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通道: 草野投资,与中小投资者共成长!|草根网答网友问|注册草根评论员请进|申请草根话题|黄金楼1号|黄金楼2号|最新管理公告|草根智库简介
魏东思想专辑《高考录取名额分配能否借鉴延迟退休?》《尽快建立一个抓骗子的市场》《保健品推销骗局的治理》 更多内容
乔良:“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过时了
2018-01-17
字号:
最新话题
夏晓荣:国之义理
夏晓荣:金钱与经济的性质
冯斌:养老金制度改革方案
杨雄伟:我为什么提倡“通才教育..
姬安宁:特朗普联俄抗中,要给普..
鄢一龙:中国如何在全球金融战争..
冯斌:关于养老金的公平问题之我..
姬安宁:特朗普为什么显得极端烦..
姬安宁:特朗普一句话泄露天机
金仲兵:我所理解的北大新生的“..

最热话题
论毛泽东的历史地位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
草根共产主义研究小组
郝贵生:“北京上海房价上涨400%”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圣经与科学(前言、导言)
周青良:外科先生,当休矣!
周青良:钟鼎文化时代简介
人类文化中最重要基因存在
为草根网“五年庆”出谋划策
该不该呼吁筹建“中华复兴委员会”?

最早话题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
草根网答网友问
公民社会,陷阱还是发展规律?
新历史观
民主是客观一致性
解决住有所居,应降低还是提高土..
草根学者谈草根网
草根网的真实评价、社会作用和价..
全球工业化是共产主义、是小康!
“复兴”的“前盛”是哪个朝代?

更多>>

    作者:乔良

    正在崛起的中国军力,随着整体国力的上升而日渐强大。在此背景下,每当遇到领土争端或边境摩擦事件,就有人提出应“适时”打一仗来显示我们的强大。好像不打一仗,“大国”就当得名不正言不顺。

    钟情“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是刻舟求剑

    不得不说,这种“大国崛起必有一战”的思维相当陈旧,源头还是“修昔底德陷阱”那套逻辑。虽然它映射出20世纪中叶之前人类历史的运行轨迹,但当时代在20世纪下半叶因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的普及而快速进化后,很多人的思维却没能与时俱进。19世纪末叶中国历千年而衰落,再次崛起已是百年后的20世纪尾声。当时下国人重尝久违了的大国崛起滋味时,因千年衰落而生的自卑和雪耻之心,便使有些人对历史上大国崛起的一些所谓“规律”情有独钟。

    但这种“钟情”是刻舟求剑,枉顾世界已然发生的变化。首先,以传统战争形式解决领土和主权问题的做法已成历史。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缔结,现代民族国家诞生,国家主权不可侵犯的国际关系准则确立。虽然在那之后很长时期,国家主权遭侵犯的案例仍屡见不鲜,但世界的总体趋势是不断进步向前。及至二战后,人类社会开始普遍尊重国家主权原则,一个国家通过强权改变另一国家物理版图的事已鲜有发生,虽然不能说完全绝迹。

    其次,战争形态和目的也已发生演变。近代之前,不管因何理由生起战端,几乎所有战争最后都会落到扩张领土这个目的上,因为彼时人类的生存与土地关系至为密切,更大版图带来更大利益。近代以后,情况生变,战争不再只为扩大版图,而是为了攫取资源,这也是近代以来殖民战争的主要特征。现代世界则更进一步,虽依旧战争不断,但战争目的既不仅仅是为争夺资源,更非仅仅为争夺土地,而是为了通过扩张资本获益。这种转变,主要因之于美国人自二战后在全球建立起来的美元体系。

    正因这些变化,现代人在看待战争时,就不能再简单地认为它只事关领土主权问题,更不能将国家兴衰系于一场边境战争的胜负。这是今天的人都应具备的现代意识。

    为何战争已经不是最佳选项

    既然美国通过美元全球化的方式,将整个世界带入了通过资本获得利益的新形态,那么在面对与周边一些国家的纠纷时,我们就应多一个思考维度:国家利益在今天的表达,主要是可见的领土争夺还是无形的资本争夺?

