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松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邋遢道人 - 杨松林首页
《学习时报》显然不是一份严肃的杂志(下)
2008-10-04
字号:

  该文最后一部分用一连串5个“如果”来批判改革前的共产党:“ 建国后,如果党的中心工作集中在经济建设上,如果没有频繁的政治运动对科学技术的冲击,如果体制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如果国民经济象东亚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像改革开放后每年以9.5%的速度增长,到1978年时,按1950年不变价格,我国经济总量将会达到7367亿元人民币,比当年实际的3645亿要多出3722亿元,人民币人均GDP将达到450美元左右,在世界各国中中国的发展程度就会排在下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中。如果在1978年7367亿人民币的规模上,即使改革开放以来每年以7.5%的速度再增长29年,2007年我国GDP总量,就会为401267亿元,人均GDP为30369元人民币,高于实际的人均18845元人民币”。

  贫道见过不懂历史,不懂哲学的作者,但没见过这样无知的作者。历史能够“如果”吗?某个特定的发展结果,都是在特点历史条件下,根据自己特定的内在条件的“必然”,根本不存在没有条件的“如果”。

  贫道就重点说说这个问题。

  评价计划经济好还是市场经济好,首先要确定标准,所谓标准,来源于出发点。也就是应该从什么角度来说它好坏。就像同样两个学生站在那里,篮球老师选高的,体操老师选低的。需要不同,角度就不同,标准就不同。计划经济好还是市场经济好,要看刚解放时执政党任务中国当时最需要的是什么,什么经济模式最可能实现并最终最接近这个目标。其次要用合适的参照物,也就是参照对比物必须是可比的,而且是最接近的。说某女生个子高不高,要与同龄同性别学生比。与大她5岁的学生比不行,与同龄男生比也不行,更不要说拿她5年前的身高比了。评价中国实施计划经济效果,不能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也不能与小的发展中国家或者特殊条件国家相比。最合适的参照物应该首选印度,其次是人口过亿的发展中国家。

  而选择的正确与错误,必须考虑选择的“可能性范围”。比如不能嘲笑朱可夫为什么不选择T-90而用T-34对付希特勒的坦克。论证上世纪50年代共产党选择计划经济的优劣,必须根据当时的国际国内条件来论述。用其他时期的条件都不说明问题。

  按照最基本同时也是最简单的分析方法,会发现大家说的事实都一样,但结论完全相反。

  以最快速度建设一个工业占主导地位的,现代产业部类齐全的经济体系,并且尽快使农村在农业生产、卫生条件、教育水平上达到先进水平,并且建立一个西方列强很难再把大炮支在中国门口就不得不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军事力量,是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治国纲领和首要任务,也是当时所有民主党派和饱受100多年欺辱的全国人们的愿望。这个大前提如果不肯定,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可以任意讲了。

  接着说说选择的“可能性范围”。

  搞工业化需要大量投资,尤其对当时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被西方掠夺了一百多年的中国来讲,这个数目是非常巨大的。早期积累从哪里来?

  西方列强实现工业化是靠工业化前300年中对美洲、非洲、亚洲的抢劫和掠夺积累的巨大财富实现的。而当时的中国连能否避免被再次半殖民化还提心吊胆着呢,根本不具备通过掠夺外国财富实现工业化早期积累的可能性。

  在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经济中,积累率非常低,大约在20%以下。积累率低,现代产业产生和发展就困难。现代产业比重越低,积累率就越低。这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的问题,这被后来学者称为发展中国家的“低水平均衡陷阱”。因此,指望市场经济加小农的经济结构实现工业化速度是很慢的。

  同时,这个时期并不存在70年代以后,尤其是90年代达到高潮的西方产业资本向发展中国家大量转移的任何迹象。这个时期西方工业国正在完成从化工产业到电子产业主导的产业升级中,也可以说工业化还没有彻底完成,绝大部分投资都是发达国家互相投资。拿80年代以来尤其是90年代以来的世界资本流向来嘲弄50年代的共产党,用当时根本不存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外部投资环境和世界贸易水平来写“如果”,除了显示出嘲弄者的无耻和卑鄙外,什么也不能表示。

  那么,对于当时的中共能有什么选择呢?有,榜样就是苏联。因为苏联在1927年前后与1953年的中国很接近,都处在小农经济为主体,再也无法靠掠夺其他国家财富积累工业化资本的条件下。苏联人创造了计划经济,工业化加集体农庄,通过管理物价造成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积累了工业化资本并迅速实现了工业化(所谓剪刀差的形成原理简单讲是这样的:由于工业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潜力要远大于农业,在市场经济中,工业品和农产品价格长期应该是一个降,一个升。如果控制物价不变,就会形成工业品价格高于价值而农产品相反的情况。两种产品背离价值的差叫剪刀差。)。也就是说,当时的中国要实现发展目标,唯一选择就是选择苏联模式的计划经济。难道还有别的出路吗?

