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重建历史文化观 重温新民主主义(二)
2011-10-10
字号:

  共产党执政合法性来自哪里

  张木生提出重归新民主主义,市场经济、私人资本、开放搞活都有,党外有党党内有派,言论自由,参加讨论的人纷纷表示可以接受,不少人还认为与谢涛、陈志忠的主张接近。甚至对中国革命的合理性、共产党获取执政的正当性也取得接近的共识。但是有一点似乎很难一致,就是新民主主义的社会主义方向和由此引出的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

  吴思的第二个问题是:“无产阶级掌握领导权的依据有问题。无产阶级是领导阶级,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自己的理论分析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对不对?”无产阶级掌握领导权,实际就是共产党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力量的政治格局。核心问题是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由于问题敏感,无论朱厚泽还是吴思都无法把道理说透。但高寒直指要害:“新民主主义论的要害,乃是共产党的天然领导权”。[13]

  说实话,现在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解释。如果共产党自己都讨论“告别革命”,完成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变,那么为什么非共产党执政不可就不能理直气壮。

  说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推翻帝官封三座大山,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完成了中国民主革命的任务,顺应天理民意,不是“打天下坐天下”的强盗理论。

  说解放初只有国有化、集体化、集中体制才能实现中国人快速工业化的百年梦想,社会主义道路被写入宪法。由于只有中国共产党在执政后要搞社会主义,因此只能共产党执政,也是一个说得通的道理。

  但是,假如中国要与西方经济制度接轨,无论是接美国的还是接瑞典的,那么政治制度一直不接轨就说不通了。愿意与西方经济制度接轨的阶级、阶层和政治团体多了去了,并非“无产阶级政党”一家。要做执政党,就要有党派法,就得与所有主张市场经济、政治民主的政党竞争上岗。凭什么只有共产党够执政资格?

  说自己这些年领导的好,经济成长取得傲视全球的成绩也不算数:日本自民党领导得一直很好,也创造经济奇迹,怎么也会下台?李家父子把新加坡治理得那么好,人民行动党照样要面临多党竞争。如果到了经济增长放缓、社会出现动荡的时期,这个理由说不出来了怎么办?

  六十年大庆、九十年诞辰,电影电视都在展示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蒋介石独裁的伟大成绩。但说来说去,无非是牺牲了几千万,付出了多大代价,整个一个打天下坐天下的道理。这个道理与中国几千年农民起义的道理并没本质区别。大不了一个:你有本事你再夺下来的逻辑。可人家不见得非要动刀动枪,让你自己易帜有现成的一大堆例子。

  我的看法是:如果单就执政“合法”性来讲,现在共产党执政不存在问题。因为宪法第一章第一条就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执政合法性来自中国宪法,不是美国宪法或其他国家宪法。由于宪法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那么纵观中国现在所有政治势力,只有中国共产党党章里明确宣布赞同这个内容,其他政治势力都不完全赞同甚至反对这个内容。因此,中国只能共产党执政。

  这并不是一个让人口服心服的理由。真正说清楚还很费口舌。因为这里涉及两个问题:一个是“凭什么中国非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不可”;另一个是“凭什么要把中国要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写在宪法中,让共产党成为唯一可以执政的政党”。

  我的看法是,首先,中国不可能实行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的帝国主义制度;其次,其他发展中国家实行的所谓“资本主义制度”的结局都不好。也可以说纯粹的资本主义制度早已没有了生存空间(这一点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已经阐述)。发展中国家走资本主义,结局是一种经济上接受帝国主义剥削,军事上忍受帝国主义威胁,政治、文化上依附帝国主义的新型“半殖民地制度”,一种“永世不得翻身”的制度。近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家的历史提供了充分的例证。

