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中国新闻社提出一个很重要的看法
2011-09-07
字号:

  今天看到一则关于利比亚的评论,题目是“利比亚的教训:给人民选择权 给所有人退路”(后面简称“给人民”),文章来源是“中国新闻周刊”。查了一下,中国新闻周刊主办单位是“中国新闻社”。既然叫“中国”,肯定有官方背景,虽然介绍说“是由新闻界和侨界知名人士于1952年9月14日在北京发起成立的”。贫道之所以这么认真查一下该文章背景,因为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很重要,很普遍,甚至很普世。当然也很有迷惑人的地方。这样的问题如果是官方提出的,就很有意思。

  说实话,虽然韩寒“以月亮的名义”打到“独裁者卡扎菲”让很多人想起这个“月亮”曾经关照过对付老佛爷的八国联军,关照过对付蒋介石的日本,并以此嘲笑韩寒,但卡扎菲“独裁”,萨科奇“民主”却是不争的事实。别说卡扎菲,萨达姆、塔利班,最近在美国首肯下被颠覆的所有发展中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都有“独裁”嫌疑。无论伊拉克、阿富汗还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的普通百姓,尤其是知识分子,大多认为自己国家政治不民主,不自由,西方社会是民主的。如果没有限制,他们没有多少人会选择留在本国,都愿意选择成为美利坚的公民。网上右派证明美国好的一个最有力证据就是这一点,而且很真实。今天官方新闻机构中新社的文章实际上是把这个问题摆在了桌面上:所有非西方国家的政府都必须解决一个问题:“不给人民选择的权利,就堵死了和平协商的变革路径,也会堵死包括掌权者在内的整个社会的退路。”(该文主要论点)

  不要以为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因为你拿“主义”去回答,分清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很容易,但缺少说服力。一句话人家就解决了:难道卡扎菲(包括中国)的制度比美国好吗?言论更自由吗?老百姓表达自己看法更容易更安全吗?心情更舒畅吗?难道一个持续执政几十年,阻塞了社会通过和平的政治变革获取更好机会的体制有什么值得赞扬的吗?

  说实话,就贫道来讲,也宁愿选择美国民主而不愿选择卡扎菲的“民主”,甚至傻乎乎的萨科奇民主也比中国现在的民主强。贫道喜欢“能争论”而不是“不争论”,而且自信如果都能在一个舞台上说话,不输给“专家”精英们。问题只有一个:贫道不愿意成为美国人或者法国人。前几天亲戚的孩子选择出国读博,征询贫道意见:究竟是英国好还是美国好。贫道的意见是去美国。理由是:到了美国,你一下子就进入这个地球上最强势的群体了,一些你在其它国家努力一辈子还不见得能够享用到的,成了美国公民就实现了,哪怕是最普通的美国人。干嘛不去美国!?

  当然,中新社这篇文章很低劣。这主要是因为该文罔顾事实,一屁股坐在萨科奇怀里的做法让人有些恶心。

  比如“卡扎菲,曾经有妥协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但是他没有珍惜。他只迷信暴力,他要用反对派的血,来让所有的子民战栗”这一段叙述并不是这几个月大家眼前看见的事实。事实是没人给卡扎菲活路。卡扎菲无论怎样表示退缩和愿意谈判,反对派和萨科奇都不答应,甚至操纵国际法庭发出逮捕令。作为一个新闻机构把眼前的事情就这么想说成什么样就说成什么样,很让人伤心。

  另外如在赞扬了戈巴乔夫后说“包括俄罗斯在内的那些转型国家,尽管经历了巨变与折腾,但几乎没有流血;而长期‘稳定’(实则停滞)的利比亚,如今却面临着可怕的社会裂痕”的一段文字也不像一个新闻社说的话。因为他们该知道叶利钦1993年用700名特种兵在T一80重型坦克和3架武装直升机攻下“白宫”,一次造成393人死亡,879人受伤的事件。这可比卡扎菲下手狠多了。只是因为西方支持叶利钦这样做而已,你们当年见过中国新闻社就此说过一个字吗?“停滞”的利比亚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一万多美元,非洲第一。所有产油国在这20年都停滞了,随便查查资料就知道。而“转型国家”中俄罗斯加盟共和国独立后,十几年后还有一些国家人均收入没有恢复到1990年水平。乌克兰1990年人均国民收入5200美元,2010年3000美元。格鲁吉亚从20年前的3000多美元降低到现在的2000多美元,其中九十年代不到1000美元。普京腰都弄折了,2005年人均国民收入才达到1990年水平。一个新闻社张嘴就说瞎话真让人恶心。

