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非少数人所得而私”才是国企改革的方向(四)
2011-09-12
字号:

  四、是谁对中国宏观经济稳定性和增长质量造成损害

  《报告》断言:“国有企业的存在与运营,对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稳定性与经济增长的质量构成一定损害,并扰乱了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说实在,能从微观经济推导出宏观经济运行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天则所的研究者有这个能力。为了证明自己的看法,“提出了‘经济脆性’这一概念,即物价水平随GDP的变动而变动的程度”。变动率越高越脆弱。

  物价波动率与GDP波动率之间关系与经济的“脆性”和“韧性”是否有关,甚至“脆性”对宏观经济的害处有多大且不讨论,但天则所舍弃所有数据,只拿1996年以来的美国与中国数据得出中国比美国经济脆性高,则让人吃惊。任何搞学问的人都知道,一个理论的建立必须观察“全部事实”也就是“必须列举的事实”,挑选自己需要的事实叫“学术造假”。

  《报告》认为:“中国现有的经济脆性较大,而且较大的经济脆性与基础性行业的国有资本整合加剧有关。较之美国,中国的经济脆性较大,即GDP稍微一增长,就会导致较大的物价浮动,这给宏观调控带来了很大的难度。进一步计算中美经济脆性的均值和标准差,美国经济脆性的均值为12.2,标准差为33.8,中国经济脆性的均值为43.8,标准差为97.6,这些数据也验证了较之美国,中国存在较大的经济脆性”。

  但是,美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宏观经济运行特征与七八十年代几乎完全不同,美国进入九十年代后,经济增长加快,波动性降低,物价处于低位平缓波动。而七八十年代经济停滞,物价上涨,“滞涨”是基本特征。再往前尤其是二战前,美国同大多数西方国家一样,是物价与经济同向波动,经济增长越快,物价上涨越快。经济减速,物价下降。究竟哪个时期的“脆性”更代表美国,天则所的专家们恐怕是要说清楚的。

  天则所专家们还需要说清楚的事情是,美国与中国宏观经济特性的差别,以及这些差别与所谓“脆性”的关系。从八十年代开始,美国进入了一个产业空洞化阶段,生产物质财富的行业急剧萎缩,金融业为代表的“以钱生钱”迅速扩张。1980年美国第二产业占DGP份额为33.4%,逐年降到2000年的24.2%,份额减少27.5%。而中国二产业则从1990年的41.3%扩大到九十年代中后期的47%左右。到2005年,中国工业占GDP份额高达40.8%,美国仅仅为18.1%。[22]中国与美国形成全世界两个最典型的经济形态:一个主要从事生产,一个主要从事消费。一个靠生产增长,一个靠消费增长。这两个几乎完全对立的宏观经济形态里,对物价与增长之间关系有多大影响,是要说清楚的。仅仅凭行业退出和进入机制的差别来分析,是方枘圆凿,对不住的。

  真要分析物价波动与经济增长关系之间差异,要算这个帐:

  在“中-美国”这个结构中,中国提供最低价格的供货,对美国保持低水平物价起支撑作用。美国“货币宽松”,中国和其他国家为保持汇率稳定就必须增发本币,促进物价波动。在中国自身宏观结构中,资本收入过高造成低收入群体购买力疲软,降低物价高位波动。政府要提高最大的低收入群体——农民——的收入,增加对农民补贴和抬高农产品收购价格,拉动价格。这才是中国九十年代中后期以来物价从通缩走向通胀的真实过程。换句话说,与美国印钱因素和中国国内资本收益过高导致政府调节因素相比,行业进出门槛的影响基本算不上什么。

  尤其值得天则所专家们需要注意的是:天则所用的价格是居民消费品价格,而没说结构。而行业进出显然主要不是指对农业的进出,而是非农产业。但是,非农产业的价格在这十几年来基本处于通缩状态,1996年到2009年的14年中,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8年小幅增长,7年小幅下降。大多数年份在98-103之间摆动,而波动最大涨幅最高的是农产品生产价格指数以及由此引导的食品价格指数。比如2006年农产品生产价格指数只有101.2,2007年就猛增到118.5,摆幅17.3个点。2008年还是114.1,2009年就猛降到97.6。由于天则所专家们在物价指数混进去了一个与行业进出因素毫无关系的农产品和食品价格,说明功课做得不够好,研究的细致程度还需大大改进。

