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简述寄生经济——关于污染问题的联想
2008-11-29
字号:

  晚上几个朋友一起聊天,一个朋友说现在世界经济这样疯狂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尤其是污染。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很多资料,还给我念了念。说中国大约三分之一的城市饮用水属于三级标准。三级水质属于不适宜直接接触的水,别说喝了。等等。贫道说,现在世界最重要的不是污染问题,地球变暖等人类影响地球自然节奏的问题更大。至于污染,那是你没去过美国、欧洲,那里山清水秀,空气清洁,到处是绿地。一点也没什么污染感觉。这20多年来,西方国家的污染指数越来越低,是中国污染越来越厉害。

  回来查了查资料,发现中国确实污染情况惊人。世界银行调查,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中国占了16个。每年有75万人因污染过早死亡。

  先说空气,中国只有1%的城市居民生活在颗粒物浓度低于每立方米空气40微克的城市中。而世界卫生组织的指引上限是20微克。也就是中国城市人根本没吸过合格的空气!

  水污染是影响最大的污染,因为中国本来就缺水。四大流域的整体污染现状已经成为常态。7大水系中有26%水质为五类和劣五类,9大湖泊中7个是五类和劣五类,而五类和劣五类水是连农用水都不能做的“废水”,更不用说拿来饮用以及接触人体!也就是说,中国城市居民基本没几个喝过能喝的水的。

  土壤呢?目前全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5亿亩,污水灌溉污染耕地3250万亩,固体废弃物堆存占地和毁田200万亩,合计约占耕地总面积的1/10以上。土壤污染还有一个在日益加重的因素,就是化肥、农药、农膜等残留物的污染。过量施用化肥会引起土壤酸化和板结、重金属污染、硝酸盐污染和土壤次生盐渍化,从而导致土壤肥力下降,并且造成水体富营养化,淋溶污染地下水,致使作物品质下降,硝酸盐含量超标,并通过食物链危害人体健康。氮肥过量食用还引起温室效应,引起臭氧层的破坏。2005年,中国单位面积化肥施用量是印度的2.9倍,美国3.4倍,加拿大的6.25倍。除了没有什么化肥的国家,中国是世界化肥施用量最高的国家,也等于说是世界上耕地土壤最有毛病的国家,土地肥力下降最严重的国家。

  土、水、空气构成了人类生活的基本环境,中国基本就是全球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中国人也就生活在全球污染最厉害的地区了。

  多数人对此的结论都很简单,就是政府监管不力,环保单位玩忽职守,地方政府盲目追求GDP。

  贫道以前也这样看,现在总算想通了。不过一说就扯远了,有耐心的可以看下去:

  全球经济在80年代中期后进入了一个全球化阶段,其主流经济形成了一个全球经济体,这个经济体的基本形态是“寄生经济”。寄生经济有两个子系统,一个是寄主经济,一个是寄生者经济。前者也就是所谓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吸收后者转移来的产业资本,从事制造业生产产品,并供应给后者;后者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他们把产业资本转移给前者,主要依赖虚拟赌博经济赚钱,并消费前者创造的产品和服务。两者互相以对方的存在而存在,缺了谁都够不成这样一个全球经济社会。

  既然贫道说是寄生关系,就需要补习一下生物学知识:

  不同生物会产生“共同生活”关系。这种关系分为三类:共栖、互利共生、寄生。共栖关系中一方利用对方生活,但这种利用对对方不造成侵害。

  互利共生关系如蚂蚁和蚜虫。蚂蚁把蚜虫搬运到有嫩芽的叶子上,这里吃完了再搬新地方。蚂蚁吃蚜虫排泄的“蜜露”。双方和睦相处,蚂蚁不去动吃掉蚜虫的念头。蚂蚁离开蚜虫一样活,他们可以吃别的东西。生物学上这叫“互利共生”(mutualism)。贫道前天的帖子用蚂蚁与蚜虫比喻,显然是错了。因为寄生关系更像当今世界经济。

  两种生物共同生活,其中一方受益,另一方受害,受害者提供营养物质和居住场所给受益者,这种关系称寄生(parasitism)。受益者称为寄生物(parasite),受害者称为寄主(host)。