  同时,中新社文中一些逻辑叙述也不周延。比如文章批判“谁笑到最后谁就代表民心所向的逻辑,实质上鼓吹的是一种暴力思维、‘枪杆子至上’思维”。理由是“中国外交部的表态是:‘中方尊重利比亚人民的选择。’这个表态的意义,首先是承认利比亚半年多来变局的主体是‘人民’”,因此“我们知道卡扎菲并不是真正代表‘人民’的”。这无非在说利比亚反对派笑到了最后,反对派就代表了人民。巴林国王笑到了最后,国王代表人民,那些死在巴林街头的人显然不代表人民。见过这样恬着脸说道理的新闻机构吗?

  虽然中新社事实叙述颠三倒四,但基本道理还是让人值得思考的。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确实是这样情况:发达国家基本采用票决方式决定首脑,社会安定,贫富分化轻,言论自由,大家享受比较充分的公民权利。另一方面,中等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在二战独立后的第一届领袖大多长期任首脑,连续当二三十年领袖的多得是。这些国家有的一直皇权统治,如海湾六国。有的是军政府或者基本受军事集团支配,如拉美上世纪后期、泰国甚至现在的埃及。有的受宗教集团支配,如伊朗、阿富汗等。有的基本由部族力量决定国内政治走向,相当多非洲国家都是这个样子。还有一些一党长期执政,这主要是社会主义国家。一些看起来是选举政治,但国内一些大的家族或利益集团左右政治走向,如东南亚一些国家。无论这些国家采取的是选举制还是君主制,公民权利、言论自由方面都达不到西方标准,少数利益集团操纵国家政治的情况很明显,国内贫富分化严重,发生社会动荡的都是这些国家。

  两下一对比,制度孰优孰劣基本是明摆着的。这也是新闻周刊能够洋洋洒洒写出这么多文字的基本理由。任何其他论证都必须正视这种基本状况,否则就显得强词夺理。

  那么结论是不是所有发展中国家就应该从现在这种体制变成西方体制呢?似乎也没什么疑问,毕竟人向高处走嘛。

  但是疑问还是有的:发展中国家独立到现在也六七十年了,为什么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无论做多少次转轨和调整,没有一个能达到西方民主政治的标准?即使像韩国、台湾地区这样美国大力扶持的国家和地区也做的不伦不类?好像世界从上世纪前半叶就凝固成两个部分,就像一个钱币的两个面。除了钱币边缘有些不伦不类的,大的一面怎么做都是民主自由,另一面怎么搞都不民主不自由。

  如果这也是基本事实,那么值得考虑的就是:一人一票的选举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才能实现的。贫道对这个问题有点认识,是通过当本小区的业主委员会委员时感悟的。

  我们小区有规划有些怪:一个狭长的小区,中间是30多户别墅,两边是多层居民楼。大前年我们原来的物业公司撤离了,业主委员会聘请新物业公司时,要商量究竟别墅和多层每平米各交多少物业费。物业公司先提出总计收多少钱他们才进入。按照这个总额,两种户型原来交的费用均提高50%就够了。由于别墅区业主少,在6名业主委员会成员只占2名。开会时多层业主代表提出他们按提高50%交没意见,但别墅区要翻一倍才行。别墅区业主委员就说,如果这样等于交给物业公司很多钱。多层业主委员坚持自己意见,最后表决通过了他们的意见。当时我就想,其实如果他们提出一种多层一分不交都让别墅交的议案也照样能通过。当然,通过的决议是实施不了的,最后小区分治为三块。

