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重建历史文化观 重温新民主主义(一)
2011-10-10
字号:

  张木生先生新作《改造我们的历史文化观》对传统史学观提出了挑战,最后提出中国重新回到新民主主义,震动了中国思想界。主流纷纷找张木生“对话”。吴思先生认为“支持这套政策的理论本身说服力有问题,存在着问题,你得经得住人民问”。先摆出朱厚泽先生的三问,自己又加两问[1]。也有人呼吁张木生“听听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主张吧”[2]。读完张木生的书和几次对话记录稿,深感不建立新的历史文化观,很多事情确实看不清楚。

  文化历史观决定观察角度和结论

  “中国向何处去”是1840年以来一直困扰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问题。十月革命让一些知识分子认为问题解决了,随着苏东和中国放弃斯大林的社会主义重新陷入迷惘。虽然如此,对一部分人来讲似乎从来不是问题:放着现成大国崛起的样板探讨“何处去”很愚昧。可对另一部分人来讲这一直是件麻烦事儿。张木生“重归新民主主义”,90%的篇章在探讨历史文化观,王小强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写到第四部分二十多万字了还在审视中外历史,不晓得到第几部分才能入正题。说不清是道理不够学问凑,东拉西扯,还是题目太大战战兢兢,过于谨慎。

  学者不是算命仙,对于未来和未知没法靠生辰八字手纹黑痣就做出结论。有人说经济学不是理论,只能从读历史读出道道来。其实政治学和各种人文学科离开对历史文化的观察和判读也说不清楚。当注意到现成的解释与历史事实不断出现颠覆性的冲突后,不搞清楚历史还真说不清楚现实。

  我理解张木生和王小强的难处。捡现成的,一个阶段论,一个终极论。联共党史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类历史分五个阶段步步高。这种看法一直是中国官方基本看法;另一个看法是西方市场经济、民主政治是普世价值,代表了人类发展基本方向,历史因全球西方化而终结。无论哪个都有理论有实践,都在昭示中国向何处去。只能二选一,顶多添个“初级阶段”或者变通为“民主社会主义”。可是,历史是一堆实实在在的事实和他们之间关系。仅凭起个名字或者外号就打算说清楚,看起来轻松,实际是轻率。无论徐倬云、赵刚、李零、张木生还是王小强都很早注意到从字面意义上的“封建社会”在中国早就不存在,却没敢给秦汉以来的中国社会起个名字。在他们的描述中,2000年来的中国经济形态是小农加市场,社会形态是大一统,政治制度中央集权。究竟叫什么不重要。木生认为还叫封建社会也不妨是重实不重名的态度——因为名字要约定俗成。道理很简单:任一社会形态都是个系统,包括经济、政治、文化以及它们之间关系等各方面的描述,“一家之言”不是动一个词就说清楚的。

  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无论坚持阶段论还是终极论的,似乎都没有计划根据这些新观察搭建一个新的叙述体系。在评论张木生大篇幅论述时,要么说“我们在三十年前的时候基本已经达到这个水平了”、这“不算颠覆性的”、只在“对批评‘西方中心论’是有意义的”、这个矛盾与“今天下一步怎么发展关系并不大”……虚晃一枪;要么用“这里只讨论……”罔顾左右[3]。这让我想起王小强就这个问题明火执仗PK秦晖,整个主流学者群假装没看见时的尴尬。

  简单总结一下这些年学者们对历史的新观察:如果封建社会是指分封建制,经济的主体是贵族庄园,君主赐予和褫夺决定地权变更,被分为贵族、农奴和自由民等基本不交叉的阶级,作为人群主体的农奴没有自由身份,政治上分权,君主与贵族协商处理公共事务,那么西方中世纪到18世纪符合封建社会的描述,但中国早在秦汉以来主体经济社会形态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自秦以后中国经济主体是小农经济(无论处于佃农、雇农、中农还是地主状态,家庭经济是独立的),主要生产资料自由买卖,所有人都是皇帝的编户齐民,政治上大一统的中央集权。

