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爱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散财童子 - 党爱民首页
仰望星空”,“无漏”难得——“金本位制”一去不复返
2008-10-28
字号:

  宋鸿兵以《货币战争》瞬间窜红中国经济学界,大力鼓吹金本位,而刘军洛先生也主张金本位、或者贵金属石油混合本位制多年了的。说实在的,我对这些理论不以为然。据说张卫星在黄金上暴了仓,多少也与宋鸿兵大力鼓吹黄金有关。很早就想针对宋、刘的金本位说两句话,但一直没有动笔,因为大家正在极力追捧吗。昨天看到大陆风网友的文章,让我觉得必须写点东西。我和大陆风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一致,我们都是凯恩斯的追随者,不同的是,我似乎比凯恩斯斯走得更远了一些(我主张按人发钱,而凯恩斯仅仅主张扩大投资,大陆风一直没有明确支持按人发钱)。

  一、货币名目说与现代纸币的信用基础

  长话短说,在货币理论上,自古以来就有金属说和名目说(chartalism)之争(参看仝鲁闽《宋元时期有关货币本质问题的认识及其深化》)。金属说认为货币之所以是货币,是因为自身具有价值,商品与货币的交换是两种不同使用价值的交换,但交换的价值是相等的——也就是说,货币本身具有价值。但是,与之相反,明目说认为货币仅仅是一种交换的媒介,是名义上(nominalism)的,本身可以没有任何价值,只要大家认可接收就可以了。在如何“认可”货币的问题上,也有很多意见。有说是因为政府的权威或命令,比方说政府会接受以毫无价值的纸币缴纳税款,于是,大家也就顺利地接受了纸币。也有说市场会自动选择一种方便的东西作为货币,市场具有自组织的功能。其实,毫无价值的纸币得以流行,政府的作用和市场的需求是缺一不可的。如果政府下令大家接受纸币,但如果市场不能从接受纸币中得到好处,那么,政府的命令也就会变成一纸空文。同时,如果没有政府的统一管理,纸币体系也不会健康发展,不会发展到有今天如此庞大的规模。

  那么,市场接受纸币究竟得到了哪些好处呢?我们知道,纸币与金属货币一样,可以担负流通手段和储藏手段。货币的第一个好处是节省交易费用,其次,凯恩斯还总结道,货币可以节省储藏费用和折旧费用。最近的货币理论,还发现了隐藏在货币后面的更大的秘密,那就是:货币促进了专业化的分红,在专业化分工的情况下,每个人以自己相对简单轻松的劳动换取别人的复杂劳动。

  一般而言,从事专业劳动与非专业劳动相比起来,专业劳动要容易得多。对画家而言作画是简单劳动,对歌手而言唱歌是简单劳动,对医生而言治病是简单劳动,对飞行员来说驾驶飞机是简单劳动,对建筑师而言设计房屋是简单劳动……反过来,让画家驾驶飞机就很难,让歌手治病也行不通……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以货币为纽带,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了一个相互依赖的网络,借助于这个网络,使人们自身的能力取得了巨大的飞跃。所有人借助于自己的“简单劳动”取得货币,然后买来他想要的任何商品或服务。比方说,画家可以拿钱去听歌、去看病、去旅行、去买房,其他人也是这样。那些买来的商品或服务,如果让他自己亲手去实现的话,必须付出千倍万倍的劳动,——有些甚至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除了专业化劳动,即使那些在生产线上从事简单劳动的工人,他们的劳动成果也是惊人的,也远远超出了个人劳动的简单加总,表现出了规模效应。

  专业化分工与交换,使人获得了千倍万倍于自身能力的魔力。而这项魔力的获得,必须借助于货币。人们总是千方百计地出售自己的“简单劳动”,取得货币,从而扩张自己的魔力。货币的魔力来自于涌现,掌握了货币,就获得魔力,成了现代人。反之,没有货币,就没有魔力,就是原始人,这又反映出资本主义残酷无情的另一面。

