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改打“拱猪”了,还把黑桃Q当打牌捏到手里不松手?
2008-10-29
字号:

  “争上游”黑桃Q是大牌,改打“拱猪”了你还捏在手里不松手!?

  今年7月,贫道写了个帖子叫“政府不会救楼市,但政府一定会救股市”。说现在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已经接近50%来自土地出让金,也就是依赖房地产增量部分来生存。如果房市不好,开发商就不买地,地方政府就没钱花,发不下工资。因此地方政府一定会选择救楼市,而且中央将不得不采取降低储备金,降息和其他政策进行配合。果然,过了3个月,看到“全国10余城市出手救房市 房产新政可能下月出台”、“国务院将出台系列措施应对经济下行”、“周小川:需采取更多措施刺激内需”的报道,而且此前降低准备金以增加贷款规模,降低利息的措施已经实施。看来,政府还是认为中国如果没有8%以上的增长会出问题,因此要在通货膨胀情况下继续刺激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以保持经济增长。

  贫道以为,在世界金融一场大的金融危机的时候,这样的措施不仅没什么好处,反而会在现有泥潭中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因此在写关于政府可能救楼市的帖子同时,连续写了两篇帖子建议政府考虑用部分采用计划经济手段来解决问题。贫道在第一次建议中写到:“贫道觉得中国其实还是比较幸运的。幸运在于美国次贷危机是在2007年上半年发生,而不是2008年年底发生。如果美国次贷危机是在2008年下半年发生,按照十一五规划的承诺和银监会的改革开放步骤……西方金融资本就有条件……在中国成功制造一次金融危机,大赚一把……天不作美,美国次贷危机在2007年就发生了……显示出的所谓‘现代金融体制’的弊端……中国金融开放”可能“最终停摆”。

  但是后来贫道连续几个帖子调子很悲观,说中国横竖会死得很难看,但意思并不是说中国在非常被动情况下没有出路,而是看到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虚拟-赌博经济的规律是什么,依然按照大师们忽悠的那套经济理论来分析、处理当前经济问题。用王小强的话形容,就是本来全世界是打“争上游”,黑桃Q自然是大牌。现在改打“拱猪”了,你还死拿着黑桃Q不松手,不是傻么?!

  这次世界金融危机怎么来的?显然是虚拟-赌博经济带来的。简单说,这场金融危机的本质,是美国为首的西方通过创造新的信用制度创造了新的需求方式,从而扩大了本国内需。而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大力发展制造业满足了这种需求。世界经济高速增长(1994年到2005年世界经济增长速度远高于80年代)。而这种虚假的需求依赖金融衍生品膨胀并利用虚假机会来赌博才能支持。

  90年代,美国大肆鼓吹互联网和生物技术有非常好的“预期收入”,诱使世界5万亿美元的资本投入美国股市,股市高涨,银行钱多多的,美国老百姓刷卡消费,需求猛增。同时给中国外向型经济建立创造了条件。互联网泡沫刚破,美国又长时间大幅降息,让并实际没有“预期收入”的次级信用用户获得了贷款。为了让大家有信心吹起这个泡沫,美国创造了新的信用形式:次级信用者用他们的“预期收入”向银行贷款;一种新型证券公司买来这些贷款分装打包再向投资者发行;金融机构再向投资者提供避险工具;避险工具再打包发行,形成违约掉期交易。转来转去,全世界投资者都不知道背后究竟是什么在支撑这个信用,于是大量资本再次进入美国购买各种债券和股票,美国需求继续旺盛,世界贸易继续高涨。中国终于让自己的进出口总额达到GDP的70%,出口依存度超过40%。

  最终,形成了以美国为代表的消费者,以中国为代表的生产者。

  在整个过程中,美联储是始作俑者,各国央行是帮凶。由于美国人消费的是“预期”而不是实际收入,因此必须增发大量货币才能支持,因此美国国债和各种衍生货币,加上动辄几十倍的杠杆力量,使世界金融交易迅速大于实体经济。没有这些“金融创新”根本不会支撑当今世界100美元交易中,几乎只有1美元是实体经济的交易,99美元是在金融市场发生的局面(1980年前大约1比2-3)。

  以“预期”做筹码进行交易本身就是赌博,楼市、股市、汇市以及金融期货都是这种性质。这种经济活动的特点与实体经济完全相反,实体经济交易活动的总趋势是“贱买贵卖”,而虚拟经济交易活动的总趋势是“买涨杀跌”。实体经济需要的金融环境是货币供应量与实体经济活动量基本匹配,而赌博经济需要的是货币越多越好——筹码越多越不容易赔(这是美联储为首的各国央行不断超发货币并创造各种金融工具的动因)。

