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土地流转改革”应该慎重考虑后再实施(一)
2008-10-12
字号:

  新闻联播中报道了胡锦涛总书记视察小岗村的讲话,讲话明确提出:“要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要根据农民的意愿,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目的是“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不断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

  看来,前一段主流们关于所谓城乡二元制改革和土地私有化的改革建议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央采纳了 。

  所谓土地流转改革,虽然并不涉及土地所有权问题(宪法规定土地国有,修宪是困难的),但其包含了承包土地者对土地的“转包、转让、出租、互换、入股以及其他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方式” ,也包含对应的对土地承包、承让、承租、互换、组织股份公司等活动。这里既包含了承包农户通过出租、入股等在经营过程中长期获益的方法,也包括了通过转包、转让、互换等一次性获得收益的方法。

  现在尚不清楚最后出台的政策对转包、转让究竟是怎么定义的,以及受让者的身份限制等具体规定。不过,所谓“所有权”或者“产权”,就是财产的“经营权、收益权和处置权”。允许“出让、转包”,等于在原来农民拥有的“经营权和收益权”上加了土地的“处置权”,基本涵盖了土地“所有权”的全部内容。中国古代一样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土地所有权名义上也是皇帝的,但这并没妨碍中国古代“千年田换八百主”的土地交易。

  因此,这是一次非常接近土地私有化的改革。

  这项改革是否能有效提高农民收入,能否避免产生困扰中国两千多年的流民问题,现在是否是推出这项政策的时机,以及这项政策是否是抓住了三农问题的钥匙,都很很值得思考。

  这项改革能提高农民收入吗?

  胡总书记在小岗村与农民谈话时说,党的新措施是为了“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不断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那么,允许农民转让土地经营权就能提高农民收入,提高生活水平吗?

  关于土地私有化和土地流转改革对提高农民收入的作用,所有专家大致是从这样几个角度说的。首先,发达国家农业集约化程度高,农业才发达。胡总书记也说这样做是为了“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厉以宁的讲话中也把这项措施归结为“促进规模经营”。其次,土地集中在“种田能手”手里,比较容易经营“高附加价值”产品,从而提高农业产值。第三,土地流转使部分农民可以“放心地”离开土地,进城从事非农产业。第四,可以避免现在政府和权贵勾结起来占用农民土地,使农民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城中获得土地增值的利益。

  其实,要证明土地规模经营能提高农民的收入,指标只用两个就够了。一个是能够证明土地规模经营的产出一定明显大于家庭经营,也就是蛋糕一定会迅速扩大;另一个是规模经营后这些产出会分配会比家庭经营更加平均,也就是一般农民能得到更多分配。我们来分析一下以上说法的可信性。

  辛子陵在《走世界农业文明的共同道路》一文中引述资料说:“美国以经营一种产品为主的专业化农场大约增产90%以上……使美国农产品大约增产40%,而降低成本50%” 。是不是中国一家一户,非专业分工的家庭经营的单位面积产量一定很低。如果走美国“世界农业文明的共同道路”,于是中国农业单产也增产90%,从而使农民收入大幅度增加呢?

  其实,这完全是在想象,中国以传统精耕细作的家庭经营使农业单产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平,已经没有什么增长的空间。以下是世界银行公布的2006年主要农作物单产(作物总产/作物收获面积;单位:吨/公顷)。

  稻谷: 中国 6.26 世界平均 4.11 发达国家 6.71 发展中国家 4.05

  小麦: 中国 4.46 世界平均 2.80 发达国家 2.92 发展中国家 2.71

  玉米: 中国 5.37 世界平均 4.82 发达国家 8.20 发展中国家 3.37

  大豆: 中国 1.70 世界平均 2.38 发达国家 2.91 发展中国家 2.10

  花生: 中国 3.12 世界平均 2.15 发达国家 2.83 发展中国家 3.13

  菜子油:中国 1.96 世界平均 1.76 发达国家 2.12 发展中国家 1.45

  籽棉 ; 中国 3.73 世界平均 2.07 发达国家 2.60 发展中国家 1.96

  以上数字可以看出,中国除了被自己和外国人糟蹋了的大豆外,所有作物单产都超过世界平均水平40-80%。大部分作物单产接近和超过发达国家国家,尤其是世界主粮小麦,比发达国家(小麦主产区)高出50%多。这就意味着两点。首先,世界集约化水平最高的国家并没有比中国家庭农业有更高的产出(大豆单产高是因为转基因技术应用;他们稻谷略高是发达国家种得很少,同时很多年份中国稻谷单产高于发达国家);其次,中国作物单产已经达到世界顶尖水平,即使中国实现了土地规模化经营,甚至达到了发达国家水平,也只有不足20%左右的提升空间(而且中国即使土地把规模化做到极致,也远达不到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水平)。

  说实话,种过庄家的都知道,大面积农产品增产的关键还是八字宪法的“土、肥、水、种、密、保、管、工”。哪里有过什么变动一下生产关系就会成倍提高产量的? 1952年到1970年,我国粮食产量年平均增长2.1%。1970年到1981年年均增长2.8%。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到1995年为2.6%,此后至2005年只有0.4%。根本看不出期间发生的合作化、人民公社化、联产承包责任制等生产关系变动对增长曲线有什么明显影响 。农业连续增产根本原因是扩大耕地面积,改良土壤,水利建设、化肥大量采用和培育、推广了世界顶尖级的良种(除了大豆)。变动生产关系和农业生产组织的变动也许能提高点产量,但与科技和资金的投入效率相比,作用很小。在中国农作物单产已经居世界领先水平情况下,说只要“规模经营”就能大幅度提高土地产出,不是在讲笑话么?

