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07年盘点——经济:向外看,向内看,向后看,向前看
2008-01-05
字号:

  2007年年中开始,中国物价开始上涨,被总结为经济可能会“过热”,因此开始了宏观控制,调高利率,控制信贷。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和物价开始出现结构性上涨的原因是什么,是否能用常用的调控手段来控制,其实是需要探讨的。

  十七大报告中提出要“解放思想”,提出解放思想就是认为现在大家的思想有些被拘束了,对认识事物有困难了,需要开拓思路。怎么开拓思路?人的认识是角度和视野决定的,只看见过去的东西,只看见国内的东西,只认同根据过去东西总结出来的理论,思想自然被拘束。眼光放远点,站在更广阔的位置上和高度上看,就会有另一个认识,就会摒弃基于过去条件奠定的理论,产生一个飞跃,也就是解放了思想。解放思想如果不换角度,不扩宽视野,那一定会变成无聊的争论。所以,我们在看国内问题时,先要向外看看,再向内看看,在往后看看,最后向前看看。都看完了,思想就解放了。坐井观天解放不了思想。

  比如,货币发行多了就一定引起通货膨胀吗?根据传统理论是正确的:货币增发的减去经济增长数,大致是通货膨胀的数,因为多出的钱没有对应的物质和服务财富,这些钱就会使单位财富价格提高。但是,这个理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不太灵光了。美国最近10年发行的货币是前40年的总和,而美国经济增长每年2~4%,货币发行经常是两位数,但美国这10年物价一直只有2~4%。也就是超出经济增长的货币发行并没有使物价上涨。其实很多国家都是如此,日本前些年货币发行也非常高,但日本物价也没上涨。中国人民币发行也高于经济增长,目前积累的14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也是早就开始的,由于中国资本项下外汇不兑换,这些外汇都必须对应发行等值的人民币,加起来近10万亿。外汇的持有者是国家,但对应人民币持有者是企业和个人。但这些钱并没有在97年以来形成对物价的压力。因此,认为物价上涨是货币发行过多造成的是正确的(没有超额的货币形不成物价上涨),但货币发行超出经济增长就引起通货膨胀就不一定正确,起码以前正确现在不一定不正确。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还要回到王小强和王建关于虚拟经济和赌博经济的观察上。也就是说,我们先要向外看看。

  向外看

  西方经济进入赌博经济阶段后,货币的主要活动场所是赌场,是股票、期货、外汇等。目前每发生100元的交易,99元是在赌场上,1元是在传统经济领域。要知道,通货膨胀是在传统经济领域里发生的,赌场根本不存在什么“通货膨胀”,赌场最大特点就是不怕货币多,越多大家越发财,钱再多对传统经济生活也没有什么作用。反正微软一股究竟是5美元还是500美元,对微软经营不影响什么,于是通货膨胀没有了。需要担忧的只是天文数字的钱去炒郁金香或者君子兰没什么,要炒石油还是有点麻烦。发行再多的货币也都先进赌场逛一圈,调整利率后投资者并不先参考周期长的物质生产回报率而是参考现买现卖的股票收益率,自然对制造业影响微乎其微。这样一看,就知道各国中央银行超发的货币哪里去了,为什么没引起通货膨胀了。

  日本前几年货币发行多,是因为大量游资看重美国利率高,日本利率低,大量贷款日元去美国吃利差了,这对日本经济没什么影响。

  但是从西方在70~80年代刚进入虚拟经济阶段时期,超发货币还没被赶进赌场前,确实发生过高的通货膨胀。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中期不到10年中,西方国家通货膨胀率达到400%。中国今年的物价上涨是否与此有关,确是需要研究的,贫道自然不具备这个功力。目前的物价上涨,除了猪肉供应问题引起的关联产品即食品上涨外,国际油价和有些部门搭车涨价也有关。赌博如果只是用钱赌钱还好些,如果用生产生活资料去赌就会出麻烦。目前大量游资赌石油期货是石油涨价,就影响了世界经济。油价上涨引起运输费用上涨,会连几乎所有产业的成本上涨。同时你会发现,现在高速路的收费比前年高出很多,大约高出30%以上。高速修建成本合算是事先做好的,而且没有什么成本上升问题,但高速收费涨价累加汽油涨价就会使运费增加1倍左右,摊在各个行业成本里就不小。

  因此,不向外看看,恐怕连个通货膨胀都看不懂。

  向内看

  解放思想还要向内看。这个向内看,是指站在外面看,站在外面以后再看。

  比如我们经济高速度增长了近30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取得了巨大成绩?仅仅是党的英明领导?改革开放的伟大政策?当然这样说没有错,但就算英明,英明在哪里?抓主了什么才英明了?就算改革开放是条件,属于什么条件,起了什么作用?这些内部的东西,就要站在外面看。

