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中国也是世界经济危机主要肇事者(中)
2008-11-05
字号:

  中国的角色

  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需求和供给,消费者和生产者,犹如虚拟赌博经济这块钱币的两个面,少了一面就够不成这种经济体。

  上世纪初也有过西方资本投资发展中国家或殖民地,但主要是矿山和农业。这些产业配套要求低,而且文盲就可以做矿工和农民。这次出走的 产业资本主要是加工业,对相关工业、基础设施和劳动者教育水平要求高。在七八十年代西方产业资本最初投向的新兴市场国家,基础工业和 基础设施比较差,教育水平也很低,积累率也低。最重要的是,这些国家都是千万级人口国家,还没吸纳多少产业资本,劳动者工资就上去了 。相比之下,中国是个最合适的对象。(见表5)

  几个新兴市场国家投资环境对比

  经济活动人口(万人)初中入学率(70年(80年)第二产业比重 %  投资率 %

  中国  42361  69%  71%  48.5  35.0

  巴西  3025  26%  34%  38.3  20.5

  阿根廷  930  44%  56%  42.3  24.4

  墨西哥  1474  22%  48%  25.4  21.3

  泰国  1695  17%  29%  25.3  25.6

  韩国  1117  42%  78%  28.7  24.4

  马来西亚  367  34%  48%  25.2  22.4

  注:中国1980年,其他国家1970年

  其他条件都可以随着投资改善,但适合制造业(初中以上文化水平)的劳动者数量,全部新兴市场国家加起来也只相当于中国的十分之一。改 革开放初期,中国就已经为西方发生这次转变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条件。

  因此,当90年代开始西方产业资本大量以直接投资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到时候,中国成为了首选。中国自90年代中期以后接受的外商直接投资 几乎等于其他所有新兴市场国家的总和。[12]于是,中国成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而且这个代表真的就几乎代表了全部。到新世纪,西方超 市里几乎70%以上商品都是中国制造,包括日本货在内的大量产品被挤出柜台。几乎没有一个新兴市场国家能与中国在消费品上争高下。

  西方产业资本进入新兴市场国家看中的除了金融环境外,最重要的是同等质量的劳动力价格。如果一个国家劳动力数量有限,随着经济的发展 会使劳动力价格迅速攀升。但中国低价格的劳动力几乎有无限供给能力。到了2007年,全国已经有2亿多农民工外出打工的时候,还有起码2亿 农民是他们的后备军。

  从虚拟-赌博新经济角度看,中国开放过程的政策是非常“合理”的。中国政府一直没有明确,或者执行严格的劳工政策,只是把招商引资作为 考核地方干部的最重要标准。因此各地都有趋向压低劳动力价格,以吸引外资进入的动力。中国沿海企业农民工的工资自90年年代初到2005年 ,几乎没有什么增长。由于中国大到足以顶上所有新兴市场国家,到97年以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几乎退出了与中国相比没有比较优势的行业 [13]。于是中国各地企业对外出口竞争激烈程度比新兴市场国家间还激烈,还无序。这种竞争有的确实来自技术进步和新产品、新销路的创新 ,但更多的是劳动力价格的竞争。中国通过压低劳动者收入的方式为虚拟-赌博经济提供了长达十几年的低价格、高质量的商品,这就是为什么 说中国也是全球化新秩序的奠基者之一的原因。[14]

  话可以从两头说。可以这样说,没有中国的独特条件和政策取向,就没有中国出口企业工人长期的低工资,也就没有形成中国成为世界低价商 品的生产者的局面,也不会成为虚拟赌博新经济代表性的一元。还可以这样说,中国成为新经济代表性的一元,是因为中国的特殊条件和政策 取向保持了一个低工资环境。