  计划经济大幅度提高了积累率,中国从计划经济初期就使积累率达到33-35%,远高于印度当时15%左右的水平(印度在90年代末才达到33%)。而高积累本来就意味着低消费,意味着重点发展重工业。自然这个时期居民生活水平不会很快提高。抱怨当时的票证经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要么选择“低水平均衡陷阱”,要么选择“勒紧裤腰带建设”。如果你觉得这两个都不好,那你就跑美国去。

  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同绝大多数二战后独立的发展中国家不同,新中国是经过一场推翻三座大山的激烈革命中诞生的。在解放前,中国近代产业资本的70%已经集中在帝国主义、官僚资本家手里。中国重工业基本在东北,开始是日本人,后来是国民党政府拥有。其他矿山、交通、通讯、电力、供水也很少民间资金,要么是官僚资本的,要么是西方的。共产党政府从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家手里接收了占中国近代产业70%的资本,等于中国工业70%已经实现了“国有化”,政府已经在直接组织生产。按照吴敬琏的新说法就是,政府在“命令经济”。也就是说,当时的共产党一解放就“不得不”“命令经济”。这个时候,究竟是顺水推舟,阻力很小的情况下选择计划经济好呢,还是把现有工业资产卖给私人好呢?况且,当时的中国资本家有能力按当时价值买下这些资本吗?如果不能,只能仨核桃俩枣送给他们或者卖给外国人。这种选择行吗?就算行,在刚从半殖民地出来的中国老百姓包括民主党派会愿意吗?

  因此,主流们剥离了“可能性范围”这个条件,很轻易地就把毛泽东和共产党就变成了一群权利熏心,头脑简单的苏联跟屁虫了。

  接着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共产党在1957年前后选择了统购统销、城乡分离的户籍管理制度和人民公社体制问题。

  城市和工业实行计划经济,不在农村建立集体经济,经济体系可以运行吗?从理论上讲并不是不可以。因为苏联曾经用余粮征集制和物价管制照样形成了剪刀差,为工业化积累了资金。中国也是先实施统购统销政策管制了农产品渠道和价格,两年后才有了人民公社的。为什么一定要在农村建立集体经济?道理应该是这样的。

  首先,只要不相信“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人都认为:农业发展主要依赖水、土、肥、种(八字宪法前4个)。这些条件的改善是农业发展的关键环节。在上世纪50和60年代,农业增长主要依靠耕地面积扩大、土壤改良、农技推广(包括提高复种指数)和农田水利条件的改善。良种研制需要时间,化肥还刚刚开始,并依赖工业发展水平。由于工业发展占用了资源,由集体经济自己出钱出力进行大规模水利、农田建设就容易组织。我国农业水利建设基本是这个时期完成的,灌溉面积从1952年的1996万公顷迅速提高到1965年的3306万公顷,并在1978年达到4497万公顷(1985年为4404万公顷,到年才恢复到万公顷)。同时,大面积低产田改造也是这个时期完成的。由于水利建设的大规模开展和易灾土地改造,加上集体经济的动员资源能力强,我国农业抗灾能力大幅度提高。解放初期,我国成灾面积占受灾面积一般在50%左右,到70年代,这个数字始终在30%以下(81年到86年又恢复到45-50%)。我国粮食产量从自公社化后年增长率始终保持在2.5%左右,没有集体经济是无法实现的。

  其次,也是非常重要的。农村现代化并不表现在粮食产量上(宋代中国人均拥有粮食比现在高得多),对于50年代的中国来说,如何提高中国农村极度低下的教育水平和医疗卫生水平,移风易俗,让农民尽快融入现代社会是更重要,也是难度最大的事情。一方面要加速工业化,一方面完成这项任务,必须找到“投资主体”。这个主体就是人民公社这个集体经济体系。正是中国共产党“组织”起了农民,才能够迅速改善农村医疗卫生问题,把解放初期25-30%的婴幼儿死亡率降低到70年代的5%以下。才能破除当时农村盛行的封建迷信和恶俗,才能让大部分农村孩子上中学,初中入学率尤其是高中入学率水平超过经济水平20多年发展(初、高中入学率一直到98年和02年才恢复到78年水平)。没有集体经济,中国的农村会依然像市场经济下的印度那样愚昧落后。