  但是,互联网的“预期收益”终归要露馅的,而根本没有“预期收入”的次级信用户早晚会还不起贷款,因此,把整个经济押在被吹出来的“未来”泡沫会不断破裂。由于连续两次不间断的泡沫太大,美国出现了以信用危机代表的金融危机。

  也就是说,通过增发货币(包括衍生工具)对“预期收益”进行赌博,运行基本规则是“买涨杀跌”,这是“世界新秩序”的新经济形式。只要依然试图通过扩张货币对预期进行赌博,都是赌博经济行为。那么,中国究竟是怎么会事?

  中国是这场赌博中的牺牲品。美国是需求者,中国是生产者。根据摩根斯坦利研究部的研究,中国为代表的出口导向国家在80年代初出口占GDP大约18%,国内消费占GDP的60-65%。到2006年,出口占GDP比重增长到46%左右,而国内消费占GDP比重下降到46%左右。两条曲线在46%左右汇合了。也就是说,中国为代表的出口导向国家在这20年来牺牲了自己居民的生活水平,少消费了三分之一的商品,去提高了西方人的生活水平。

  中国人提供自己廉价资源、廉价土地、廉价劳动力制造商品不断满足这场赌博中的赢家,这些赢家包括西方国家和中国富裕阶层。是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农民支撑了这场赌博,中国农民把年轻男女和中年人送到血汗工厂、建筑工地、矿井、饭店、桑拿和发廊里去用血汗、尊严和肉体支持这个繁荣,这才有了这持续二十年的繁荣。

  中国自己也走到赌博经济里了。货币投放实际等于货币运用,也就是新增贷款余额。近年来,我国贷款余额一直高于GDP增长率。1997-2007年GDP累计净增长17.3万亿,贷款余额增长30.6万亿,超出13.3万亿。增加贷款中,大约5万亿为商业性房地产贷款,这些贷款一样依赖购买者预期收入。其余相当部分是增加的外汇储备对应增发的人民币。中国的股市、楼市盘子已经很大。城镇人均住房面积超过27平米,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2007年我国债券交易总量71万亿,股票交易总量46万亿,期货交易量41万亿,外汇交易量大约90万亿(根据97年9月8.2万亿交易估算),总计达到250万亿左右,大约为GDP的10倍多,这个数字已经接近美国90年代中期水平。因此,中国并不是置身虚拟-赌博经济之外,而是已经在其中。这不仅表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经济中“虚拟-实体”中的代表性一环,而且自身也存在“虚拟-实体”的结构。

  现在,美国和西方政府开始所谓“救市”,美国政府在已经投入9000亿美元基础上,又增加8500亿,加上欧洲和日本可能先后投入3万亿美元,总计将投入5万亿美元来救市。中国降息和扩大信贷规模,也会投放不少于万亿级水平。

  双方投入救市的钱用途显然不一致。西方投入钱去救金融机构,增加金融机构的流动性。中国投钱救先是救企业,后是就楼市。为什么中国会救企业,人家救银行呢?因为西方是靠银行为消费者发放住房和信用卡支持消费来支撑经济增长的。美国到2007年消费支撑GDP的72%!因此只有银行有钱敢于向消费者借钱经济才能继续走下去。中国主要是靠出口和房地产支持经济增长的。西方经济不景气,出口就受阻,企业就难受,因此首先要支持出口企业。其次,房地产不景气,地方政府没法活,因此要支持房地产业发展。

  这就有问题了——无论西方还是中国的经济政策都是向着继续维持一个虚拟-赌博经济来设计的,本来就是货币供应过多造成的问题,本来就是“预期收入”不可靠问题。现在选择继续用猛印票子来扩大“预期收入”盘子,短期有没效果还不知道,但知道的是:这一定会酝酿出更大的信用危机。

  美国投放一万多亿美元救市,但要解决的问题包括50-60万亿的信用违约掉期盘子。在“买涨杀跌”的基本规律下,靠这些钱能否扭转局面很难讲。而且,美国一方面用老办法印票子,一方面又用新法子——严禁沽空。严禁沽空使已经亏损累累的基金们根本没有活命的希望,股市无论如何也会下行。还有,美国大部分实业都参与了赌博,GE的金融收入远高于实体部分收入,还被国内吹捧为新经济代表。只要金融出问题,很多实体经济效益一定会下降,这都不会是利好消息。买涨时有点坏消息谁也不注意,有点好消息都往里下注。杀跌时好消息让人怀疑,有点坏消息就心惊胆颤。因此,很多人预计这次危机才算露了个头,大头还在后面。