  正反馈系统

  表面上看,虚拟-赌博经济有点“双赢”的意思:西方人虽然享受了,但新兴市场国家经济也发展了。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国家都曾经当过“发展 中国家”的典范,包括中国在内。甚至多数新兴市场国家还很得意,西方国家经济年增长率达到4%就高兴得不得了,新兴市场国家动辄都是8- 9%的增长率,两位数都不稀罕。阿根廷和巴西人均GDP曾经超过西班牙和葡萄牙,比本来的统治者还富裕,一只脚已经跨进发达国家的门槛。经 济增长这么快,财富一定积累得很快,赶上和超过西方发达国家似乎指日可见。

  但是,与这500年的基本规律一样,这个世界还是只能“单赢”而不会“双赢”,因为这个系统还是一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正反馈系统。

  经济增长速度比别人快,财富分配不一定比别人大。恰好相反,在虚拟赌博经济中,西方国家的财富增长速度照样比新兴市场国家快。因为这 里有这样几个正反馈规则:

  首先,前面已经讲了,赌博经济照样创造有“财富效应”。一百倍于实体经济的交易活动,平均销售利润率达到1%,就等于实体经济销售利润 率要达到100%。

  其次,前面也提到了,西方金融资本比新兴市场国家雄厚得多。只要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快了,积累了点财富,西方金融资本都有能力对他 们进行金融洗劫。一次东南亚金融危机,西方各种基金卷走了数以百亿美元计的钱。养肥点就杀,无论如何你也赶不上西方。现在阿根廷、巴 西再也不再去做超过西方国家的梦了,能对付着活就不错了。西方对这些新兴市场环境的金融洗劫最后一步是,趁着这些国家外汇枯竭、财政 窘迫、股价暴跌、本币贬值,对实体经济进行抄底收购。现在,几乎所有原来兴冲冲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实体经济都在很大程度上被西方资本控 制,包括命脉的银行。连“民族主义”极端严重的韩国,最大9家商业银行6家是外资控制。基本上成为一种没有总督的“新型殖民地”经济。

  第三,西方产业资本向新兴市场国家转移,顺序是先劳动密集型,后资本密集型,顶多到了技术密集型就结束了,知识密集型产业是不转移的 。财富分配的规律是哪个产业劳动生产率进步的可能性空间大,那个产业财富分配多。显然,劳动生产率扩张可能性空间是按知识、技术、资 本、劳动降幂排列的。本来科学技术就掌握在西方发达国家手中,知识人才多于发展中国家,科研条件好于发展中国家,赚钱就多。赚钱越多 ,吸引知识人才和改进科研条件的能力越强。因此这是个正反馈系统。新兴市场国家再怎么着急,再怎么打算搞自主知识产权,搞科技立国, 只要处在这个系统中,都不可能超过西方。

  第四,我们也认为要发展自己的品牌,发现同样质量的产品,有品牌没品牌价格差老鼻子了。但是,所谓品牌的响亮程度,说到底就是广告投 入量的大小。广告投入多,山东的烂脏“秦池酒”就能风起一时。在一个产业或产品中,广告投入的关键在于销售毛利率的大小。两个质量差 不多的产品,名牌比非名牌销售价格要差好几倍,毛利也就差好几倍甚至是十几倍。因此名牌产品可投入的资金就远大于非名牌。牌子越硬可 投入广告就越多,投入广告越多牌子越硬,这完全是个正反馈系统。

  因此,在虚拟赌博经济系统中,新兴市场国家无论如何都玩不过西方国家。自己觉得面子好看点,受到“主流世界”的“重点”表扬,无非是 成了被西方发达国家“重点”剥削对象而已。表面看着西方国家一个个对你很尊敬,现在要开包括新兴市场国家的全球经济会,说还要给你更 大的话语权,地位上升,不想“出头”都不行。其实是因为你是不可或缺的“寄主”,寄生者能不赞扬几下自己的寄主?

  在这个正反馈系统中,中国消耗甚至透支了世界和国内大量资源,牺牲了自己的环境,并不是为了全体中国人的消费,而是为了发达国家的消 费和中国不足10%的富裕人口的消费。且不说中国人在这场游戏中处于被剥削地位,就是愿意被剥削,世界的资源、环境能让这个游戏玩下去吗 ?任何正反馈系统的结局就是崩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