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是谁奠定了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增长的基础?
2007-11-03
字号:

  贫道前几天发了个帖子,其中说到进入80年代后,西方发达国家进入一个虚拟经济时代,尤其是90年代开始,西方大量产业资本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给发展中国家大力发展制造业提供了机会。而产业资本转移会向最符合条件的地方流动,正是毛泽东时期奠定了这样一个基础,才使中国成为利用这个巨大机会的最大受益者。一个不署名的网友跟帖批评说贫道后来的一个帖子顾左右而言他。他认为贫道这个观点“是荒唐的”,贫道只好稍微认真的给它解释一下。

  西方对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是上世纪经济活动的一个重要动力。因为这个时期世界资本主要在发达国家,技术装备也在他们那里。这种投资大致分为两个时期,一个是上世纪初,一个是上世纪末。

  如果按1980年美元计算,1914年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向海外殖民地国家和拉美一些刚独立的国家直接投资高达1790亿美元,比1980年他们向这些国家投资还多一倍。但是,这个时期的直接投资主要是为了掠夺这些地区的资源,主要投在第一产业,也就是种植业和矿产业上。对发展中国家或者殖民地来说,这些投资对当地制造业关系很小。投资进来,初级产品出去,是一进一出。进口的是成品,出去的是原材料。

  到上世纪后期,西方国家又一次达规模向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而且越来越大。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向国外转移已经成为一种趋势,美国现在不生产一台电视机,生活资料用品大部分是其他国家生产的。西方国家海外投资的40%是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其中中国吸收了最大部分,中国甚至在本世纪初吸收海外直接投资数额高于美国。这次世界性海外直接投资的特点是开始是劳动密集型,现在是资本密集型,接着还会有技术密集型转移。这次投资的特点,主要是“两头在外”,也就是资本进来,部分半成品进来,成品出去。由于发达国家的市场大,因此国际市场需求大幅度增加。

  对中国来说,一方面国际资本大量涌入,一方面国际市场迅速扩大,这是中国之所以能够在90年代后期至今保持高增长的基本原因,也是不以中国人意志为转移的因素——人家既然愿意来投资,生产的东西既然有人要,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生意。贫道的那个关于GDP和外贸顺差的感想,也就是由此来的。但是,如果没有这样一次机会,就像贫道那个帖子分析的,中国只有3~5%的经济增长潜力。

  但是,这样好的机会是对着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并专门说是给中国的。而且严格来讲,中国在政治上恰好并不是西方国家愿意进入的。中国是硕果仅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一,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在政治上保持与西方的一定对立。而其他很多国家,比如印度、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印尼、埃及等国家,与西方的关系远比中国好,而且市场化程度,民主化程度也比中国强。但是,恰好是中国最大限度的利用了这次世界性产业资本转移,而不是印度,不是印度尼西亚,不是巴西和墨西哥,这难道不值得考虑吗?如果连这样的大势都不清楚,还分析什么经济趋势和政策?

  这次产业资本转移的规模已经远不是上世纪中期小打小闹了,是以每年数千亿美元级转移的。在东西对抗中,一些亲西方的小国利用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时也都发达起来,但总规模很小,大多是以千万级人口的国家和地区,加起来不过一个亿。看看今天,中国每年出口达到万亿美元级水平(今年应该达到1万3千亿美元),涉及的劳动力达到上亿人。1970年,世界出口总额不过2190亿美元,(1980年1 .9万亿,1990年3.4万亿)对于台湾、韩国、泰国等小国和地区来说,只要制造业发展了,劳动力就紧张,工资就很快上涨,产业资本转移的动力就减小。因此,贫道在那个帖子分析的产业资本转移的条件基本是正确的。可惜的是,右派们除了说贫道“荒唐”,但没有人敢对贫道的这些逻辑进行批判。

  由于这次转移规模非常大,因此真正能够长期获益的只有人口大国。世界上发展中国家人口接近一个亿和一个亿以上的国家,有中国、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巴西、墨西哥等国。这里,巴基斯坦和孟加拉显然没什么机会,剩下的应该是印度、印尼、巴西和墨西哥,其中印度的机会应该与中国接近,甚至应该更好一些,因为印度似乎更民主,更市场化。但是历史并没有青睐印度而是中国,为什么呢?

