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年鉴1960年1000万人口凹陷是怎么来的
2011-05-28
字号:

  所有研究三年自然灾害人口问题的人都面临这样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年鉴1960年年末人口比1959年少了1000万,第二年又比1960年少了348万。也就是仅仅年末人口就直接减少1348万。一般来讲出生人口总是多于死亡人口,因此怀疑这两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应该不少于1348万。但是,国家统计局通常提供两列数字,一列是历年年末人口,一列是历年出生率、死亡率和自然增长率。按照国家统计局提供的计算方法,用年中人口乘以自然增长率,得出的数字与年末人口相减得出的数字明显不同。比如按自然增长率计算,1960年年末人口比1959年减少的数字不是1000万而是305万,1961年不是减少348万而是增加250万。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把五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末历年的人口净增长数量用年末人口相减和自然增长率计算两种方法做一个图,会发现两条曲线基本不相关。1956年到1959年按年末人口相减得出的增长人口总是大于按自然增长率计算的人数,而且偏差能达到数百万。到1959年积累到1000多万。而1960年开始直至1978年则相反,也动辄一年偏差数百万。两条曲线到七十年代末回归到接近水平,而且自此不再出现偏差。(见图一)

  图一:自然增长率计算与年末人口相减的净增人口的偏差[1]

view full artical

  这种情况使所有研究者必须面对两个问题:

  首先:究竟哪一列数字更接近真实。

  其次:既然两列数字在这个时期完全不相关,那么统计局提供的计算公式有些就不是等式,而是不等式。比如:

  上年年末人口-年末人口≠年中人口×自然增长率

  既然是个不等式,那么在计算中就不能应用。也就是假如选用这个公式以及这个公式推导出来的公式,不能得出有价值的结论。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国家统计局发愁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与当时的统计方法自身缺陷,统计手段不完善造成的。

  年末人口数的来源是公安部门的户籍统计人数逐级上报汇总数字。出生率、死亡率和增长率是实际统计死亡、出生数逐级上报的汇总数字。连个数字来源不同,对不上是正常的。

  这个问题在第三次人口普查时解决了。普查当年的数字是同一来源,因此肯定照应得上。此后各年做千分之一人口抽样调查,得出出生、死亡率,用这个数计算出年末人口。来源一致,每年的净增人口也会相等。每10年的普查做些调整。

  但是,此前的统计就算不可能完全相等,但总是同一个事件的统计,数字偏差不该这么大,尤其是不该一个时期向正方向大幅偏差,另一个时期向负方向大幅偏差。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既然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实际发生了一个事件,这个事件决定了这个偏差。但是,究竟是什么事件呢?国家统计局和公安部的工作人员长期没解决,他们自己也很疑惑。

  这个问题被徐州师范大学数学教授孙经先先生解决了。孙教授是这样思考的:

  在全国人口系统中,按规范计算,年末人口-上年年末人口=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年中人口×自然增长率。但是,在子系统中,年末人口-上年年末人口≠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年中人口×自然增长率。因为子系统存在人口迁徙情况。也就是说,每个子系统是:

  年末人口-上年年末人口=出生人口-死亡人口+迁入人口-迁出人口。或者=年中人口×自然增长率+迁入人口-迁出人口

  如果母系统总计有两个子系统,那么:

  上年年末人口-年末人口(母系统)=[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净迁入人口(子系统一)]+[出生人口-死亡人口+净迁入人口(子系统一)]。

  但是,假如这个等式变成了不等式,那么最大可能是两个子系统迁出和迁入人口不对应。比如,子系统一净迁入500万,而子系统二净迁入只有-300万,自然会形成一个不等式。

  实际会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呢?孙教授很敏锐地注意到这个时期国家统计局还公布了第三组数字:城镇居民自然增长率和农村居民自然增长率。由此可以计算出两组群体分别的迁徙情况。基本方法是:

  (城镇或农村)净迁入人口=上年年末人口-年末人口-年中人口×自然增长率

  如果城镇净迁入人口与农村净迁入人口数相加接近零(不可能完全相等),那么说明用户籍统计方法得出的年末人口数不存在问题,是接近真实的。但如果不相等呢?那就看偏差情况与前面显示的偏差情况相关系数有多大了。

