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我为何会转变为左派?(三)
2011-05-14
字号:

  其实中国古代,严格来讲,就是资本主义,是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

  后来我就想通了。包括李约瑟提的疑问,我也想了很长时间,后来我又翻了点书,大致想通了一个道理。当然我这个道理可能和马克思讲的不太一致,但大的意思是一致的。马克思讲生产力是最基本的,是吧?某种生产方式确定了某个阶段的生产关系。假如中国和欧洲都是相同的农业生产方式,那怎么会产生了一个是封闭的自给自足的经济,另一个则是小农经济呢?一种千家万户混在一起的市场经济,这两种生产关系方式。包括封建这个词都只适合欧洲用。中国只在西周实行过封建,到了东周,战国就已经谁也不听谁的啦。算不了封建,等于是分裂。后来刘邦封过,马上第二代,第三代就七王之乱,最后就削藩就没有了。而且汉朝的分封和西周的不一样。食多少户,实际上只是说这地方的税归你,并不是说这个地方的制权归你啦。所以封建这个概念,其实是欧洲才有,中国已经有近三千年没有封建,没有贵族庄园这样的方式存在了。那么接着就是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没有发展资本主义?后来我发现这个资本主义的定义啊,有些问题。后来我就想了一个道理,我这人喜欢研究问题,怎么能研究得通呢?如果你现有的方式解释不通你这个问题,怎么办呢,那么你要回到上一层,往上走一级。这个概念,肯定有统领这个概念的上面的一个定义,上面的上面还有定义。你想不通的时候你就往顶上走,走到顶上你就会发现能解释这件事,没走到顶上,你容易拿小道理去管大道理。只有站在最大的道理上,你才能管住那些小道理。这就是我喜欢想问题的一种方式。搞个大道理去管小道理,这个事就想清楚了。当时我就首先看事情。你想,说希腊,罗马是奴隶社会,你通常以为的奴隶社会就是奴隶主,奴隶庄园,一个奴隶主管着很多奴隶,奴隶是无偿劳动的,然后收获都归奴隶主,奴隶只要养着他不死就行了。这是一般的奴隶概念,但实际上这种概念只有美国才有。美国十七,十八世纪的种植园是那个状态。研究研究希腊,罗马史就发现根本不存在这种情况,不可能存在这种情况。为什么呢,比如雅典,雅典城邦大概三十五万人,有选举权的公民是五万,家属十几万,另外有十万左右的奴隶和五万左右的外国民,外国民既不是奴隶,也没有选举权,算自由民,按当时的生产能力,十个奴隶的劳力才能养活一个自由民,否则的话就存在不了。那么说,十五万雅典公民得有一百万的奴隶才能活下去,结果他只有七、八万奴隶,他怎么可能是一个奴隶社会呢?这个奴隶社会很奇怪,罗马是奴隶社会,罗马公民大约有一、二百万,按当时的生产力,得要一、二千万奴隶才够他生活。但当时整个意大利也就几百万人,而且好多还不是专业奴隶,其他服务业的奴隶很多,纯农业生产的奴隶并不太多。有人质疑中国没有奴隶社会,就发现中国的奴仆多是家奴,很少有大田劳动的奴隶。就是大田劳动不是奴隶做的。奴隶都是家奴。包括西周时期,大田劳作的奴隶都不是很普遍的现象,更接近一个农奴制,而不是奴隶制。就是据有生杀大权的都是家奴,不是大田劳动力。这有一个问题啊。比如说希腊,罗马,他有好几个城邦,比如说斯巴达,靠近地中海,斯巴达人也很少,公民大概就二万人,家属人也不多。他怎么生活呢,他周边有一个几十万,上百万的民族供他奴役,对方生产的东西要进贡给他,要是反抗,斯巴达人就杀他,斯巴达人多会打仗啊。而且你会发现,无论希腊还是罗马,他们就干几件事儿。一个是要锻炼身体,无论斯巴达人,还是希腊人,罗马人,锻炼身体是必修课,从小就要锻炼身体。另外一个就是打仗,打仗对于他们来说是职业,而且只有公民才能打仗,打仗也很重要。