  社会分工越专业、越深化,则越有必要进行交换,于是货币的信用基础就越牢固。也就是说,货币的信用基础随着社会分工的深化而不断强化。同时,货币体系的健康发展,进一步促进专业化分工,提高劳动效率,形成良性反馈。因此,真正维持货币信用的基础是全社会的生产力,而不仅仅限于黄金、外汇储备以及政府持有的资产。一个社会拥有的生产力水平越高,则它的财富产出能力也越高,于是,它的货币的信用等级就越高;反之亦然。从这个角度来考察货币的信用,就完全摆脱了固有的、狭隘的以政府信用为保障的观念,极大地拓宽了货币的信用基础。目前实际的货币体系,也正是依据这个非常宽大的信用基础而运行。

  因此,货币制度既不可能退回到金本位制,也不可能“重建物本位”。如果恢复金本位制,那将是人类的一场灾难。首先,人们为了交易,要去开采本来没有实际用途的金银,会造成社会成本的大幅度上升,也必然导致严重的环境污染和资源浪费。其次,贵金属的不足会导致严重的经济危机。金融领域的危机虽然可以波及实体经济领域,但它更大部分是在虚拟领域,破坏的是人的精神,或者人的安全感、财富享乐感等,而一旦实行金本位制,一切危机都是实体经济的危机,那是直接对人的肉体的折磨。说不可能“重建物本位”,是因为现代货币体系本身就是以全社会生产力为基础的“物本位”,与其说是“重建”,不如说是认识。如佛所言,每个人身上都有“摩尼宝”,只是自己没有认识到,于是就只好向外苦苦追索。一旦认识到自己身上本来就有的“摩尼宝”,就会离苦得乐。

  二、认识了现代货币体系的内在本质,就有助于指导我们的实践

  认识现代货币体系的生产力本质,有助于克服我们对美元及其他西方货币的迷信。之所以迷信西方货币,是因为西方货币背后有先进的科技和发达的社会生产力为支撑,这比什么黄金石油更加可靠。而今天的中国,经过近60年的奋斗,生产力已经取得飞速的发展,尤其是有生产力中最积极的因素——人的因素。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人民币才显得强势,才有了升值要求。在这样的货币理论指导下,我们完全可以脱离美元,自己印自己的钞票,不必跪倒在西方面前,乞求人家来投资什么的。

  其次,有助于转变我们长期以来受重商主义的影响,盲目积累外汇储备的错误路线。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本来就不足的资源,拿到美国去,换来不断贬值的美元。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只要有闲置的资源,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就不怕没有钱,就不能说自己没有钱,就不必在外国资本面前奴颜婢膝、阿谀逢迎。

  三、“仰望星空”,“无漏”难得

  宋鸿兵在苦苦寻求一种“优质货币”,用以储藏财富。而在凯恩斯看来,任何实物财富都要支付折旧费用和保藏费用,因此,人们只好转为储藏货币。资本家和历代富人,花在寻找“优质货币”上的功夫,不亚于古代皇帝寻找长生不老药,从秦始皇到汉武帝直至明朝,各代皇帝无不乞求长生不老。

  有的人当了大官,或者当了着名教授、着名经济学家,自己富起来了,接着就想让自己的子孙接着富下去,“趁他还在位,挣点钱够孩子们吃饭就行了”。看上去要求不高,但也难以办到。秦始皇建立一代霸业,也不过传两代;曹操权倾天下,最后他的后代也得把天下禅让给司马;听说江西和云南的大山里还住着某朝皇帝的后裔,他们至今还供奉着先皇的牌位;就是北京那些不显眼的胡同里面,或许还住着那些前朝遗老遗少。有些人为了把富贵留住,不仅在国内贪钱,还把贪污得来的钱转移到国外,把子女转移到国外。事实上,这些也是靠不住的。如果子女是败家子,再多的家财也能败光。就算是守财奴,躺在祖宗的遗产上过完一生,如行尸走肉,有什么意思?常言说,富不过三代。因此,富贵是留不住的。

  “仰望星空”,人是茫茫宇宙之沧海一粟,微不足道,人生在世,不过百年,任何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然而,人总是渴求留住那些本来留不住的东西,尤其是那些有了一点“成就”伟人、大人、名人、富人。佛说,人在世间的荣华都是“有漏”的,也就是说它是有限的、有尽头的,与之相对,依佛法修来的万世不朽的果报,就叫做“无漏”。如何修得无漏?佛说,除了佛法,没有别的办法。即使修炼成神仙,他的福报也是有限的,气数尽了,他的座椅会腐朽、身体会流脓。什么是佛法呢?佛说,没有什么可以称为佛法。佛说,让一起众生皆成佛,就是佛法;只有让一切众生成佛,才能让自己成佛。共产党人讲,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要想留住富贵,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没有穷人的社会,建立一个共同富裕的社会。