  很多媒体都在列举各种典型教育农民:种植高附加价值的作物能够致富。只要不是别有用心的农业研究者心里都门儿清,所谓高附加价值,并不是作物本身有什么高明的使用价值,高附加价值是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这些所谓高附加价值的需求量都很小,与小麦、稻谷、玉米、棉花、油料等根本无法相比。少数地方种点甜玉米、草莓等还可以,别说都种了,就是中国有5%的耕地拿来种这些东西,就没有一个产品还能自称“高附加价值”了。种大烟最发财,要是都种了也不会发财的。很多人拿台湾农业做例子,台湾弹丸之地,也没有全种这些东西,况且大陆还有粮食安全问题。也许规模经营能提高这些高附加价值作物的种植比例,但这些作物的空间根本不足以解决农民致富问题。

  原因很简单。要“改善农民生活条件”, 缩小城乡差距,依靠没多大空间的规模经营和高附加价值产品完全是杯水车薪。2007年,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为4140元,是城镇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13786元的30%,而1985年这个数值是50%,家庭承包前的1980年为40%。近10年来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率为9.8%,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年均增长6.7%。如果不能让农民收入增长率达到并超过城镇居民,根本谈不上改善农民生活条件和缩小城乡差距。

  现在很多媒体都号称这次土地流转改革是“第二次农村改革”。究竟算第几次不是凭嘴说的。第一次农村改革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5年内增长94%(不变价),城乡收入差距从100比40缩小到100比50。土地流转改革的效果指标且不说定到“5年内能恢复到1985年城乡差距水平”,就算恢复到“改革前水平”都困难。假如城镇居民保持年9.8%的水平(2007年为12.2%),城乡收入差别5年内缩小到100比40,需要农村家庭人均纯收入要翻一番多,年增长率要达到16.3%!实际上,中国已经十几年农民收入增长没超过城镇了(更严格的讲,是90年代以来仅有一次,也就是1996年国企职工大量“下岗”的那一年)。就算能保持现有城乡收入差距(解放以来最大差距),5年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也要达到6607元,增长60%。土地规模化经营和高附加价值能够提供在5年内提供60%的增长空间吗?如果不能像第一次改革那样缩小城乡差距,还好意思说什么这是“第二次改革”?看到这样的任务,再回头算算规模经营和高附加价值种植的可能性空间,就会觉得可笑了。

  第三,说土地流转可以促使农民离开土地从而增加收入是最不着边际的。农民如果能够找到非农就业的机会,他们从来没有放过。并没有因为家里还有责任田就不出去做工了。现在农村就已经只剩下“386199”部队(妇女、儿童、老人)就是证明。也许最近出现过“招工难”,农民工工价提高问题。这是因为前二十多年东部地区企业农民工工资增长过慢,致使打工的收入和支出统算下来不合算才形成的。难道这项改革的目的就是再制造一批不得不忍受任何低工资的农民工吗?而且这样能增加农民收入吗?

  第四,号称农民有出让土地经营权后就可以获得国家征用农业用地的好处,更是在忽悠全国人民。土地流转政策一定会不包括国家征用建设用地时土地承包方作为土地拥有者的内容。这不仅因为土地是国有的,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根本不会放弃通过收取土地出让金获得财政收入的权利。到2005年,各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中已经有接近50%来自土地出让金。目前,土地出让金已经成为地方政府的命根子,离开土地出让金收入,各地方政府基本没办法活。这次改革要触动了这个神经,说什么也进行不下去。因为你要么选择地方政府破产,要么让少部分农民获益(因为只涉及郊区农民)。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来源问题解决前,这样的好事想都不要去想。

  土地流转改革就算能够提高些土地产出,一般农民生产生活条件就一定得到“改善”,生活水平就得到“提高”吗?不一定!

  因为土地集中在“种田能手”手里,就意味着雇佣劳动的开始。只有一种情况下出让土地经营权的农民能保障与原来收入一样,就是“种田能手”保证将规模经营和经营“高附加价值”所增加的产出分出一部分给土地经营权出让者。如果种田能手不能增加产出(在中国单产达到如此高的情况下,这种可能性最大),或者增加产出部分没让出让者享受,出让者一定会减少收入。而且无论是出让、转让、出租、股份等任何方法,都将是这个结果。自从出现雇佣劳动,全都是资本家倾向多分些,劳动者少分些,从来没有逆向行为发生过。这次改革后资本家就变了吗?