  所谓大头在后面,摩根斯坦利亚洲主席史提芬-洛奇认为,这次危机的第一阶段是金融危机和信用危机,他乐观点估计认为这个阶段已经走了65%。第二阶段是西方消费能力将下降,这个阶段才走了20%;第三阶段是由于需求下降造成出口导向国家的生产过剩,这阶段才走了10%,刚刚显现。刚刚显现,中国就有数万家企业倒闭!

  贫道觉得洛奇没有将这三部分的关联效应算进去。因为虽然消费降低,借钱的少了,流动需求降低,能缓解金融危机,但它导致的生产萎缩却一定会传到回金融。因为无论是拉美和东亚的新兴市场国家还是中国的所谓“实体经济”,都是“在这些国家的实体经济”,实体经济的老板主要还是在西方。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是在被西方金融洗劫后西方资本抄底控制了本国企业,中国是各级政府自觉主动地把这些企业让西方资本控制了。无论哪种,只要因需求下降导致生产过剩,企业不景气,“在这些国家的实体经济”的老板——西方投资公司和实体公司的效益一定跟着下滑,金融市场更坏。因此这是个正反馈系统,并不是简单的阶段性问题。而会是西方金融危机造成需求下降,在中国的企业不景气工人大量失业——中国企业不景气,西方金融更加恶化……的循环。

  因此,贫道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西方和中国政府的救市行为都会使局面更糟,都是饮鸩止渴的做法。尤其是中国,回到原来的局面是“继续受罪”,局面恶化是“现世现报”。

  都说中国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扩大内需,大师们还对近年来国内消费品零售总额开始上涨表示乐观。其实,这场危机本身就是现有政策促成的新兴市场国家内需减少而发达国家内需旺盛。中国早在1997年前后内需已经非常疲软,国内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率持续下降。如果不是外需在这个时期高速扩张,中国早就陷入生产过剩,经济衰退了。原因很简单,中国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两极分化明显快速加剧。农民人均纯收入从90年代中期前的两位数增长下降到3-4%的年增长,有的年份还下降。6000多万国有、集体企业职工在所谓“改制”中失业,1亿农民在开发区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中成为城市贫民,总计形成大约8亿人口的低收入群体,这些人的消费基本对市场没什么影响。中国有6亿农民月均消费不足160元,总消费额不足城镇最高收入10%群体的50%。2亿城镇居民月均消费400元左右,总额恰好接近城镇最高收入10% 5800万群体。也就是说,中国消费市场是大约20%人支撑了70%,其余80%的人对市场影响力很小。形成这样局面有效支持了世界形成虚拟-赌博经济结构,正是迫使8亿人忍受极低工资待遇才支持了外向型经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消费率从65%降到46%,少消费的不是富人,正是形成了这群庞大的低收入群体。如果不调整对经济局势的整体判断,选择维持和挽救现存世界的政策,怎么能获取改变这个世界的结果呢?而选择新政策,让多数低收入人收入大幅度提高,那么,工资水平的提高与保持外向型经济又成了对立关系。也就是说,无论哪种方法,都不能在现存规则中活下去。

  看到国家统计局头头们很得意的说情况不错,国内消费在提高。但仔细研究一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80年代年均增长14.5%,90年代前期年均增长23.3%(有物价上涨因素),1995年到2004年下降到10%。如果没有出口持续增长,我国本应该陷入一个长达10年代经济萧条期(也及时生产过剩)。扣除每年高额的贸易顺差(等于净外需),GDP实际增长率会下降50-60%,只有4-6%的年增长率。2004年以来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确实略有增长,但主要是城镇富裕阶层的消费在提高。06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比上年上升13.3%,其中占比重13.2%的餐饮宾馆业上升16.4%,占净增长额的16%。在商品零售中,限额以上单位零售净增长3760亿,其中石油净增长占32.6%,汽车净增长25.1%。这两项就占净增长的57.7%。超过平均增长率的品类还有通讯、珠宝和家具。这些主要是富裕阶层消费的产品增长占总增长的64%。在中国进入经济动荡期中,难道能继续指望汽车、汽油、家具和珠宝和大吃大喝、游山玩水来实现高增长吗?这是可持续的增长吗?这叫“科学发展”吗?