  西方进入赌博经济阶段后还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产业资本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一个是国内产业空洞化造成进口大量增加并引起世界贸易高速增长。自70年代后期,西方产业资本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流动,每年达到上百亿甚至数百亿美元。1991~1996年,发达国家通过跨国公司流入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平均每年增加32%。1990年发展中国家吸收外商直接投资还只有369亿美元,2000年达到2525亿美元,增长近7倍。同时美国、英国、西班牙从80年代末开始连续贸易逆差将近20年,西方其他主要工业国的贸易顺差也一直在明显下降。2006年美国贸易逆差超过7000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制造业产值的40%(美国制造业三分之一强还是军火工业)。由于西方国家消费了现代产品和服务的80%,国际贸易市场急速扩大,从西方工业化后世界进出口总额始终在数千亿美元徘徊,但1970年到2004年,世界进出口总额从6000亿美元急速扩大到了18.6万亿美元,增长30多倍!远高于世界经济增长速度。

  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这是有目共睹的。这个过程有我们的内因,也有外因。西方发达国家拥有世界90%的财富,创造世界80%的GDP,消耗世界80%的现代产品和服务,中国在1990年国内生产总值只占世界的1.6%。中国2006年出口依存度达到36%,而且基本没有资源出口,比日本出口依存度最高的80年代中期高一倍左右。这种经济增长特点,如果脱离了世界经济,尤其是西方经济的巨大变局来认识,肯定会有偏差,甚至根本看不懂。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增长动力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

  1980年到1989年为一个阶段。这10年我国经济除了调整年份,一半增长率达到两位数。同时整个时期都处于贸易逆差状态,说明国内需求超出国内生产能力。计划经济时期高积累低消费和重轻农的产业安排严重压抑了国内需求。而改革新政释放了这个需求,使经济始终处于需求强劲的状态。甚至可以说,如果当时国内生产资源更加充沛,能够不依赖逆差就满足国内需求,GDP还有很大增长余地,个别年份甚至可能达到20%以上增长率。在这个时期,平衡是靠借贷实现的,每年借贷都在100亿美元左右。由于西方还没有进行产业资本转移,外商直接投资数额很小,每年只在20到60亿美元左右。

  第二个阶段是90年代开始到现在。从1991年开始,世界直接投资中,中国所得资本一直是发展中国家的第一,多数年份排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少数年份世界第一,累计达到1.3万亿美元。两头在外的产业资本的进入是90年代依赖经济增长的主要支柱。由于中国成功吸纳了世界最大份额的产业溢出资本,使中国保持了连续近30年的经济增长。

  这个阶段大致可以1997年为界分为两个阶段。1990年到1996年,多数年份处于贸易顺差,但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还来自强劲的国内需求。1990~1996年我国经年增长率为11.8%(90年不变价,下同),其中外需(贸易顺差所体现)支撑的增长占15%,内需占85%。内需还是经济增长主要动力。1997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经济增长主要依赖急速扩张的世界贸易市场,是外需支撑了中国经济持续高涨。从1997到2006年,我国经济增长大约为9.6%。其中外需(贸易顺差)支撑了75%,内需支撑了25%。也就是没有国际市场的急剧扩大,中国这10年经济增长只会达到2.3%。

  这样一看,我们党的英明,改革开放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也就是我们党及时顺应了国际经济环境发生的变化,积极引进外资和大力发展对外经济,实现了经济持续高速增长。

  向后看

  而站在这个角度向后一看,才会对过去党的政策有一个正确认识,不会把历史割裂开来,使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有缺陷。

  假如承认中国保持持续高速增长有强烈的国际背景,那么我们就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西方产业资本向外转移是对着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并不是专门给中国的机会。而且严格来讲,中国并不是西方国家最愿意转移资本的国家。中国是硕果仅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坚持共产党领导好社会主义理念,坚持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在政治上保持与西方的一定对立。而印度、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印尼、埃及等国家,而且市场化、民主化程度也比中国强,与西方的关系远比中国好。但是,为什么恰好是中国最大限度的利用了这次世界性产业资本转移,而不是“改革开放”程度更高的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尤其为什么不是印度!这难道不值得考虑吗?