  我就想:看来只要议题内容是博弈性质的,也就是你赢我就输,你占的便宜就是我吃的亏,那么用票决方式就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多数一方一定可以实施“暴政”,最后崩盘。这让我理解了美国联邦宪法制定的理由。美国独立后大量穷人因欠债濒于破产。当时美国为邦联制,各州实行一院制的议会。有的州有穷人议员提出发行纸币。发行纸币会形成通胀,对债务人有利,等于硬赖富人的账。穷人肯定占多数,结果13个州中竟然有7个州按照“人民的意愿”通过了发行了纸币。富人们惊呼“倘使民主分子多分得一些立法权,即让他们在立法机构中起支配作用或占优势……他们就会通过表决剥夺你们的财产”(霍夫施塔特《美国政治传统及其缔造者》)。不知道成天喊民主的人想过这个道理没有,起码美国联邦宪法制定者想到了。宪法主要起草人麦迪逊对此表述的很清楚:“一般生活艰苦……人的数目,一定会超过与贫穷绝缘的人。根据平等选举的原则,政权必然会落入前一种人的手中……应该组织这样的政府,使富裕的少数人得到保护,不受多数人的侵犯”。美国三权分立的联邦宪法实际就是为实现“使富裕的少数人得到保护,不受多数人的侵犯”的目标制定的,这里就不详述了。可以说,没悟出这个道理的人,基本是想不清楚在私有制社会中,实现真正意义的票决民主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

  中新社的文章主要集中在执政者更替上,说执政者不给人民出路会堵死和平变革的道路,就会发生玉石俱焚的结果。这句话听起来一点毛病也没有,但放在历史背景上就不合适。厌恶卡扎菲一个人执政40多年可能真的是今天利比亚多数人的情感,但这不说明卡扎菲始终“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二战后推翻殖民统治建立独立国家的第一届领袖大多数都任期很长时间。如果大多数都这样,一定有一定道理。什么道理?因为殖民地国家大多此前不是民族国家,尤其是列强当年往往根据列强占据地盘分割这些地区,造成这些地方缺少形成一个国家必须的条件。就算利比亚殖民化也是东、南、西北三个酋长国。如果按民族、部族、宗教等认同感来组合,几乎整个非洲、中东地区都要做非常剧烈的调整。调整的结局必然是不断的战争。避免这种持续战争的唯一可能性就是出现一个各派在“完成独立”、“推翻皇帝”等革命性成果方面产生认同感。这就是为什么当时独立领袖或者封建王朝推翻者总能够在很长时间取得大多数人认同并维持了长期统治的原因。离开这个历史背景谈独裁,批判“卡扎菲由暴力上台,也由暴力下台”并不给力。普世派最大的特点就是找到一些“好词儿”,完全抽去历史内容做陈述。这样并不道德。

  从发展中国家这六七十年的发展史看,在八十年代前,阻止这些国家通过票决选总统的主要是西方。从现在解密材料看,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初整个拉美国家发生数十次推翻民选总统的军事政变并形成军阀统治,基本都是中情局干的。亚洲的苏哈托、吴庭艳、阮文绍、郎诺等军事独裁也都是美国扶持的。非洲也不缺少这样的实例,如刚果。直至苏联解体前,西方并不以“独裁”和“不民主”来指责这些国家,相反,倒是社会主义阵营支持这些国家实现民选政府。不了解这段历史而用西方普世价值空谈什么独裁、专制一点不显得高明。

  到了新世纪,维持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长期占据国家领导位置会让这个国家失去选择机会。不过“人民的选择”是有具体内容的,无非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组织制度和外交政策几个大方面。现在看,反对卡扎菲统治集中在政治制度上,也就是让卡扎菲家族下台。其他方面的选择意图不甚明了。部落社会和外交政策估计没啥选择,因为卡扎菲早就投降西方了。能选择的就是经济制度方面究竟是否维持卡扎菲高福利、劳资共享的经济制度不很明确。

  有一点需要考虑,1969年前,利比亚石油号称世界最便宜石油。1970年卡扎菲要求大幅提高价格,石油分成比例提到50%,此后又几次提高到75%甚至最后的92%。这个比例被称为“世界最高”。卡扎菲高福利的经济制度是建立在这个世界最高利润分成上的。卡扎菲下台这种“不合理”的石油分成比例降低的可能性显然比提高的可能性大得多。比如伊拉克战后外国公司分成从投资回收前的40%提高到60-70%,投资会收回从10%提高到了20%。这就是所谓“战争红利”,不过这红利是伊拉克人民回报西方的。即使西方从卡扎菲时期8%的分成提高到国际惯例的15%,西方每年也多得约30亿美元。如果如同伊拉克人民那样“慷慨”,就多得近50亿美元。如果这是利比亚“人民的选择”,贫道真的没啥可说的。这每年30亿或者50亿美元可是卡扎菲从西方手里硬夺的,算不到卡扎菲罪恶里。

  所以“人民的选择”里究竟有多大人民的成分是值得思考的。一如欢呼过苏联解体的各前苏联共和国的老百姓,一如欢呼萨达姆塑像被推倒时的伊拉克老百姓都曾经被冠以“人民的选择”。中新社“‘人民’一词从出现的第一天起,就充满了被挟持、滥用的不良记录。多少罪恶以‘人民’之名行之”这段话,骂卡扎菲可以,骂反对派就没机会么?

