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非少数人所得而私”才是国企改革的方向(一)
2011-09-12
字号:

  最近,天则经济研究所(后简称“天则所”)推出了《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后简称《报告》)。《报告》引用大量数据,得出:国企造成分配不公;实际绩效低下;对经济增长和稳定性造成损害的结论。最后提出“国企必须从营利性领域(而不单是从竞争性领域)中逐步退出”。这篇报告集合了国内主流学者的研究,应该是很长时间以来综合分析国企改革的一篇重要文章。读完以后有以下感想。

  一、什么话都可以说,违宪的话不能说

  首先我们对这个问题做一个回顾。

  主流学者突然对国企重新感兴趣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政府加大投资开始的。2009年天则研究所的张曙光认为现在中国在搞“国进民退”并列出国进民退的“五大风险”。[1]全联主席黄孟复和经济学家吴敬琏说:国进民退“不是好现象”。北京市政府顾问王德禄说“国进民退正在演变成主旋律”,“要警惕‘国进民退’演变成一场改革危机”;胡德平先生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经济年会上发言:“国进民退的案例、倾向、趋势都是不言而喻,十分明显的。”只有张维迎教授比较有信心,说这“只是暂时现象”, 建议大家将目光放长远,“未来20—30年,国有及国有控股在GDP当中的比重会降到10%以内。”

  接着批判的重点转向国企垄断,并以此对严重的贫富分化形势做出回答。厉以宁列出“他关心的四大问题”,第一位是“国有企业改革打破行业垄断”[2];吴敬琏将他的“权贵资本主义”概念向“国有企业在战略行业中的垄断”靠拢,并且将目前存在贫富差距的原因解释为“国有垄断企业工资福利过高”[3]。张维迎指出“推动贫富差距扩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行业收入差距扩大,国有垄断行业不断拉大与其他行业的差距”[4]。胡星斗说“过度的国企垄断破坏了社会和谐”。国企垄断造成贫富分化很快成为定论。[5]

  许多媒体也表示了意见。11月27日,《中国青年报》以《看几大垄断国企如何自我辩护》为题说国有大公司对它们垄断的辩护“实在让人无法接受”[6];《新京报》发表社论呼吁“政府相关部门都应当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打破天然气行业及其他能源行业的垄断格局”[7]。《南方周末》则早在10月1日就以《重思国企改革》为题目批评国资委在9大行业中保持国有经济比重“同建立合理所有制结构的目标还有相当大的距离。[8]

  当年12月24日,国家统计局马建强局长用数字告诉大家不要担心:仅最近3年国有企业数量就减少了一半多,职工总数比重下降32%,占工业产值比重下降15%,利润比重下降32%,资本比重下降9%,成绩赫然[9]。照这个速度,根本不用张维迎说的20-30年。同时,政府对此并不是没有做出呼应。早在马局长介绍前的12月7日,中央经济工作会上就有了这样的结论:”要推进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推进垄断性行业体制改革。要增强非公有制经济和小企业参与市场竞争、增加就业、发展经济的活力和竞争力,放宽市场准入,保护民间投资合法权益“

  虽然如此,他们还是放心不下。2010年两会,报道说代表们意见一致得认为国企垄断是造成贫富分化的主要原因。据说调查代表们最关注的问题中,房价问题还排在国企垄断问题之后。[10]

  以上就是天则所这篇报告《前言》中指出的”‘国进民退’的相关事例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公众还是对国有企业的行政垄断行为、分配不公等表示相当程度的不满“中所指的”公众“的言论。也是促使他们代表”公众“研究并写出这篇报告的原因。

  问题在于,假如主流精英,包括两会代表代表了中国的”公众“,这些”公众“眼里出现”国进民退“就是不可容忍的,看到国有企业对银行、铁路、航路、通讯、航路的垄断就受不了,那么他们真的代表”公众“的意见吗?