  对于以上描述,目前多数学者都承认。但到此为止还不能影响对传统历史观有颠覆性冲击。秦晖、杨奎松教授能从中国历史上土地不像欧洲那样高度集中得出中国古代社会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这与吴思的官家主义有点接近)而不是地主和农民的矛盾,往后分析共产党的土地革命就有些缺少法理依据。同样的事实,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出[4]:市场经济自身就是个正反馈系统,两极分化、经济虚拟化趋势无法逆转,总是靠崩溃进行震荡调整。结论只有共产党闹土地革命是历史使命。两者的区别是究竟讲小道理还是讲大道理,究竟摆部分事实还是摆全部事实。

  一些学者[5]进一步注意到:由于农业时期分工已经很发达,小农经济体过小无法涵盖社会分工,因此小农经济必然伴随大量的经济体之间交换。这可以在大量历史文献中得到证实,表明中国古代社会是发育完善的市场经济。而西方中世纪数百甚至数千人的庄园经济可以在经济体内部涵盖大部分分工,自给自足,因此经济体内部类似计划经济,外部交换很小,基本生产资料不能买卖,属于市场经济发育很低的所谓自然经济。两者的差异还可以从西方缺少小面值货币,度量衡混乱得到佐证。

  进一步分析,同一性的社会组织越大对市场经济发育越有利,这构成了大一统和集权体制的逻辑条件[6]。也可以在欧盟、东南亚联盟包括全球化的成长中得到验证。而自给自足的贵族庄园不依赖这个条件,这成为分权和协商政治的基础。中国缺少统一的有权威的宗教,因为中国不靠它就有凝聚力。西方必须有统一有权威的宗教,因为少了它就缺少凝聚力。这也可以从民主改革前的西藏得到佐证。

  如果这些叙述是真实的,那么首先会对阶段论造成冲击: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都是农业社会,生产力大致接近,中国小农加市场与西方庄园加计划的生产关系样式,中国大一统的集权政治与西方分权的协商政治就截然相反。

  接着对终极论形成冲击:市场经济显然与民主政治不是天作之合的原配,反而与大一统和中央集权厮守数千年。

  张木生通过李零变着法得强调这些逻辑,王小强引述大量史实来叙述这个过程。这些逻辑和叙述重点不是冲击“西方中心论”,而是想提醒大家思考这样两个问题:市场经济不见得与西式民主是天作之合的原配;西方民主制度的基础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建立和维护的“国际惯例”和“普世价值”;中国两千年经济社会不断震荡崩溃在表明市场经济并不像经济学描绘的那样可以自洽、只存在周期性波动特性,而是有正反馈特性的体系。

  历史和它揭示的道理恐怕不是“与今天下一步怎么发展关系并不大”。认识重归新民主主义,解答五个疑问,都离不开对历史的认识。甚至可以说,正是历史文化观的差别,决定了“中国向何处去”的不同主张和认识。

  时代判断错了吗?

  吴思先生说朱厚泽先生对新民主主义理论基础的几问第一是“时代判断就有问题。时代判断是社会主义在兴起,资本主义在衰落?是吗,世界历史已经证明,至少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在崩溃,而资本主义不断地解决自己的问题,所以这个判断有问题。不正视世界历史这个问题,理论的解释就会禁不住一问”。

  可以先用问句回答这一问:“毛泽东是这样论述时代性质的吗?”