  孙教授用年鉴数字进行计算后,得出这样一个结果(具体计算省略,如果需要验算见表一、图二)

  表一:用年末人口与增长率计算的偏差和户籍登记偏差

view full artical

       1956-1966年两组偏差曲线对比

view full artical

  上表清晰显示,自然增长率计算的净增人口与年末人口计算的净增人口的偏差度,与户籍登记计算的净增人口与年末人口计算净增人口的偏差度基本重合,高度相关。这说明用自然增长率计算的净增人口与年末人口计算的净增人口的偏差,是因为按城乡户籍登记的年末人口因漏报、重报等问题未能准确反映人口真实情况,而按自然增长率计算的净增人口更接近真实人口数字。

  那么更接近1956-1966年实际数字的年末人口数字应该是:

view full artical

  任何用公式计算得出的结果,必须与实际情况相符,否则没有意义。那么,是不是在1960年前后和1956年到七十年代末发生过相当数量的人在一个时期重报、虚报了户口,另一个时期漏报了户口呢?如果对照历史会发现,确实如此。

  1956年开始中国进入工业化高潮,大量农民被招工为市民。到1960年底城镇户口总计增加了4788万。扣除自然增长人口,有3000多万农民成为市民。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离开农村但没有被注销户口和虚报户口的情况是存在的。因为当时刚实行城乡分离的户籍制度,农民不习惯严格的户籍管理。同时,当时已经实行计划经济,布票、煤油票等票证开始计划供应。这都会造成每年数十万到数百万的重报、虚报户口情况。

  由于我国经济遇到困难,从1960年9月起,开始启动精简市镇人口的工作,合计约有1000万左右的人以各种形式由市镇下放和精简到农村。到1963年累计涉及2000万人。这些人中有许多人的户籍迁出市镇,但是没有在当年办理农村户籍迁入手续。或者虽然被注销户口,但人并未离开城市。因为当时农村情况非常差,连农民自己还大量逃荒和迁徙到新疆等边缘地区。这就造成相反情况,即大量漏报或无法统计到的人口大量出现。

  上述分析与很多对这个时期的回忆录中都有记载。

  孙经先教授的这个研究解决了国家统计局几十年没有解决的问题。负责第三次人口普查的国家统计局李成瑞原局长听过孙教授对这个研究的汇报,认为符合情况。

  这样看,《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和党史二卷中“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的文字就需要重新考虑了。

  现在回到开始讲到的“不等式”问题。贫道研究了所有认为这个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在3000万到7000万的文章,注意到大部分研究都是用不等式得出结论的。这本身就不符合统计规范,属于无效结论(当然,还有挑选数字等不符合规范的)。孙经先教授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环境,起码让他们没有了造假的借口。

  当然,孙教授的研究并没有结束。因为如果自然增长率计算的年末人口更加准确,那么就必须从偏差起始年,用调整后的数字确定年中人口[(上年年末+年末)/2],最后回归到一条线上。只有这样才能提供一个研究1955-1978年人口变动情况的基础数据。当然,这个研究还会参考第三-第六次人口普查数字、历史上特殊时期人口统计的规律,以及人口增长的可能性范围等,使数字更接近真实。最后会提供一个比较全面的分析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人口减损情况的研究报告。大家可以期待,不会很长时间的。在书出来前贫道会把一些阶段性成果写点帖子。其实前几天就透露了点。哈哈。

  事在人为,有些事儿看着很难。只要记住毛主席的话:“世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1] 图表来源:孙经先《破解国家统计局户籍统计数据矛盾之谜——关于我国六十年代人口变动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想说明一下,真实的分析描述那段历史是很重要的。因为茅与屎之流,为了达到摸黑毛主席的目的,把这个数字做为颠倒黑白,攻击主席的脏水。
    常见的言论比如“二战才死多少人?我们和平时期一个三年灾害,就死了超过二战的人口,所以毛是杀人不眨眼的...”