  寄生关系与共生关系的区别大概有这样几点。首先,寄生者要依赖寄主生存,寄生者本来都有独立生存能力,而一旦演化出寄生能力,寄生者越来越依赖寄主提供的营养生存。其次,寄生者会通过形态变化和功能变化逐渐演化出一种功能,这种功能足以从寄主身上不断汲取养分而不用付出。如某些寄居于宿主消化道的吸虫和绦虫,演化产生了固着器官,(吸盘、吸槽、顶突和小钩等),营寄生生活的绦虫通过体壁吸收宿主肠腔中的营养,其消化器官则完全退化。没有这种功能就不可以产生寄生关系;第三,寄生者会形成免疫逃避功能。寄生关系一旦形成,寄主会产生免疫能力以排斥寄生虫。寄生者会不断遭到宿主的免疫攻击,在两者长期相互适应过程中,寄生虫产生了逃避甚至抑制宿主免疫攻击的能力;第四,有些寄生者在不断侵害寄主肌体,最终杀死寄主。杀死寄主后寄生者能够选择新的寄主来生活。大多数病毒都是这样生活的。

  下面就分析一下现代西方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关系。

  首先,不少西方国家现在已经基本不从事什么生产。美国已经基本不生产生活物资了,除了造点所谓高科技产品,剩下的就是武器。有人会说,美国还是靠自己生产生活的,高科技价值高,出口换汇多。其实,美国所谓技术产品出口还没有粮食出口额大。最主要的是,美国、英国、西班牙等国已经20多年连续巨额贸易逆差,也就是一种享用财富大于创造财富的长期生活方式。这符合寄生关系第一条。

  演化出能从寄主身上源源不断地汲取营养的功能是寄生者存在的核心能力。在“公平交易”的市场经济环境下,美国既然可以享用财富大于创造财富,就必须生成一种能够不断“生钱”的能力。一般人喜欢说是美国印钱来买的。这样说很解气,很简单,但不准确。美国等寄生者经济主要以金融经济,或者叫虚拟经济,或者叫赌博经济为主要经济活动方式。前面的帖子贫道多次描述了其中原理。赌博经济的特点是,在筹码不变情况下,进入资金越多,会形成赌徒们赢的人多,输的人少的局面,于是这个经济体可以成为不断为居民创造财富的“提款机”。那么怎么使这个赌场资金规模不断扩大呢?主要通过不断超发货币;制造衍生货币;迫使新兴市场国家把外汇流入;在真发生问题时直接大量印钱等4个招数。于是使他们的金融经济,也就是股票、金融期货、楼市的资金规模在20多年中保持了持续扩大形态。道琼斯股票连续22年中以年均12.5%速度增长。依赖和半依赖这个提款机生活,就成为标准的生活方式。也就是虚拟经济的“财富效应”。这样一个“财富”生成机理,就是寄生者的基本寄生功能。这些内容贫道前面的帖子讲的比较多,这里就不再做重点了。

  在寄生关系中,寄主一定不断产生免疫能力,产生抗体。而寄生者必须具备抑制抗体产生和对抗体的免疫能力,否则寄生关系不会长久。在世界新经济中,新兴市场国家会有抗体产生。

  寄主免疫力最大威胁是摆脱寄生关系的抗体。这还要回到寄生能力的原理上。贫道在以前的帖子里曾经详细介绍过美元成为非稀缺性物品后,西方各国竞相超量发行货币情况。但是实体经济也在西方国家,货币比商品增加的多,商品就涨价,这就是通货膨胀的原理。后来,西方产业资本到新兴市场国家生产了,但货币发行还是不减,不仅不减,还用其他三种手段扩充总量。这个时候西方没有了通胀,是因为钱都到赌场里去了。但是赌场的钱一样是真金白银,拿出来照样花,因此就整个世界来讲,货币还是远远大多于商品,增长快于商品。西方居民不断从赌场里取出钱来消费,背后还是那个巨大的货币资金,因此对应新兴市场国家的实体经济的产出来讲,一样有一个潜在的促进通胀的力量。也就是说,新兴市场国家的商品,从全球经济来说,应该要涨价。

