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旱灾的记忆:灌区、水塘、机井、滴灌、锄头和“不差钱”
2009-02-08
字号:

  旱灾的记忆

  三年自然灾害时贫道已经是小学高年级学生,但是只对吃不饱有感觉,对自然灾害没感觉,当时只是听大人说旱灾很严重。当知青下乡后,对天气就很注意。只要长时间不下雨, 不要说农民怎么讲了,自己都有点急。后来招工回城,对天气就很留心了。只要长时间不下雨就觉得不舒服,甚至会算算多长时间了,给别人讲农村要出灾年了。记得当时不下雪 的年份很多。

  六八年下乡的时候,我们南边邻村邢庄以南属于鸭河水库灌区,不怕旱。贫道班里一部分人下在那个村,但是他们组在邢庄北边,不在灌区范围。他们知青组的组长(后来这个组 长当了河南省高速公司董事长,因贪污不知道逃到哪里了)还领着全队挖了口大池塘,不仅可以浇地,甚至种了水稻。有一年为了显摆他们的伟大成绩,还请我们去他们组吃元宵 ——糯米面皮,点心渣馅儿。下乡第二年冬天,我们队在南地打第一口机井,是手推钻锅,12小时一换班,很累。记得那年贫道参加地区整建党讲用团一个月,长了20多斤肉,胖 得眼睛都密封起来了。回来参加机井队,半个月时间就恢复原来重量。71年走的时候,已经有3口机井。

  改革以后,很少再注意天气了。今年从秋天开始就很少下雨,到12月回知青点一趟,把老感觉找了出来。到元月还没下雪,就给老伴说恐怕是个旱年。老伴说“干冬湿年下”,春 节会下。等春节还没雪,贫道就知道不妙。果然,天气一转暖,报纸上就说旱灾来了。贫道很清楚,如果10天内不下问题就大了,因为返青干旱,麦子减产就成定局。

  中国是个自然灾害频繁地区。中国处在欧亚大陆最东头,水汽是从西向东走。整个欧洲部分,是大西洋一股气流控制,即使因厄尔尼诺现象发生变化,周期也很长。气流到中国边 ,喜马拉雅山和天上把大西洋和北冰洋的水汽推到了北部,南部受印度洋和阿拉伯海气流影响,也就是一股西北冷空气,一股西南暖湿气流。天气形势图上每天都可以看见这个局 面。由于是相隔近万公里的两个,在天水以东,也就是中国农业区交汇。由于是受相隔万里的两个大洋气流影响,因此变数就比欧洲部分大得多。今年西南气流强,雨水就下在黄 淮流域,明年西北气流占上风,黄淮海就少雨。甚至上半年旱,下半年涝都会出现。古代中国还有个黄河,因此麻烦就比别人多。

  谚语说,“水灾一条线,旱灾一大片”。水灾成灾厉害,灾害部分的损失大概比一般旱灾多一倍。但水灾实际减产面积会小于旱灾,低洼地方灾岗上反而庄稼没事。还有一点,水 灾都不长,灾后自救机会大。旱灾比较麻烦,说受灾上亿亩连片,一点躲的地方都没有。而且旱灾本来就是以持续时间来算的,有时候一场旱灾影响两季。三年自然灾害就是这样 。这次连片旱灾就达到1.4亿亩,不是小事。如果继续发展,恐怕会达到2亿亩。

  抗旱灾靠什么?靠水浇,靠锄地。中国从2002年以来基本风调雨顺(水灾影响小),粮食连年增长。但是,由于集体经济没有了,一些水利设施就很少发挥作用。水灾国家能管, 但旱灾国家力量作用就不明显,微观上没有一套组织系统就很难办。尤其像中国这样细小农业体。因此,改革后旱灾成灾率要远大于改革前,尤其是70年代。成灾率=成灾面积/受 灾面积。如果查一查中国统计年鉴,会知道有以下数字:

  解放以来比较大旱灾年份成灾率和有效灌溉面积

  年份 旱灾成灾率 灌溉面积

  52 /// 61.1% /// 1996

  62 /// 59.5% /// 3055

  65 /// 41.8% /// 3306

  75 /// 21.4%

  76 /// 28.5%

  77 /// 23.5%

  78 /// 44.7% /// 4497

  86 /// 47.4% /// 4223

  88 /// 46.9% /// 4438

  89 /// 52.0% /// 4492

  92 /// 51.8% /// 4859

  94 /// 54.0% /// 4859

  97 /// 59.7% /// 5124

  99 /// 55.1% /// 5316

  00 /// 66.1% /// 5382

  01 /// 62.0% /// 5425

  上表没有最大旱灾1959-1961年数字,但1962年春还属于三年自然灾害。数字显示,解放初期我国旱灾成灾率还是很高的,达到61%。估计解放前更高。1962年成灾率也比较高。到 60年代中期开始下降,为40%多,到70年代,旱灾成灾率陡降到25-40%左右。集体经济消失后,旱灾成灾率逐年攀升,到80年代末和90年代攀升到50-60%,而新世纪已经攀升到60% 以上,甚至高于解放初期。

  表中显示,改革初期我国水浇地面积下降,到80年代末开始恢复,此后一直在上升。虽然增幅比改革前小得多,但毕竟还是增了。(1952年到1978年年均增长3.2%,1978到2006年 年均增长0.7%)为什么有效灌溉面积增加了,旱灾成灾率反而增加了呢?大概是这样两个原因:

  一是现在的所谓有效灌溉面积是指“商业”灌溉面积,也就是花钱能浇,不花钱不能浇。因此一些农户虽然具备浇地条件,但没去浇,少浇,或者没浇透。当然也不排除地方政府 虚报成灾率以骗取救济,多报水浇地面积增加以骗取政绩。

  昨天晚上看中央二台关于抗旱的专题报道,很多本来的水渠现在已经因各种原因堵塞了,一些机井没有通电,这些本来都计算在“有效灌溉面积”中的。当地干部都强调没钱,河 南省抗旱指挥部的干部还说希望中央支持点。其实,这些年中央对水利的投资并不少,每年上千亿。为什么会形成原来的有效灌溉面积成无效灌溉面积了呢?因为没有了集体经济 。原来这些灌溉条件的形成虽然也有政府财政支持,但大部分资金和劳力是集体经济自己组织起来的。政府拨款只能解决大的条件,也就像主动脉,但毛细血管没有村里的资源组 织是做不起来的。毛渠建设和通电都不难,“不差钱”。

  一个网友的帖子介绍:当年永贵大叔到墨西哥去访问,在参观农场时看到了 一套滴灌系统,一下子傻了,愣是蹲在那儿不走了,两个小时参观时间结束了,他还不走,直到善解人 意的主人(是总统还是总理记不清了)答应送他两套,他才高兴的起身。陈是北方农民出身,当然明白滴灌系统对于中国北方农民的重要性。

  看到这儿,大家就想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改革开放三十年了,我国华北地区的滴灌系统还没有建立起来?滴灌系统这玩艺儿也不复杂,不就是水泵加PVC管子吗?政府贴一 点,农民掏一点,自个儿埋上不就得了。我们现在生产水泵加PVC管子不是小菜一碟吗?

  为什么我们在华北、西北地区大规模推广滴灌系统都失败了。关键的问题是,滴灌系统,他再小也得是个系统,没几百亩以上土地根本建立不起来,或者根本不合算。一家一户, 一亩三分地的搞没法搞。和修水库、修渠是一样道理,你不去组织农民,就没人去搞,单个人搞,水管都被人扒了去卖钱。所以这个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不差钱),也不是技术问 题(早解决了),是中国农村的体制问题。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农民不锄地了。贫道下乡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锄地,尤其是锄秋,太阳晒地面蒸,一会儿就去喝水了(不完全是偷懒)。尤其是玉米长到半高时候,玉 米叶剌得胳膊火辣辣的。贫道下乡的地方,锄头特别大,锄面长1尺5寸左右。而且越长越显得本事大,六成家打个一尺八的新锄头,神气的很。用一个一尺八长的锄头尖在庄稼堆 里剔掉一棵小草,那叫本事。锄头大好处是向后拉的力量用很小,但举起来沉。你也会看见只有一尺多点的锄头,那都是磨成那样了。锄地没有妇女,因为他们掂不动锄头的。