  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跑美国?很简单,成为美国公民就成为占全世界便宜的人。我们都看得见:这几十年中,发展中国家经济成长速度是最快的。发展中国家GDP年均增长率1992-2001年度为5.5%,发达国家为2.7%,前者快了一倍多。而且发展中国家的增长主要是物质财富创造,发达国家则是金融和服务业的增长。那么是不是双方缩小的差距呢?还是世界银行数据:1980年包括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中等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是发达国家的10.27%,1990年只占到6.59%,2000年继续缩小到5.34%。新兴市场国家经过20年努力,一个个兴奋不已,但回头一看数字,竟然比20年前差距扩大近1倍!而低收入国家1980年人均收入是发达国家的3.4%,2000年只占1.6%。中国人这十几年可以说是最风光了,生产了世界一半钢材,一多半水泥,全世界超市里大部分商品都写着“中国造”,经济增长率傲视全球,速度是美国的三四倍。所有中国人甚至全世界人都会以为中国人生活水平与美国人差距会明显缩小。看看世界银行数字照样让你吓一跳:按照购买力平价法计算,1999年中国人均收入是美国的11.1%,2009年是11.8%。基本没变化!

  这就很有意思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创造了比发达国家更多的物质财富和资源供给,经济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发达国家,但是他们的生活水平与发达国家老百姓的差距却越来越大了。这就好像我们看刘谦变戏法:3个核桃2个碗,你明明看见东边碗里扣了2个核桃,西边碗里1个,结果刘谦小手一挥,碗掀开,东边1个西边俩。究竟东边碗里那一个核桃咋到西边了,只要刘谦不给你说肯定看不清说不出傻子一样。发展中国家这几十年发展速度比西方高一倍,收入差距为什么扩大一倍,美国人不给你说,你一样看不清说不出傻子一样。

  为什么中国老百姓都愿意跑美国?2007年中国最高收入20%居民人均12836国际元,与美国收入最低的20%群体人均收入12471国际元(体现实际购买力)、法国的12063国际元基本相当。在中国没有希望混到20%最高收入的人,往美国一跑,再穷也过上好日子了,凭啥不跑?不需要流一身臭汗干活,生活水平还越来越高,不就是天堂么!不愿意进天堂的不就是傻瓜么?西方人靠着航母维护的世界经济规则,金融体系,政治强势、文化和价值观的制高点,使巨额财富无声无息地流向了他们那里,让他们人民过着平等、悠闲和平的生活。

  接着的问题是:为什么西方国家国内社会安定,矛盾缓和,公民权利充分,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搞得有声有色?开始贫道也想不通,也是当业主委员会委员时想通的。我们小区是我们公司开发的,物业公司也是公司的物业公司,很多房子实际是职工低价买的。每平米多层3毛别墅5毛的收费标准也是业主委员会投票决定的,当时会上欢声笑语,并没有什么意见冲突。这么低的物业费实际是维持不住的,物业公司每年40万费用,靠公司总部每年拨款20-25万维持。大前年实行公司化经营,不拨款了,业主拒绝调高物业费,物业公司就撤走了。这才有了前面说那一幕。也就是说,在总计40万费用中大头是外面无偿补充的,别墅5毛多层3毛没意见。完全自己掏,4毛5和7毛5 的比例就承受不了了。也就是说,在又巨额外来补贴情况下,内部你多我少的矛盾就会缓解,完全靠自己挣,你多我少就尖锐化。

  西方国家假如没有远超过自己创造的财富的补贴,在私有制情况下,结局一定是美国刚独立那一幕(其他西方国家大多有殖民地)。后来有了巨额“不明资产”补充,就有了今天的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因此,在私有制条件下,巨额不明财产进行相对均衡的补贴是一人一票制的前提,否则就是多数人暴政。

