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论柏林墙的倒塌究竟是谁的胜利
2009-11-13
字号:

  20年前,横亘德国的柏林墙被推倒了。德国举行庆典,欧美各国政要都去了,免不了一个个慷慨陈辞,免不了一群人觥筹交错。因为这是他们的胜利。这件事情在亚洲几乎没什么影响,联合早报国际新闻里干脆没报道。但是,南方都市报很注意,特别写了个社论。中央四台虽然也议论这件事,但重点是欧盟“总统”的“争夺”问题。贫道读完《南都》社论,觉得《南都》无非是进一步忽悠老百姓而已。其实贫道也很关心,关心柏林墙东面的那些“老大哥”们现在过的怎么样。

  《南都》歌颂柏林墙被推倒,说:“柏林墙的倒塌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同时发生的东欧剧变、随之而来的苏联解体,宣告了冷战时代的终结。意识形态至上的时代结束了,二元对立的时代结束了,劳民伤财的军事争霸结束了,陌生人之间的互相仇恨结束了。经济发展替代了政治对抗,全球化共识得到普遍的承认……中国人是这一变化的参与者及受益者……比冷战时代的父辈有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正在成长为世界公民。”

  在《南都》眼里,东欧和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瓦解,西方资产阶级的胜利是件大好事。因为“对立结束了”,“经济发展替代了政治对抗”。因此,“阶级斗争已经结束了”,要“全球化”了,大家都要“成长为世界公民”了。显然,有着美国资本的南方报系承担了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的吹鼓手,认为柏林墙的倒塌给全球人带来了幸福。

  但是,贫道看到的却不是这些,贫道看到的是柏林墙倒塌后这20年,东欧和苏联解体后的新国家大部分经济发展缓慢,贫富分化严重,人均寿命下降,经济命脉被外国控制,已经沦为西方经济的附庸。实实在在的墙越垒越高而不是越拆越平。哪里仅仅是“心中的墙”还没拆除。没有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筑起来的实墙,怎么会有心里的虚墙?

  一些右派教授到东欧考察,看到新式高楼林立,各种牌子的高档轿车来往穿梭,赞叹柏林墙倒后,东欧人民过上了幸福生活。其实,他们就算到撒哈拉以南非洲,一样可以在闹市区看到这些东西。让我们看看这些虚幻的繁荣后面是什么东西。贫道喜欢数字,就用国家统计局网站里世界银行的数字来比较一下。

  柏林墙是1989年倒塌的,到2006年是17年。我们把统计表上所列国家这17年与其他国家1990年到2007年的17年做个比较。

  下面是表中所列前社会主义国家17年年均GDP增长速度:

  亚美尼亚:-1.4%

  阿塞拜疆:4.0%

  白俄罗斯:0.3%

  保加利亚:2.1%

  爱沙尼亚:4.4%

  格鲁吉亚:-3.9%

  哈萨克斯坦:4.1%

  吉尔吉斯:-4.7%

  拉脱维亚:3.0%

  立陶宛:5.1%

  马其顿:2.0%

  蒙古:-0.8%

  波兰:8.7%

  罗马尼亚:6.5%

  俄罗斯:3.0%

  匈牙利:8.3%

  捷克:8.5%

  以上就是柏林墙倒后进入自由世界的大部分前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展情况:少数负增长,多数在3-5%左右,少数达到7-8%。由于大头是俄罗斯(3%),那么平均增速大约在3.3%左右。

  我们再看1990年到2007年同样17年中其他国家年均GDP增速:

  低收入国家:6.8%;

  中等收入国家:8.1%;

  高收入国家:4.8%;

  其中:

  东亚和太平洋国家:11.8%;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6.0%;

  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5.5%。

  最不发达国家:6.4%。

  也就是说,世界在1990年后经济增长速度最慢的群体是谁?是柏林墙东面那些敲锣打鼓进入自由世界的国家,他们经济增长速度甚至低于贫穷的黑非洲!

  1970年到1990年的20年中,低收入国家GDP年均增长7%。90年到06年下降到年均6.3%。1990年高收入国家人均国民收入是低收入国家的62倍,2006年扩大到70倍。世界贫富差距在这近20年中是扩大了,起码没有减小。但是我们看到,高收入国家GDP增速并不比中低收入国家快。原因是什么?很简单,一个本来很大的经济板块经济增长速度拉了后腿,这不是别人,就是柏林墙东面的“老大哥”们。他们争得了“自由”,失去了“面包”!