    还有邵趋,你太幼稚了。你只要说说看房价是在谁手里飞起来的,物价是在谁手里狂涨的,国家债务是在谁手里膨胀到极点的,美债是在谁手里买得最多而且快收不回来的,你所赞美的那几位,就脱离不了干系。

    血酬理论会告诉你,为什么越是大的干部,越是和蔼可亲,因为他跟你没有必要直接冲突。为什么越是基层干部越是容易得罪人,因为他们是大干部的政策执行者,是要完成大领导任务的,是要直接从你口袋里掏东西的,所以也最容易得罪你。
    2011/6/6 12:30:59
  • 全文转载。若有不妥,请告知:
    http://hi.baidu.com/qingshuiyihong/blog/item/2e1d58c2d7b6f4039c163d0c.html?timeStamp=1306817202109
    2011/5/31 12:51:55
  • 首先、我想知道历史的真相。因为事实是最有价值的。其次我想问死了3000万怎样?没有死人又怎样?左与右的数字之争无非是为了维护自己心中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从宏大历史的角度来看。那三年是短时的政策失误。并不具有长远性。更不是一种深层的社会制度造成的。因而他不能作为判断一种制度优劣的本质性依据。反复纠缠源于不能释怀。愿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能够放下。
    2011/5/30 18:11:49
  • 杨松林老师,我建议您还是认真看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史》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林蕴晖 著第四卷《乌托邦运动 从大跃进到大饥荒》,其对这个人口数很详尽的历史考证,而您的文中引用那位孙教授的推算是不符合对历史真实性和客观性的。希望您不要在发表这类没有查证的文章。不要因为自己的父亲受过不公正的待遇就对这个社会产生过多的不满。我送您四句话,永远学习别人的长处,永远记住别的人好处,永远体谅别人的难处,永远宽容别人的短处。而且您做为一位学者,我认为您的世界观有很大的问题,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太浅薄了,我认为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到1949年的这28年时间里,都是在农村,山沟里,没有管理一个国家的经验,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从1949年到2011年的62年时间里,中国共产党不断的探索和发展如何管理一个国家,现在它更明白如何管理好一个国家。这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在它管理和建设一个国家的时候,付出一定的代价是必然的。要正确认识中国共产党在建设和管理国家中所发生一系列错误和曲折。美国在建国后还爆发了南北战争,为此一位历史上受人尊敬总统还付出生命的代价。美国才走到了今天这么强大。我一直坚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定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
    2011/5/29 1:39:25
  • 邵趋,挺不错的小伙子,态度诚恳,很有文化修养,但感觉你还是嫩了点【简单了点】,别介意啊,哈哈~~
    2011/5/28 22:23:16
  • 邵趋以为:
    比起一些老年人来,
    80后90后这代人,
    要向他们学习,
    他们至今都不忘年轻时期统治过他们的国家主席,
    我们这代年青人是不是也该好好捍卫我们的胡主席和温总理呢!
    所以,好好地珍惜我们的胡主席温总理吧,
    80后,90后们。
    因为我们正年轻。
    2011/5/28 17:45:01
  • 我们80后,
    生活在胡主席和温总理的治下,
    对那死人统治时代不敢兴趣。
    所以,邵趋说,
    祝胡主席万寿无疆,
    温总理身体健康
    永远健康。
    2011/5/28 17:26:11
  • “世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精辟。这也是那些懒得动脑筋,人云亦云的人最怕的痛处,他们根本就没有算过,只是听说,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鼓动,就以为是真的了。
    其实,在那饥荒灾害年代,毛主席一家也在挨饿啊!想起来,到今天我都为伟人伤心!不为别的,只觉得他老人家为中华民族所做的牺牲,为了茅与屎之类本该射到墙上的东西,不值得。
    2011/5/28 16:21:35
  • 我来自江西革命老区,虽然没经过那段自然灾害时期,但村里很多老人还是在,我妈也经历过那段时期,根本没所谓的饿死人事件,穷归穷,饿归饿,但不能胡言乱语来污蔑毛主席,我相信任何污蔑毛主席的言论终究会被揭穿的。
    2011/5/28 12:54:4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