  中国只有做到政治上不依附于帝国主义,经济上降低直至隔绝国际资本的剥削,文化上减弱帝国主义奴化,军事上不怕帝国主义威胁,才能打破现有“一球两治”的格局,使中国走向繁荣富强。这样的道路,实际上是新民主主义性质,也就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上实现真正的独立,节制资本,维护劳动者利益。从长远看,这条道路会逐步增加社会主义性质。因此,把社会主义制度作为中国宪法内容时代特性决定的。

  中国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其代表的主流精英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表现出政治上倾向于依附帝国主义,经济上依赖西方经济,反对节制资本而主张放任资本,全盘接受帝国主义的奴化思想,军事上主张软弱退让。他们这些主张只能让中国掉进万劫不复的拉美化泥潭。

  上面提出一个“已经没有纯粹资本主义的生存空间”的判断。这个判断真实吗?起码对大国来讲是真实的。

  从历史看,19世纪初西方列强完成初步全球化,其他大国只有两条路可走,一个是自己变成帝国主义国家,一个是成为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但是成功跻身帝国主义的大国只有日本和美国,其他的都成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没有一个成为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二战后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独立,依然两条路:一个是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是所谓发展中国家。但发展中国家也没有一个是典型资本主义制度,经济上要么完全依附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经济上受发达国家掠夺,其他的即使不依附,经济上也受帝国主义国家掠夺,没有一个通过走资本主义经济上靠近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走资本主义的结局都将回归新型殖民地”甚至可看做是个全称判断。

  有些人会说,还有四小龙。四小龙的产生是冷战结果。就像张木生说的一块硬币,他们是钱币边缘部分,是美国为了冷战可以让出一部分利益。但是作为原来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大国,美国就是想割掉一块利益也割不起。占人口20%的发达国家如果让中国、印度两国任一进入他们的圈子,世界就不是二八开而是四六开,得两个地球的资源才能维持。两个都挤入,倒六四加三个地球。毛泽东和他的团队在1940年就看出这样一个世界格局,只能说是天才判断。

  新民主主义必须共产党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理由是这样的:

  时代没有根本变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经济上剥削、政治上压迫、军事上威胁、文化上奴化中国的基本规则没变,发的资本主义国家还在各方面处于强势。二战后多数发展中国家现代化道路选择了市场经济加所谓西式民主,这些国家无论经济高速发展还是完全停滞,多数形成国内贫富分化严重,精英集团越来越依附和靠拢美国等发达国家,社会矛盾日趋尖锐,与发达国家距离越拉越远。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也证明,全身心投入全球化,搞彻头彻尾的市场经济,也导致经济上受到严重非经济剥削,国内贫富分化日趋严重,精英集团越来越依附和靠拢美国等发达国家,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与发达国家的距离越来越远。因此,摆脱掠夺,两头在内,节制资本,共享经济成果是中国摆脱大多数发展国家悲惨命运的最低标准。

  从这些年情况看,中国私有资本和他们的精英代表并没有这样的主张。他们连孙中山的国家掌握金融、能源、交通、通讯等命脉行业的节制资本主张都反对,一直不停的督促国企让出命脉产业,就连温州动车追尾,主流第一个反应就是攻击国企垄断。从来不讲这些垄断性产业国企退出后,他们是不是也只能垄断,甚至不告诉大家最大可能是外资垄断。资本家一点没表现出希望的那种“道德血液”而是充分展现了无度的贪婪和无尽的疯狂,使中国资本收益占国民收入比重达到了惊人的份额。中国严重贫富分化,收入分配不均,他们的逻辑是国企高额利润造成的,甚至归结为国企职工工资太高。无视国企仅占经济30%的比重,而且所谓国有垄断的工业行业中所有者权益利润率低于工业平均值的事实。也不对消减国企职工工资后劳动者报酬占GDP份额必然下降的逻辑结果。他们政治上靠拢和依附美国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思想上接受他们的奴化教育。因此,代表官资学媒的主流精英不可能引导中国走向富强。

  由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代表工农利益的共产党有这个主张,代表其他阶级的政治团体没有这个主张,因此,无论新民主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阶段都只能共产党领导。

