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评吴敬琏关于金融危机的分析
2009-03-03
字号:

  美国发生金融风暴以来,中国主流学者先是摘帽静默几个月后,最近纷纷发表意见,就美国金融风暴的来源,中国在引起这次金融风暴中的作用,中国政府的应对措施不断发表意见。贫道看了他们的言论,觉得有点失望。失望的不是他们的良心,而是能力。贫道把注意力放在能力上,原因是良心这东西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说他赞扬资本主义,他说他就认为资本主义好你就没办法了。你说他反对毛主席,他说他早就反对毛主席,你也没办法。但是,你要说,看看,你说的道理出处是矛盾,举出的事实都是错的,能力太差,太差,还是回家洗洗睡吧,他就很难受。

  前几天看了张维迎和高尚全的讲话,今天说说吴敬琏的。吴敬琏二月初在国际先驱论坛报上发表一篇文章,对金融危机做了些评论。后来在给一个叫“秦蓓蓓”的编辑的一封信中展开了这方面说法,贫道看完以后,总的感觉是吴敬琏已经不具备议论国际国内经济问题的能力了,已经是“没啥说的只好硬说两句”的感觉。

  吴敬琏、高尚全、张维迎等人都是在庙堂之上,专业搞经济研究的,而且承担着“给改革出主意”的重任。世界经济发生这么大变化,而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迹象早就可以看出来了,但所有这些人,还包括研究金融的樊纲、周小川……等一大批人,在2008年8月以前从来没有一个人对这场危机会有多大风浪有过预测,一直到10月份,多数主流们还在电视台上发言认为没多大问题,起码中国不会牵连进去。8月金融风暴已经很明显的时候,没有一个主流对这次风暴产生的原因和性质进行过分析。而按理说,只有他们把握着舆论工具,他们又占据着“权威发言人”的位置,他们有责任说说。但他们就是不说。是不愿意说还是没能力说?贫道看两者都有,而最主要的还是后者。

  对于美国发生的这次金融危机,吴先生上去就煞有介事地说:“现在好象有这么一种舆论,认为这次世界金融出现的问题是美国的问题,或者叫做华尔街金融海啸,我对这个有一点不相同的意见。我认为这次金融海啸的性质是世界金融体系的危机……”。哪里有“好像”的“一种舆论”?哪里都没有。如果有,也是主流学者在9月份在中央台节目上自己说的。非主流学者早就对此进行了分析。

  对于危机产生的原因,吴先生说有“三个层次”,分别是布雷顿深林体系解体,“美元就变成一种不受约束的货币”;“储蓄率走低……利用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特性向全世界借钱”;“长时期内的用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支持美国经济的发展 ”。

  关于美元性质、美国低储蓄以及连年贸易逆差之间关系,以及最终会导致崩溃,不仅西方经济学家早就分析过,中国很多学者也都纷纷着述这些道理。韩德强老师在2003年的《萨缪尔森经济学批判》中就分析到美国现有经济模式会导致金融危机。最近出版何新的《何新论金融危机与中国经济》收集了何新2006年前的文章,里面明确指出西方经济将走进一场严重经济危机。宏观所的王建先生从2004年开始就不断撰文分析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与世界经济走入虚拟经济的关系,详细叙述了美国经常项目下的逆差与资本项目下的顺差之间关系。美国当时的低利率政策是把双刃剑,要么伤了股市,要么伤了房市,而且认为2006年开始美国房市将出现危机,接着会引发严重经济危机。当然,说西方要发生金融危机而不说清楚为什么,或者不能把当时西方经济和世界经济运行的过程和关系是什么,就是单纯的“预言家”,叫巫婆都行。如果读了王小强博士在2003年就写的《赌博经济》一文和2007年出版的《投机赌博新经济》,看了他对世界经济如何在70年代开始逐步走进一个依赖金融赌博来获取财富的过程,就知道西方经济体系存在致命破绽,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甚至只用看他画出的美国经济几条最重要的曲线在80年代前围绕横轴波动,90年代以来陡直向上,再也不回头,就知道这是一个正反馈系统。而正反馈系统的结局就是崩溃。当然,作为具体在美国玩过金融,而且很留心的宋鸿兵来说,在2007年就告诉大家美国金融危机的时间。到2008年年初美国第一波金融风暴到来前几个月,他把危机的时间,性质,规模都预测得分毫不差。

