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重建历史文化观 重温新民主主义(六)
2011-10-10
字号:

  对重提新民主主义的看法

  读《改造我们的历史文化观》,全篇基本是对中西历史文化的重新叙述,500页的书最后50页才涉及到今天的中国,其中大部分还是摆阻碍中国可持续发展那些问题以及看法,没有注意到有什么“重归新民主主义”的主张。看到围绕这本书的视频和一些研讨会在讨论新民主主义还觉得很奇怪。重新翻一下书才发现,也就是全书最后一句有“为什么在社会、政治改革上,不试一试中国共产党人,毛泽东提出,刘少奇实践的新民主主义?”一段文字。像我这种读书不求甚解的还真注意不到。真没想到还有这么认真读书的人,更没想到就这一句话能让这么多知识精英这样亢奋。

  说心里话,我并不看好被重提起的新民主主义主张的最后结果。因为已经有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提法,新民主主义似乎是“烫剩饭”,更像是“倒退”——都社会主义了,哪怕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也比新民主主义更高端呀——这会是多数人第一个想法。也料到肯定会有人出来“商榷”,因为新民主主义毕竟主张“节制资本”,“共产党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但是没想到争论会这么激烈。这场争论倒让我重新读了70年前共产党的这个主张,对照今天中国和世界面临的问题,觉得这个主张最后叫不叫新民主主义不重要,但确实是很有价值的主张。

  摆在我们面前的几个重大难题很明显:从国内看,日趋严重的贫富分化,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社会矛盾绷紧,虚拟经济加重,腐败屡禁不止。从国际看,虚拟经济面临信用崩溃威胁,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美国为首西方国家加紧围堵中国。两者作用的结果造成中国两头在外的经济发展方式严重受阻,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受到威胁。

  从共产党领导下中国62年发展经验看,没有过不去的坎。中国共产党总能认清形势,理清思路,调整方针路线,带领全国人民取得新的胜利。我对此并不担忧。所忧虑的只有一个:“不争论”20年了,党内和社会上思想路线已经有些混乱。虽然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但思想界无论左右都在绕开这个理论提出自己的主张。主流媒体和思想界精英的大部分人倾向于在经济上与西方接轨后,要求在政治制度上,价值观上与西方接轨,并不买“四个坚持”的账。一些老理论家坚持用传统马克思理论解读当前现象。一些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的思想主张也很明显。尤其是体制内的学者和官员在阐述一些问题时也很难用特色理论实现自洽。其中最典型的有以下几点。

  首先,包含初级阶段理论的特色论都没有包含对中国经济制度变更后的阶级状态和性质进行描述,以“人”或“民”一言以蔽之。实际上,既然允许私有经济的存在,总要产生资产阶级,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理论一定意义上就是解决名与实的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不承认资产阶级的存在,实的“资”就只能名以“民”。于是有“国进民退”、“与民争利”的指责,而官员也只好小媳妇似地解释“实际上没有国进民退”。理论连宪法总纲第七章里“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党章总纲里“必须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的内容都无法照应。“开发商”虽然也是“按行业分类的人”,但本质是资本家。资本家怎么会流有钱不赚的道德血液?名民实资的“民”恨不得主导一切,好像达不到苏联解体初期那个“民家主义”地位不算完。不给各阶层以名副其实的名,既认识不清也说不清经济社会问题,更化解不了理论纷争。

  第二,虽然起点高,但是方向含糊。十三大报告比较完整叙述了初级阶段理论。开篇第一句是“中国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起点很高。后面论述五个特性,四个与以前提法没明显差别,一个“变为商品经济高度发达”是方向。谁的“商品经济高度发达”是很明白的,于是有了“接轨”之说。到九十年代中期以后,“高度发达”的市场经济算再也达不到了,无论市场化走得怎么快,都指责“市场经济倒退”。于是所有“改革深化”的方向就只有比照西方一条路。现在一般人都认为经济制度方向就是西方体制,政治体制改革不往西方体制走理论上说不通,只能用“中国不走西方民主”的宣言方式来解决。

  第三,对邓小平理论涵盖不全。邓选对改革开放的结果指出了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现共同富裕”,一种是“如果导致两级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如果意识到确实有两个可能性,就该在初级阶段理论里把这点说到位。目前两极分化加剧与没说第二个可能性不无关系。

  第四,缺少对全球基本矛盾的阐述。初级阶段论和特色理论主要是讲述国内问题,对外只讲了对外政策,缺少对全球基本矛盾的阐述。对与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发展中国家、不发达国家,或者原来讲的三个世界的性质,矛盾,它们之间关系,都没有阐述。“和平与发展”,“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和平崛起”都不是性质判断而是策略表述。缺少这部分内容,对外经济,外交政策就没有理论指导,变成就事论事。对“颜色革命”、“茉莉花革命”就无法论述。最主要的是,中国已经深入全球化进程,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搅在一起,“中-美国”了。连世界经济体系基本特点都说不清楚,调整国内政策都没有着力点。

