这个词眼带有冷战色彩和共产主义色彩,那么我们换一个词--全球化。

  因此,在全球化浪潮中中国企业的改革之路是失败的。背离了全球化浪潮,拆毁了民族产业的根基。

  说中国企业改革之路失败与金川镍有什么关系?

  因为国储棉也好、国储铜也好、中航油也好、金川镍也好,在国际市场上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和由此带来的损失是错误改革的结果。这些企业是我们改革中除破产下岗之外的抓的方面。

  他们的错误在于:

  1、错误认识了国际期货市场:

  期货市场的大多数交易是金融交易,期货市场是一个金融衍生品市场,而不是一个商品交易市场。

  我们的企业被误导去做所谓的套期保值,与市场方向反操作,因此,发生一系列的错误事件。

  而真正活动在期货市场的主力是什么资金呢?是国际商品基金和国际对冲资金。高盛作为商品基金,其一家的规模就是550亿美元。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中国任何一家企业只要参与商品期货交易,都可以被高盛公司作为对手而打败。

  再看对冲资金,JP摩根一家的资金实力是340亿美元,它自己也可以打败任何敢于参与交易的对手,只要它想这么做。

  索罗斯为什么打败了英格兰央行?道理很简单,因为索罗斯动用的资金远远大于英格兰央行所能使用的资金。

  人民币为什么能够升值?因为中国央行把三分之二的美元买成了美国国债,中国央行能够动用的美元余额不足一千亿。

  而仅仅亚洲的对冲基金就超过了一千亿,全球有1.5万亿对冲资金。而亚洲对冲资金主要集中在日本。

  因此,当西方集团联合要求人民币升值时,人民币必然升值。实力决定了胜负。

  2、企业各自为战的错误

  这个错误紧接着第一个错误发生,也是企业改革造成的后果。

  扩大企业自主经营权,是改革的一个重大举措,那么中国企业在市场上就失去了成系统、成规模参与的能力。各个企业一盘散沙,期望以散兵的方式打败成建制、成规模的国际资本。

  结果是,每一个企业都被单独消灭。

  如果说唐吉科德大战风车是无意义的荒唐,那么我们是以长矛冲击敌人的装甲,是愚蠢。

  因此,无论是在协议价格上还是在争夺市场份额上还是决战资金规模上我们都是,而且必然是失败者。

  各自为战的第一大缺点首先是我们自己的企业之间大打出手,其次才是在国际市场上被一个一个击破。

  因此,在一系列的失败事件后我们必须认识到无论是破产、下岗、放小、抓大,这些企业改革的措施和道路是错误的,中国的企业改革是失败的,违背了全球化浪潮。

  金川镍--延续的中国企业悲剧

  镍是一种重要的、具有战略价值基本金属资源,除不锈钢这种通常用途之外,还用于高级合金、火箭装备、原子反应堆中。

  建国初期,中国的镍矿和镍产业为零,动用一吨镍需要总理批示,从国外进口一吨镍需要中国农民贡献出73吨小麦和一吨上好的对虾。

  经过共和国几十年的建设,中国有了自己的镍矿和镍产业,但中国仍是镍短缺国家,目前的进口规模约在十万吨左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全球各国极力重视的金属资源,中国金川公司却在国际期货市场上放空了大约2万吨镍。放空的时间是2006年8月,放空价格是每吨2万美元。放空以后,金川公司的管理人员不断在国内媒体发表镍将暴跌的言论。

  半年时间过去了,伦敦期货金属镍却升到了接近5万美元吨。金川公司直接经济损失将高达5亿美元。

  这是不折不扣的国储铜事件的重演。

  从国储棉到中航油,再到国储铜,乃至目前的金川镍。

  以国家短缺资源在国际期货市场上作空的丑闻接二连三,已经成了臭名昭著的典型的中国式丑闻。

  如果说写国储铜的文字笔者是愤恨,那么写今天的金川镍,笔者已经没有愤恨了。我们要说的是国企改革的路数是彻底失败的葬送中国产业的不归途。

  1、抓大放下的错误

  中国企业改革有一个标志性的口号叫抓大放下,言外之意是有着党员数量几乎接近法国人口的管理集团无法经营中国企业,必须把中国企业的很大一部分放掉。

  于是我们拆毁了供销合作社系统、拆毁了百货系统、拆毁了饮服系统。随之而来的是大面积的下岗、破产和国外连锁商业集团的进入。

  在生产领域,无数企业被私有化、外资化,中国产业几乎连小商品的定价权都失去了。

  2、转卖兼并的错误

  洛轴的外资并购被叫停了,但徐工机械的兼并还在继续,还有其他的外资兼并正在继续。

  3抓而实丢的错误

  我们不必细谈被放掉的产业所产生的下岗等等问题,即使保留的需要抓的企业也没有一个成为国际垄断企业、没有一个企业具有国际顶极技术、没有一个企业的资金规模具有国际竞争力。