  在当今世界格局下,中国不可能“复辟资本主义”,因为自西方列强第一次实现全球化后就没有资本主义存在的机会。中国要复辟,只能复辟成半封建半殖民地制度:经济上外资、买办资本、官僚资本占主体,一个依附美国的政府。甚至连这都不可能,而是掉进混乱、分裂的泥潭中。

  一些知识精英包括“真正马克思主义”者提出中国应该走北欧的所谓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所谓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经济上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前提,政府通过二次分配减少收入差距,政治上实行西方民主制度的经济社会模式。这些国家基尼系数偏低,虽然经济也不断出现问题,但社会稳定,人民生活富裕。

  严格来讲,用“民主社会主义”定义这些国家并不准确,如果还有个“帝国主义”概念,他们应该叫“民主资本主义”更合适。生产资料私有制,资本主导一次分配,应该属于资本主义制度。实际上,目前国内主流学者甚至政府也认为通过二次分配,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可以消除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不动所有制能否实现“共同富裕”是需要下功夫分析的。

  首先我们必须注意高福利的瑞典、挪威、丹麦、芬兰等北欧四国都是人口不足千万小国寡民,四国总计约2500万人口。同时,这些国家除了早年海盗生涯名誉不好,已经很长时间不依赖帝国方式生存,同时也从没有成为殖民地。这些国家自身没有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在整个欧洲社会分工中在很多行业上技术处于顶端。他们虽然不靠金融霸权生存,但通过知识产权规则,是“国际惯例”的受益者。他们在政治、军事、文化上是美国的忠实盟友并得到庇护。

  小跳蚤能跳自己身高的100倍,但假如这个节肢动物同比例放大与人一样,跳不到自己身高一倍腿就断了。加强自己的节肢,体重又让它难以克服地球吸引力。大与小不仅是比例问题,也是结构问题。

  造成中国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核心因素是城乡差距。2009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为333比100,接近八十年代中期的两倍。其中按五等份分法偏低的近6亿农民年均收入只有3158元,是城镇居民平均17169元的18.4%,比城镇10%最低收入群体还低四分之一,甚至低于困难户(按王小鲁的研究,这个差距还要大[14])。而且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呈扩大趋势。基尼系数低的国家,城乡居民收入基本接近。不解决农民收入增长过慢中国就成不了瑞典。

  如果要让这6亿多农民纯收入水平与其余6亿多人通过二次分配拉平(仅解决城乡差距,这是前提)。以2009年数字,就要从市民平均每人拿走7000元补给农民。这就涉及4.2万亿,占当年34万亿GDP的12.4%,占当年6.8万亿财政收入的62%。如果考虑到城镇低收入群体的问题,这个数字不会低于6万亿。要命的是,由于农林牧渔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可能性空间小于二、三产业,因此现有差距会不断扩大,这已经与体制无关,因为全世界都面临这个问题。

  九十年代后期开始的贫富分化不断扩大,究竟主要与二次分配有关,还是与一次分配中资本收益份额扩大而劳动者报酬份额缩小有关。看看数字就知道了。1999年,中国劳动者报酬占GDP份额为52.0%,资本收益(折旧加营业盈余)占35.7%。劳动与资本之比为147比100。2007年劳动者报酬份额下降到39.7%,资本收益上升到45.4%,两者比例变成88比100。虽然同期财政收入占GDP份额和福利支出占财政支出份额都明显上升,但居民消费占GDP比重竟然只有35%[15](世界各国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都小于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大量财富用于资本形成(主要是高收入群体买房)。这个趋势持续下去,用二次分配解决收入差距难度不断加大。世界上所有基尼系数低的国家,首先是劳动者报酬份额大于资本收益份额,美国如此,瑞典也如此。欧盟劳动者报酬与资本收益之比为118比100,日本为132比100,美国155比100,与中国九十年代147比100接近,与中国2007年的88比100明显相反。发达国家二次分配建立在一次分配已经是劳高资低基础上实施的。中国做反向调整,在一次分配中扩大劳动者报酬份额,压缩资本收益份额,本身就是“节制资本”。而且难度不小:如果调整到1999年水平,按今后40万亿GDP算,要从资本收益里挖出4.7万亿调给劳动者报酬。占资本收益的25.8%,占其中营业利润一半。给二三产业就业者每人每年平均增加12000元劳动报酬。这么大动作,差不多相当于一次“革命”!

