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赌博经济——市场经济的最高阶段
2008-08-05
字号:

  世界经济似乎疯狂了,油价莫名其妙的涨,粮价莫名其妙的涨,原材料价格也莫名其妙的涨。去年以前,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对油价粮价上涨按照市场经济的供求关系理论来解释,中央台几次专家评点都没跑出这个出发点。到了今年,大家好像明白了点,很多人在说油价飞涨是因为有“热钱”在炒,是金融投资影响了油价。去年在议论中国楼市为什么涨的时候,大家把注意力放在房产开发商和政府身上,怒斥开发商贪婪,抱怨政府不抑制房价。今年开始,有些人已经意识到房价涨是因为富人把买房子作为增值和保值的投资对象,也就是富人把住在当股票炒了,楼价才不住地涨。

  贫道认为现在能这样认识是好事。很多事情其实早说了也是白说,时候到了就会有人看出来。这几天,连老右派“自然向前”也“左转”了,开始大骂厉以宁和张维迎是“投机经济学家”了。贫道以前就说过,到了一定时候,中国大部分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都会左转的,就像阿根廷、巴西一样。过几天疯僧一定是这里最左的!

  在今年以前,如果有人批判市场经济,也都是从分配角度讲的。对市场经济自身运行是否有灾难性或者颠覆性缺陷,则没有人能说清楚。很多右派在不断嘲笑马列主义关于资本主义的论述,指着西方经济在50年代以后就没有发生典型的经济危机来说事。中国的鹦鹉们更是高喊市场经济万岁,让人觉得市场经济几乎是无所不能,有自我修复能力,自我提供力量的永动机。到几年,事情好像有了点变化。你看这些天,鹦鹉学家们对中国楼市、股市,世界油价、粮价,对次贷危机,“两房”危机有什么说法吗?没有,他们根本说不清楚了。不过,究竟世界经济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倒还真的没有人说清楚。

  其实,很多概念也都是长期以来西方话语体系规定成什么就是什么了。比如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其实资本主义就是市场经济,就是经济的主体活动是由市场配置资源的经济模式,这与是农业经济还是大机器生产没关系。所谓计划经济也就是由人在一个大经济体中直接调配资源的经济,这种经济模式早在古罗马和西方中世纪都流行过,无非是社会主义把这种模式叫响了。

  在人类历史上,只有中国经历几千年的市场经济。中国自秦以来一直是资源,包括生产资料——土地,生产工具,生活用品都主要依靠市场交换的经济体。西方人也就是十九世纪开始才进入这个阶段,西方的进入这个阶段的原因在于基于市场交换的大机器生产创造财富的能力超过了农业,市场经济才占据主体。

  因此,要认清当今世界经济现在出现的状况究竟意味着什么,市场经济发育过程究竟是什么样子,其实还只能从中国古代市场经济的研究和认识中得到启发。因为模式的内容可以发生变化,但模式本身的规则往往不变化。

  中国古代市场经济主要是这样几个要素组成:生产资料——土地;产品——农副产品;市场进入者——小农和地主(往往兼商人)。产品是市场参与者通过市场互相交换的,土地也是市场参与者在市场交换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是疆土的土,不是耕地的土)。中国在任何王朝中前期都是以小农经济,也就是中农和下中农为主的经济。财产权和所有权清晰的很,远不是有些人担心的那样。整个交换活动基本符合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与现在没什么两样。下面贫道讲讲市场经济会发生什么变化。