  天则所专家们指责国企对宏观经济的另一个危害是参与房地产的国企“对房价的飙升起到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使得房地产价格扭曲”,理由是国企融资容易,制造了一个个“地王”,而且举出一些实例。

  笔者觉得,作为经济研究,最好不要用个例做结论。因为笔者所在的郑州市,第一个“地王”就是本公司制造的,第二个也是私营的“建业”制造的。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国企在我们这里制造过“地王”。实际上,2007年国企只占房地产企业数的5.8%,资本规模的10.1%,这么小比重的东西怎么能掀起那么大的浪?竟然让全国房价暴涨?

  最关键一点是,天则所的专家们毕竟不是一般市民,而是专门从事经济学研究的人。因此他们应该清楚:房价不断攀升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房市已经从一般居住市场变成了投资市场。购买者买房不是为了住房而是为了增值。房价涨是因为房价“正在涨”,正在涨的房价促使投资者购买,购买又促使房价“正在涨”。这种“以钱生钱”的经济属于虚拟经济,用实体经济的理论分析是分析不出来的。

  一般市民认为:房价涨是因为政府把地卖高价,房地产商通过囤积待地价继续涨盖房销售,于是房价不断攀高。是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使得房地产价格扭曲”。别说经济学家们,就算当个老板都知道,这是市井之见。如果不能预期房价会不断抬高,他们绝不会在高位举牌的,没有那种不算账的老板。是房价不断高攀才使地王不断产生。如果房地产商预期房价在一定期间会趋低,地价马上跟着降。今年年初很多人预期房价在短期不会涨,各地政府流拍土地比比皆是。作为一批专业经济学者,竟然用市井村妇的道理说话,真让人痛心。

  房价飙升,房地产泡沫形成与国企房地产公司无关,与私企房地产公司也无关,是政府调整对象和方式出了偏差。与主题无关,这里就不分析了。

  宏观经济中的问题只能从宏观角度分析,影响中国宏观经济稳定和增长质量的原因不是微观的“谁”,而是宏观经济系统的运行方式,也就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是否存在问题。中央提出“加快发展方式转变”,显然是看到现有发展方式面临“不可持续”。按胡锦涛总书记讲话,必须“立足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也就是说要由投资、技术和市场的两头主要在外,转变成投资、技术和市场的两头主要在内。对这种转变起阻碍作用的“谁”们,才是影响中国宏观经济稳定和增长质量的“谁”们。

  依赖外需实现经济增长是需要条件的,中国九十年代后期开始的两头在外发展方式之所以能够顺利进行,是因为发达国家进入一个产业资本外移,经济虚拟化阶段。这个阶段中,大量产业资本随同技术流向新兴市场国家,同时大幅扩大了国际贸易额度。八十年代世界出口总额年增长率只有5.6%,九十年代扩大到6.5%。2000年到2007年猛增到11.6%,这是中国出口额年均二十几增长的基本条件。中国利用素质良好价格低廉的农民工和部类齐全的工业基础吸引了最大的产业资本,使中国出口占世界出口总额从九十年代初的0.95%上升到现在接近10%。这也让中国增长主要依赖净出口的扩大。九十年代前期净出口额占GDP净增长额微不足道,2000年提高到32%,2005年34%,2007年达到57%。没有净出口部分,中国GDP增长会变得很难看。但是,金融危机后世界贸易大幅下降,在很长一个时期不存在高速增长的可能性。最主要的是,一国出口占世界总出口的份额越高,贸易摩擦系数越大。日本最高还未达到10%,中国即使还有空间也不大了。这都将使中国不可能继续通过两头在外保持可持续发展。

  而“立足扩大内需”,“特别是消费需求”的发展方式前提条件普通居民具备较高消费能力,这也意味着劳动者报酬要大幅扩张才可能实现。这就意味着要节制资本,扶助工农。这时究竟谁有可能“对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稳定性与经济增长的质量构成一定损害”,恐怕是清清楚楚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