  四、按人发钱

  现代货币与金本位制的一个重大区别在于,现代货币是以负债的形式发行的,所有的货币都是借出来的,货币有多少,与之对应的负债也有多少。但金属货币是以其本身的价值为发行依据,金属货币的发行,不会增加任何人的负债。因此,一方面,经济的发展要求大量的货币,没有任何成本的纸币可以担当这一任务。但是,与之结伴而来的是负债的持续增加。一旦当货币当局在以自己的负债,就会导致货币政策紧缩,于是,一场经济危机也就接踵而至。这是现代金融危机的根源。货币与负债,是一对孪生姊妹,一阳一阴、一正一反。

  我们的任务不是恢复金本位制,因为那样只会把事情搞糟,我们的任务是消除与货币结伴而生的负债。按人发钱,就是一种解决办法。因为是按人发钱,人人都负债,人人都不负债,把大家的债务统统一笔勾销,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按人发钱,就会逐步建立起一个没有穷人的共同富裕的社会,就会修得“无漏”佛果。

  目前,欧洲乃至全世界正在开展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推动按人发钱(或曰基本收入)的运动。已经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德、西蒙、哈耶克、弗里德曼、索罗等人支持这一方案。很多政党正在通过自己在议会中的影响力,把按人发钱付诸于具体政策。第12届国际按人发钱大会于今年6月在爱尔兰举行。这些年来,在该领域相继发表了大量研究文献。我们应当解放思想,奋起直追,在经济理论和政策措施上走在世界的前列,而不是跟在人家后面匍匐爬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金本位没有前途,篮子商品本位不好操作,生产力本位最科学。
    2016/2/19 16:41:22
  • 129楼唱晓:
    资本家和历代富人,花在寻找“优质货币”上的功夫,不亚于古代皇帝寻找长生不老药,
    —————————————————————————————
    说的好。但不可求无漏,应该高扬人性旗帜,推动人类进步。请关注《政治简考》。
    2008/11/14 23:37:07
  • [124楼] 评论人: 施晓渝 ,你不要在别人的博客空间污染环境,不要用不文明的语言破坏清洁的交流氛围。
    自由的表达个人的见解和观点,当是每一个人的自由权利!
    但对他人的攻击或谩骂,应当排除在这种权利之外。
    2008/11/1 15:42:27
  • --。
    2008/10/31 20:34:24
  • [120楼] 评论人: 党爱民你好!
        关于货币愚以为:货币就像是市场经济的体温表或者体重测量器而不是市场经济本身。身体发烧或者体重增减与否和体温表或者体重测量器没有关系。
    2008/10/29 11:56:05
  • 交换是很重要,但是,消灭负债的背后是利益的转移,请问:这个世界是由交换驱动的还是由利益驱动的?
    2008/10/29 7:28:48
  • 123楼真真:
    博主文章不错啊!
    2008/10/28 23:36:12
  • 呵呵!你们的话好深奥!
    2008/10/28 22:53:12
  • 121楼本君:
    俺也是不知道才问的。
    2008/10/28 22:51:35
  • 货币,必须在人类交换关系中,才有价值。即使金银,在一个孤岛上,也会一文不值。
    2008/10/28 22:45:12
  • 老秦悟性极高、绝顶聪明:涌现必须是在它所处的那个层次。例如,时针脱离了钟表,就没有计时功能,解剖学不可能发现意识,等等。
    2008/10/28 22:43:25
  • [116楼] 评论人: 本君你好!
        鄙人不知道。敬请阁下不吝赐教。谢谢!
    2008/10/28 22:43: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网名Dammos、求心,1963年生,男。1981年武汉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本科,2000年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研究生。某企业负责人,广州求心经济研究所主任。主要代表作有:《过剩经济学》,2004年广东经济出版社;“论发展中国家的有效需求与就业”,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基于生产过剩的社会分红”,激进政治经济学评论(美), 2011年 43: 216-229 ;《货币改革与社会分红》,企业管理出版社,2011年。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