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也说崔永元嘴里的饿死三千七百五十万!
2011-05-26
字号:

  也说金辉的“风调雨顺”和动辄“五十年一遇”

  崔永元在扬州大学鉴真图书馆做“口述历史”的报告,面对台下的年轻听众,他面色沉重地讲了这样一段话:“前两天我们有一个主持人请了一些着名的经济学者,开场白无意中说道‘三年 自然灾害’,一个学者当时就不愿意了,说你连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说什么叫自然灾害,那是人为的灾害。上海有个气象学家,好像是叫丁辉吧,他写过一篇学术文章……据他的统计,100 年来,1959年到1962年这三年,风调雨顺的三年,自然情况差不多是百年来最好的三年。所以说三年自然灾害的说法靠不住。在七千人大会上……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现在看来还靠不住, 那就是人祸。(热烈鼓掌)我们付出了多少生命的代价,我在官方历史上还没有看到,但我看到一个数字,说出来吓人,3750万!这三年,比我们抗战时候损失的人还要多”崔主播的这个讲 座视频挂在很多网站上,数以百万计的网民进行了浏览。

  崔主播的功课开始做的不好,没有一个叫什么“丁辉”的,更别提什么“气象学家”。有个旅居美国的丁抒,是华人最早写“饿死三千万”的,不是气象学家。还有一个上海的金辉,也不是 气象学家。崔主播把两个人捏合在一起再挂上个“气象学家”的招牌,就比较唬人了。看来凡事做坏事的人,都不认真。

  一个网友看到“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与多年同期相比偏少4至6成,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少年份”这则新闻发出感想,指出金辉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实际上是风调雨顺,甚至是三百年 来最好的一年,属于造谣。很有点说服力。贫道就接着这个话题说几句。希望版主这次给放出来。

  金辉可不是白给的,人家切切实实拿出了证据:他列出一个《全国各地历年旱涝等级资料表》。说是由国内一批着名的气象科学家根据全国120个水文站历年的水文气象资料编制的。它将一年 一度的旱涝状况统一划分为5个等级,逐年清楚地记录下了1895-1979年间全国及各地的旱涝大势。根据这个表看,1959-1960年确实不存在严重旱涝情况。于是,所谓“气象学家”发现就算不 风调雨顺,起码没有所谓“三年自然灾害”。

  可惜有人很快发现两个问题:

  第一,1960年中国有3700多个水文站,穷举这些水文站的记录来说明情况,对搞科研的来说一点过不算困难。最主要的是这属于必须做的事情。但这批“气象学家”偏偏挑出其中120个,也就 是仅仅3%的水文站数字来做结论,显然很不地道。说的难听点,属于学术造假。

  第二,水文站并不是记录气温、降水、干湿度等气象信息的网站,而是记录流域径流情况的网站。水文站不属于气象部门,是属于水利部门和流域管理单位(黄河水利委员会、淮河水利委员 会等)的下属机构。水文站的职责是“组织实施水文勘测,收集、整理、分析水文资料;监测江河湖库的水量、水质”。这样一个网站怎么能反映气象征候和规律?“气象专家们”为何不采 用自己系统内在各县都设立的,完全能反映降水、温度等直接影响农业生产的“气象”网站的资料,偏偏用不能反映气象情况,水利部门的资料,确实令人不解。

  因此,金辉的所谓气象学家证明没有三年自然灾害的论证,基本可以认为是“装孬”。

  1961年到现在无非过了50年。当时了解情况的人现在还多得很。这个时候就敢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再过20年,恐怕就更敢胡说了。幸亏气象记录还都有,而且很多回忆录上也有。

  贫道看到一本《“大跃进”亲历记》的书,里面基本都是控诉大跃进的文章。但是既然是“亲历”,有时候还是注意事实的。比如对大跃进深恶痛绝的梁志远先生在《“大跃进”在安徽亳县 》一文中记载了当时的情况:

  “1958年以前,全县年平均降水量为 820毫米 左右,1959年降水量为 634.1毫米 ,属于偏少,但旱情出现在7-10月的关键时刻,就形成了严重旱灾。”接着他记载了本县气象部门的资 料:

  7月中旬 0.2毫米 ,

  7月下旬 9.5毫米

  8月上旬 16.7毫米

  8月中旬 1.5毫米

  8月下旬 33.3毫米

  9月上旬 0毫米

  9月中旬4.7毫米

  从 7月10日 到 9月20日 ,这个地区72天总计降水65.9毫米。其中玉米和水稻拔节的最关键的7月10日至8月20日的41天中仅仅下了 27.9毫米 。7-9月间72天内这样的降水情况,只要在 农村待过的人都会知道,这一季秋庄稼即使没有绝收,也会是灾难性的减产,而且会严重影响冬小麦的种植和生长。