  贫道是个山寨级研究爱好者,也在2004年3月的一个论述当代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帖子中,通过分析中国古代市场经济最后都要进入“赌博经济”阶段以及紧接着的崩溃,认为西方既然已经进入“目前这种资本主义经济活动严重脱离物质生产的状况”,指出“ 任何虚拟经济都是信用经济。信用这个东西,都是与物质相联系的。如果离得太远了,事情就不妙。信用最怕什么呢?最怕有什么突发事件或者大的格局变动,使原来建立的信用崩溃。资本主义构建的这个性命关天的信用体系和信用存在形式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就要办后事了。”而且在2008年7月先后写了三篇关于西方将发生严重经济危机,并最终强烈冲击中国的帖子。

  吴敬琏先生今天鹦鹉学舌地说到这些关系,却煞有其事地表示这是他的“不相同的意见”,真让人觉得恶心。

  接着吴敬琏分析了中国与这次经济危机的关系,他认为是中国“粗放的增长方式通过出口导向的政策,就和世界金融体系联在一起了”,因此对这次经济危机产生影响。

  什么叫“粗放的增长方式”呢?吴先生说:“最先是从苏联来的,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我们就用了这样的方法……就是靠资源投入来支持增加,大跃进以后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问题。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用投资拉动增长这种方式并没有改变,但是维持了相当长时间的高增长,而没有出现50年代出现的问题。这就是由于我们的开放。我们用出口的需求来弥补的内需不足。……粗放的增长方式在我们改革开放以后有所变形。就是两个驱动力量,一个是资源投入,另外一个就是出口需求。 ”

  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出现的问题是投资比例太高,消费比例太低。这不怨别的,首先怨苏联,其次怨计划经济。

  贫道发现,自2005年开始反思改革后,主流们突然使出了一个伎俩,就是凡是现在出现的问题,都是改革前体制遗留下来的。腐败?因为计划经济就腐败!旱灾?因为计划经济水库质量不高!连学生杀老师了,也是“文革遗风”。反正毛泽东时代是个筐,啥坏事都能往里装。人要不要脸了,谁也没办法。

  首先,任何一个进入工业化时期的国家,积累率(或者叫投资类,反映在GDP的资本形成上)都很高,一般都达到30%以上。发展经济学甚至认为,多数发展中国家之所以工业化速度慢,进入一种低水平均衡陷阱,难以摆脱贫困,就是因为积累率过低(一般在10%左右)。因此,能够实现较快工业化的国家积累率都在30%以上,或者在工业化高潮期间保持30%以上的积累率。要35%左右积累率就叫“粗放经济”,投资类低叫“精细经济”。那么几乎所有成功实现工业化的国家都曾经“粗放”过,而至今还贫困的国家都“精细”着。下面是80年代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和落后国家的资本形成占GDP比例。

  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

  32.2%/33.4%//31.4%////46.2%//41.0

  缅甸//巴基斯坦//尼日利亚//菲律宾

  2.3%//18.8%///7.0//////15.3

  中国1952年投资率为21.4%,这还是经济恢复的结果。1957年达到24.9%,大跃进时期超过30%。此后一直在32-36%之间徘徊。这个投资率并不比其他工业化初期阶段国家高,甚至比一些国家在这个时期还低。1980年,我国投资率是31.5%,很正常。这个时期由于净出口很低,因此100%减去投资率基本等于消费率。也就是说,消费率始终在64-68%之间。也就是说,这个时期很正常,完全符合一般工业化时期的投资和消费比例。

  什么时候出问题了?90年代前中期和2003年以后。1993年到1995年我国连续3年投资率超过40%,2003年以来我国连续6年投资率超过40%,其中2004年达到43.2%。由于净出口增加,我国消费率急速下降。从80年代平均66%,下降到90年代60%左右,2003年到2006年分别为56.8%、54.3%、51.8%、49.9%。其中居民消费只达到36%左右。

  因此,吴先生把投资率高简单定义为“粗放”本身就不像个学经济的人说的话,而把改革前和改革初期正常的投资-消费率作为新世纪以来不正常的投资率和消费率的“祸根”,就不是“常识”问题,而是“良心”问题了。好在贫道不注意谁的“良心”。

  中国到现在国内消费能力疲软到什么程度?比较一下就知道了。下面是2005年中国与几个国家居民消费占GDP比例的对比。

  ///////////中国 /印度//韩国//泰国 //墨西哥/巴西/美国///英国/ 德国

  消费/GDP ///38.6 /58.0/52.7//61.2//67.6//60.4/70.2//65.3 /59.1

  相当于中国//100///150//137///159///175/// 156//182//169///153

  到2006年,中国居民消费率为36%,恰好是美国72%的一半,基本为新兴市场国家的60%,发达国家的55%。世界第一低!