  那么,为什么教授们能看到川流不息的高档轿车,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呢?很简单,财富开始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大多数“老大哥”们日子过得并不好。

  柏林墙推倒前,东欧和苏联社会主义国家人文发展指数并不比发达国家低,这不仅体现在他们享受高度的福利,卫生、教育、劳保都堪称世界一流,而且收入差距非常小,甚至远小于中国。1985年,苏联工业部门中工人和技术人员平均工资之比为100∶110;农业为100∶135;建筑业则倒过来,为100∶98。可以看出的确全国各个工种之间、在各种领域工作的人之间工资差别不大。一线劳动者工资收入并不比特权阶层少多少,知识分子和工人差别更小。城乡差别是社会主义国家居民收入差别的主要因素。但1985年,苏联全国职工平均工资越200卢布,而集团农庄庄员从公共经济中获得的收入平均每月为222卢布,其中平均工资为153卢布,从社会消费基金获得的补贴和优惠为69卢布,占工资的45%,此项比重已超过城市职工。也就是说,在苏联解体前,全体苏联人民已经在一个相同工资和福利制度下生活,而且差别很小。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资料说,当时苏联的基尼系数小到0.18,比中产阶级化和福利水平最好时期的北欧国家还低(0.2以上),大概创造了人类历史有阶级以来的最低记录。

  柏林墙推倒前,墙东面的国家基尼系数大约在0.2左右。到现在什么样子呢?(表中能提供的国家)

  哈萨克斯坦:0.34

  白俄罗斯:0.28

  捷克:0.25

  波兰:0.35

  保加利亚:0.32

  罗马尼亚:0.30

  俄罗斯:0.40

  乌克兰:0.28

  当然,东方前社会主义国家也好不到哪里,这些国家本来城乡收入差距就大,到新世纪,蒙古为0.30;越南为0.37。中国最典型,用前国家统计局长李成瑞的数字,基尼系数从1985年的0.25增加到2004年大0.47。不仅在社会主义国家排第一,而且在整个欧亚大陆排第二(马来西亚第一,0.48)。

  问题在于,在这十几年中,其他国家贫富分化趋势并不明显,甚至还略有缩小。美国倒是从90年代初的0.4增加到新世纪0.41。其他发达国家变化很小。发展中国家这十几年里,泰国从0.46减小到0.43;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基本没变。贫富差距较大的墨西哥从0.51下降到0.43(比中国还低);阿根廷从0.55下降到0.51;巴西从0.63下降到0.57。也就是说,各国基尼系数要么基本不变,要么小幅收窄。只有柏林墙东面的国家大幅上升70%到100%。

  经济增长速度世界倒数第一,贫富分化速度世界第一,连拿两个第一真不容易,同样的殊荣只有70年代到90年代之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获得过。这就是柏林墙被推倒后的墙东面的“老大哥”们的光辉成就!90年代初,西方发展经济学专家称撒哈拉以南国家为“失败的国家”,可今天他们把同样的国家板块称为成功的国家。当然,这还包括中国的精英们。

  除了经济增长缓慢,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人文发展指数必然大幅下降。下面是柏林墙倒前与倒后的每1000婴幼儿死亡数:

  哈萨克斯坦从26增加到29;

  白俄罗斯从12增加到16;

  保加利亚从13.6增加到15.9;

  捷克从11.3增加到11.5;

  俄罗斯从18.1增加到21.1;

  乌克兰从13.1增加到18.0

  ……有数据的21个前社会主义国家中,至少有6个出现男性人均预期寿命减少的情况,其中又以俄罗斯最重,从1989年的64.2岁下降到2005年的58.9岁(下降5.3岁),其次为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分别下降3.9岁和3.8岁。这在人类现代史上,大概只有两次世界大战可与之相提并论了。

  大跃进饿死3000万完全是捕风捉影。但在1989-2005年,16个东欧和前苏联国家出现人口减少,总共减少了1691万确实实实在在的。相当于每个国家人口减少了5.5%。人口5170万的乌克兰,16年人口减少470万,少了9.1%的人口!

  这期间,全世界,甚至包括非洲国家的人口死亡率都在下降,只有“失败的国家”才会上升。下面是墙倒前和墙倒后老大哥们每千人死亡数:

  哈萨克斯坦:7.8——9.0

  白俄罗斯:10.0——12.0

  保加利亚:11.9——13.4

  罗马尼亚:10.6——12.1

  俄罗斯:10.7——15.5

  乌克兰:11.6——14.7

  西方经过数十年努力,终于把欧洲社会主义国家消灭了,这本该庆祝。但是,创造了批“失败的国家”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怎么值得这样额手相庆,觥筹交错呢?