  毛泽东用了很大篇幅论证为什么中国革命已经不是旧民主主义而是新民主主义。基本论述是:中国面临一个反帝、反封建,建立一个独立民主国家的革命。十月革命后“世界资本主义阵线已在地球的一角崩溃”,世界资本主义维护殖民统治更加疯狂和坚决,而社会主义国家坚决支持和支援被压迫民族的革命。由此这种革命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即新民主主义的,“为社会主义发展扫清更大道路”的革命。文章对时代性质判断的原话是:这是“尚存的资本主义部分非更加依赖殖民地半殖民地不能活的时代”,是“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建立并宣布它愿意为了一切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解放运动而斗争的时代”。并没有“社会主义在兴起,资本主义在衰落”的内容。逻辑重点不是谁兴起谁衰落(总共捎带了一句“一角崩塌”),而是世界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矛盾的内容和性质。

  如果承认毛泽东关于时代性质是这样叙述的,那么还可以问一句:以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非更加依赖”他们建立的世界经济、政治、文化秩序掠夺发展中国家财富,控制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思想、文化便“不能活”的性质变了吗?发展中国家努力摆脱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剥削、政治干预、军事威胁的斗争性质变了吗?

  回到历史文化观,资本主义的外延和内涵也是需要重新讨论的。一般意义上的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7]制度,生产资料归私人所有,社会财富借助雇佣劳动的手段以生产工具创造。资本、劳动力、商品和服务借助货币在市场里自由流通。自由竞争,市场人根据自己利益自由决定行为。

  符合这种标准的显然包括古代中国小农加市场经济,中世纪欧洲则不符合这个标准。实际上,古希腊、古罗马时期和1500年以后的西方国家也不符合这个标准,而是更接近帝国主义的概念。帝国主义的核心不在于生产力水平和生产方式样式,而在于通过建立一套霸权体制从其他国家以非经济手段攫取财富,帝国主义经济是在一个包括通过霸权维护的整个经济圈构成的。这样古希腊、古罗马、蒙古帝国等才被称为帝国主义。从1500年到十九世纪初,西方列强的主要财富来自对殖民地的掠夺。早期的贸易利润的源头是掠夺拉美殖民地白银,中后期来自对非洲黑人的贩卖和美洲奴隶劳动,这都不符合市场经济的标准。大工业出现时期,国内无产者剩余价值确实是主要财富来源,但同样离开殖民地的资源和市场也“便不能活”。

  二战以后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是不是一个基本符合资本主义性质资本主义世界建立了呢?其实不然。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通过建立一套以暴力威胁、政治干涉、军事干预、文化渗透为基础的世界经济体系,依然明显地以非经济手段掠夺发展中国家财富。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主要制造业产品还是发达国家生产的。到现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已经是物质财富的主要创造者。除汽车、飞机、发电量外的绝大部分工业品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当然,究竟美国等发达国家所建立的“国际惯例”是怎样把财富攫取到自己手中,还没有人专门论述。但总能看出些猫腻:

  中国人这十几年应该是全球干劲儿最大,经济成就最大的国家。2000年,符合劳动条件的人中,中国有77.8%的人愿意参加社会劳动,比世界平均值高出18.6%,比发达国家高出27.5%。其中妇女比发达国家高出42.0%。真是“人人都动两只手,不愿在家吃闲饭”。不要以为中国这些就业人都是农民,创造不了多少物质财富。2006年中国从事第二产业的劳动者多达12754万人,比G7国家的9350万高出36.4%。[8]最主要的是,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每周劳动时间超过55小时,总劳动时间接近西方七国二产业劳动时间的两倍。进入新世纪,中国大部分制造业所用的技术装备与发达国家不相上下,劳动生产率并不比西方国家工人低到那里。到目前,中国人均生产的制造业产品(注意:是“人均”)绝大多数高于发达国家,这可以从全世界超市里大部分产品都是中国制造得到印证。研讨会上多数发言者也承认“中国制造能力世界第一”。

  但明摆着的是:中国人与发达国家普通人生活水平差得不是一点点,而且差距并没有因为上面原因而缩小多少。购买力平价法是世界银行根据各国货币实际购买力的经济分析数字。按购买力平价法“国际元”计算的人均国民收入接近不同国家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1997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 3220国际元,相当于美国29080国际元的11.1%。10年后的2007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人均国民收入5370国际元。但制造业份额已经不足国内生产总值14%的美国人均国民收入45850国际元,中国相当于美国的11.8%。辉煌10年差距缩小6.3%。(而这些年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0.6%,发达国家0.7%)[9] 最终形成的“中-美国”是这个世界是缩影:中国人生产,美国人消费。这基本是古代美塞尼亚人与斯巴达人之间关系的翻版。

