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国有企业如何遏制腐败?(上)
2011-11-10
字号:

  近年来,频频发生国企高管腐败事例,使一些人误认为国企的存在是中国滋生腐败的根源。2011年6月,所谓反腐专家,中央党校政法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林做客强国论坛时,煞有介事地提出了“国有企业滋生腐败的四个深层次原因”,更有人公开声称:“公有制是滋生腐败的最佳制度。”

  日益严重的腐败问题与国企的关系究竟如何?当前的腐败是不是公有制制度滋生的?如何治理普遍存在的腐败问题?这些问题是本文试图探讨的主要内容。

  公权和金钱——腐败发生的条件

  所谓腐败就是指滥用公权,公权与金钱进行交易。没有权力自然不存在权钱交易,因此有“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说法,这个判断句已经作为人们论述腐败问题的大前提。由于国家行政权力高度集中是社会主义体制的一个共同特征,因此,把腐败和绝对腐败说成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利似乎就有些缘由。

  权力在任何社会都是存在的,尤其是公权。无论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有国家存在公权就存在。从逻辑上讲,只要有公权就存在权力与金钱交换的可能性。

  同时,既然一般意义的腐败是公权与金钱的交易,那么假如没有金钱,或者说资本,逻辑上一样不会发生腐败。问题在于,金钱和资本也是自市场交换出现后就一直存在的。这样看来,只要国家存在,公权存在,市场存在,金钱存在,钱权交易的腐败就必然存在。腐败就像一枚硬币,一面是公权,一面是资本。失去其中任何一面,腐败就不存在。可惜人类自进入文明时期,公权和资本就都存在。

  如果继续推演这个道理,权力越集中,腐败就可能越严重。但是是否存在金钱的作用越小,或者说是社会中缺失与权力交换能力的资本,一般意义的权钱交易也会减弱呢?从逻辑上讲是可能的。同时,一个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资本有强烈与权力交换的冲动,但因公权被制约,一般意义的权钱交易也应该会被削弱。

  假如可以这样推演,是不是当权力高度集中,同时市场化无节制发展的国家,腐败就特别严重呢?逻辑上讲应该是可能的。

  前苏联的腐败并非权钱交易

  以上判断并不仅仅是逻辑推演,观察一下历史会发现还有充分例证。

  我们都说苏联时期权力高度集中,因此腐败很严重。腐败导致了苏共脱离了苏联老百姓,以至于苏共解体前的民调中,认为苏共代表劳动人民的只占7%,代表工人的只占4%,代表全体党员的只占11%,而代表官僚、干部、机关工作人员的竟达85%。最终在叶利钦策动苏联解体,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时苏联群众很漠然。

  但是,如果认真阅读一下苏共“腐败史”会发现,苏联在很长时期的所谓腐败,并不是一般意义的权钱交易,而是以权谋私。也就是整个公权体系逐步形成一个利用公权自我服务的体系。公权被大量用以享受高级别墅和出国,安排子女等活动,并没有行贿受贿、利用职权出卖公权以赚取钱财的史实。原因很简单:当时没有私人资本,不存在公权与资本交易的机会。而且即使到所谓腐败最高峰时期,这些能够享受特权的官员及其家属至多不到300万,涉及金额与苏联当时世界第二的财富创造相比,或者与那种几乎无官不贪,动辄涉及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受贿相比,被侵吞的社会财富微不足道。

  斯大林时期所谓“资产阶级法权”还比较严重,干部与职工的工资差别,市民与农民的收入差别,知识分子与普通劳动者的工资差别还比较大。到了赫鲁晓夫时代,这个差别已经被严重缩小,工农之间、脑体之间收入差距几乎被抹平。可以说苏联曾经创造过人类历史上基尼系数最小的“共同富裕”时代。20世纪60年代的中苏论战中,中国共产党只能从官僚主义方面批评苏共,但很少能指出腐败的例子。

  何时出现了权钱交易式的腐败?