  对于中国为什么形成这么低的消费率,吴先生把问题归结到了出口上,说“出口导向的政策使得出口的高速度增长能够弥补投资驱动这种模式的不足”,说来说去,就是不谈国内消费率为什么这样低。

  吴先生强调新兴市场国家都利用出口加速了经济增长,中国也应该选择这样的战略。那么,吴先生怎么解释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出口也很大,但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达到消费率只有36%的水平呢?36%与60%是基本属于完全不同的经济结构。出口占GDP比重很高的国家非常多,但没有一个大达到中国这样国内消费被压缩到这么低的情况。2005年,中等收入国家出口占GDP比重平均达到35.1%,中国也就是37.3%(统计年鉴国际部分),出口占GDP比重比中国高的国家多的是:

  中国//伊朗//哈萨克//韩国// 马来西亚/泰国// 越南// 白俄罗斯/捷克// 德国

  37.3/38.8/53.5//42.3/// 123.4// 73.8// 70.0// 61.1/ 71.7// 40.1

  而且,并不是出口大于进口的国家国内消费率就低。中国2005年出口比进口高出17.6%,消费率38.6%,德国出口同样高出14.2%,但居民消费率是59.1%。出口高于进口比例超过中国,而且贸易依存度高于中国的国家多得很,比如前面提到的伊朗、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等,居民消费比重都比中国高出40%左右。

  因此,吴先生讲得看起来很“像”,逻辑与事实出入太大。

  贫道特别注意这一点的原因是,这个东西对说清楚中国面临的经济危机来讲太重要。因为净出口只是在“结果上”影响了消费率。按支出法计算的GDP由国内消费、资本形成和净出口组成。净出口增加,只是在比例上影响了国内消费和资本形成,但在实际经济活动中并没直接影响。也就是出口多了,资本形成增长快了,并不是把国内该消费的东西“抢走”了,压制了国内消费,而是国内需求增长慢了。中国国内消费年增长10.5%,资本形成年增长18.8%,净出口年增长48.3%,国内消费从占GDP的61.4%下降到49.9%。这不是资本形成增长和净出口增长快了,只能是国内需求增长慢了。因为一件商品如果国内能卖出去,没有理由非要卖到外国。而资本形成的资金也不是从居民手里抢走的,是他们没选择消费选择储蓄积累的。

  因此,这方面的数据只能说明一点,就是中国国内消费需求太疲软了。这会构成中国走出经济危机的基本经济环境,所有“救市”都必须从这里考虑而不是从“加大资本形成”和“加大净出口”来考虑。

  吴敬琏先生确实把话题引向了关键点,但耍个花枪就跑了。因为只要他敢向深处走,问题就暴露了。况且他不一定理解资本形成、净出口和消费之间关系。说他不一定理解,是因为后面他说了这些话:

  “所有采取出口导向的国家……都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所谓外汇存底的大量增加……于是,本国货币升值的压力就提高了……从我们中国来说,2003年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永宾(音)教授就强烈呼吁要实现人民币升值,但这种意见始终很难得到大众的认可。”

  显然,他的意思是,净出口多了外汇储存就多了。外汇储备多了本币就应该升值。本币升值了出口就困难。这样国内消费率就上升了。也就是说,他确实把“粗放”经济在当前形势下的问题归结到出口上了,认为只要出口少点,内需就会上去。很外行嘛。

  如果吴先生只说了上面一些话,贫道还觉得可能是他对经济运行的规律不熟悉。但下面话一说,就漏出他的短了:

  人民币“在升值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怎么才能缓慢升值呢?唯一的办法是中央银行入市干预,收购外汇。所以从2003年开始,人民银行收购的外汇越来越多……这样大量的美元是要中央银行用货币去换的……现在国家外汇储备是1万9千多亿美元。这么多的国家外汇储备,人民银行花了多少钱?前后汇率不同了,大致上发行了15万亿人民币”。也就是说,吴先生认为2005年后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是中国人民银行大量用人民币收购美元的结果。

  看来,吴先生对汇率是一点知识也没有的,是个外行。用河南俗话说,是个“白脖”,而且还是个“大白脖”!