  王朝初期,由于刚从战乱恢复,这个时期是:地价低,粮价高。因为社会动荡,投资土地不仅风险大,而且动乱本身也使农业生产收到破坏,谁有粮食谁活命。比如宋朝初年粮价大约每担(约118斤)600文左右,地价约1两银子(1000文)1亩。小农经济虽然是财富最重要的创造者,但又是一种最不稳定的经济形态。小农经济同时生产同样的东西并且同时卖,四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市场竞争极度激烈。家庭经济很单薄,随便一个天灾人祸,再配合上高利贷(中国历史上借贷利息一直很高,基本在年息25%以上,因为王安石的青苗法政府农业贷款利息还有这么高),所以破产并卖掉耕地的情况频繁发生。同时小农又视土地为什么,只要有点钱第一选择就是买地。因此土地交易会频繁发生。在这个时期,地主和商人卖地主要是为了通过收取地租取得投资回报。中国古代大约1亩地产1担多一点(59公斤)粮食(到解放初期,我国谷物单位面积产量也就70公斤左右),投资2两银子买地,收价值300文的谷物地租(按600文1担,四六或五五分成),年投资回报率15%,还是合算的。

  土地是有限资源,任何有限资源的价格都是在逐渐上升的。因此我们会看到,王朝初年土地价格在1-2两一亩,会在中期很快达到20两左右一亩。而粮食是再生资源,供给能力影响价格,价格虽然也涨,但大约在700文左右1担。这个时候地主商人以吃地租为目的投资土地就有些不合算了。因为还按五五分成,即使粮食单产提高点,也无非能收400文钱,投资回报率就只有2%了。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候还有那么多地主在买卖土地呢?因为地价总是持续在涨,王朝后期能涨到50两,甚至100两一亩。涨到50两1亩,年投资回报率只有0.8%,涨到100两1亩,只有0.5%。在资金利息达到25%以上时投资土地,不是傻瓜吗?地主就是资本家,他们怎么会傻?他们是把土地当作股票、期货等赌具来赌博了。由于中国自然灾害频繁程度和灾害程度世界第一(联合国统计近50年世界50大自然灾害中中国占了26个),因此小农破产卖地和丰年买地很频繁,换句话说“短线”有波动。土地作为有限资源长期一定涨,也即是说是长线投资好东西。因此,中国才有“千年田换八百主”的频繁土地交易活动。地主商人(一般还都兼高利贷者)是把土地这种重要生产资料作为赌具来玩,从中赚钱,才造成地价不断上升,超出土地作为生产资料本身的投资品了。

  这样看来,市场经济的最高阶段,或者说发展到一定阶段,经济活动的内容将变成以赌博为主,也就是进入一个赌博经济阶段。这个阶段也是市场经济的最后阶段,因为发展下去,这个社会只有崩溃。

  炒卖土地并不是论月的,是论年甚至几年才一个轮回的。虽然大商人地主通过炒卖土地赚钱,但随着土地作为生产资料的投资收益逐步降低,必然驱使地主提高地租。这就是为什么王朝初年地租远比王朝中后期低的主要原因。当然,小农破产越来越多是根本原因或者是基本条件。假定一个4口之家的自耕农本来耕种10亩地可以吃饱(每亩养活0.4个人)——。如果失去土地去租一个四六分成的土地(地主四),大约需要租用15亩地可以吃个半饱(每亩养活0.27个人)。如果地租改为五五分成,不租种16、7亩就不能活了(每亩地养活0.2个人),可到了倒四六,就要租种20亩地才能活。狠的还有三七分呢!而总人口还越来越多,于是每亩实际养活农民的地就越来越少,大量农民被“溢出”这个生产链中,成为失去生活来源的流民。所以,任何王朝后期流民数量都在暴增,说到底都是赌博赌出来的。

  最终,这个社会必然崩溃。

  因此,从中国市场经济经验看,市场经济到了赌博经济阶段,最终是崩溃的。只是现在是世界经济一体化,要崩溃就不是一个唐朝或者元朝了,要崩溃就是全世界一起崩溃。除了那些“与世隔绝”的国家(就像当年为避战乱的“桃花源”等)好些,越靠近漩涡的崩溃越惨烈。

  哈哈,今天,全世界人民终于要体验一下中国人的经历了。

  维持这个世界生存的,当年是土地和农业,现在是农业和制造业。自从美元的供给取决于印刷机以来,世界上每发生100美元的交易,接近99元是在赌场里玩的,只有1元多点是搞农业,制造业和商业服务业。世界上用于赌博的钱有几十万亿。在这种局面下,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成为“弱势群体”,在金融大亨眼里,几乎任何行业,任何物品都是可以炒的。只要这些钱一声令下砸到任何地方,就像大象跳到澡盆里,所有其他东西都不算了。