然后希腊人就是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十八部悲剧,十二部喜剧,参加各种比赛,或者玩。罗马就是泡澡,澡堂。看角斗。而且你注意,无论希腊还是罗马,这些娱乐活动都是免费的,罗马还差,只是免费。希腊是发钱让公民去看戏剧。你来看,做为公民这是必须的,这是接受意识形态的教育。看了就发钱,这些钱够一家人用两天。他主要就干这个事,他不生产。罗马人什么都不生产,连罗马船队的队长,都是奴隶。商店的老板,就是管财物的,也是奴隶。你想罗马人不干活,就这点奴隶来养他们?后来我发现不是。后来我注意到,雅典人实际上统治整个地中海,他周边所有的贸易都必须到雅典去交易,他是个霸权贸易。如果不去,你就是违反世贸规则,我就要惩罚你。出兵打你,所有的城邦都要给他贡金,交贡金的理由是什么?就是去和波斯人打仗,所以你得交钱。而罗马呢,实际上奴役了整个欧洲。包括英国,法国,德国,以及斯拉夫地区,斯拉夫实际就是奴隶的意思。罗马人是通过奴役了其他民族获取财富。就是说他的生存不是直接组织奴隶劳动,主要是靠奴役其他民族来生存的。不听话就打仗。我当时算了算,雅典人不到十万奴隶他怎么活呢?我就开始算帐。第一我发现,雅典五万公民里面,有二万公民是与军事有关的。光是海军,至少要有一万桨手划桨,那时还没有帆,靠划桨,这些桨手都有钱的,国家给的军费啊,桨手的收入都很高。另外,雅典公民每周都要参加一次全民公决,这也是发钱的,发的钱也够一家人活两天。他有一个五千人的陪审团,几乎天天都要判官司。这些人谁发钱啊,还有一个五百人的议会,这些人的钱又谁给啊?还有看戏啊,看比赛, 参加比赛都发钱,我算了一下,雅典人大概百分之六十的钱都是国家发的。罗马也是一样,罗马有五十多万游民,打仗时就要他,平时就游手好闲,这些人,也全是国家养。谁要锻炼身体,说杀人的时候,你去就行。那你不想这两个什么国家?不两个强盗国家吗?主要就是靠武力征服和压榨别的民族,维持一套剥夺别人财富的秩序,就做这事。后来我想通了。这除了生产方式以外,还可以找出一个概念叫生存方式。就是我这个民族怎么活?我要饭活?要饭也能活,我强盗活?靠偷活,吉普赛人上千年都靠偷活下来的。有的民族就是靠做别人的帮手活着的。那中国人是怎么活的?中国人自己种粮食自己吃,中国人从来不抢。中国朝代更迭,也没有将前朝人当奴隶,中国人不靠奴役他人而活,靠自己活着的。中国的剥削是一部分富人剥削穷人,他不是说汉民族去剥削其他民族。中国人的总体生活方式就是劳动创造财富,而希腊和罗马就是靠奴役别的民族,建立一套自己占便宜的秩序而活,所以这是两种生存方式。这个生存方式,你可以用横向的发展角度去看,你也可以把这个历史竖着看,我不发展,生存方式是不变的。有些东西过去是这样,可能现在也是这样。过去的小偷叫小偷,现在的小偷就不叫小偷?生存方式可能是不变的。我因此我就想了想,我就往后套,我就想解释这个东西,否则我解释不通,中国为什么没有出现资本主义啊?后来我发现,西方文艺复兴所谓发生的资本主义,不就是对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生存方式的回归吗?文艺复兴,就是所谓人性战胜了神性,实际上就是兽性战胜了人性。人性就是神性,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有神性。人有超验的经验,有超验的意识形态。动物就没有神性,动物不会思考我死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只有人才会想神,或者说就是想超验世界,一个根本没有见过的世界是什么样的。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现在你就找不到人和动物有多少区别。