  如果综合工业各个部类和产业看,中国在70年代已经达到一个大国所必备的工业化基础。虽然这个基础的技术水平没有西方大国高,但部类齐全程度是任何发展中国家都不可比拟的。这个工业化水平具备了在一定条件下继续发展甚至腾飞的基础。

  中国之所以在改革开放后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并不是因为“如果”政策有什么改变,而是因为世界经济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发生了一个根本变化——进入虚拟经济阶段。发达国家产业资本开始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发展中国家接受了大量外商直接投资。发达国家开始大量进口发展中国家的商品。没有这些条件,什么奇迹也不会产生。贫道以前给出过数字说清楚了这个情况:拉美、亚洲大约有十几个国家都是因此实现了高速发展,而且连续近30年的经济增长数字基本是两位数,比中国还高!

  西方国家产业资本转移在90年代开始达到高潮,而这个时期从70年年代开始发展的所谓新兴市场国家都太小,劳动力价格都上去了。于是在90年代中期开始大量产业资本把中国作为首选目标,中国在这个时期吸收外商直接投资一直仅次于美国排世界第二,甚至有一年排第一。

  中国人现在都在庆贺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以为外商直接投资本来就该直接投向中国,谁叫中国人口这么多呢?

  但是没有人想过这样一个简单问题:在1990年前后,印度人口比中国并不少多少,印度的社会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是民主制度,比一直喊着四个坚持,打着共产党旗号的中国“形象”好多了。印度开放程度,熟悉英语群体数量也比中国强不知道多少倍。可外资干嘛非要投资中国?如果在90年代外资把目标对准了印度,还有中国的戏吗?

  是历史的偶然?

  不是!是当时的政策为我们奠定了外商不得不来中国的基础。

  这次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直接投资主要是制造业。早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西方也向发展中国家进行过很多投资,但当时的投资主要是矿产和农产品,是掠夺原材料。投资这些第一产业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这里矿产和农业资源条件是否好。而这个地方工业基础条件是否好并不重要,因为发展这些产业需要的就是建电厂修铁路和港口。有些右派拿日本人在东北建了电厂公路港口来说日本人建设了东北,简直是没一点见识。而且劳动者受教育程度也不重要,因为矿工和农民不怕是文盲。

  但投资制造业就不行了。因为我要在你国家建个缝纫机厂,总不能从电厂到公路我都修吧,还有煤矿呢。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如果没有一定工业基础,没有相对多的技术工人和配套产业,我总不能电瓶坏了都要运回本国修理吧。因此,这个地方交通能源足以支撑制造业,技术和产业环境能够基本配套,才适合建制造业。拉美和东亚小虎们之所以能够在80年代吸引到外资,重要原因是这些国家都是在70年代开始采取了进口替代等政策,开始发展了一些国内工业。没有这些基础,一样不会有人去。

  同时,制造业需要大量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工人,以及可以培养为技术人员的高中文化程度工人。不是这个地方劳动力价格低就可以的,再低不能干这样的活总不行,人再多也等于没有人。

  下面就不用贫道论述了。为什么外资在90年代开始首选中国大家都会推论出来。

  原子弹、工业化、普及教育是毛泽东给中国人留下的物质基础,没这个基础,中国没戏的!

  说透了,如果真正想颠覆改革前共产党的治国效果,最重要的是能否颠覆共产党当时的治国方针,也就是以最快速度建设一个工业占主导地位的,现代产业部类齐全的经济体系,并且尽快使农村在农业生产、卫生条件、教育水平上达到先进水平,并且建立一个西方列强很难再把大炮支在中国门口就不得不签订不平等条约的军事力量。

  主流们何曾忘记颠覆这一点?批评共产党选择抗美援朝,说如果中国不援朝美国就会支持中国发展的舆论几乎是主流们的共识。美化蒋介石也是重要一步。宣扬日本建设了东北和“中国像香港那样殖民300年”也是重要手段。因为假如今天的中国人认为其实做个殖民地没什么,照样经济发展,那么“反帝”就没意义了;如果蒋介石其实也不错,那么“反封建”也是多余的了,因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就是错误的了。如果50年代初中国本来就存在一个和平发展环境,根本不存在美国和苏联肢解中国的威胁,那么加快工业和军事现代化的选择也就多余了,更不要说造原子弹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文人们拼命在这些方面重新“解构”近代史的根本原因。因为假如不能推翻共产党建国初期的治国方针,对计划经济批判会很吃力,很无力的,就像《学习时报》这篇文章一样。