  看看中央二台昨天夜里和今天下午播的关于世界粮价问题就知道了。要是这些钱还都在股市、汇市里玩,这个世界就够不安生了。可这些钱现在正有计划的跳进石油和粮食行业里(这两个东西有关联,因为粮食可以生产燃料,而燃料又是发达农业的主要成本)。你不让它跳?这如同崇祯皇帝也清楚土地兼并和流民出现是要亡党亡国的大事情,也没有敢下圣旨禁止土地交易吧——因为中国市场经济历史久远,连祖宗之法都说不上,愿买愿卖天经地义!

  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这些钱还主要在股市、汇市、楼市里玩。在这里玩,就玩得西方工业国的制造业没办法活。因为一个企业如果在汇率、利率三天两头变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组织生产和投资。就算有点所谓“避险工具”,也只能对小的波动有点作用。如果利率、汇率变动幅度大而且不可捉摸,这些避险工具反而成为玩家榨干你的手段。这也是西方工业资本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大量涌入金融管制严格,没有与世界接轨的发展中国家的原因之一。

  当年这些钱还不多,现在已经是当年的几十倍,而且准备跳到整个生产、服务的最基本环节里了。面对庞大的,有计划的金融袭击,各个行业基本就同当年的小农一样找不到北。而老百姓肯定是弱者,首当其冲的是不发达国家的老百姓,还包括西方人数众多的中产阶级。几次对基本生产资料和原材料的洗劫,灾难要比所谓东南亚金融危机大不知多少倍,甚至不是一个性质。因为前者还属于给正常经营活动制造些困难,后者会直接影响人类的生存。

  有意思的是,每当这个时候,“信用危机”就成为催化剂。当年农民忍受地主商人的盘剥没有造反,因为他们信任皇帝,信任官府,而且官府、皇帝、文人都在骂奸商和兼并者,他们把怨恨都对着制造自然灾害的老天或者命。但到了很多人没办法活的时候,他们发现皇帝并不保护他们。皇帝、官府、文人都没了信用。信用体系一崩溃,世界就乱了。

  今天西方进入虚拟经济阶段,几乎所有交换都是一些电子符号,所有财富都是一堆电子符号。就连黄金财富都可能建立在对银行的信用上,如果信用体系出现无法弥合的漏洞,就会加速这场崩溃。次贷危机是看得见的信用危机,涉及3000亿,西方各国参与救火还折腾一年才有些消停。接着两房也是看得见的信用危机,窟窿可能是上万亿,美国政府救还是不救,能救成个什么样子就难说了。按照宋鸿兵的推测,接着一场会是信用违约掉期市场的为危机。基本特点是没有人知道借自己钱的人或者为自己担保的人是否实际处于破产状态,一旦点暴一个点,会发生雪崩式的信用危机。企业间甚至政府间都不知道能否信任。

  当然,准确和详细描绘市场经济最后阶段是什么样子,今天全球市场经济最后阶段会是什么样子,都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但再复杂的事情都可以先把握其大致趋势和大的脉络。贫道估计,为市场经济高唱赞歌的人会长时间销声匿迹了,除了目前强坛上几个不知深浅的右派还在跟贴上鹦鹉学舌。

  贫道劝右派们学学比较知进退的“自然向前”,能够发现错误和纠正自己错误认识是很重要的,虽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贫道也无非当了五六年左派,在此之前当过起码20年右派。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若说起来无商不赌,只是风险大小的问题。买国库券都是投资~孔子也赞扬弟子猜行情屡中,因此,世界就是一赌局。当然,要有规则,要树立人文关怀,从制度和心理上进行健康引导。把社会的资金用来博奕更加有益的事情,像体彩的捐助社会公益事业……
    2008/8/5 11:03:0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