  看清楚的是美元霸权,美国人通过印钞票借钱买幸福生活的道理连美国人都看出来了。但这仅仅是一小部分。

  为什么西方对知识产权放在国际惯例的第一位?因为技术专利和名牌商品和服务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手里。专利规则和品牌规则能获取高额利润,是按正反馈运行:利润越高吸引人才能力越强,投入眼球经济的能力越强,于是技术优势更高,品牌价值越大。每年通过知识产权规则获取的财富是发达国家财富重要来源。

  很难看出赌博经济(也叫虚拟经济)会给西方人带来什么额外收入。愿赌服输嘛。但看看下面数字就会有些疑惑:

  1970年,美国人均工薪收入5515美元。其中来自金融保险业994美元,占18.0%。个人股息和利息收入915美元。来自金融业务收入总计1909美元,占个人收入的23.0%。到1998年,美国人来自金融业收入占工薪收入比重达到36.0%,扩大整整一倍。加上利息股息收入,来自金融收入占个人总收入份额为35.4%。[10]赌博-虚拟经济是美国个人收入增长基本带动力量,已经是美国人须臾不可离的收入来源。这是实实在在的美元霸权的作用。

  所以说,西方发达国家的帝国主义性质没有变,区别只是由领土占领变为“没有帝国的帝国主义”而已。

  资本主义国家当然要“不断解决自己的问题”。但解决方案全部是加大政府干预分配的力度,缓解国内矛盾。没有,也一点没打算解决毛泽东所提出的问题,甚至更加变本加厉。只是掠夺压迫的对象从原来叫“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改为“第三世界”或“发展中国家”罢了。

  讨论时代性质还离不开这个出发点:资本主义衰落了也罢,正在兴盛也罢,讨论的出发点是“中国强国战略”而不是“美国霸权战略”。就算资本主义阵营还没衰落,甚至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上依然处于强势,作为被这个阵营所掠夺和欺凌的对象,只能促进他们的衰落而不是赞叹他们的兴盛。

  打算“战”才需要“战略”,为了“战”才产生“战略”。

  除了冷战期间西方阵营的前沿部分小国在西方资助下实现了经济现代化,政治民主化,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尤其大国,根本没希望迈进那个门槛。上世纪60-80年代,墨西哥曾经为世界第十三经济大国。巴西1960-1980年GDP翻了4番成为世界第七经济大国,人均国民收入超过原宗主国葡萄牙。而阿根廷更是在八十年代初人均国民收入达到7000美元,比宗主国西班牙还高。眼看这他们一只脚就要踏进发达国家门槛里了,全球经济学家一起惊呼经济奇迹。九十年代初和新世纪之交前后这些国家两次发生严重金融、经济危机,从此社会震荡,经济破败,大量民族企业破产,金融等大部分命脉产业被西方彻底控制。整个九十年代这些国家经济增长速度从以前的两位数下降到2-4%,到新世纪更是下降到2%左右[11]。国内农民起义都镇压不下去,黑社会禁不住,社会动荡不已,再也不做什么跨入发达国家门槛的梦了。拉美大国如此,亚洲的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也如此。

  1980-2000年是发展中国家高速工业化时期,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含中国)工业化速度和经济增长速度远高于发达国家。那么,是不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有可能“长入”发达国家呢?看看世界银行数字就知道了。(见表一)

  1980-2000年各类国家人均国民收入(美元)[12]