  说实话,《学习时报》这篇文章是我看到的引用数据最多的主流们的文章,但也是最下流的文章。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绝对够下流,10年之内,天下大乱,放心,无产阶级的怒火会毁灭一切
    2008/10/13 11:56:56
  • 支持!
    希望党的高层关注这篇文章,通过党内批评把文章的错误思想纠正过来。
    2008/10/5 13:50:36
  • 三鹿奶粉事件是私有化市场经济时代中国人自我灭种的残酷试验之一(此前的一系列“毒”性饮食商品事件就是这一系列试验的重要内容,当前不过是其水到渠成的显著后果之一而已),主流精英们设法彻底否定前三十年的中共执政历史,也是中共自我灭绝的一种被使了障眼法的残酷“试验”之一(这类试验此前也已经进行过多次,目前各种或隐或现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也是这系列试验的外在表征)。大概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民族会像我们这个民族一样通过自己的民族产业来实施民族人种的自杀计划,也没有哪一个执政党像我们现在这个党一样组织一批“御用”文人去想方设法系统地否定自己曾为之拼搏奋斗过的那段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
    改革开放的合法性难道只有从否定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的一切才能被确立起来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样的改革本身就是值得怀疑的——它要把中国引向哪里?难道改革的合法性不存在于它“自身所固有的”国强民富、振兴中华的历史作用之中吗?如果改革不能改善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如果改革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如果改革不能让全体人民共享社会建设和发展成果,如果改革不能带来社会的和谐、人民的幸福,而是恰恰相反,如果……,那么这样的改革还有什么价值?!
    2008/10/5 0:12:49
  • 一、“最合适的参照物应该首选印度,其次是人口过亿的发展中国家。”——即便是印度也不适合做中国的参照物。原因1、帝国主义、苏修极力封锁、进攻新中国而没有封锁、进攻印度。2、印度并没有因此而变成香港。3、印度在大大优越于新中国的条件下也没有比现代中国先进。
    二、“是历史的偶然?不是!是当时的政策为我们奠定了外商不得不来中国的基础。”——博主此语是真理。

    三、党刊如此混蛋——修了!就好像一个身强力壮的瘾君子不认年迈的爹娘了。
    2008/10/4 22:49:30
  • 杨先生,您好。

    拜读文章,支持并谢谢。

    《学习时报》上的该文,学生只看了几段,当知道其主调就没兴趣看下去。无非又是所谓的主流堕落多年后近年被民众耻笑,摔倒了也要捉一把沙的死撑。通过抵毁前三十年来肯定后三十年的做法,来为其改革合法性捞本钱,一直是这些堕落文人的喜好;也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必然做法。否则那些巨额的不义之财那怕放到火星也不安全,进而也就没了“深化改革”的理由。况且,权财都在它们手上,最后疯狂一把是有条件的,一如在次贷垃圾债券上的大出血。

    对过去事实的任意删改,对它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但现在的问题是其美国主子又不得不向全世界赖债;事态的发展不好蒙人了。怎么办?也不难:一边赖祖宗的不好,制度有问题;一边装富豪把钱给外人花顺便往自家口袋漏点。谁说“买办无祖国”的我就跟他急,我们也是为了让民众的财富增值嘛。我也是“没办法”啊!俺们的银行深如黑洞,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印钞机开足马力,再用养老,社保,基金等往里能塞多少就塞多少。再说了,俺们也不好当家,我们早就将旧新大小非套了一把又一把的锁,让爱国且善良的民众:请您先走!但那些帮闲又鼓吹过了头,以至俺们左右不是人。1800点算什么!去掉前面那个1还差不多,很多人上了山峰这辈子也就只好“一览众山小”了。

    谁说改革不好的?不好的地方就是得改,但把财富改到小部分人的口袋甚至改到外人的口袋就不对了。没有前三十年打的基础,凭什么改?没有前三十年探索所累积的问题,改什么?当然了,为了合法性,日后再怎么否定祖宗,再怎么样把那些汉奸乱臣等僵尸抬出来“献宝”也是不意外的。
    2008/10/4 12:12:29
  • 如果日本人统治了中国,可能比现在富有的多,但是日本人占有财富,中国人是奴隶,这样的富有有意义吗
    2008/10/4 10:16:35
  • 查一下《学习时报》这篇文章是谁写的,要么是坏人,要么是庸人,前者可能性最大。总之,这种人不能让他乱发声音,搅扰视听的!
    2008/10/4 9:08: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人民网《强国论坛》知名作者。1949年生,河南偃师人,1977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合著书有:《河南经济发展史》、《中国西部:发展与改革的新抉择》、《县级经济发展研究》。 新著《道说天下》是作者从数年来几万个精彩文章帖子中,系统性地精选而成,对当前时事新闻、重大事件、热点问题提出尖锐批判和极具启发性的分析。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