  这次金融危机本身就与这20年来世界性的贫富分化加剧有关,美国80年代基尼系数是0.35,90年代中期为0.4,1996年达到0.45。日本和西方国家都是如此。正是美国和西方国家中产阶级比例下降,缺少真实的消费需求,才有用信用创造虚假需求的需要。中国和所以新兴市场国家一样,也在这个过程中加大了基尼系数,拉美国家从80年代的0.48左右提高到0.58左右,亚洲新兴市场国家从0.33左右提高到0.43左右。西方国家低收入群体扩大了,收入增长缓慢,但新兴市场国家通过创造一个低收入群体,通过压低工资从而压低出口价格,使西方国家无论穷人富人过得还都滋美。

  因此,扭转需求不足和生产过剩不是简单的政策问题,而是国策问题。贫富分化已经不仅仅是分配问题,还是发展问题,接着还会是社会问题。

  贫道认为,现在确实是要有一次真正的“思想解放”运动了。这次思想解放的核心,就是实事求是,不唯书,不唯上,客观对待历史和现实,找到一条“科学发展”道路来。

  要实现这些,首先要取消“不争论”的枷锁,在公开媒体上让不同意见都能讲话,而不是现在这样只有“一家之言”。如果担心媒体公开辩论不好控制,起码提供一个内部刊物和网站能够让人畅所欲言。邓小平当时的“不争论”是指在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等意识形态上不要带帽子,并不是就具体的政策的效果评判和预测。一个国家如果不能让人就具体的政策进行讨论,发表意见,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其次,按照贫道意见,应该扭转当前基本国策。国内,在已经基本市场化和私有化的基础上,探讨一种新的,包含利润分配机制的集体所有和国有体制的企业形式,以合理所有制体系带动普通劳动者在分配中比例的增加,并主要通过建立在农资和农产品加工领域的农村新型合作和集体经济来解决农民收入问题。开征资产税,增加奢侈品税,以及相应的对低收入阶层分配机制,强化财富再分配功能。争取在3-5年中使贫富收入差距明显缩小。同时,利用金融危机机会,制定相关法规,把主要行业的主导企业重新控制在国有和民族经济手里。只有这样,才能盘活国内需求,度过世界金融危机,并为今后在中国建立一套稳定的,能够“损有余以补不足”的所有制体系,并给世界新秩序建立一个合理模式。

  第三,要延续投资拉动经济的做法,但要害在于迅速扭转按照西方现代化内容来实现现代化的那种不可持续的投资方向,以及外向型经济结构,将主要投资放在“再造中国”方面,开始以大西部调水为中心的再造河山项目;减少任何直接和间接输出不可再生资源的经济活动,在风能、水能、太阳能、核能、新型生物能源方面加大研究和投入,降低消耗资源高的产品发展,弥补近20年的资源损失,为2020年后的中国奠定一个真实的,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总之,如果继续用造成贫富分化,造成虚拟经济的手段治理现在的经济问题,就是饮鸩止渴,就是改打“拱猪”了还以为黑桃Q是好牌,攥在手里不丢。必须重新考虑中国的改革和发展问题。30年河东,30年河西,真正计划经济也就20几年,改革都30年了,难道有些人就真的只会亦步亦趋,一点不变才会走路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记得国军每当遇到危急时刻常常讲道:不成功便成仁、誓与阵地共存亡!
    联想到如今的政府救助楼市政策,政府也是发了狠:救助楼市事关经济,不成功便成仁,愿与楼市共存亡!
    2008/11/4 23:17:27
  • 这篇文章的观点很辨证,使人深省。从现实利益关系出发判断中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百姓的可能抉择,同时从西方、东方的经济关系中判断经济的相互作用机制和最终趋势,很有新意。不同于浅层次地表达理念,观点来自逻辑演绎,有说服力。
    2008/11/4 22:52:07
  • 官员升迁由上面提拔,又以GDP作为考核指标,决定了政府的目光短浅,只会着眼于短期带来攀升的资源开发、房地产开发等,变卖全民资产来为自己的仕途增加砝码,而从来不会考虑长远发展和人民死活!
    这种以牺牲资源、环境和低人权为代价的经济发展模式,就如同败家子变卖家产以为自己赚了钱一样,当家产变卖光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只是个世界民工而已
    2008/10/30 9:05:3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