  也许,这些年关于土地流转改革试点中,确实发生过“双赢”例子。但看看这些典型就知道了。

  东北青冈县芦河镇拥军村的土地流转试点经常被作为典型。但这个村地处东北,376户农民,752个劳动力拥有11000亩耕地。每个劳动力合15亩,做到中国式的精耕细作是困难的,因此,利用机械化规模经营有一定空间。但全国绝大部分地方根本不具备这样的资源充裕条件。

  重庆搞土地入股经营试点也多年了。重庆土地流转改革靠近市区,并不典型。即使如此,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曹兴权博士还是提出自己的担心:“农民以地入股后,其土地承包经营权就转让给了公司。如果公司出现经营问题,或者公司倒闭,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也就旁落了。”

  而辛子陵文章里所列举的大量例子,以及各地土地流转试验的例子,基本都是“种田能手”发了多大财,并没有说清楚中国是否能让多数农民拥有这样的资源水平。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等于只落实“少数人先富起来”,“共同富裕”就完全放弃了。

  总之,土地流转改革在生产和技术进步上关联因素少而且清晰,完全可以分析清楚这项改革能带来什么好处。但是,看来看去,土地流转必然使农民收入增加,必然使农业增加值大幅度增加的因素一点也看不出来,一点也找不到。

  难道能仅仅从课本上的“集约经营效益”来指导一次影响巨大的改革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也是看了《会议公报》和《有关决定》,但都未看到“土地流转“字样。
    这一定会让那些“急私团伙”很失望,看来它们即便是想跳墙,也都将无济于事。
    2008/10/13 0:32:13
  • 农业补贴;农业科技;农业合作;农协农社;基础建设;全托教育;集中养老;公费医疗;生态保护等等,农民需要真正的实惠。但是这些实惠没有制度的保障,没有独立自由媒体的监督,中央的出发点就是好之又好,这一切对于我们广阔的农村,传统的农业,多难的农民来说也只不过是水月镜花,也许还会出现历史上惊人相似的一幕:土地的大规模兼并,导致农民流离失所,最终成为社会的流民。这样双输的结局无论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2008/10/12 22:29:44
  • 中央是希望政策惠农,可结果应该是三年内全国各地农村经济水平普遍提高,到第十年以后农村社会矛盾激化,真正的农民收入再难有根本提升,因为绝大部分农民已经无法直接享受到整体经济发展传导到土地的收益增长,其处境相当于今日城市产业工人的情况。坦白讲,现今全国各地工人阶级的生活情况比农民还苦,没有维生的生产资料、难于异地择业,正常的工资水平在当地生活只能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土地流转后的农民十年后不会过得比现在的产业工人更好。
    为什么????因为中国的商人没有良心,因为政策给商人一个最低风险、最长久回报的投资机会,因为对生产效率的认识误区,因为这是最后一个未被攻破的社会主义堡垒,因为农民太弱势、太易骗、太缺乏教育,因为专家不了解农村却懂得拔苗助长。
    农业补贴;农业科技;农业合作;农协农社;基础建设;全托教育;集中养老;公费医疗;生态保护等等,农民需要真正的实惠。
    2008/10/12 22:08:33
  • 《农村改革发展决定会议公报》把 “土地流转”还是省掉了,后果很严重,暂时不敢提了。
    2008/10/12 21:04:01
  • 就是搞土地私有化,遮遮掩掩的作甚?
    2008/10/12 20:03:52
  • 这种改革,既有积极的一面,其实又显得颇为无奈,此路不走?路在何方?水中摸了三十年石头,也该上岸另谋生路了!
    1:就其积极地一面来讲,会有利于规模经营的发展;
    2:消极的后果是:带来新的农村的两极分化,农场主、庄园主、大地主将在中国合法的大量出现。
    3:土地流转改革,虽然并不涉及土地所有权问题(宪法规定土地国有,修宪是困难的),但其包含了承包土地者对土地的“转包、转让、出租、互换、入股以及其他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方式”。应该说:土地流转其实就是土地私有化的别名,或者说是向土地私有化过度的桥梁,也就是妓女的雅号和芳名——“小姐”。
    4:实行这一政策的最妙结果,可能会实现:取之于民、而还之于民。因为政权本来就是在农村取得的,随着历史的沧桑变幻,人鬼蜕变,早已是换了人间;政府准备要还权于民,这的确也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2008/10/12 17:37:21
  • 中国农民有出让土地经营权后就可以获得国家征用农业用地的好处。这是藏富于民。同时农业也到了转型期。
    2008/10/12 12:44:16
  • 也许中央的出发点是很好的,是真实为了农民的。但是实行的改革措施有可能是南辕北辙啊!我真为中国农民的命运担忧啊,也执政党的前途担忧啊!难道中央真的是上了当了?
    2008/10/12 10:34:34
  • 但愿政府能在土地流转改革方面三思而后行。
    2008/10/12 10:07:21
  • 没有真真法制制度作条件的国家,一切的改革都会失败!
    2008/10/12 8:40: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