  贫道这样说并不是孤证。早在2500年前雅典就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制,而且是每周都进行全民公决,绝对民主。但雅典人的生活方式也有些蹊跷:按照当时10个奴隶的剩余价值才能供养一个雅典人悠闲生活的生产力状况,雅典10万奴隶显然不能满足15万雅典公民和他们家属过上悠闲富裕的生活。后来读了威廉·弗格森《希腊帝国主义》有些明白了:5万雅典公民中有四分之一在控制整个地中海霸权贸易的雅典海军中通过做桨手、水手、水兵和当殖民地驻军“就业”。同时有6000个人民陪审法庭的陪审员,500名议员和1300名官员等就业岗位,每天能领到两个奥波尔(一个奥波尔大约可以让一个家庭生活一天,或者嫖一次娼)的薪水。也就是大约40%的雅典人在为国家服务中就业。雅典人每周数次观看的戏剧、音乐和各种比赛不仅不要票,而且也发补助。雅典人也劳动,但前述收入不会小于他们收入的50%。雅典国家怎么有这么多钱呢?5万雅典人直接统治色雷斯等200万人口的5个殖民地,军力控制整个地中海、黑海涵盖2000万人口。阿里斯托芬告诉我们,数百万希腊城邦要给雅典上缴“贡金”。当然还有海上霸权贸易。一个雅典贵族写到:“雅典人阻止对手将商品转运到除阿提卡以外任何其他国家,否则她就威胁将对手完全从海洋上驱逐出去”。没有这些,雅典人肯定都去弯着腰干活讨生活去了,哪里有兴趣开什么公民大会。不足1万斯巴达公民按军营方式生活,以国家名义奴役15倍的美塞尼亚黑劳士和5倍的皮里阿西人给他们供应粮食、服装和武器。这是他们成为公民社会,发明拒绝作弊的抓阄民主的前提。取代雅典霸权后,雅典人的生存方式就成为他们的生存方式。古罗马公民什么劳动也不参加,主要从事锻炼身体,军事训练、打仗、看戏、泡澡。他们的公民社会和共和制度靠通过暴力维护一个奴役整个地中海沿岸和大半个欧洲的世界秩序存在。孟德斯鸠在《罗马盛衰原因论》中这样概括罗马人生存逻辑的:“对人民来说战争几乎永远是一件快意的事,因为战利品的合理分配事使人们获得利益的一种手段。”

  也就是说,从历史上看,凡是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或者抓阄选官体制,前提都是有巨额“不明来源财产”才行。巨额财产冲淡了私有制造成的收入分配差距,所有公民都愿意维护这样一个不出力不流汗的体制,这才会有真正意义的一人一票制。

  真正这样解释一人一票制原理的,贫道还真没看到过,当然更大可能性是贫道孤陋寡闻。每次看到包括长挢在内的右派煞有介事地讨论民主贫道都偷着笑。因为连逻辑和历史都不研究一下,光说点“好词儿”一点意思没有。了解这些逻辑和事实,再谈民主和专制也不迟。

  发展中国家全都一个德行:贫富分化严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上基尼系数最小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大约0.20-0.25(中国1985年是0.24),其次是发达国家,0.25-0.35。撒哈拉以北非洲和亚洲发展中国家是0.35-0.45。美洲发展中国国家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是0.48-0.55,甚至道道0.6。现在没了社会主义国家,总体讲发展中国家基尼系数在0.4-0.55之间,发达国家在0.25-0.35左右(美国0.41偏高,但美国“不明财产”最多)。发展中国家专制,西方民主,与以上结构有没有关系呢?一定有,相关系数太高。实际上,想通独立时的美国和今天的美国的差别就知道了。

  张木生说世界是一个钱币,发达国家一面,发展中国家一面,谁离开谁都没这个钱币。发展中国家财富“不明损失”,在私有制情况下自然贫富差距严重,社会矛盾尖锐,因此要“维稳”,没有一个强力维护这种剥削秩序的专制体制是不行的。西方国家财富“不明增加”,私有制情况下收入差距缩小,社会矛盾缓和,大家都愿意维护这样一个占便宜体制,适合一人一票。两种互相依存的经济关系决定两个互相依存的政治结构,谁也不用羡慕谁,谁也不要指责谁。