实际上你就想到,殖民时期就是资本主义时期,所谓资本主义,实际上就是恢复了一个以掠夺他人财富的这样一套东西。我写过一个文章是评《大国崛起》的,几万字,我以八国联军,每一国是怎么崛起的,一个个评,这些国家,没有一个不是靠抢别人财富崛起的,所以你会认为,一切都与这有关系。西方国家什么时候靠剥削生存,主要就是马克思,恩格斯看到的这一段时期,大机器发明,生产的物质非常多,英国就靠剥削英国工人。但是在那之后,你看现在美国生不生产,他的生产还没有中国高,但是美国人过的什么日子,中国过的什么日子?后来我就意识到,所谓资本主义,就必须加一套西方这个东西才叫现在资本主义,否则的话, 只有中国才能称为资本主义,是以资本来挣钱的。西方都不是靠资本挣钱的,他们是附加暴力,附加暴力维持的非市场原则,他才挣到钱,否则就不可能。他利用他政治,军事,意识形态的强势,来迫使你接受他的规则。我想在座的也是很多作生意的小老板,看前在北京左大培跟我说,要我写一篇关于国营企业挤占民营企业空间的文章,我研究完后发现,挤占民营企业空间的不是国营企业,而是外资企业。国营企业与民营企业的经营范围根本不在一个坑里,只有外资企业跟民营企业是在一个坑里争,民营企业还老挣不过它。中国工人很苦,但是中国民营企业也很难挣到钱。想涨工资也涨不了。为什么,因为大的秩序在那摆着,你肯定得吃亏。首先,是一个知识产权。比如说品牌,好的品牌的毛利就特别高,同样做鞋子的厂,给阿迪达斯加工,原材料甚至都一样,自己做的就买不过,阿迪达斯就可以买十几倍的价格。结果就是毛利高,投入广告的能力就强,品牌的知名度就越高,他是一个自身不断强化自身的一个过程。品牌是这样一个特点,知识产权也是。所以你看西方转移产业,那些技术发明,研究什么的,就留在本国,不弄到中国来。他们愈强越强,没有办法发生逆转。在一个体系下,超过对方是不可能的。只有不在一个体系内,两个不同的市场,当年苏联还有一段,核武,宇航,都超过了,比美国还强。他俩就不是一个体系,是两个市场。要在一个市场里,你一定干不过西方,必然。这是规则所决定的。中国为什么就没有发生资本主义?因为中国没有抢,中国没有这种习惯。当然还可以往下讲,为什么西方人就那样习惯,中国人就这样习惯?为什么中国几千年都是这样一个中央集权的制度,是中国人奴性重?不是。而是有的事适合独断,有的事则适合民主决策。实际上是不同的生存方式决定了不同的决策方式。我再去研究研究希腊罗马,他的民主是怎么产生的?因为他抢人家东西,分东西是需要协商的。开始他们也不分,只有贵族有,结果打仗的时候,就有平民不干了。这个帝国也维持不长了。这样才开始了共和制,选平民官啊,开始商量怎么分赃。强盗集体去抢东西,那得公平协商分东西啊。公平的事,得协商啊。这样生存的国家,主要的公共事物,就是去商议怎么去奴役别的国家,怎么出兵打仗,不商量,这种制度稳定不了。只有协商方式,才能使这样一种制度长存。否则就长不了。这完全是我演义的这种说法,书上没有像我这样的一种说法。中国呢,他一个是市场经济需要统一,市场经济他一个很大的特点是道路不能阻隔的,度量衡必须是统一的。越统一,他的市场经济越发展。马克思说中国的水利,中国自古的水利其实不多,一个都江堰,一个郑国渠,其他不多,中国主要是治理水害,天灾,这些不适合民主协商,只适合独断专行。你说水来了,咱们这一块跟他们这一块商量商量?为都要淹死了,还得商量?不行吧?就说大禹治水,他父亲用堵的方法治水,他用疏的方法治水,是他父亲笨?其实不是,而是他爸那个时期,还是部落制,谁也管不住谁。水来了,你只能堵,你能把水导到那个部落去?都要打仗的。是大禹统一了中国,那些部落首领来晚了,他还能‘杀之于涂山’,你说厉害不厉害,这才有了导,只有统一才能导,分裂怎么疏导?所以春秋战国时期,就以邻为壑。壑是什么?排水沟。把邻居当做自己的排水沟,这就是以邻为壑。