  当然有!柏林墙倒后,西方派大量专家指导这些国家用休克疗法进行私有化,由于本国私人资本根本无力购买巨额的国有资产,私有化就成了西方资本控制本国经济的过程。

  下面是几个国家外国资本占工业和银行业的比重

  国家////////工业////银行

  波兰/////// /35%// 40%

  克罗地亚/ 20 % //85%

  捷克//////// 35 %//65 %

  爱沙尼亚/ 60%// 80%

  匈牙利//// 75 %//70%

  斯洛伐克/ 25 %//40%

  很多精英们说,别看柏林墙东面这些国家90年代经济发展停滞甚至倒退,这是新生的阵痛。过了这阵儿,经济就会起飞,就会发展。

  真的吗?真的,确实在新世纪这些国家经济增长了,但是谁的资本在增长呢?显然是西方老板们的资本,因为他们基本控制的这些国家的大部分产业。当西方资本成为这些国家先进生产力代表后,老大哥们的命运就是给西方老板打工了。他们从此失去了作为一个独立民族国家自主发展经济的可能性,成为西方国家的经济附庸。

  有人会奇怪,这本来是人家西方政治家和资本家的胜利,碍中国人什么事呢?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也这样激动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的大旗还没倒,这面墙还在。这怎么不让有着西方资产背景的南方报系和国内早已卖身投靠的精英们着急呢?庆祝柏林墙倒下20周年就是个机会。

  《南都》在欢呼完后告诉大家:“尽管阶级斗争已经结束了,但是‘斗人哲学’的阴影并没有散尽,由此造成的社会隔膜和阶层歧视同样是一堵厚厚的墙,需要中国人进一步去推倒。即便这堵墙已经残缺不堪,仍有无数的墙在阻碍我们通向前进的道路。当区分敌人和朋友、城市与乡村、西方和东方、‘左派’与‘右派’、80后与90后、男人和女人、网上与网下、智者与脑残……的时候,我们都得格外小心,因为每一次区分,都潜在着建墙的危险。”

  说得多好呀,“斗人哲学的阴影”,一个暗示就把旧社会的“社会隔膜和阶级歧视”以及由此引起的大规模阶级对抗,数百万人的死亡都推给共产党和毛泽东了,一个“需要中国人进一步去推倒”,就把建立和谐社会的方法找到了——这就是继续批判阶级斗争观念,继续批判斗争哲学。且不说柏林墙东面老大哥们的悲惨遭遇本就不足以成为《南都》推论的前提,把经济差异和阶级对立归结为意识对立,归结为“想不开”的论证方法,就连资产阶级历史学家都早已摒弃了。

  柏林墙的倒塌,首先是西方政治家的胜利,是他们的丰功伟绩。其次是西方大资本家的胜利,因为他们找到一个新的,更有油水的剥削对象。当然,也是中国精英们的胜利,因为他们从默克尔女士的成功上看到自己的前途——只要比西德的政治家还右,就一定能够成功。

  但绝不是老大哥国家的工人和农民的胜利,也不是这些国家民族的胜利。因为柏林墙的倒塌让他们扮演了“失败国家”的角色。当然,他们似乎现在并没有“端起碗来喝汤,放下叉子骂娘”,因为他们有了“自由”。自由的代价就是享受从吃肉改称喝汤后还不骂娘的权利。市场经济,愿赌服输!

  《南都》认为,只要把脏水泼给毛泽东,只要大家认为阶级斗争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要认为斗争是罪恶的,和谐社会就到来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从改革前的2.4比1扩大到3.3比一,对农民来讲,只要不当回事就行了。基尼系数从1985年的0.25上升到2004年的0.47也不是构成阶层和阶级的柏林墙了,只要低收入群体脑子不再热就过去了。荆门下水救人的大学生和把他们的尸体用绳子牵着的船老大们也和谐了,只要互相理解就可以了……

  李长春同志在最近召开的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要求:新闻工作者要不断提高运用新兴媒体的能力,努力成为信息化条件下开展新闻宣传工作的行家里手。要积极主动进行网上舆论引导,密切关注网上舆情,及时发现网上各种苗头性、倾向性问题,经常就网民普遍关注的问题发表网上评论文章,参与在线交流,形成网上正面舆论强势。