  问题在于,为什么今天西方和中国右派都慌着拿民主、人权衡量发展中国家呢?很简单:为了维护和强化现有世界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价值观秩序。没有这个秩序这个全球化钱币就没了。如果今天全世界发展中国家,起码新兴市场国家都搞社会主义,收入平均化,制造能力还那么强,于是两头在内,不与全球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价值观秩序接轨,变成两个钱币,西方必然失去“不明来源财富”,所有矛盾都显露出来了。因此,把所有国家的社会主义想法给搞臭,政治上都不稳定,经济上都私有化加两头在外,他们过得就安稳些。因此,民主就成了“好东西”,是一个可以把发展中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想法给搞光的有效措施。仅仅这一个法宝就能把一个发展中国家搞个七荤八素,就像这些搞出来的索马里、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

  撒哈拉以南非洲刚独立,开始都搞点国有化等,1960年相当于发达国家25分之一,1970年相当于发达国家的20分之一。1980年变成15分之一。八十年代中后期独立领袖先后死亡或下台,动乱开始,1990年迅速下降到38分之一,4年后下降到51分之一。2000年下降到接近60分之一,差距比“普遍独裁时期”扩大4倍。1989年伊拉克人均GDP4500美元(两伊战争前7000美元),是美国的5分之一。两次美国入侵,2008年才恢复到2989美元,美国的14分之一。伊拉克经济没发展?照样发展,1989年海外战争前伊拉克出口额只有104亿美元,2009年达到409亿美元,蒸蒸日上。以民主的名义让发展中国家陷入长期动乱对西方的好处,对现存秩序的稳定作用,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说完的。

  中新社这篇重要文章,含义是深刻的。其结尾“逐步但坚决地给人民选择的权利,否则,全社会退无可退的可怕图景,终会是每个转型社会挥之不去的梦魇”,不是教训别人,而是告诫中国共产党,呼唤中国的“民主”到来那一天,共产党自动下台,别惹出麻烦来。读懂世界当代史后,还能有别的结论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占比论述矛盾。
    2011/9/8 0:36:55
  • “如果今天全世界发展中国家,起码新兴市场国家都搞社会主义。。。。。。”。楼主什么时候想想为什么这个“如果”在现实中不成立?
    想知道答案就联系我。
    2011/9/8 0:09:01
  • 很有历史感、现实感的一篇深刻文章。
    2011/9/7 22:41:59
  • 农业社会,不可能人人、家家都是地主,工业社会不可能个个都是资本家;当中国发展到科技与之相当、军事能平起平坐,美国不再是结算货币,全球贸易类似一个欧元的公共货币体系时,美国的悲惨生活就会来临。只是,一切反动派不会自己退出历史舞台,在垂死之前的挣扎中,民主、推特、军事威慑和战争等,必然来临。
    2011/9/7 19:27:53
  • 樊纲的五个分类划分是什么呢?这是多年前,樊纲先生发表在当时的经济日报上的的一篇文章,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美国是全面领先型的服务业主到的产业结构,此为第一类型;英国是以金融业为主导的服务业主导型经济结构,此为第二类型;德国和日本,是以工作母机,装备制造业为主导的工业化经济结构,接近他们的其他发达国家也类似,为第三型;新兴工业化国家和亚洲四小龙等以及东欧转型国家为工业消费品生产为主导的初步工业化国家,为第四型;剩下的以农业为主导的农业型经济国家。这文章大概是在1990年代的前半期的经济日报上刊载的。后来,我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共同富裕的问题:我自问:假如一个纯农业的社会,按照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制定经济政策,我们能实现共同很富裕吗?我后来问,假如按市场经济原则,资本主义社会他们共同富裕了吗?今天我问,假如中国人也有美国的军事科技实力,也主要以军工和玩玩金融证券为主业的经济结构,多数中国人就都在政府部门、金融证券、军工行业就业,真的有可能性吗?奥巴马说,中国人要过上美国和澳大利亚人的生活方式,对于地球来说是非常可怕的。这很说明问题。比如,美国人均消费(包括浪费)800公斤原粮,在科技发展可以预计的未来,中国有可能吗?即中国这片土地,出了蔬菜等副食品外,还能生产出10亿吨粮食吗?比如,美国人均消费近两吨石油,中国人均消费一吨石油,有可能吗?在煤变油没有像现在的石油一样可行之前,我真的还看不出这种可能?总之,没有现在的世界经济秩序,西方发达国家不可能过如今的奢华的超前消费生活。正于博主文章说的,他们的现在的生活,是维持多数地球上的人,不发达的国家的持久贫困才有可能的。正于罗马公民的悠闲富足生活是建立在绝对多数人是奴隶的基础上的客观事实。
    2011/9/7 19:21:13
  • 还有一个历史需要重温。请自由派讲讲你们常常自封的良心:二战以后的1945-1985,西方社会安定吗?民主罢工浪潮、反战浪潮,哪个国家不是此起彼伏?大概不需要我举例了吧?为什么?到了1991年后福山所宣称的的历史的终结后,为什么西方的社会反而稳定了呢?为什么?实际就是全球化。如果就发达国家的圈子内搞贸易自由化,他毫无疑问不可能在自己国家内形成中产阶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不能形成中产阶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就必然只能是少数人过富有的生活多数人过贫穷的生活。这是私有制的必然。为什么自1980年以后的西方国家相对于之前的本国社会稳定了许多呢?那就是类似于社会主义的福利主义政策的调整和以全球资本和贸易的一体化转移国内矛盾,即有国内的阶级剥削像国际的国家间剥削,使得国内矛盾缓和。现行的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些年来在解决发展中国家贫穷和饥饿问题有任何值得正面称道的任何成效吗?没有。美国能离开不发达国家生产的的廉价的物质消费品吗?不能。就像所谓经济学家樊纲所说的,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通过维持现有国际经济秩序,来维护稳定当前的世界经济分工。使得他们自己的领先位置得以保持。
    2011/9/7 18:55:47
  • “古罗马公民什么劳动也不参加,主要从事锻炼身体,军事训练、打仗、看戏、泡澡。他们的公民社会和共和制度靠通过暴力维护一个奴役整个地中海沿岸和大半个欧洲的世界秩序存在。”现在中国是谓独立,按说应该充分享有即可自给自足,又可平等贸易的大国。但为何变成了世界的廉价工厂、为发达国家提供“不明来源财产”的丑角了呢?因为现在之独立中国,已不是毛时代的独立了,汉奸卖国贼掌大权了。杯具啊,可怜的草民们!
    2011/9/7 18:05:37
  •       丢掉殖民地,西方将重新进入黑暗中世纪。