所以齐桓公会盟的时候,就提出不可以这样做。中国是个灾害频频的国家,如果各自分裂,是没法活的,所以中国适合大一统。不大一统最后还得大一统。尤其是市场经济,一定要求大一统。现在都讲全球化,都统一了,他才方便。因为你是这种经济。所以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都与生存方式,国家的公共事物有关。由于不同的生存方式,产生了不同的公共事物,而不同的公共事物,适合不同的决策方式。这才有了中国和西方总是差异很大的两种制度。我就是这样一路翻,一路推,觉得这才像是比较协调的说法。否则我也说不清楚。因为单纯按照阶段理论也说不清楚。最近王小强写了一本书告诉我,其实阶段理论这些提法,全是苏共提出的,全是中国这些秀才们写的。马克思明确的说,什么封建社会转到资本主义社会,完全是我根据欧洲的情况得出的结论。有人说这是一种普遍的规律,这是对我的奉承,这更是对我的污辱。我从来没有说这是一个普遍规律,这只是根据欧洲的情况的一个研究。没有什么普遍,现在说法都不对,起码是不太像。当然我这人只满足于自己对历史的看法和解释,而不是满足于给谁套。比如说这个能不能用马克思的理论把它套过来,我现在没做这方面的事情,觉得不太重要。自己能够解释清楚就行了。

  这样我就觉得,改革开放的理由就不充分了。后来我观察现实,就发现中国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我觉得这样不好,这样要出问题。几千年来每次这样都出问题,无一例外的在出问题。中国历史上都是走这样正反馈的方式,我前年写了一篇文章,《没有土地改革,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这篇文章影响很大,包括总政主任,上海市委书记都批示,一个叫军队学习,一个叫上海大专院校学习。开始我还不敢写,因为我批判的都是博导,王小强非要我写。说君子不器,党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平时写东西很快,这个花了两个半夜写出这篇文章。当时我就发现,他基本上是个指数曲线,包括土地兼并,土地集中化的速度。从王朝初期到王朝末期,这个土地的基尼系数。中国的土地越来越趋向集中,很多农民变成雇农和佃农,这是一个总的历史趋势。很多人,比如秦晖,那都是有名的教授,还在说,就算土地集中,那还不也是要租给农民去种地,农民还是有地种。他就忘记了一点:比如说一个农民,八亩地,两亩地能养活四口人。就算我只有四亩地,也能勉强一家活着。但是我要是租地主的地,五五分成,我得租八亩地,这样要是每个农民租八亩地,那就有一部分农民租不上地。就必然会溢出一部分人。为什么每到王朝末年都出现流民?就是因为这些人没有地。如果你雇一个长工,那就会溢出更多的没有地的农民,没有地,不能与生产资料相结合,就必然会变成危险人物,去造反,去杀人,最后王朝灭亡。中国每到一、二百年就来一次,他是这种正反馈系统决定到一个阶段他就要崩溃。虽然我是个老板,但我也要跟大家共存是吧,崩溃了,大家都倒霉。所有人在崩漏阶段都是不好的。所以不能走资本主义,不要以为你真能变成美国,你变不了。你没长那脚,你胎里带的就不够那格,不具备当美国的那种能力。就看俄罗斯跟日本争北方四岛,我们跟日本争钓鱼岛。中国人说钓鱼岛自古都是中国的。北方四岛自古就是日本的。俄罗斯说得很清楚,二战定下来的。是我的,不行咱再打一仗,俄罗斯就这逻辑。这是战争的结果。是有协议的。你要撕毁协议,咱再打一仗。中国说什么几千年都是我的,没这个道理,对于他们来说,几千年来是你的,就应该是你的啦?所以中国人就不具备当强盗的基本条件,一点霸气都没有。中国人拿二战的那些协议来看,不就行了吗,说什么华盛顿协议,我没签字,不就行了吗?说什么自古是我们的,没有用。