  农谚说:“水灾一条线,旱灾一大片”。安徽亳州与河南信阳是斜对角。河南南部和东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一直到山东是一条宽大的气候带,在1959-1961年这个广大地区的旱灾是非常明 显的。当时的信阳地区副书记张树藩在《信阳事件: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也登载这本书上)中写到:“1959年,信阳地区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一百天不下雨,秋粮眼看着大面积歉 收或无收”。第二年信阳地区又遇水灾,死伤人口1657人。接着1961年又遇严重旱灾,降水量比1959年还低10%,粮食总产仅相当于正常年份的50.28%,其中主粮水稻只相当于平产年份的 36.55%。怎么评价信阳事件的人祸因素是一回事儿,但对于这三年连续自然灾害情况,信阳上年纪的人是记忆犹新的。

  贫道当过知青,现在一些农谚还记忆犹新:“有钱难买五月旱,六月连阴吃饱饭”(农历),农民吧阳历七八月份说是“三天一小旱,五天一大旱”。因为这时候正是秋庄稼拔节关键时期, 又叫“掐脖旱”。下过乡的人都该了解这个道理:怕的不是年平均降水量的大小,怕的是该下雨时一点不下,不该下的时候拼命下。

  什么时候最怕旱?一个是阴历四月,这个时候是小麦灌浆时期,如果出现严重旱灾会造成严重减产。另一个就是农历七八月份。这些年经常也有什么“五十年一遇”的旱灾。比如前年北方小 麦区旱灾面积很大,也说是什么几十年一遇。但旱灾发生在10月-3月,三月后就下雨了。因此当年小麦还是丰收。今年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旱灾,对小麦影响会很大,甚至是灾难性的。好在这 些地方不是小麦主产区。据说月底能下雨,那么对水稻的影响就不是致命的。

  一般来讲,水灾时间持续短,而且影响面积小(主要是 洼地)。

  农业自然灾害对人类生活影响,不怕一季甚至一年中灾害有多严重,最怕连续数季尤其数年发生灾害。不怕某个地区发生多严重的灾害,最怕波及全国的灾害。灾害会造成种粮的消耗,牲畜 的减少,人畜病弱,储备降低甚至告罄。如果第二年没有灾害,情况会很快好转。如果第二年依然是灾年,上年的困境会叠加到第二年造成更多不利于生产恢复的状况。而连续三年,问题就 大多了。同时,灾害面积对灾害结果的影响也非常大。少数地区发生灾害,其他地方有能力救助,国家有能力调配。连续大面积发生灾害,问题就难办了。人类历史上形成大面积死亡的自然 灾害都是持续几年、受灾面积很大的自然灾害。

  现在动辄说某地出现“百年一遇”的“水灾”和“旱灾”并不符合气象学规范。所谓百年一遇并不仅仅指降水量多少,更重要的是灾害持续时间。百年一遇的水灾气象学上是按连续两年发生 旱涝指数小于2.55的水灾来定义的。连续旱灾或水灾年份越多,几率越小。中国水灾没有连续3年以上的,但旱灾则能达到连续四五年。

  欧洲沿大西洋区域很少有严重农业自然灾害的记录。但是1315年夏天整个欧洲遭遇连阴雨,持续低温阴霾天气造成粮食减产。1316年依然阴雨绵绵,气温很低,农业持续减产。人们终于坚持 不住,宰杀牲畜,大量种粮被吃掉。阴雨低温持续3年,形成一次严重饥荒。据记载欧洲这个时期有10-25%的人被饿死,人口数量持续降低了10年。十几年后才恢复到1315年的水平数字。如果 这次连阴雨只有1年,甚至只有两年,最后的结果都不会这样。正是这次水灾连续年份特别常,至今也是欧洲灾害史中最典型的自然灾害。1876-1879年陕西、山西、河北、河南和山东5省连续 4年旱灾,被称为“丁戊奇荒”,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学者估计死亡在1000万以上。

  发生在1959-1961年的自然灾害持续时间确实偏长,受灾和成灾面积也是解放以来最大的。

  “三年自然灾害”有这样特点:

  首先,灾害面积大,灾情显着。1950-1958年的9年中,年平均受灾面积为1971万公顷,成灾面积877万公顷。1959-1961年受灾面积达到年平均5728万公顷,是此前9年平均值的291%;成灾面积 年平均2251万公顷,是前9年平均值的257%。受灾和成灾面积均为中国有记录以来数量最大的。

  其次,灾情持续时间长,每年都加重。1959年成灾面积比1958年几乎翻一番,而1960年再扩大50%,1961年继续扩大。甚至1962-1963所谓“恢复时期”,受灾面积和成灾面积都是前9年平均的 154%和185%。也就是说,即使说出现了一次“五年自然灾害”也不是没有依据的。

  说事情要讲事实摆道理。而且要讲全部事实,也就是必须说的事实,要讲大道理,站在全面、历史的角度上讲道理。抓住部分事实,用小道理否定大道理,很难说服人的。尤其是碰见贫道这 样的。

  贫道注意到,很多右派尤其是疯僧喜欢抓住部分事实就开始控诉了,他这个毛病贫道早就发现了。这不好,起码缺少说服力。比如最近说什么“夹边沟”,说右派被判刑劳改很惨。反右扩大 化是不对的,给了一些人借机整人的机会,一些右派最后也很惨。这都正常。贫道说正常,一是因为1957年离结束国内动刀动枪杀人才五六年,一些干部一看有人反共产党没动杀机就不错了 ,因此五十多万右派最后被劳动改造就很正常。要是蒋介石,恐怕都杀了。412后清党,国民党杀的共产党也无非几万,但清党杀的人达到几十万,大多数无非是农民和一些同情共产党的知识 分子和学生。共产党正常“一个不杀,大部不抓”,这就可以了。拿现在政治斗争的情况说当年,无非是糊弄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而已。

  贫道父亲就被划为右派,而且很冤枉。不像贫道自己,四五写“反诗”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抓到监狱里是自找的,用不着自然向前操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一个增长了数亿人口的年代说损失了几千万,我一直不知道是怎么算的。
    2011/7/20 22:41:52

  • 最早大约八十年代有人说饿死了二千万.后来又听说二千几百万.那几年根本就没有人口普查.数据是怎么算出来的?
    2011/6/9 16:19:41
  • 泼脏水是他们一贯的手法。想搞赫鲁晓夫那一套,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2011/5/27 10:48:49
  • 我看了崔永元在搜孤的微博和杨松林的微博内容,对他们俩所讲的内容,不敢苟同。他们俩人都没有查过最新出版的历史书籍,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第三卷沈志华著《思考与选择--从知识分子会议到反右运动》,这卷书主要讲的内容就是把整个反右运动的发生和发展都进行了详尽的讲解,第十卷萧冬华著《历史转轨--从拨乱反正到改革开放》,这卷书里对历次运动中错误和冤假错案都有详尽的讲解。我可以下的结论是他们俩人在发微博时,没有一个是查过这两卷书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查阅文献是最基础的工作,没有一个人重视。俩人对话中,漏洞百出。我希望这俩人老师都好好补一下这方面的课,以后在发表这些的讲话。不然误人子弟啊。
    2011/5/27 9:17:34
  • 像这种重大的历史事件需要明鉴。
    2011/5/27 0:00:27
  • 动嘴吧,反正死无对证,不用负责任,无论哪派的政治宣传都是永远的肮脏。因为搞政治的人只有不择手段,混淆是非才能凝聚民意的。这是真理。
    2011/5/26 19:39:32
  • 嗯,有理有据。
    2011/5/26 18:07:05

  • 对待1楼的逻辑,我们只有沉默。解释不清。

    右派反倒知道美国1929之痛。

    政府不是上帝,他是一群人在操作。
    那个年代饿死人不假,极端的情况就是河南信阳。但是3000万的数目也挺搞笑,算一算就知道。有些人拿着这个搞笑的数目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据说这些人心肠是善良的。

    那个年代不是每个村子都会发生信阳那样的事,不是所有地方的人都那样残酷和傻×。我知道有的村子就会瞒报(不是浮夸上报),这些村子就没有饿死人。

    2011/5/26 16:15:02
  •       一个经济刺客的自白。
    2011/5/26 14:33:18
  • 历史大家在互相探讨才能更加贴近真相,如果我们现在放弃探讨敏感历史的真相,只能给后人留下更加丰富的想象空间。
    2011/5/26 11:25:01

  • 即使有自然灾害,让人民饿死的政府也不是好政府吧?
    你这个道人想替谁分辨?
    2011/5/26 11:18:4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