        没有从国家民族的全体整体总体上加以思考,都是以偏盖全。这到底是少数人获益还是多数人获益的问题。

        没有资源又不劳动就能够过上好日子,这是什么道理,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2011/9/7 16:13:34
  • 1、从东方文化与实际来说,中央集权与地方民主应该是中国现代国家追逐的方向。中央控制财权与军队是相当正确与必要的。
    2、为了抑制中国内外资坐大与独大局面,平衡劳资双方分配关系,地方人大代表与地方主要核心官员由全民直接选举产生应该是方向:地方人大代表与主要核心官员直接海选产生;全国人大代表由地方人大代表兼任,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投票票决产生;中央政府主要官员名单由地方人大代表直接选举产生;再提交给政治局讨论表决,政治局通过的名单再提交全国人大公开讨论、非《宪法》规定法定事由全国人大一般不能否定;全国人大、政治局、中央政府若有执行政策分歧,由国家主席(兼任军委主席)最后仲裁决定。
    3、西方劳动者通过选票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制约资本、享受合理福利的机制与体制应该被吸引。
    2011/9/7 13:23:18
  • 从历史上看,凡是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制或者抓阄选官体制,前提都是有巨额“不明来源财产”才行。巨额财产冲淡了私有制造成的收入分配差距,所有公民都愿意维护这样一个不出力不流汗的体制,这才会有真正意义的一人一票制。---分析入理.
    2011/9/7 11:44:39
  • 选择?是在筷子里面拔旗竿!在中国自上而下,一片贪腐的官僚,连筷子也难找到,何来旗竿?
    不过扫竹不到,灰尘不会自行跑掉!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事是不可能的,车不立危险之地,但总要找一个不危险的地方落脚,一直挂在空中更不现实.
    2011/9/7 11:35:37
  • 支持该文观点!
    2011/9/7 10:59: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