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主流意识在把改革与毛时代进行彻底的切割
2008-01-10
字号:

  进入2007年最后两个月,中国有几件看起来不太关联的事情:

  11月1日,电影《色戒》在国内各大影院隆重上映;11月14日,河南日报刊登了署名石仲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为何不包括毛泽东思想?》;11月19日,北京日报刊登了徐友渔的《改革开放前没有腐败吗?》;12月18日,中央台花费破纪录的7个小时追踪报道《色戒》在台湾获得金马奖的实况;12月20号,电影《集结号》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演,中央电视一台、二台三天内两次就该电影采访导演冯小刚;12月23日,《大河报》以《洛阳烈士墓被夷为平地 烈士陵让位商业墓地》为标题报道了洛阳毁陵事情。

  这几件事情连续出现表达了一个信号,主流意识试图把改革开放时期与毛泽东时代进行一次彻底的切割,以便摆脱“历史包袱”,轻装“前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系为何不包括毛泽东思想?》一文发表后,人民网强国论坛第一次出现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上所谓的“左”、“右”两派对该文都“叫好”的局面。署名“道路是曲折的”网友对此评论说:“十七大的解读真是五花八门,左右双赢” 。“右派”支持说:“文化大革命的破产,证明了过去时代的理论,存在着严重缺陷,决不能给中国人民造福,而是中国人民前进的障碍!”(中华是我亲爱的家),很多“左派”也声称这篇文章说了实话,认为现在的基本思想就是完全摒弃了毛泽东思想,“强坛名言录”说:“强烈赞同。我是早想说而不敢说。现在终于有人正确地揭示了这一点。这对于破除大家的幻想是非常有帮助的。”显然,网友们都从该文发表的时间,发表的单位,莫名其妙的标题和生硬的解释[1]中看出来一个意思——我们要与毛泽东思想进行一下切割。

  北京日报徐友渔的《改革开放前没有腐败吗?》一文,本来是2007年8月23日登在《中国新闻周刊》上的,没多少人注意。但是在对前文的猜疑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出现在发行量比较大的又一个省级党报上,影响就大了。

  这篇文章同前一篇文章一样都是用设问方式,而且同前一篇文章蹊跷地提出“为什么不包括毛泽东思想”一样,不指出究竟谁说过“改革前没腐败”,本身就有些霸道,因此评论基本是一边倒。强国论坛著名网友“云淡水暖”笑说这篇文章开头说“有一种议论流传得很广泛,即改革前的‘过去年代没有腐败’。这种观点认为,改革前年代的特权、腐败比现在轻微得多……”,把“轻微得多”当作“没有”是可笑的。认为这篇文章在表达“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的思想,是为目前的腐败辩护的言论的网友更多。

  不少网友把这篇文章与《河南日报》的文章联系起来了,认为这篇文章实际上将改革前的中国政府放在了“反人类”的被告席上,表达了要把现在的共产党与改革前的共产党做切割的意思。

  “黎阳”以《从“外国也有”到“改革开放前也有”到诽谤国家》为题,先用鲁迅嘲笑很多人为中国当时的丑陋用“外国也有”的杂文进行对比,然后指出该文的逻辑是:改革前的共产党政府用“整体性的歧视政策”造成了“1966年8月,北京大兴县原地主、富农及其子女300多人被杀,其中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出生38天”,造成了“上世纪60年代初河南信阳出现‘饿绝’现象”。这个逻辑“等于向全世界污蔑中国当局组织策划了对平民的大屠杀——既然是‘整体歧视性政策’所致,那还不是官方的有组织行为?而‘上世纪60年代初河南信阳出现‘饿绝’现象’就更不得了:整个河南信阳地区的人口都‘饿绝’了,死得一个不剩,那还不属于‘反人类罪’、‘族群灭绝罪’?……《北京日报》是党报,是官方报纸。官方报纸既然如此刊登,那就意味着官方认可了徐友渔的一切指控,意味着北京市当局承认曾在北京大兴发生了官方组织的对平民的大屠杀,承认了河南信阳地区全部人民都被‘饿绝’了”。

  联系两篇省级党报的文章,有的网友指出,目前主流意识试图一方面把现在共产党与毛泽东时期的共产党做思想切割,一方面把当今的执政者与改革前的执政者做政治切割。

  在这同时,电影《色戒》删节了些色情镜头后上映了。虽然《色戒》在中国第一红导演张艺谋做主持下获得金熊奖,台湾获得金马奖,大陆主流媒体和主流精英都赞不绝口,但是其中的含义还是另人吃惊的,互联网上批判声远大于赞美声。有人把《色戒》与也反映了敌对双方产生爱情的苏联电影《第四十一个》进行了对比:

  文革期间遭我们批判的苏联电影《第四十一个》,说的是苏联国内战争时期一个红军女狙击手没有击毙第四十一个敌人没有击中而是俘虏了他。在押送俘虏过程中他们两个偶然被流落到一个荒岛上,经过一段共同生活,双方产生了爱情。后来白军的船来了,“爱人”跑向敌船,红军战士最终把他击毙了。虽然这个电影思想性有些问题,但编剧还是尽量符合艺术逻辑,也就是生活逻辑的。双方是国内战争的一般军人,两人的爱情发生在孤岛和长时间的共同生活中,最后阶级对立战胜了爱情。而《色戒》让一个以抗日的女大学生在被一个杀害了无数同胞的大汉奸强奸后,由于性交的和谐和快感,与对方产生了“爱”,而这个爱还能升华到宁可让自己战友牺牲性命的高度,就根本不符合生活逻辑。这样的作品连艺术上都没有价值,怎么能够被评金奖,大力赞扬,是很奇怪的事情。这个网友接着评论说:

  “《色戒》的是非观大家评论的很多,认为是卖国主义的,恶心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妇女的。但有些人不以为然,认为不见的所有片子都需要把大是大非做主题。确实,很多无厘头作品看不出来有什么是非观,也没什么明确主题。但这都是小题材的片子,说些风花雪月,说些市民生活的。要抗战这个大题材,就无论如何牵涉是非观,牵涉战争的正义性问题。如果李安拍《第四十一个》电影是这样的内容:二战期间一个入法西斯俄国兵团,公开杀害过很多苏联人的白俄后裔,被一个红军女狙击手俘虏了。在押送途中这个俄奸强奸了女战士,由于性交和谐,他们相爱了,后来遇见德军,他们双双投降了德军,为此还牺牲了几个红军战士,恐怕苏联人会提抗议的。如果拍一个阿拉伯妇女,因为与一个屠杀了很多阿拉伯同胞的以色列间谍一起找到了下半身的快乐,于是背叛了阿拉,背叛了自己的兄弟们,恐怕事情更大。或者拍一个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一个起义军妇女,因为和一个屠杀很多美国人的英国军官一起找到了下半身的快乐,而出卖了华盛顿的军队。恐怕就不是奥斯卡拒绝让他参展问题。

  但恰好在李安认定拍中国人就不会出问题。不仅不会出问题,而且一定会由中国著名导演主持的金熊奖中获奖,而且会让中央电视台在报道台湾评金马奖时,花费破纪录的7个小时报道。李安也太自信了,因为他看透了大陆的文艺界。”[2]

  《色戒》的播放让很多人感到绝望,觉得我们不仅准备与革命切割了,而且要与民族做切割了。

  接着贺岁大片《集结号》上映了。虽然冯小刚信誓旦旦地说这是怀念烈士而做的,虽然中央台也助阵采访,但这个作品与《色戒》一样,用违反生活逻辑的剧情羞辱了解放军。

  强国论坛著名网友“数学”在该剧刚公演就指出这个电影的逻辑错误。剧本原来的故事中,负责阻击的连长要分散在阻击阵地的40多个战士听见他吹集合号就撤退,结果号兵战死了,集合号没吹。电影改为团长给担任阻击的连长说,要他们听到大部队转移到安全地区后拍号兵回来吹集合号撤退,后来根本没安排吹集合号。两个结果都一样——阻击部队都战死了。

  这看似很小的改动,其实最终表达的意思就不一样了。因为大部队转移需要时间,到安全地方后再派号兵回来吹号要花两倍时间,还没考虑号兵途中的意外,因此都是用规定阻击时间来约定的。团长下这样的命令,要么是事先打算让这个连都战死,要么是个罕见的傻瓜。有网友评论说:“把‘完成作战任务并要求全部指战员战死’为作战目标,而不是‘在尽量减少伤亡情况下完成作战任务’为作战目标,这是一个什么军队?这个什么军队也不是的军队,甚至连法西斯军队也不是。法西斯部队也是‘军队’,也会按照一般战争规则:尽量消灭敌人,尽量保存自己。希特勒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后期要求德军重兵集团坚持战斗不投降,也不是想让他们全部战死,还是派部队救援的,是希望有个机会转折。如果读历史,可能只有蒋介石为了排除异己,会让整建置的杂牌军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以便消灭杂牌军(但杂牌军也很滑头的,该跑早就跑了)。难道当时这个部队首长与这个连长有仇?要借敌人的力量消灭他们?不知道,影片里没交代,可这个逻辑始终是存在的。”[3]