  从以上分析看,初级阶段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需要进一步完善。只有进一步完善,才能在理论上指导党员干部认清问题的本质,找到正确解决矛盾的办法。好在中国共产党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和引导全国人民的旗帜。

  从这个角度看,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主张提的很及时准确。这样说并不是非要打出一个新旗帜,估计张木生也不是这个意思。新民主主义论所描述的社会状态、矛盾性质、政策主张倒真是与当前面临的问题很贴近,而且新民主主义本身是个相对完善的主张。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完善的最佳范本。

  至今飘扬在上空的五星红旗,大星共产党,四个小星依次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新民主主义毫不含糊地给了民族资产阶级以合法政治地位,名正言顺。明确了资产阶级属于人民一部分,与其他公民权利一致,受宪法保护,不仅理论上可以自洽,而且会让资产阶级安心扮演他们该扮演的角色。

  新民主主义虽然也搞市场经济,但主张节制资本,并提出了社会主义方向。节制资本是三民主义主张,国民党二大主张“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性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道、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此则节制资本之要旨也”。新民主主义论更把这个内容提升到民权主义“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的高度,与此后向社会主义和平过渡提供了出口。虽然照搬新民主主义论内容与现在情况不符,但这个精神还是需要坚持的。提出节制资本的思想,才会找到实现“共同富裕”的政策,让改革开放只有成功的可能性而没有失败的可能性。节制资本,方向是社会主义,坚持共产党领导才有依据。这样理论才自洽。如果理论一直混乱下去,西化先锋本来就是媒体宠儿,粉丝成群,出现大的动荡捂都捂不住。

  新民主主义论有大段关于世界矛盾性质的论述,这些论述到现在虽然词语有些老,但对时代性质的基本判断依然适用,而且用现代话语体系照样能说清楚。中国已经深入全球化体系,认清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基本矛盾和走势,才能制定保障中国利益的政策。

  用“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概括新民主主义并不准确,重提新民主主义也不是为了给共产党继续执政找合法性,而是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用新民主主义的主张更能有效解决,同时新民主主义作为最低纲领有明确的方向性,可以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进一步完善的范本。

  在研讨会上,张木生对新民主主义在制约公权异化、增强国有经济的全民共享措施等进行了简单介绍,但未全面展开。

  关于这场pk,总的印象是很新奇:2004年的郎顾之争使争论公开化之初,此前一直占上风的主流学者一时有些紧张,但很快就对左翼思想不怎么在乎了,似乎找到了办法:自说自话,死不接招,用震耳欲聋的沉默就足以应付。可这次不同,张木生几十万字书最后一句说的话,竟然惊动了体制内外的高阶精英,纷纷要求“对话”。原因其实很清楚:用新民主主义基本精神能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理论自洽。这比用资本论原着论述现实问题,用联共党史的教条做未来主张,要可怕太多!

  --------------------------------------------------------------------------------

  [1] 吴思《新民主主义在当代的问题和出路》《中国改革》2011年第7期

  [2] 见高寒《拨乱反正与民主社会主义》

  [3] 2011年6月22日李伟东、杨帆组织的《国际经济形势与中国发展战略研讨会》上一些与会者的发言。

  [4] 见杨松林《没有土地改革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香港传真》

  [5] 王小强在1999年写的《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最近《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前4部分中阐述了这个观点。

  [6] 王小强先生在九十年代末的《走中国社会主义道路》一文中这样描述了中西古代经济史,最近以《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为题展开这个认识。

  [7] 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经济在定义上非常接近。资本主义经济定义中一般增加了大生产等内容,但这很难成为本质性区别。百度百科解释的市场经济中就有“市场经济也被用作资本主义的同义词”。

  [8]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国际数据2005/按产业类型分的就业构成

  [9]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国际数据1999、2009/按购买力平价法计算的人均国民收入

  [10] 《美国统计摘要》1990、1995、1999年

  [11]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国际数据1997、2008/居民收入分配

  [12]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国际数据2001、2004/人均国民收入(美元)

  [13]见高寒《拨乱反正与民主社会主义》

  [14] 见王小鲁《灰色收入与居民收入差距》

  [15]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年度数据2000、2008/国民经济核算/各地收入法国民生产总值、支出法国民生产总值

  [16]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年度数据2008/工业/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要经济指标。

  [17] 即前面提到的2011年6月22日李伟东、杨帆组织的《国际经济形势与中国发展战略研讨会》

  [18]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年度数据2000/国民经济核算/国内生产总值

  [19]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国际数据2002/国内生产总值三次产业构成

  [20] 数据来源:中国统计信息网:年度数据1996/教育、科学、文化/各级各类学校招生数;国际数据1998/中学生入学率、

  [21] 见拙作《最后一口烧饼》

  [22] 参考王小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1-4

  [23] 参考苏振兴《古代希腊娼妓制度初探》

  [24] 以上叙述见《希腊帝国主义》美:威廉·弗格森

  [25] 见汉弥尔顿等《联邦党人文集》

  [26] 见吴思《新民主主义在当代的问题与出路》《中国改革》 2011年第7期

  [27]见吴思《新民主主义在当代的问题与出路》《中国改革》 2011年第7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