  两个国家之间货币比值有很多原因,但货币也是商品,决定性因素一样是供求关系。美国美元相对于人民币发行多了,外汇市场上供大于求,美元就会贬值,人民币就会有“升值压力”。那么人民币要不想升值,办法就是多发行人民币,让市场上人民币也多起来。稍微有点年龄的人都记得80年代前后总是出现美元贬值危机,因为美元一贬值,马克和日元就升值,这些国家出口就麻烦。于是德国和日本就联合“救美元”,怎么救呢?就是他们的央行大量收购美元,市场上美元少了,美元自然就又回升。德国和日本银行怎么那么多钱呢?是结余利润还是存款?都不是,是他们印的。也就是双方比着印本币。恐怕这个情况吴敬琏先生应该还有印象呢。

  现在,美国滥发美元,人民币自然有升值压力。但中国货币政策是准进不准出,资本市场外汇不能自由兑换。因此无论谁的美元进中国,人行就买下来形成外汇储备。人行哪里那么多钱呢?与当年日本、德国一样,是印的。因此,吴先生看到的这15万亿人民币,就是人行增印的。市场上人民币多了,人民币就只有“贬值压力”,没有“升值压力”。怎么可能出现人行往市场上大把大把撒人民币,反而人民币稀缺了,要升值了呢?

  那么为什么人民币还是升值了呢?是因为咱们追求的是和谐发展,韬光养晦。人家一压,我们自己升值了。人民币升值后很长时间,外汇自由市场上的人民币还没中行价格高!人民币持续升值的原因,是因为“人民币在升值”。大家要赌一把人民币而已。但是人民币为什么没有按预期的降到1比5左右呢?原因还是中国的只进不出政策。你进来美元买的人民币是印出来的,不是本来市场上流通的。你买的越多,市场上人民币就越多,反过来压制人民币升值。

  不知道吴敬琏先生看懂没有。

  吴先生接着说的人民币超量发行引起股市和楼市泡沫,倒是说得有点“像”,既然有点“像”,贫道就不评论了。就说说他给中央政府如何度过危机的建议吧。

  首先,他先建议政府需要注意调控的对象,就是:“努力保持宏观经济不至于崩盘,……股市突然下降……就很严重了。房地产的泡沫也是很大的,怎么防止突然崩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看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觉得吴老先生有点像外星球来的专家。中国股市从07年的6400点跌到08年底的1700点,一年多跌幅达到73%,这还不叫崩盘?美国1929年股市最高平均365元,1930年底为81元,一年多跌了78%。这就是典型的股市崩盘。中国离这个数还有多远呢?也就是沪市达到1408点。

  吴先生股市没看懂,说楼市就更离奇了。他说房地产也要防止“突然崩盘”。要是这话是韭菜说的,贫道不稀罕,可这是个专家说的,中国着名经济学专家,泰斗说的。谁见过“楼市崩盘”?楼市崩盘是个什么样子?房价下跌70%?房地产市场不是股票市场,房市好坏不是指房价高低,而是交易量大小。因为房价不管高不管低,只要销售量大,对经济就有好处,就增加就业和相关物品销售。但只要不销售,就叫坏市场,麻烦市场。房市只有“低迷”一说,哪里有崩溃一说。今年完全可能房价不怎么跌,因为政府的所有政策都是在维持房价。但是今年房市对国民经济来讲一定是最糟糕的,因为不会有明显销售。房子不大量销售,就没有家电、家具、装修材料卖。盖好的房不卖,就没人盖新房。没人盖新房,钢材、有色、水泥、塑料的生产就受影响。而且没有新的土地出让金,地方政府就没办法活。怕楼市崩盘,亏得吴先生想出这个词!