  从另一面说,新兴市场国家随着西方产业资本的快速流入,工业化加快,技术进步,劳动生产率大幅提高,劳动者的工资和收入也有提高的强烈冲动,也就是中产阶级化的趋势。

  但如果商品价格上升速度赶上了货币发行速度,也就是新兴市场国家出口商品在涨价,寄生者就无法汲取营养。因此,新兴市场国家的劳动力价格上升属于寄主的免疫力表现,属于产生抗体。是寄生经济的最大威胁。

  寄生者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由好几种,首先,他们会鼓励寄主们按照“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来组织经济,也就是政府减少干预,让资本家压低工资,国家装作看不见劳动工资低的现象,也不再分配。

  其次,由于新兴市场国家之间处于竞争地位,这些竞争虽然也有按优势元素来竞争的内容,但主要还是劳动力价格竞争。压价出口成为寄主们自己分泌抑制抗体的分泌物。寄生者就处于优势地位。尤其新兴市场国家只是更多发展中国家的一部分,而几乎每个发展中国家都希冀做寄主。这样,寄生者还有两手可用:一手是不断表扬你做得好,做得符合世界潮流,说你马上要成为世界强国了。这一招当年用在拉美国家,说他们是典范,现在受表扬的主要是我们,那些肉麻的吹捧现在还在大家耳朵里转悠。其次督促你“进步”,说:“别自满了,深化改革吧,不然印度就赶上你了”。结果你慌忙不迭地加快步伐。

  民族主义是另一个抗体。消除民族主义不能从外部入手,因为从外部入手反而增强民族主义倾向。一般方法都是影响对方的统治阶层和主流知识分子。因此主动分泌一种东西去刺激寄主,使他们麻醉并乐意充当寄主角色是很重要的办法。方法也很简单。首先最重要一点是鼓励他们中少部分人“先富起来”。因为只有这些控制国家权力资源、经济资源和话语权的群体很快达到寄生者的生活水平和生活方式,才能使寄主内部组织力量最强的部分有利益,有动力,有能力驱使整体不得不做寄主而不产生非分想法。这样,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其他人保持贫困,一个合格的寄主就一定是国内迅速两极分化,贫富差距拉开的国家才行。富的富不起来不行,穷的穷不下去也不行,当一个合格寄主也不容易的。如果韭菜说的生产过剩是因为富人太富是这个角度,或许还说到点子上了。

  大多数寄生关系中,寄生者并不最终把寄主扒皮抽筋,吃干喝净。但是现在世界寄生经济中的寄生者,发挥了寄生关系中所有功能。由于寄主国家产生于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数量远大于寄主国家,而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想当寄主,这就为寄生者提供了更充分的选择余地。寄生者虽然有时候会一方面与现有寄主做到尽量“双赢”,不去伤害寄主以便生存。但是,一旦出现某发展中国家表现为更适合充当寄主,努力与其他老寄主竞争并取得优势后,寄生者会选择突然毁灭老寄主而发展新寄主。于是,在1997年到1999年间,当中国成为主要寄主后,寄生者选择了一次性把老寄主都吸食干净的策略。方法为通过制造金融危机刮干净他们前些时候积累的财富,再抄底把他们的产业控制起来。这就是97年亚洲金融风暴和98-99年拉美金融风暴的根源和过程。

  中国之所以至今还没遭受金融洗劫,是因为中国扮演寄主角色扮演得太出色了,一点毛病也找不到。首先,两极分化做得很漂亮。一开始就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同时不准罢工,长期压制了主要劳动者——农民工的工资,用行政力量避免了“抗体”的产生。其次,中国不仅为他们提供最低价格,无限供给的廉价劳动,还以最低价格提供土地,很乐意“有水快流”,把自然资源随着产品供给给寄生者。第三,银行和大型企业上市过程中,“战略投资者”没费多大力就收获颇丰。巨额外汇不怕逐渐贬值去支持寄生者创造虚拟财富的能力。最令人感动的是,当寄生者的赌博经济体发生运转不良的时候,中国会主动为寄生者“救市”。这让寄生者感动得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哪里还忍心施暴!