  如果中国”公众“真的是这个意见,那么他们会连国民党一大宣言中”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具独占的性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路、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而以国家资本掌握国计民生的发展方向“的意见也反对。他们还要对新宪法第六条”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第七条”国有经济,即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力量。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的主张提出异议。如果”公众“里还有党员,他们就必须对新党章总纲中”必须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的文字表示不满。

  这显然不是什么”公众“,我们不能从历史上找到中国”公众“天生厌恶国有经济的事例。相反,正是孙中山”节制资本“等相关主张实现了国共合作,与全国公众一起打到了北洋军阀,是共产党节制资本的新民主主义主张团结了全国公众,推翻了三座大山。”凡天然之富源,如煤铁、水力、矿油等“、”社会之恩惠,如城市之土地、交通之要点等“、”一切垄断性质之事业“由国家垄断,正是”节制资本之要旨也“。节制资本的目的,是”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生计“。天则所所说的”公众“究竟谁,其实是很清楚的。

  宪法第七条”国家保障国有经济的巩固和发展“的意思很清楚:政府必须巩固国有经济——不能退,必须发展国有经济——必须进。”国进“是宪法要求,”国进“了说明政府护宪有功,怎么会让马局长说不出口了呢?

  天则所的《报告》自己承认马建强局长的”‘中国的统计数据不支持总体上存在国进民退的现象不无道理“。并列表举出国企在产值和资产份额方面一直在下降。也就是说他们应该从数据得出”国退私进“。他们接着举出7个基础行业,声称”存在着结构性的国进民退现象“。有意思的是,他们的表5.3中对7个行业国企在资金、增加值、产值方面总计列出13组数据,其中国企6组上升,6组下降,1组持平。这顶多能得出:”整体’国退私进‘,基础行业’有进有退‘“的结论。看来专家计算方法都比较特殊。

  问题在于,无论宪法还是党章,包括中央关于国企改革的意见从来都没有要”国退私进“,十五届四中全会关于国企改革《决定》中讲的很明确:”竞争性领域中具有一定实力的企业,要吸引多方投资加快发展。“ 十六届三中全会决议也讲到,在增强国有经济控制力以外的其他行业和领域,国有企业通过重组和调整可以在竞争性领域参加市场竞争,”提高素质“、”优胜劣汰“、”加强重点“。

  学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提出不同看法,媒体可以表达各种声音,两会代表也可以代表不同群体说话。但有一点无法逾越,就是宪法。学者不能发表违宪的言论,媒体不能对宪法指指点点,尤其两会代表的职责就是护宪,怎么能聚众违宪呢?批判文革期间”政治空气不正常“,就是指当时护宪的话说不得,违宪的话大行其事。堂而皇之地证明”国退“的合理性合法性,天则所该报告立论就不正,很难表现现在有正常的”政治空气“!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说这些有什么用?中国最牛的几家企业,中石油中石化,编制的开车司机月薪1W5以上,还在报亏呢。
    不成熟的建议是这些企业老板都应该签生死状。任命前查清个人及派系的个人财产。要是几年没把企业整起来,或者赚钱了就进企业小金库,就撤职,再查清个人财产。有不明财产的拖出去枪毙。
    估计这都比诸多学家天天口水仗要强。
    中国现在缺少朱总理、亮剑式的人物啊
    2011/9/13 10:50:35
  • 中国经济就败坏在这帮狗屁主流经济学家手中,由此可以明确看出前段时间主流媒体选择性炒作的温州动车事故随后把矛头对准国有企业是有预谋的阴谋,也充分证明了本人当时的判断。

    国企不是不要改革,但是绝不是改掉。

    国企的改革不是私有化方向,而是人民化方向。即国企的利润不是国企的员工更不是国企管理层所独有,而是因归于全体人民所共享。
    2011/9/12 16:43:13
  • 国有资产是中国人民得以实现社会主义的唯一物质基础,这个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的,精英和媒体的私有化阴谋天天讲,就是反人民的。
    2011/9/12 15:37:38
  • 说得好!聚众违宪.他们在两会讲在报纸上讲.天天讲月月讲.以为如此就可以代表公众了.应该在宪法中明确哪些国企的经营范围要受到保护.私企外企不得进入.免得他们得蜀望陇.舆论上诋毁公有制的人士多出自朝廷供奉的官员学者媒体.真是件蹊跷事儿.
    2011/9/12 10:04: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