这个国家连个道理都讲不通,说明这个国家真是连当,还想当美国,你哪一点像?俄罗斯人说,你们日本人在我们领空遥望我们的美丽国土。这个话,都是当惯强盗的人说出的话,中国就说不出这话。而且中国一旦陷入这样一个体制,前几天有个人跟我说,美国人又在搞美元汇率,中国亏死了,我就说了,你进入这个体系,被人家欺负,剥削,你就得认,你要想不认,你就得出去这个休制。我不参加这个游戏了,我自己再演一场。这群体系就是一群强盗定的体系,一定是他占便宜,你吃亏的体系,货币体系,贸易体系,人民币贬值在价值上是真正吃亏,人民币升值吧,升值了你的劳动价值才真正体现,你又卖不出去。你说你究竟是贬值好还是升值好?你进入这个体系,你就只有左右为难,你只有如此,没得怨,你要么就不干。所以我有这个想法。后来我姐跟我说,你现在总是倡导社会主义,你倡导这个干啥,你不好好画画?我说我现在画画也没意思,我现在要复辟社会主义。你复辟社会主义这事不容易?我说是啊,我当老板,我挣一千万,挣够了,挣一亿,还是实现了吗,复辟社会主义这件事,恐怕我这一辈子实现不了,这才有意思吗,这就奋斗终身。当然这是我姐说,我总得有个说法吧。当然这件事,我姐说社会主义不行,我说不见得,我说你想一想,原始社会公有制,后来开始私有化,确立私有制。从公有制到私有制,也是杀了多少人,打了多少仗,你们私有制奠定基础也是花了几百年,反反复复,公有制就一帆风顺?啪的一下就建立了?建立不了,也得有反复,现在无非是反复了一下,你看你就得意的。我说人主要要站在历史的正确方向上,所以我要主张公有制,主张社会主义。既然公有制这个概念已经产生,几千年来没有这个概念,既然开始产生,那么他就可能向这个方向走。就有开始这个主张到最后这个实现,虽然咱六十多岁,也不可能干些什么事,但说说这些道理,还是可以的。

  本来说讲一个小时,结果讲了二个小时,下面你们提些问题,比较现实的问题,咱们来交流交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难得一见的好文。不过我觉得还是没有把阶级的问题带入,阶级的出现,阶级的矛盾,是零和游戏,是社会财富分配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统治阶级拿多了,被统治阶级就剩下的少了。
    所以公有制的主要思路就是消除贫富差距,从而消灭阶级,消灭阶级矛盾。这样社会才可以长治。
    2011/5/15 10:49:51
  • 中国的左派很大一部分就是中国的纳粹主义——刨掉民族侵略性的阴性的纳粹集权主义
    2011/5/15 1:50:27
  • 博主意思对内压榨比对外压榨要有道德优越感,而且正因为对内压榨要保持集权,所以为了集权附带着也成了我们美德的必然物。博主真的很牛逼,推翻了老马老恩,赞许集权,而且还自诩追求社会主义,你的社会主义是啥?老兄,你的社会主义是类似斯大林的集体农庄,柏拉图的理想国,金正日的主体思想,还是西周的井田制?如果你真的看过历代中国制度,你的这套在中国历代王朝早实现过实验过了,中国的历代制度理论完美,结局都是个玩完,为啥?你真掌权了也就是2011年的王莽,你这种自诩为民为国的精英主义者,说白了就是你、你们这些精英可以、而且仅仅你们可以指手画脚掌握大众草民生死安危,草民真的只是个屁,是你们这些自诩精英的鄙薄怜悯物、一群精神低劣、无独立人格、不知道德、尊严的乐瑟,猪圈里只知安逸的猪,必须鞭打前进的驴子,乌合之众,只能用来驱使的工具,不具有健全的思维,根本无能力作为对等主体的一种存在。老兄,我说的对不对。当然,你是怀着摩西的情怀,俯视着贪恋埃及的这些甘当奴隶的子民:你们这些蠢货,难道不知道我才是你们的王,让一个异族来役使你们怎么比得上我一个同族来役使你们,你们自治是没有能力的,外族役使是耻辱的,而我役使是天命!
