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偶感风寒”还是“周期波动”(下)
2008-12-12
字号:

  如何把自身改造出一种能从寄主身上不断获取营养的器官,是寄生经济形成的关键。美国在80年代中期以来,就发育出这样一个器官,这就是虚拟赌博经济。

  首先,我们必须注意到,西方金融经济与一般赌场的不同。一般赌场中,庄家只是维护秩序收取费用。顾客中甲赢的就是乙赔的。如果一个赌场中,庄家不断给每个筹码加钱,比如本来1元的筹码变成2元,也就是甲赢的就不一定都是乙赔的,顾客们总的赢面就大,赢家多赔家少。那么大家赢的是谁的呢?严格来讲赢的是庄家的。

  美国的股市、汇市、期货、房市等是美联储坐庄,不断往里撒钱的赌场。前面说的1元变成2元就是股指上涨,实质是新进来资金大于新发行股票。只要把股市改造出指数长期持续上涨的功能,就具备了不断产生“财富效应”的器官。美国股市从40年代末恢复到1929年水平后,直到1971年道琼斯才攀升到1000点。然后起伏十几年,到1985依然是1000点左右,年均增长3%。此后到2007年道琼斯股票指数连续22年中持续增长,最高达到14198点,年均增长12.7%。这样,美国金融市场对美国人来讲就是一个可以生钱的器官。

  很多人都说,美国是靠印刷美元来与其他国家交换产品的。但你并不可能直接看到这个过程。美国实际是靠金融经济这个寄生器官实现的。美联储就是美国大赌场中不断往里撒钱的庄家:一是持续大幅超过经济增长速度发行美元。二是通过不断进行“金融创新”,创造数以千计的衍生货币、杠杆手段扩大金融交易总量。三是每当金融市场危机时直接投入巨额货币。

  美国第二个具备寄生功能的是所谓“美国生活方式”。所谓让大家惊叹的美国生活方式,就是负债消费。负债消费的必要条件是有人不断借给你钱。新经济解决了这个问题。美国从80年代中期开始连年贸易逆差,2006年达到接近7000亿美元。但是,由于美元是国际货币,实现顺差的国家只能选择把盈余的美元再投到美国金融市场上,美国的债务人身份就可以持续保持,越来越大。只要美元保持强势货币,这个游戏就能一直玩下去。

  美国人手里有了钱,这只提供寄生关系一个方面,没人提供商品和服务不行。这就需要一批新兴市场国家大量提供消费品出口。一般论述说,是美国印美元,新兴市场国家提供商品换美元,这些美元再回到美国滋养造钱器官,并形成美国负债消费。

  这个论述看起来很完美,但有一个缺陷:钱也是商品,钱多了商品少了就该出现通胀。这在美元大量发行的70年代和80年代前期可以清楚看见。可为什么80年代中期后西方通胀消失了。一般论述是:大量美元进入赌场,赌场不怕钱多。但问题在于,所有“财富效应”从赌场出来的用以消费和投资金钱本身就是超量发行的那部分货币,并没有对应的物质财富,因此通胀一样应该出现。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新兴市场国家的低劳动力价格为商品和服务价格稳定创造了条件。也就是说,用同样价格的资本,在新兴市场国家能创造更低廉价格的商品和服务。因此,只要新兴市场国家保持劳动力的低价格,就能让西方的寄生器官发挥作用。

  这就要回到新兴市场国家的肌体上看了。一个好的寄主必须具备什么条件呢?最主要的是能够持续保持低劳动力价格。也就是保持劳动者的低收入水平。低收入意味着低消费,表现为居民消费占GDP比重不断降低。前面叙述的西方国家在这个时期居民消费比例增加,新兴市场国家消费率下降,就是这样的关系。典型的中国,竟然从90年代前期的56%下降到36%。整整下降56%。

  看到这里,必须注意本文与其他“病理医生”看法不同的是,本文认为是劳动力价格长期低迷是寄生关系存在的关键。它一方面形成消费率下降,为形成贸易顺差提供了空间,另一方面为商品和服务保持低价提供了条件。总之,寄主经济保持低劳动力价格是寄生经济存在的前提。

  这样,寄生关系最关键的第三个特征具备了。

  接着第四个问题是,新兴市场国家是怎样产生抗体减轻侵害,而发达国家怎样干扰了这种抗体了呢。新兴市场国家的抗体就是“劳动价格上涨冲动”。因为随着制造业发展,技术进步,新兴市场国家的劳动生产率也在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工资就有提高冲动。这会直接损害寄生关系的存在。一些国家,如新加坡、台湾地区、韩国,甚至日本,都是因劳动力价格提高摆脱寄生关系的。

  发达国家基本是靠这三个手段实现了免疫。

  首先,必须降低新兴市场国家劳动生产率提高空间的上线。实现这一点,一个是产业转移中从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起,到技术密集型产业止。因为技术密集型,尤其是知识密集型产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可能性空间最大”,利润最高。利润越高,研发能力和条件越好,吸引知识人才能力越强,这是个正反馈系统。另一个是给新兴市场国家提供最舒服的技术和知识服务,只要坚持十几年,他们将在这方面形成反向“寄生关系”,并丧失技术创新队伍和能力。中国开放以来技术创新能力和冲动的降低可以证实这种情况的存在。