  贫道这个帖子,算是一种“苗头”吧。为落实中央精神,欢迎《南都》的“行家里手”们就贫道这个帖子“发表网上评论文章,参与在线交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国境上有70万枚地雷,6万枝机关枪,1100只训练有索的狼狗。其中著名的柏林墙全长169.5公里,其中包括水泥板墙104.5公里、水泥墙10公里、铁丝网55公里。墙高约3.6米。沿墙修建了253个了望塔、136个碉堡、270个警犬桩、108公里长的防汽车和坦克的壕沟。那么滴水不漏的防线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防止普通公民逃离到国外。
      即便如此,仍有23000人因逃亡罪而被判徒刑,平均起来,每两天就有一个人逃亡、被逮、坐牢。有78000人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而下狱,也就是说,将近30年来,每天有8个人因为“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而他们“危害”的行为可能仅仅是说了句“东德不如西德好”。
      至1965年起,总共有5000东德人越过柏林墙逃出,至少255人在越境时死亡,其中的171人是在试图越过市中心的混凝土墙时丧生的,而开枪的正是号称要保护他们的东德人民军士兵。

    -----
    完,中国的文人啊
    2009/11/24 22:24:27
  • GDP不能真正反映经济的真实情况,人们的收入与gdp扯不上什么关系。论GDP,我国不是更高?可你的钱包并没有跟GDP同步增长。我从没听过说有东德人抱怨钱多钱少这东西,我只知道《窃听风暴》这电影,以及下面这些内容:
        1989年11月9日晚,柏林墙被数万东西德普通公民合力推到,在高墙倒塌的一瞬间,东德人如冲破堤坝的潮水般涌入西柏林,分隔近半个世纪的亲人们欣喜若狂地拥抱在一起,泪水、欢笑、高歌汇成欢乐的海洋,从欧洲心脏发出的“Sehnen Phasen”响彻欧洲的夜空,那一夜全世界都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今夜我们都是德国人”。无数人喜极而泣的同时,在东德的各个海关口岸,一群群衣着光鲜大腹便便的东德官员们正焦急万分地等待着飞往南美的航班或者开往苏联的列车,他们听着西柏林方向的震天欢呼看着灯火辉煌的西部,略带惊恐地沉默着,然后踩灭烟蒂离开这个他们曾经作威作福的国家逃匿天涯。
        1977年起,东德不再统计自杀人数,所说的自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因为他们不能忍受自己那样活着没有流血,没有热情,他们只能选择死亡。死才是唯一的希望,欧洲只有一个国家死亡人数高过东德那就是匈牙利。
        在28年东德统治中,1700万人口的国家有85000名秘密警察和175000名埋伏在社会各个角落的告密者。其中告密者形形色色,或许是做妻子的、做丈夫的、知己、好同学、饭局上的陌生人、卖报的小孩..
    2009/11/24 22:21:22
  • 我们确实要问一问,这是谁的胜利,因为,柏林墙被推倒了,并没有给世界带来和平,也没有给世界带来普遍的发展。这只不过是少数人的欢筵罢了。
    2009/11/13 13:42:46
  • 南都之论犹如明灯
    指引我们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2009/11/13 11:24:38
  • 柏林墙的倒塌是人的欲望的胜利,只是不是每个人的欲望都受到保护,得不到保护的欲望最终伤害的只能是自己。
    2009/11/13 11:19:49
  •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天将降大任于喉舌者,公价五毛”。

    这个0.47的基尼系数,可不是把脑袋扎进沙子堆里就可以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的小雨点(话说这个是不是07-08年的数据?这一轮宽松政策额之后,这个系数会不会再来一次飞跃性的提升?前面可只剩阿根廷、巴西和南非了)。

    至于南都,好歹可是一个在“无产阶级政党控制政权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受政府领导的主流媒体,公开言论弱化阶级立场,说明什么?网上这些“敌人和朋友、城市与乡村、西方和东方、‘左派’与‘右派’、80后与90后、男人和女人、网上与网下、智者与脑残......”,甚至还有小编没说到的“凤凰男和篱笆女、HJ和FQ、上海人和WD硬盘”,互相攻击,总希望和旁边的人划清界限,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浮躁”。浮躁不好,没错,但是有没有探讨为什么全民浮躁,全社会浮躁。试问看到此文的各位甚或绝大多数国人是不是都缺乏安全感而倍感压力?如果绝大多数人都有这种感觉,那么上面所讲的攻击、争斗和划清界限,根本不是问题,而是问题的表征。

    “铁笼子里关着几只老鼠,当我们给铁笼子电击的时候,几只老鼠相互拼命的撕咬,它们都以为是别的老鼠伤害了自己......”

    但毕竟人不是老鼠,人迟早都会知道铁笼的存在。如果现在认认真真的唱一遍《国际歌》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多少都会有点发自内心的感触。所以说斗争从来不是因为谁水平低修养不够,更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被逼的一种反抗罢了,如果说错误,只能说找错了对象,没看清本质而已。
    2009/11/13 10:59:4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