  现在农村只剩386199部队了,这个部队没人能拎动贫道插队地方的锄头。54部队都到城里打工了,这里不锄地。

  据苏拉米网友(好像也是我们河南人)介绍,锄地对保墒的作用非常大。具体数字贫道不记得了,但实际感觉还是有的。有时候看起来苗都耷拉了,只要锄过去,第二天就会返醒 过来,当然时间太长也不行。天旱的时候会锄好几遍。

  锄头这东西好像是中国独有的,大概是外国没中国自然灾害多。早在公元前4世纪中国就用铸铁造了锄头,公元前1世纪中国人用的鹅颈锄就与现在的差不多了。“锄头自有三寸泽 ”的道理对中国人来讲一点也不困难。

  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话:“我看中国就是靠精耕细作吃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前几天领导同志在欧洲开会时还说中国粮食连年丰收,准备出口一部分。感慨之余,不由人不惊悚:干旱可不是一两个月的事,大总管竟毫不知情?相关部门的人隐瞒如此重大信息居心何在?连自家门口的事都蒙昧如何应对外部冲击?如此不知己不知彼国家战略如何制定?
    这次好不容易学会说几句清醒的话,不想还是砸在这句上了。
    2009/2/8 23:33:00
  •    国营的集体的消灭了,管理者甩掉了包袱,分散了群众的力量,可以自己干大事了。公安警力却加强增加了不少,恶性事件仍然有增无减,可怜了这些为保一方平安的公安武警,一些还为此付出了年轻的生命。国不泰则民不安。国家启动一级抗旱方案,临渴掘井喊的再响不知来得急否。还是看看老天爷能不能发发慈悲之心,真是“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了。
    2009/2/8 23:29:40
  • 粮食才是我们最需要的,至少是今年最需要的,会不会是第四季度推货膨胀的又一因素呢?
    如果出现了上述情况,我们该怎么办,要研究预案。
    2009/2/8 22:28:19
  • 老百姓收入太低,使粮食价格低,水资源价格低,使用滴灌系统必然亏本。就是规模化也一样。

    2009/2/8 21:23:46
  • 有大屠杀垫底,
    有美利坚靠倚,
    弹丸之地有啥不可以.
    2009/2/8 21:09:55
  • 看-看以色列的农业吧,建国历史和我国差不多,自然条件不如我国,常年处于战争状态,为什么它做到的我们却做不到呢?
    2009/2/8 20:24:00
  • 如没有毛老人家那些老本让他们折腾,早TM不知道死了多少回!!还在那里犯迷糊!!
    2009/2/8 16:47:47
  • 天下大旱,北京天则所的那帮白痴没准又振振有词了:如果18亿亩耕地一分不留,不就不怕旱了?
    改革开放后30年吃光了改革开放前30年留下的农村水利基本建设的老本,而且被恶性追求工业化的“15小”污染得有水不能用,现在该考虑还还债了。否则,天理不容。
    2009/2/8 14:43:22
  •       支持博主的分析,这一组数据特别能说明问题。

        现农民组织已经被家庭承包所分割此是其一,农村的大量人才和劳动力源源不断的输送至城市这是其二。

        因天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重新合理改造农村的结构才能让农村焕发出新的活力。

       <想起毛主席的一句话:“我看中国就是靠精耕细作吃饭”。>
         学生所在南方的丘陵地带,农田是成小片状,也有成梯田状等;而水田的软硬程度也是千差万别,有的相对硬净但易旱,有的如沼泽人掉进去会没命但土肥和不缺水,等等,这不影响农民精耕细作,农民总有一套方法去对付;
       现说引进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如用了收割机,但农民发现这种方式损失较大,脱粒不充分、掉得多、成本高等,后没有谁原意用了;
       拖拉机也是如此,相对富裕的家庭会用,而相对贫穷的农民更愿选择牛耕,免去拖拉机的高成本、耕耘深度合适以保持肥力(不像拖拉机把深处的泥沙翻了上来)、得牛屎有机肥等。

    2009/2/8 13:39:44
  • 人误地一时,
    地误人一年.
    新农村建设浪潮下
    何止一年.
    2009/2/8 12:05:46
  • 嫣然君:4万亿下来火车跑得快,豪房立得高.太阳还是当年的太阳,篱笆还是那个篱笆,只是男人去了城里打工.
    2009/2/8 10:37:3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