  这就是当今世界经济。一些学者说叫虚拟经济,那就少了实体经济这一面。叫赌博经济,那也少了实体经济这一部分,都显得概括不全。贫道终于想明白了,应该叫寄生经济,这才是准确描述这个世界主流经济的恰当词汇。

  贫道太罗嗦了,这就回到污染问题。

  如果中国本来就打算做个世界最合格的寄主,那么污染本来就是分配给你生活的一部分。制造业,尤其是污染厉害的加工业都给你了,你不污染谁污染。别的不说,就是这么大的制造业数量,就足以让你无法治理污染。能污染的都给你了,我们这里当然要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了。这是世界新秩序对这个工业化必然产生麻烦的分配规则。因此,无论寄主的政府多认真,环保部门多负责,这问题总是不可能解决的。就说说土壤污染,青壮年劳动力都去城里务工了,剩下的都是老头老婆,小孩孕妇,还要保证中国人吃饭,怎么种这1.3亿公顷耕地?除了霸王开弓硬上化肥,还有别的路子吗?既然选择当个世界第一大寄主,你不成为世界第一大污染国,合理吗?

  贫道发现,很多事情以前想不开,总觉得我们有些地方怎么这么傻,这么不认真,做的事情怎么这么不合理,其实是自己没搞通。现在想通了:只要我们选择了做一个合格的寄主,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大师们忽悠的所有的理论,都是完全正确的,都是保障中国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选择。左派吵吵也是瞎吵吵。

  最后说个小事。贫道现在额头上还有一块小青斑,靠近头发看不见。这是贫道三四岁时候落下的。一天看见邻居家的菜园子里有一只幼猫,很好看,眼睛就只盯着它,跳到菜园子里就扑了过去,结果只觉得头一痛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没看见地上竖着一根木杆子,直接撞上了。现在想想,中国就犯了贫道小时候的错误:看着西方国家经济那么发达,社会那么安定,制度设计那么合理,人民安居乐业,当然想“接轨”。但是没注意这个经济体的全貌,就像贫道只看见猫了一样,只盯住了发达国家那一块,其他部分根本没注意。于是慌慌张张,跳过篱笆就去“接轨”。结果没接到美国这一块,接到了阿根廷、巴西、泰国的尾巴上了,现在想甩都甩不掉。

  你看冤枉不冤枉!

  全世界有没有开始做寄主,最后上升为主子——做了寄生者的国家或地区呢?有,就是中国台湾地区、星加坡这两个地方(韩国也有点像,但还是没经住金融洗劫,因此现在不太有希望了)。这三个地方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不同的是,他们任由“抗体”自然产生,也就是说不限制劳动力价格自然上升。因为只要劳动力价格上升,你就不适合做寄主,自身保持了一个能够摆脱寄主地位的力量。同时,由于这些地区太小了,而且处于东西对抗的前缘,美国不在意这些小寄主的“叛变”,甚至还想让他们给其他寄主们“有一个梦”,因此不仅不打击他们,还给他们好处。这样,这两个小不点就开始向中国转移产业资本(内需太小,不转移就“生产过剩”),像模像样地当个小寄生者了。就像四爷手下的奴才李卫,当奴才也娶了个如花似玉的翠儿,该沾的便宜沾了,还熬成个小主子。

  看来世界上还真有比贫道眼睛好使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博主还是货币数量论者。假定一个杂技演员的双手是商品;不断运动的若干个小球是货币;那么,无论小球多少——双手还是双手——价格等于生产成本加流通费用加商业利润。根本不是通胀。
    2008/11/29 21:43:47
  • 邋遢道人一点不邋遢,呵呵。此文非常形象生动,的确非常深刻精到!现在的世界经济就是寄生经济,中国的生产力和经济形态状况决定了他只能做寄主,而且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合格的寄主,当然也是集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现代化过程中所有弊端于一身的“典型性寄主”,具有典范意义,也具有这个时代的化石性质,历史将不可能忽视这块经济-社会-自然和人性麻花般扭曲变形的活化石。
    2008/11/29 16:59:30
  • 道长说到根子上了。要向寄生者学习!政府一直把我们往被寄生的道路引导,这样的政府一定要推翻!
    2008/11/29 15:11:07
  •   杨松林先生写得真棒!描述非常形象。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中国从邓小平以来的所有政府对当上美国的寄主如此迫切!似乎政府要员中的大多数人都加入了美国国籍!
    2008/11/29 10:38: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