  下面我们对这些条件做一些分析。

  与美国不处于敌对状态属于充分必要条件,因为强权美国一定会制裁与它敌对国家交易的西方公司。中国虽然没有印度等国家与西方国家关系融洽,但是自1971年中美首脑会谈后,70年代初所有发达国家都与中国建交。这次资本转移不是政府贷款而是民间资金,除了美国明确进行经济制裁的国家,基本不受政治因素影响。而这个基础中国已经在改革开放前奠定了。

  国家要足够大也属于充分必要条件。由于这次转移规模非常大,因此真正能够长期获益的只有人口大国。对于台湾地区、韩国、泰国等人口小国和地区来说,制造业一发展,劳动力就紧张,工资就很快上涨,西方产业资本很清楚这种情况。世界上发展中国家人口接近一个亿和一个亿以上的国家,有中国、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巴西、墨西哥等国。这里,巴基斯坦和孟加拉条件太差,显然没什么机会。剩下的应该是印度、印尼、巴西和墨西哥,其中印度的人口与中国接近,印度似乎更民主,更市场化,应该比中国机会更大,但是历史并没有青睐印度而青睐了中国,为什么呢?

  因为质量高而且价格低的劳动力队伍也属于充分必要条件。上世纪初的直接投资是矿业和种植业,文盲就可以。对制造业来讲,初中以上文化水平是基本条件。一个国家没有足够的受过初中及以上中等教育的能够从事制造业的劳动力,同没有足够人口是同等意义。同时,劳动力是“按质定价”的。就这一点来说,中国处于绝对优势。中国早在1978年中学入学率就达到87%,文盲率只有34%。印度在1980年的中学入学率只有30%,1980年文盲率达到60%。到大量投资的1995年,中国中学入学率达到90%,文盲率下降到19%,而印度1995年中学入学率才达到49%,文盲率49%,依然达不到比中国改革前的水平。这样的劳动力素质结构,自然很难被产业资本看中。其他几个国家,在1980年和1995年的中学入学率好文盲率分别为:印尼:29%和48%;墨西哥:49%和61%;巴西:33%和45%,都没有达到中国改革前水平(统计显示,中国1978年中学在校生人数比1995年还高)。国际资本都是唯利是图的,质量高价格低才会来。

  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尤其是重工业和交通、能源体系属于充分条件。确实,上世纪初西方给殖民地建过基础设施,但那是为了运走东西。日本人在东北建电厂、钢厂,修铁路、码头,是为了把产品运回日本。这次转移的产业资本是制造业,没人会先给你建好铁路,高速,钢厂,电站等。制造业要求充分配套,如果电力、钢铁、交通、技术装备条件不好,产业部类不齐全,单个制造业根本不会进来。1980年,中国1980年的发电装机容量已经达到8500万千瓦,到1993年达到18000万千瓦,而印度到1993年才达到中国1980年水平,人均装机容量只有中国的62%。印度那么热的夏天连空调都开不了,还哪里有电搞生产?1980年,中国钢产量是印度的4倍,巴西的2.5倍,墨西哥的5.3倍。1995年,扩大到印度的9倍,巴西的4倍,墨西哥的10倍。没有改革前中国钢铁工业的基础,根本无法与迅速增加的制造业配套。中国在1980年,铁路货运量是印度的3.4倍,1995年增加到4.7倍。人均货运量1985年是印度的2.3倍,1995年是印度的2.7倍,印度哪里有多余运力去满足新增的制造业?正是解放后我们正确地选择了重轻农的关系,大力发展能源、交通和设备制造业,中国才具备改革后承接大量制造业的条件。

  为什么中国能早早就把工业做的部类齐全?因为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实行了高积累、低消费的国策,全国人民勒紧了裤腰带创造出这个局面。1970年,中国人消费率只有63%,积累率达到37%,印度人干什么呢?他们消费了78%的产出,只积累22%。到1980年,中国积累率35%,印度只有27%。一直到上世纪末,印度积累率才达到35%。没有毛泽东时期前辈们勒紧裤腰带,中国现在就与印度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实还不是同一起跑线,因为美国肯定不愿意支持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达起来!

  那么,市场化和民主化是不是必要条件或充分条件呢?不是。西方这次资本转移不是为了打开中国市场(发展中国家市场其实很小),而是两头在外,大进大出。计划经济国家可以更容易地选择窗口方式的“特区”解决这些问题。早在70年代周总理就指示研究建立“特区”的政策了。至于民主不民主则更不重要,中央集权国家反而更容易制定出对外资的优惠政策。“资本家没有祖国”,哪里能赚钱就往哪里去,管他什么政治不政治。能赚钱,沙特国王那里去的,萨达姆的地盘也去的。台商不是喜欢统一往大陆来,是因为这里能赚钱!西方资本家一评估,都会发现把资本投向中国最合适。中国既然早就开了口子,资本进入是必然的。

  如果是旁观者看,似乎是中国共产党早就有预谋,费尽心机花了几十年功夫打造身段,以便赶上这个最有利的时期,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并利用这个机会迅速崛起。这样看,邓小平路线无非是毛泽东路线的继续,都是根据中国和世界基本情况做出了正确选择。把改革前后划成两个完全对立的时代,与历史事实和逻辑无关!