  年份          1980   1990   2000

  世界平均      2540   4090   5263

  低收入国家    370    430    420

  中等收入国家   1110   1360   1388

  高收入国家    10810  20630  25986

  20年中,低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收入年均增长0.64%,其中九十年代是负增长,完全被这个世界边缘化。包括新兴市场国家在内的中等收入国家年均增长1.12%。高收入国家年均增长4.48%。兴致冲冲的新兴市场国家并没有缩小与发达国家距离。1980年他们的人均收入是发达国家的10.27%,1990年只占到6.59%,2000年继续缩小到5.34%。新兴市场国家国家经过20年努力,一个个兴奋不已,但回头一看数字,竟然比20年前差距扩大近1倍!金融风暴期间虽然有些逆转,但大的趋势没有变化。

  投入全球化的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尴尬是:本币升值,出口困难;本币贬值,价值流失。美元贬值,外汇储备缩水;美元升值,国内财富缩水。怎么也讨不到好。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按本币计算的GDP比美国增长快几倍,却在美元不断从印钞机中印出来的过程中拉大了以美元计算人均GDP的差距。

  中国最辉煌的10年中从实际收入相当于美国的11.1%扩大到11.8%。照这个速度中国要150年才能达到美国人生活水平,这还没说所有新兴市场国家都遭受过一次以上的金融洗劫,中国肯定免疫?!

  张木生对这个形势本来就讲清楚了: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没有了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没法存在。13亿中国人变成发达国家,全世界人民都笑了。

  苏东反水,中国改革,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确实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上增强了优势。今天实行“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家能够不生产财富而享受财富,把精力都用在打造利器维持“世界秩序”和“全球共识”上,虽然已经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大格局没有变。1940年新民主主义论讲演到现在,无论叫改革还是叫革命,时代的性质也没变。这个时代已然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手段掠夺、压迫、奴化、威胁发展中国家的时代,发展中国家努力摆脱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掠夺、政治压迫和军事威胁的时代。出发点不同当然结论不同,作为一个不断被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剥削、政治压迫、军事威胁的对象,只能这样判断。难道我们的理论界能得出与此相反的判断?

  西方资本主义会不会万古长青,全球化市场经济是不是能解决所有问题,看短线是看不出来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再想靠喊几个口号、杜撰几个理论来忽悠人民的企图,在民智已开的中华民族新的发展时期已过时、失效了。人民需要一个真正有效的机制真正代表、行使自己的权利。
    2011/10/10 21:16:37
  • 楼主,跟这些人有什么好说的?他们以为只有他们认得几箩筐字?自以为还是封建士大夫??

    一堆狗屎而已。
    2011/10/10 19:16:46
  • 宪政社会主义?为什么不是社会主义宪政?

    民主社会主义?为什么不是社会主义民主?

    新民主主义?为什么不是新社会主义?

    这帮人借用周总理的话“操守不如一个妓女”。
    2011/10/10 19:14:09
  • 全看完,好文,本来想写一篇陋文,批一批第三条道退的,看来是没太有必要了。我顶你。
    2011/10/10 17:24:00
  •      在乌有之乡没有看完,这里继续看完了全文。

         从当前的现实来说,新民主主义确实更切中时弊。毛泽东也提到过,没有新民主主义的胜利就不会有社会主义。在全球斗争的博弈反复中,做到与客观相符的实事求是,其意义是重大的,也是击中要害。

         时常也有这样的感觉,中国连新民主主义也还没有完全实现。

         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际,提出新民主主义,作为团结中华民族对外抗争的一面伟大旗帜(时旗),是实事求是的。

         【至今飘扬在上空的五星红旗,大星共产党,四个小星依次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
    2011/10/10 14:17:10
  • 博主说的有点不对

    这个时代已然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手段掠夺、压迫、奴化、威胁发展中国家的时代,发展中国家在美国文化和经济控制的代理人的率领下努力配合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掠夺、政治压迫和军事讹诈的时代。

    西方资本主义会不会衍生出共产主义,看短线是看不出来的。
    2011/10/10 13:04: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