  人口大国能够提供数量巨大的劳动力资源,不会因为稍微一发达工资水平就高得惊人(如台湾、韩国当年)。但是劳动力是“按质定价”的,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是否有足够的受过初中及以上中等教育的,能够从事制造业的劳动力。就这一点来说,中国早在1978年初中生入学率就达到87%,高中入学率达到34%,文盲率只有34%。但是印度在1980年的初中入学率只有30%,1980年文盲率达到60%,基本都是中国一半水平。到1995年,中国中学入学率达到90%,文盲率下降到19%,而印度中学入学率才达到49%,依然中国改革前,也就是15年前的56%。1995年印度文盲率49%,比中国改革前文盲率高出44%。这样的劳动力素质结构,自然很难被产业资本看中。其他几个国家,在1980年和1995年的中学入学率分别为:印尼:29%和48%;墨西哥:49%和61%;巴西:33%和45%,都没有达到中国改革前水平(其实说实话,中国1978年中学在校生人数比1995年还高)。国际资本都是唯利是图的,质量高价格低才管用。

  这次转移的产业资本是制造业而不是重工业和能源交通,人家不会先给你建铁路,高速,钢厂,电站等。上世纪初西方给殖民地建这些,是为了运走东西,日本人在东北建的钢厂也是产品都运回日本了。制造业要求充分配套,电力、钢铁、交通条件要是不好,相关的产业,也就是产业部类如果不齐全,单个制造业根本不会进来。1980年,中国1980年的发电装机容量已经达到8500万千瓦,到1993年达到18000万千瓦,而印度到1993年才达到中国1980年水平。1993年印度人均装机容量只有中国的62%。印度夏天那么热连空调都开不了,还哪里有电生产?1980年,中国钢产量是印度的4倍,巴西的2.5倍,墨西哥的5.3倍。1995年,扩大到印度的9倍,巴西的4倍,墨西哥的10倍。没有改革前中国钢铁工业的基础,根本无法与迅速增加的制造业配套。中国在1980年,铁路货运量是印度的3.4倍,1995年增加到4.7倍。人均货运量1985年是印度的2.3倍,1995年是印度的2.7倍,印度哪里有多余运力去满足新增的制造业?正是解放后毛泽东选择了重轻农的关系,大力发展能源、交通和设备制造业,中国才可能承接大量的制造业进来。

  为什么中国能早早就把工业做的部类齐全?因为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实行了高积累,低消费的政策,积累率始终很高,全国人民勒紧了裤腰带创造出这个局面。1970年,中国人消费率只有63%,积累率达到37%,印度人干什么呢?他们消费了78%的产出,只积累22%。到1980年,中国积累率35%,印度只有27%。一直到上世纪末,印度积累率才达到35%。没有毛泽东时期前辈们勒紧裤腰带,中国现在就与印度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实还不是同一起跑线,因为美国肯定不愿意支持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达起来!

  有的人会说,你说的那是硬条件,软条件也很重要,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中国大门不打开,中国照样无法利用这个机会。

  这叫睁着眼睛说瞎话。这里有三点要注意,首先,中国的开放是在上世纪70年代。毛泽东与尼克松会面后,西方全部发达国家都在70年代初期就与中国建交了,而且这个时期中国已经大量进口基础设备,根本不存在与西方国家贸易上的根本障碍,所缺乏的是没有允许外国直接投资。但是,这个时期西方国家根本不进行海外直接投资,都是政府贷款,而这个时期中国一样用了国际贷款,口子是开的。其次,计划经济和一党专政一点不是外资进入的障碍。因为计划经济反而可以很容易地选择用特区方式来搞开放,而且这也不叫什么发明,其他发展中国家早就这样做了,成功例子早就很多。毛泽东如果活着,也不会放弃这种机会。毛泽东的胆略不比邓小平小,只要对中国有利的事情,做得一定最积极,不就是个特区吗?想想毛泽东敢把金门等小岛留下来,说与美国和解就和解,就知道他会不会把握这样的机会了。海湾的国王体制也都没影响他们开放。第三,毛泽东并不迷信计划经济,毛泽东也没真正搞过严格的计划经济。他的大跃进,他的五小工业,与计划经济都是向背的。这个时期的“计划外”物资和资金,是中国能顺利走向市场经济的口子。毛泽东就一定不会搞市场经济?其实,当年刘少奇说的资本家剥削有功,类似的话毛泽东也说过,只是因为这个时期毛泽东发现市场经济没有可能实现高积累才放弃的。尤其是这次的资本转移的特点是“两头在外”,理论解释难点小,弯子比较容易转。

  贫道很赞同这次新党章以及十七大报告对毛泽东时期与改革时期的自然衔接的论述。

  这里还有更重要一点,就是“资本家没有祖国”。资本家是哪里能赚钱就往哪里去,管他什么政治不政治。能赚钱,沙特国王那里去,萨达姆的地盘也都去。台商都喜欢统一?因此都往大陆来?根本不是,是因为这里能赚钱!西方资本家一评估,都会发现把资本投向中国最合适。中国既然早就开了口子,资本进入是必然的。

  把改革前后划成两个完全对立的时代,完全是有些人的政治需要,与历史事实和逻辑根本无关!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