  向前看

  向外走一步,站在世界经济大背景下向内看看,向后看看,再向前一看,对未来的局势和对策才会有想法。

  前面总结起来就是,在西方经济转变为以虚拟~赌博经济阶段后,发展中国家有一次加速工业化的机会,由于中国共产党在执政后即开始打造一个工业化的物质基础和文化基础,并及时地在机会来到时充分把握了这个机会,使中国经济获得持续高速增长。那么这个国际环境还有什么特征?能够不能够保障中国今后依然持续高速发展和增长?这就是向前看问题。

  根据王建分析,西方发达国家的产业资本外溢和国际贸易增长还远没有结束。西方产业资本外溢的顺序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资本密集型产业,部分技术密集型产业;同时是按消费品制造业,装备制造业顺序外溢。劳动密集型产业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转移到很多发展中国家,消费品制造业目前转移得也比较充分,这可以从西方国家超市里已经是大部分产品写着“中国制造”可以感受到。但装备制造业的规模比消费品制造业规模还大,如果这个转移能够持续扩大,很多人估计的中国有可能持续高速增长到2020年是有道理的。这也是很多经济专家预计中国还会持续高速增长的理论依据。

  形势一派大好,不是小好——似乎真是这样。

  但危机也来了。因为西方经济变局中不仅仅是虚拟化的一面,还有赌博经济这一面。王小强的书里对这个危机做了充分的描述。

  目前,外汇储备闯世界记录的高,对应发行的人民币高达近10万亿,加上整个赌博市场都认为人民币低估了,升值潜力巨大,游资已经开始进入中国的汇市、楼市和股市。同时,30万亿的各项存款,15万亿的居民存款,都是进入各种赌博活动的巨大资源。这些资金总要找到合适的投资市场,不给他们开口子总是不行。于是,国内专家和国外专家一致要求中国进行金融自由化改革,我们自己也承诺在十一五中开放资本项下外汇兑换,允许外资进入国内金融市场,引进股票和外汇指数交易内容。中国似乎要全面与“世界经济接轨了”。这会出现什么结果呢?看看日本就知道了。

  日本依靠一个资本干预度很低的企业环境,一个管制很严格的金融制度,创造了一个效率很高的生产体系。日元一样被“世界”认为长期低估,积累了巨大的升值压力。“广场协议”后,日元与美元比价为1比120(最低的1995年为1比80)。广场协议包括日本金融市场的开放,从360降到120也是场斗争,日本政府为了维持日元的低价,大量印刷日元以增加日元供应量,加上外汇结存奇高,日本货币发行量越来越大。同时,由于日元逐渐坚挺,对日本出口企业压力增加,日本政府为了缓和升值压力,连续下调再贴现利率,使居民依靠储蓄保值的希望完全破灭。一方面有充足的货币,流动性没问题,一方面政府“逼良为娼”,迫使老百姓下海盲目炒股炒楼盘,于是日本金融市场开始繁荣娼盛起来。1985年日本个人金融资产中股票占9%,1987为16%,1989为21%。大家都来玩股票和楼市,同时银根这样松,就支撑了一个急速扩大的泡沫。1985~1989,日本225种股票价格指出从13113点上升到38916点,年均上涨近50%,1987~1990,东京证券交易所股票市值超过美国,世界第一。1989年末,是美国面积二十分之一的日本,地价总值是美国的4倍!

  接着怎么样大家都知道了。80年代以后,日本金融也“改革开放”与国际接轨,放开利率和外汇管制,允许银行混业经营,衍生工具也开始花样百出。1988年9月日本引进股票价格指数期货,一年后,日本股市惨烈崩盘。日本人不仅花钱把美国80年代的经济泡沫买光了,还被席卷了一大批钱,最主要的是,连续十几年经济走不出低谷。

  王小强在《投机赌博新经济》有一段很精彩的话:

  “改革开放带来物质生产的高速发展,金融自由化带来货币经济繁荣娼盛(追涨),外资抛空带来金融危机(杀跌),这首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三部曲,成为当代所有‘新兴市场’无一例外的宿命。”

  接着数一数,墨西哥、阿根廷、巴西、智利、韩国、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这些都曾经是风光一时的“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无一例外地遭到了类似日本的金融洗劫。可以说,日本不是在1989年栽了跟头,中国不见得就有几乎独吞了产业资本转移的机会,让日本至今生气也没办法。如果中国栽2010年前后栽了跟头,到2020年前后才恢复元气,恐怕印度不会再给中国机会了!

  解放思想不是让你胡思乱想,解放思想就是要大家四面看看,站在高处看看。

  看完了再说话。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