  主流也承认资本分配过多,不过认为这都是国企闹的。但这种判断要得到数字支持才行。

  在经营性行业中,国有资本在农业中基本为零,第二产业中,国企仅完成2007年建筑业总产值的20.8%。工业中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完成增加值占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的34%。第三产业中国企在铁路、通讯、金融占主导,但这三个部门总计占三产比重的25.7%,其中还包含私营占比重很大的公路运输。国有经济大约占全部生产性行业GDP比重30%左右。私企和外企占70%左右。

  那么是不是国企比重虽然低,但其垄断经营,获利水平高。实际上,2007年,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所有者权益利润率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为15.7%,外企为18.3%,私企达到22.8%。[16]

  因此,数字表明是私人和外国资本造成了资本收益扩张过快,劳动者报酬下降多。一次分配中存在的问题,显然是没有节制资本而是放任资本造成的。如果继续放任资本,仅靠扩大二次分配解决贫富分化问题,等于不补船底窟窿只往外舀水。

  而节制资本的任何做法,都是私人资本、外国资本、买办资本和官僚资本(权贵资本?)所不乐意的,也是他们的代言人这些年来极力反对的,更不要说要加强社会主义经济成分的主张了。

  因此,北欧模式在北欧四国可能有效,放在当今中国治不了病。

  节制资本、共享成果,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最低纲领。即使这个纲领,在私有制为基础的全球政治经济中也属于“革命”事项,中国没有其他政治派别同意这条道路,没有这样的政治主张。在中国,只有共产党主张社会主义,主张公有制。共产党始终要扮演一个“执政的革命党”的角色。

  正是因为中国必须走最终目标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新民主主义才能富强,因此宪法就要写清楚这些内容。如果其他党派遵守宪法,“合法执政”,党纲就必须明确写上“主张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竞选纲领就要提出如何按社会主义原则解决当前问题的主张。

  接着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不按公民社会原则办,非要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把公民政治地位分出个顺序差别呢?

  问题在于,公民身份的政治经济地位在私有制存在情况下,会不会有实际上的差别呢?这些年政策上没差别了,可工人、农民成了“弱势群体”,经济地位低不说,政治地位简直说不上。按胡润说的,现在两会“126个代表是10亿以上的富翁,农民工代表一共才3个”。按胡润公布中国超过10亿富翁2600人计算,富翁每21个人一个代表,农民工每66666667个人一个代表。新民主主义社会保留私有制和资本家,富人肯定强势。加上在全球帝国主义文化强势下,知识分子根子里向西方价值观倾斜,工人和农民必然逐渐趋于弱势。政府官员要负责发展,自然要与资本亲近。当年没有干部参加生产劳动制度,一个县长一年起码要与普通工农吃一个月饭。现在除了陪老板,从上任到卸职一次都不会。

  实际公平是靠程序公平实现的,只要存在私有制,程序上大家摆一排,结果肯定工农成弱势群体。工农摆前面程序上不公平,但实际趋向公平。当然,在当年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后是否大家摆一排更合理,可以探讨。无论按现在的实际状况还是新民主主义社会,恰好都要把工农摆前面。只有实现社会主义这样摆才不合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新民主主义再不讲.恐怕要被遗忘了…产学媒一味主张所谓民主化自由化.挖空心思在历史上找根据以否定中国革命.抹黑国企.为国际资本入侵鸣锣开道.辛亥革命百年.中国又到了一个危险时刻.人民曾经取得的革命成果可能被掠夺一空.
    2011/10/10 16:40: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