  接着往下看,贫道悟出一个道理。什么叫经济学泰斗,怎么能混上这个泰斗?关键在于敢于说点别人不太了解意思,但比较能唬住人的词。比如说“粗放经济”,比如说“楼市崩盘”。这里,吴先生用了个“银行放水”。吴先生说:“从宏观经济政策来说,我的看法是在货币政策方面不宜于大量放水,因为大量放水就是造成今日困境的原因。”贫道知道,吴先生的意思是银行要控制信贷规模,银根不要太松。但干嘛用“放水”呢?因为“某某放水”最常用意思是某本该做好监管的人与坏人勾结侵害了大家利益,比如守门员放水。放水的本意——把水放出来——倒是很少用。就算吴先生用的是本意,是说贷款不要放太多,那干嘛不用控制规模或者提高准备金?因为影响贷款量有两个因素,一是准备金大小,一是利率高低。控制规模究竟是用规模控制还是利率控制?放水这个词就说不清楚了。而显然现在提高利率就不合适。

  现在企业流动性枯竭是普遍现象,银行不“放水”谁来放?吴先生建议“建立中小企业信贷担保公司……不需要放松你的货币政策,把地下钱庄的借贷翻到地上,不但能够防止借贷的风险,能够净化市场而且能够降低利率”。不知道吴先生怎么敢保证“民间金融机构”就一定会在经济危机时期还“降低利率”替代央行功能去“放松”贷款。有这样的好事吗?经济不确定越来越大,利润越来越薄,各银行都怕放出去的钱收不回来,因此既要惜贷又要提高利息避免风险,不是央行压着没几个行愿意贷款。这一点在美国最近情况看得清清楚楚。中国这时候跳出来个地下钱庄,拍着胸脯说大家放心,咱不仅“不差钱”,而且还不怕还不上钱,而且还要降低利息。

  谁信?反正贫道不信,因为贫道是搞企业的。最近本公司因高息借贷已经要死要活的了。而且支撑这个高息借贷体系的正是“中小企业担保公司”。

  最后部分,贫道就不评论了。不是别的原因,是贫道硬是没看懂吴先生说了些什么,究竟主张什么。基本是一些互相之间不关联的句子。虽然没有什么语法错误,但顶多是一个“造句集”。

  贫道不干语文教师很长时间了,改这样的东西能力不足了。

  就到此为止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政府对外币的封闭性集中性管制,导致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最终结果是贬值。搅乱了货币自身的健康发展及相互间健康联系。
    2009/3/8 22:21:19
  • 老道,人家的水平和良心现在基本上就和成思危一个档次,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了。还是让我戏说般的来告诉你人家咋爬上这个位置的吧:吴老命好生的早,文凭比你老道的还要老,就这么着不管黑白当了猫,气煞你个酸老道;手拿文凭本来不应是草包,改革开放还曾趟过道,奈何一战成名就摆资格老,学问研究没空还要欲与天公试比高,难不成时间就是这么白虚耗?估摸演讲收红包?酒楼歌厅搂搂抱?猫和硕鼠打交道?难怪火箭没他窜的高。哈哈哈。。。。。。糟糕,别到法庭当被告。
    2009/3/3 23:19:12
  • 对汇率的分析有独到之处。
    应该放开人民币自由兑换,这样可以减少人民币的流通量,还可真实的反映汇率,中央银行也能随时调节外汇储备的多少。
    2009/3/3 19:37:32
  • 人类劳动绝对时间,吾以为:应从人的历史深渊走到现在的人类劳动时间。在经济运动的绝对劳动时间粗糙化之后的东西是有一种可逆、对称的东西,但是它是无形的知识。不知阁下认为怎样。
    2009/3/3 18:45:38
  • 糜烂的世界,糜烂的人生。无奈变无赖,就有点过分了。
    [13楼] 评论人: 打假先生,别打过了! 把汇率打翻天的时机未到。 还是手下留情的好!!!
    2009/3/3 16:24:47
  • 事后诸葛亮!
    2009/3/3 12:53:53
  • 是谁硬要把他们晾在那里?
    2009/3/3 11:19:08
  •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期还没有到来,雷大也就压死人啦.
    2009/3/3 10:29:49
  • 写的不错,但我比较喜欢简洁明快的叙事风格。
    2009/3/3 10:17:26
  • 古有巫师,现有经济学大师,这是历来传统!
    2009/3/3 10:12:45
  • 呵呵,时代变了,所谓的主流专家,都在那里背书呢
    2009/3/3 9:06:38
  •     人都有老的时候,老了就糊涂了,糊涂了就不乱讲话不就行了?
    2009/3/3 8:49: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