  其次,要“强化品牌意识”,让这些国家居民崇尚名牌。由于名牌本来就是西方拥有,品牌与非品牌的关系也是正反馈系统:品牌的毛利远高于非品牌。毛利高投入广告钱多,广告越多牌子越硬。只要在市场经济中,非品牌总是处于被动。这样,会使财富流动到西方的比例大些,减少看得见的寄生性。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鼓励这些国家“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采用纯粹的市场经济。富的要富起来,穷的要穷下去,拉大贫富差距。富裕的官员阶层、知识分子和老板阶层掌握着国家权利、资源和舆论。由于外商直接投资是“改革开放”的关键环节。而招商中真正可竞争的优势就是劳动力价格,因此二十年来各级政府都想尽办法压低工资,各色专家都危言耸听地指出工资上涨的危害,甚至试图通过降低国营企业职工工资福利来消除私营企业低工资的反差。这个过程对于寄生物来讲,只要经常吓唬中国说“我要到越南了,我要去印度了”,就足可以了。

  最后一个问题。大多数寄生关系中,寄生者并不最终把寄主扒皮抽筋,吃干喝净,置之死地而后快。但是现在世界寄生经济中的寄生者,发挥了寄生关系中所有功能。由于寄主国家产生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数量远大于寄主国家,而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想当寄主,这就为寄生者提供了更充分的选择余地。寄生者虽然有时候会一方面与现有寄主做到尽量“双赢”,不去伤害寄主以便生存。但是,一旦出现某些发展中国家表现为更适合充当寄主,并在与其他老寄主竞争并取得优势后,寄生者也会选择把寄主扒皮抽筋吃干喝净的情况。在1997年到1999年间,西方通过制造金融危机刮干净拉美和东南亚积累的财富,再抄底把他们的产业控制起来。这就是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98-99年拉美金融风暴的根源和过程。

  那么,说是这样说,这究竟与中国害病有什么关系呢?关系大了!

  前说到中国在世纪之交害了穷人太穷,人数太多,生产过剩的病。本来,如果中国自己解决,一般结果同西方早期一样,以损失生产能力,提高低收入群体收入来平衡。但是,中国这种穷人变穷,消费低的“毛病”,恰好是寄生经济的“口粮”。寄生经济不仅需要这样的中国,还必须强化这种毛病。因此,自从中国变成世界最大的宿主以后,中国贫富分化反而拉大了,消费率反而降低了。竟然创造了一个依赖自己的创伤的血脓来治疗自己疾病的伟大先例。

  2006年,中国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已经从90年代前期平均56%下降到36%。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美国是72%,恰好是中国的两倍。其他西方国家大约在55%到65%之间。寄生物嘛,本该如此。但所有新兴市场国家的这个数字最低的是53%(韩国),其余均在55%-60%之间,大约为中国的150-160%。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一大奇迹,这还不叫“有病”,什么才算“有病!

  一个国家为什么生产,为什么活着?为的是让自己老百姓日子过好点,这才费尽心思,没明没夜地劳动。如果如果忘记这一点,打算让自己老百姓少吃点,让外国人多吃点,这个国家才真算害了大病。这是“骨髓之疾”。如果谁不同意贫道这个看法,那咱就不再讨论。

  中国为什么害了这个病?以贫道这个山寨型研究人员说,是改革方向出了问题。

  90年代已经进入市场经济阶段,贫富分化趋势不可避免。改革的重点本应放在探索和建立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建立和完善保障劳动者收入和权益和社会保障体系方面,以一个负反馈系统使社会经济稳定发展。

  但我们错误地长期忽略农村第二步改革,错配为实施国企减员增效,贱卖国企,集体企业改制,掠夺性”农转非”政策,以及教育、医疗“产业化”等加速两极分化的改革内容。最终导致世纪之交形成一个庞大的低收入群体。并使中国经济被绑架在寄生经济体上。

  看起来还长了点肉,却不知病从腠理至肌肤,由肌肤而至肠胃,眼看进骨髓了,还悠然自得,恐怕非要到“司命之所属”,才会着急。

  山寨医生病看完了,至于用什么药就简单了。看病关键不再开药方,功夫都在瞧病上。病没瞧准,药是瞎下。瞧出病来病人不认,说你“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你还开什么药方?病瞧准了,病人和家属都认账了,这才说药方的事。韭菜成天质疑贫道不开药方,那是他一不懂什么叫看病,二是像的家那样喜欢虚荣,懂不懂能让咋呼就高兴。至于前几天看笑话的人,试图撩拨贫道与韭菜“辨明是非”,也是当病人可以,当医生无望的主。有病了让山寨医生瞧瞧还可以,与医生论医道,还要再认真活几十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禀秦川人兄,弟乱集毛泽东诗词句,无评亦无论,仅有感而发,不发不快而已。况毛氏诗词,自秉天地之气,若论注释,恐非弟能之所及,所借惟其意象,以浇胸中块垒耳。意气冲荡,各有解读,倘加注释,已是续貂,无声之处,吾兄或谅。
    2008/12/13 0:40:12
  • [2楼] 评论人: 宏微观察您好!
        鄙人不才,居然没有看出阁下的集毛泽东诗词的 评论说的是什么?可否注释一下 ?以昭不才之昏昏。
    2008/12/13 0:10:37
  • 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
    金沙水拍云压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人有病,天知否?
    高空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为足奇。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一唱雄鸡天下白。
    牛郎欲问瘟神事,纸船明烛照天烧。
    ——有感不计韵,集毛泽东诗词句
    2008/12/12 23:50:27
  • 新,台,韩,日摆脱了寄生?
    闭上眼睛---
    鬼话也不能这样说.
    贫嘴张大民的兴浮声活.
    2008/12/12 12:38: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