    2011/5/15 1:34:46
  • 这里博主真够幼稚的,扯什么民族压榨,你对内就不是压榨了?你怎么压榨你的员工的?现在压榨够了又觉悟了?什么神性人性,人再牛逼也还是动物,将来把自己生化了自己改基因了也还是生物,把自己电子化了——额,我不知道成啥物了,但绝对成不了神。人的特性是有认知能力和主动性,但是别把这个神圣化,神圣化就是扯淡了——说白了就是个自恋。
    说社会划分,最重要的还是生产能力——认知和改造自己和世界的能力,其他都是扯淡,啥都是你中国人生产的,你的效率呐?真这么牛逼中国还怕球打仗?打仗中国肯定能赢,啥都是中国牛啊,中国生产能力高啊,中国受打压啊,正好打仗找回来,打仗中国求之不得。
    中国就是要做战争贩子,你要说了:中国人和平,不擅长武力,那奇怪了,你这个武力和生产能力挂不上钩的,你这个生产能力是个啥?是能力低生产不出好的杀人武器?还是思想太纯洁了想不出罪恶的东西?你的社会生产效率体现在哪?你的整体实力体现在哪?你还停留在游牧民族、海盗民族对农耕民族、定居民族的民族特性、生产方式和战争方式手段阶段里。你没搞清楚:现在生产手段、对物质利用的方式方法的改变对产出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对人的单纯体能的压榨松紧程度。
    2011/5/15 1:31:30
  • 什么是资本主义?只要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只要该社会一部分人拥有生产资料,另一部分人一无所有,只有劳动力,则该社会就应该是资本主义社会。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个新王朝建立之初,基本上都有一次土地改革,或者平分,或者承包,使每个家庭都拥有一份土地。这时,有市场经济,但缺乏大规模的失地农民,也许可以叫做小资产阶级社会,甚至可以叫社会主义社会。大体上,经过30、50年后,由于水旱灾害、生老病死等各种变故,贫穷的农民只好出卖土地,或流入城市打工,或流入大农场,成为大地主的雇工,社会分化成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社会性质就应该是资本主义社会。

    在王朝初期,重农抑商政策放慢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到来的步伐,但是,由于市场经济的两极分化倾向极其强烈,资本主义社会还是要顽强地到来。从各王朝中期起,以大地主、大商人和大官僚为主体的资产阶级成为社会的主导经济力量,这种力量最终将摆脱政府的调节,将政府权力市场化、资本化,使社会崩溃。
    2011/5/14 21:07:46
  •        学生觉得分析的就是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生存的方式的根本不同。农耕需要土地的稳定生产,一怕洪水,二怕干旱,这种与自然斗争的方式决定了民族历史发展的存在。在汉朝,中国的汉武帝曾经把匈奴赶到欧洲的匈牙利大草原,形成了上帝之鞭对欧洲的大冲击。现代,由于蒸汽机的发明,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所深化成工业力发展的时代。由于地球各地区域联系是靠海洋纽带联系在了一起,欧洲的庄园式的游牧民族通过海洋游牧到了世界各地,曾经有辉煌的日不落帝国,殖民全球各地人民。

        中国自周朝就建立的封建王朝,并非只是从人身自由上封建,而是从思想上用君权神授的方式的易学封建,并由此不断发展和完善的体系,到了清朝的上书房,国家完全变成了皇帝的个人财产。国家的分合,完全取决于统治者阶级的道德,一旦取民于无度遇到灾年,往往导致王朝更替。中国科技发展自古到清朝结束几乎都是视为奇技淫巧,而所谓的仁义礼智则成了人民的套索(鲁迅清晰地看到礼教吃人道理)。而中国农耕的形成则是中国先民特别是在炎黄尧舜时期形成的。从都江堰是可以反观,我们民族为什么需要治理黄河,从而形成民族的特性。

        吃,穿仍然是人生存与发展的第一属性,这个靠农耕就可以获取的生活基本资料。如果环境持续恶化,别说吃的粮食安全问题,就是连喝的水呼吸的空气安全都成问题。

        我们的先民认识到天地人一体一理的认识的先进性,终归还是人类未来发展的出路。学生觉得未来发展,我们除了完善农耕还需发展海耕,当然这些离不开工业力这个工业力在于资源对需要。这些都需要形成民族的共识,当然这些与仅从政治分配认识是不同的。

        李约瑟难题还没有解!
    2011/5/14 18:03:17
  • 欣赏本篇的新思路. 文章本身好和领导推不推没关系.博导和平民话语权也都应一样才对.
    2011/5/14 16:12:30
  • “物极必反”;一项自认为太正确的事情,往往事实恰恰相反。
    2011/5/14 14:28:11
  • 删除
    2011/5/14 14:25: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