  因此,仅仅在中国内部市场上,无论是科研、生产、流通中国已经变成了国企、私企、外资三分天下的局面。

  尽管全世界的产品充斥着中国制造,但这除了一个产地标签意义之外,具有中国利益的科研、生产、流通能力实际是缩小了,而不是扩大了。

  一个庞大的中国制造标签下掩盖着一个民族虚弱的产业能力。中国正在重演产业病夫的悲剧。

  现代产业是一个什么状况呢?是国际垄断竞争阶段,就是一个产业不仅仅具有国内垄断能力,而且具有国际垄断能力。

  国际垄断的是什么呢?资金能力、技术能力、市场能力、产品定价能力。

  举任何一个企业,无论是流通、生产、科研,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在资金规模、技术能力、市场份额、定价能力上能够成为国际垄断企业。

  因此,在国际垄断竞争中,中国的改革是失败的。

  国际垄断竞争,这个词眼带有冷战色彩和共产主义色彩,那么我们换一个词--全球化。

  因此,在全球化浪潮中中国企业的改革之路是失败的。背离了全球化浪潮,拆毁了民族产业的根基。

  说中国企业改革之路失败与金川镍有什么关系?

  因为国储棉也好、国储铜也好、中航油也好、金川镍也好,在国际市场上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和由此带来的损失是错误改革的结果。这些企业是我们改革中除破产下岗之外的抓的方面。

  他们的错误在于:

  1、错误认识了国际期货市场:

  期货市场的大多数交易是金融交易,期货市场是一个金融衍生品市场,而不是一个商品交易市场。

  我们的企业被误导去做所谓的套期保值,与市场方向反操作,因此,发生一系列的错误事件。

  而真正活动在期货市场的主力是什么资金呢?是国际商品基金和国际对冲资金。高盛作为商品基金,其一家的规模就是550亿美元。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中国任何一家企业只要参与商品期货交易,都可以被高盛公司作为对手而打败。

  再看对冲资金,JP摩根一家的资金实力是340亿美元,它自己也可以打败任何敢于参与交易的对手,只要它想这么做。

  索罗斯为什么打败了英格兰央行?道理很简单,因为索罗斯动用的资金远远大于英格兰央行所能使用的资金。

  人民币为什么能够升值?因为中国央行把三分之二的美元买成了美国国债,中国央行能够动用的美元余额不足一千亿。

  而仅仅亚洲的对冲基金就超过了一千亿,全球有1.5万亿对冲资金。而亚洲对冲资金主要集中在日本。

  因此,当西方集团联合要求人民币升值时,人民币必然升值。实力决定了胜负。

  2、企业各自为战的错误

  这个错误紧接着第一个错误发生,也是企业改革造成的后果。

  扩大企业自主经营权,是改革的一个重大举措,那么中国企业在市场上就失去了成系统、成规模参与的能力。各个企业一盘散沙,期望以散兵的方式打败成建制、成规模的国际资本。

  结果是,每一个企业都被单独消灭。

  如果说唐吉科德大战风车是无意义的荒唐,那么我们是以长矛冲击敌人的装甲,是愚蠢。

  因此,无论是在协议价格上还是在争夺市场份额上还是决战资金规模上我们都是,而且必然是失败者。

  各自为战的第一大缺点首先是我们自己的企业之间大打出手,其次才是在国际市场上被一个一个击破。

  因此,在一系列的失败事件后我们必须认识到无论是破产、下岗、放小、抓大,这些企业改革的措施和道路是错误的,中国的企业改革是失败的,违背了全球化浪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倚天出长剑,滴血屠龙刀。乘云托日起,驾雨润禾苗。五岳拱手朝天颂,万王同声赞如涛。笑谐百女归山卧,留得千载易经歌,华夏共和。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