  《色戒》和《集结号》反映的主题,并不是只有关注政治的人注意到的,今年元旦流行的贺年短信就有这样的内容:“看完《色戒》知道女人靠不住,看完《投名状》知道兄弟也靠不住,看完《集结号》知道组织更靠不住,明年只有靠你了!XX祝你新年快乐。”这个“组织”是谁呢?恐怕不仅仅是上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把费尽千辛万苦为战友讨回一个“烈士”称号为内容的《集结号》刚公演3天,一篇关于解放洛阳的解放军烈士墓因商业开放被毁坏的报道出来了。更巧合的是,这些烈士与《集结号》故事里的烈士是同一年牺牲的。人们彻底纳闷了:就算你辛辛苦苦讨回个烈士名分,最后葬在烈士陵园里,又有什么意思呢?

  虽然没有谁明着说要把今天的共产党的基本思想与过去的共产党做切割,把今天的政府与改革前的政府做切割,把今天的中华民族与抗战时的中华民族做切割,把今天的“组织”与过去的“组织”做切割,但是一连串的事情摆在那里,没有人不这样联想。

  且不说该不该做这样的切割,今天的执政党真的能靠这些切割找到真正的拥护者吗?能靠与过去划清界限就被有些人认为有“合法”的执政基础了吗?[4]恐怕不见得。

  可以说,共产党在中华民族的解放斗争中,把外国帝国主义和旧政府的官员们都得罪了;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把资本金和地主老财都得罪了;在社会主义教育和改造中,把知识分子都得罪了;在文革中,又把当时的官员们得罪了,唯一没有得罪的就是广大工人群众、农民群众。而改革开放后,获益最小的是工人和农民,虽然谈不上得罪,但是怨言是有了。那么现在怎么办?

  显然有人出主意了:只要维护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维护好与新生富人的关系,维护好与知识分子的关系,维护好官僚体系的关系,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就找到了。维护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与得罪了他们的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进行决裂,进行切割,只要撇清了与毛泽东和这个时期政府的关系,大家都会拥护共产党长期执政的。

  鬼才相信这些!共产党之所以能够长期执政,关键在于“人民信任”[5]。是人民,尤其是广大工农群众拥护共产党。自然灾害和文革时期国家经济极端困难,社会也混乱,但为什么没有任何危及共产党执政地位的任何迹象?原因很简单,毛泽东得罪了很多人,但是没有得罪工农群众。
  西方国家,富人集团,知识分子,官僚阶层什么时候值得信赖?共产党把他们得罪那么厉害,真的换身衣服,涂点油彩他们就不认识你了吗?看看“猫眼”网站关于洛阳烈士墓被毁后这些跟帖就闻到气味了:

  ——蛇太君:这样有气节的开发商造的房子,就是卖2万一平米我也买!

  ——baihcbo:新社会的新革命.

  ——cestlavie:所有四五年以后的烈士墓都该铲平。为抗日英烈腾地。

  ——lajijiangsi:大快人心事,打倒四人帮...作者:郭沫若

  ——咬不断的浓痰:烈士目前情绪稳定

  ——嫦娥爱华南虎:屠杀自己同胞也配当烈士???夷为平地大快人心

  ——搭便车:那些左粪将来就是这下场

  ——大炮鸟:那些自封的烈士还是早点清理了算了

  ——含羞百合:太子们的幸福是这些人的命换来的,中国人民深重的苦难也是这些人的命换来的。

  ——红缨枪红红:自家人互相残杀,什么鸡巴烈士,全是扯淡

  ——今天天气真好:真正的掘墓人。

  ——烧红的烙铁: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本以为是抗日烈士墓,原是解放战争的“内战烈士”,本来就是炮灰,早晚彻底灰飞烟灭,提前给后人腾地方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些咬牙切齿的话,还以为撇清了过去就安稳了吗?

  --------------------------------------------------------------------------------

  [1] 该文开篇说:“十七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后,也引出一些新的问题需要回答。比如,对这个理论体系的界定为什么不包括毛泽东思想?对过去讲的“始于毛,成于邓”怎么解释?”实际上,不仅此前没有任何媒体甚至网络上有人提出过类似问题,而且一般人从十七大和十六大报告中也看不出这样的区别。一个省委党报煞有介事地提出这个问题决不仅仅是画蛇添足,稍微有政治嗅觉的人自然会觉得这里意味深长。

  [2] 见2007年12月31日人民网强国论坛网页。

  [3] 见乌有之乡网站2007年12月23日网页。

  [4] 《西山会议》上有人提出过这样的问题。

  [5] 50年代一个民主人士问毛泽东:你凭什么能够坐到这个位子?毛泽东回答很简单:“因为人民信任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