  苏联真正出现一般意义的腐败恰好是所谓市场体系引入时期。1965年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由柯西金主持进行了“新经济体制”的改革,改革的核心一是强化经济核算,还有一点就是所谓“物质刺激”,也就是建立和扩大了归企业自行处置(大多用以奖金)的企业基金。有了金钱自然有了以权谋私的机会。据 1966年实行新经济体制的704家企业统计,来自利润提成的物质鼓励基金,管理人员、工程技术人员获得总额的81.7%,工人获得总额的 18.1%。

  到安德罗波夫时代,市场经济因素被进一步引入。面对严峻的农业问题,1983年3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和全苏农业会议分别作出决议,决定在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中广泛推行集体承包制,并扩大了自留地和自由市场数量。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很快就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一些产业管理部门改为“康采恩”,部长变成董事长,允许私有经济存在并给予与国有经济平等地位。官僚取得的支配权逐渐演变为隐性的占有权。当时连共青团也动了起来,开始经营“共青团经济”。开办共青团商品交易所等。“人民委托我成为百万富翁”,成为当时一些青年干部的口头禅。官僚利用权力开始在国有的名义下暗自积聚个人资本。虽然从戈尔巴乔夫上台到苏联解体只有短短几年,但意义是深刻的。1992年,利加乔夫在《戈尔巴乔夫之谜》一书中,形容“改革的真正悲剧”时说:“可怕和无孔不入的营私舞弊势力,简直是一瞬间,大约一两年时间,就取代了几十年在苏共和整个社会中滋长并泛滥的营私舞弊分子。这股势力扼杀了1985年4月以后在党内出现的健康发展的开端。这股寄生势力就像繁殖很快的马铃薯甲虫一瞬间吃光马铃薯的嫩芽那样,很快就使改革的幼芽枯萎了。结果,一个奋起实行改革的国家就这样失去了平衡,受到动摇,现在已坠入深渊。”

  显然,在高度集权的体制中,腐败是随着市场化和金钱的作用增加而强化的。前苏联最严重腐败时期恰好在其解体前后,这个时期新的权力体系没有产生,行政和经济权力依然高度集中,同时休克疗法提供了最无节制的市场化过程,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个人利用公权侵吞全民财产发生了。到1996年,俄罗斯一半以上资产被8个巨富占有。他们甚至控制了大部分有影响的媒体,影响着俄罗斯的政治进程。这些富豪中,61%来自前政府官员。权钱交易的最高峰时期,叶利钦和大部分政府官员要看老板的颜色行事。

  苏联和俄罗斯的近现代史演绎了一个从权力高度集中情况下市场化过程中腐败产生的典型过程。这个过程让“权力产生腐败”有了更完整的内涵:腐败就是权钱交易。权力产生腐败,金钱也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与绝对的金钱一起才产生绝对的腐败。

  当国有经济遭遇市场化

  前苏联的腐败发生的特点和过程与中国的情况并不完全相同。中国共产党很早就注意到苏联共产党纵容特权的肆意膨胀问题。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共就不断发动以消除官僚主义,消除干部脱离群众,打击以权谋私为目的的政治运动。这包括后来因反右终止的整风运动,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因此,虽然中国也一定程度存在着特权,但程度要比苏联轻得多,并且总的趋势是不断消减。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严厉打击贪腐行为和对党员干部持续的革命理想教育让腐败问题很少发生。一直到市场化改革开始甚至改革初期几年中,权钱交易情况也并不严重。这是苏联市场化仅仅两三年就造成整个社会政治经济崩盘,而中国能持续进行至今的根本原因。

  高度集中的权力和无节制的市场化必然滋生腐败,而且是越来越严重,难以遏制的腐败。主流学者不厌其烦地指出:是权力过度集中导致了中国腐败的产生和日益严重。但是他们很难解释的事实是:改革开放以来,行政权力一直在弱化,无论政治还是经济方面权力集中度都在缩小。而正是这个过程中,腐败在不断强化。权力弱化的同时腐败在强化,历史事实无法让主流学者的理论自洽。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们都说苏联时期权力高度集中,因此腐败很严重。腐败导致了苏共脱离了苏联老百姓,以至于苏共解体前的民调中,认为苏共代表劳动人民的只占7%,代表工人的只占4%,代表全体党员的只占11%,而代表官僚、干部、机关工作人员的竟达85%。最终在叶利钦策动苏联解体,宣布苏共为非法组织时苏联群众很漠然。
    -----------------------是啊,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其实在老之前它早就不在道理上啦!这就是中国名与实哲学所要揭示的内在道理了。
    2011/11/11 21:03: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