    这些年来,中国一直是吸引和利用国际资本最多的国家之一,这对同样亟需资本的对手而言显然非其所愿。但如果依照传统思维,同实力已显著增强的中国打一场“修昔底德陷阱”式战争,肯定得不偿失。经过精心盘算,对它最有利的方式,是通过在中国周边制造动荡来恶化中国投资环境,进而抽走资本,迟滞中国的发展。

    面对如此心机叵测的对手,难道我们还能简单地以“打一仗”的思维去应对吗?那不等于直接中了对方的圈套和陷阱吗?过去几年,我们最强劲的对手在需要资本向其国内回流时,煞费苦心地推动了一轮又一轮对中国的代理人遏制。它先鼓动日本制造钓鱼岛危机;接着推动菲律宾挑起黄岩岛争端;如此这般仍未奏效,于是干脆亲自出马,派军舰军机直接闯我南海岛礁周边海域。目的是什么?就是给中国挖坑。

    如果对手挖的这些坑我们跳进去了,结果必定是自身投资环境恶化、资本流失。所幸,面对接二连三的领土争端或边境摩擦,我们并未轻率选择兵戎相见,使对手盘算落空。

    应该说,这个维度的问题在古代并不存在,因为那时根本就不会有确保投资环境安全这样的概念。古代史上几乎所有帝国都是通过战争和领土扩张的方式,获取事关国运的重大利益。但在资本主导人类生产方式和经济生活三四百年后,对于一个国家的长远发展而言,如何驾驭资本已经变得比扩张领土更为重要。弄清这些问题,我们就会明白为何战争在今天不是最好的选项。

    打不打仗取决于国家利益考量

    从世界军力排行看,美国军力最强应无异议,中国则排在第二和第三之间。我们跟俄罗斯互为伯仲。有些方面俄罗斯稍强而有些方面中国更强。以中国今天的军力和综合国力,可以说发动一场战争并非难事。

    难的是如何计算一场战争的得失。过去战争的成本和收益显而易见,损兵10万拿下一个百万人口的国家,那就是赚了。但现在这个问题要复杂得多,战争除了直接成本还有间接成本。如果打仗只是换来一场荣耀,而让一个国家丧失重大发展机遇或更大规模利益,那么要不要打这场仗,就需充分和理性的算计。现代没有一个国家打得起一场不考虑成本和权益的战争。谁不考虑谁就会受到历史的惩罚。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就是对其不计代价发动战争的惩罚。

    从这个角度,反观去年的某次边境对峙事件,从军事角度讲,我们打败对手几无悬念。但要知道,现在世界上很多视中国为挑战的西方国家都在盼着中国出错。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中国陷入战争将会面临什么情况?只要看看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后,欧美对其施加联合制裁的后果就明白了。

    所幸在每一个关键时刻,决策者的战略远见和战略定力发挥了力挽狂澜的作用,才使我们与每一场迎面对撞、不可避免的危机擦肩而过。回过头看,真有一种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因为通过外交努力,我们几乎与每个一度剑拔弩张的对手国,都在不同程度上,实现了关系缓和。这些结果,对中国是更好还是更差呢?结果不言自明。

    战争史告诉我们,无论何时,战争甚至战争胜利本身,都不应该成为一个民族和国家不顾一切追求的目标。一个国家真正追求的应该是切实的利益。而打不打仗,只能取决于对国家利益的充分考量。当然,如果有人非要把战火烧到你家门口,你除了奋起反击别无选项的话,那时,战争当然就成了你唯一正确的选择。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楼主的思想才是过时的思想。
    未来战争的形态会变得更加多样,传统意义上的战争可能性还是存在,但是可能性不大。
    经济战争,资源战争,文化战争……
    2018/3/13 20:00:46
  • 楼主“喜羊羊”看多了吧!~~~
    2018/2/22 13:24:29
  • 根本在于,楼主根底仍然深受“儒化思维”的困扰。这是由楼主朱的知识结构和实践经历的局限性决定的。
    2018/2/20 17:53:16
  • 不是“大国崛起必有一战”的思维过时了,而是楼主对“战”理解的思维“过时”了!
    2018/2/20 17:51:06
  • 中国人民早就在1949年站起来了。毛主席说得正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国现在的任务就是强民强军强国,有来犯者当头棒喝,该我取者伸手拿来,这才是正道。
    2018/2/20 9:13:29
  • 一位将军说这样的话与身份不相称。
    2018/2/13 18:04:25
  • 战好多种!乔在此有点不知所云
    2018/2/10 10:49:57
  • 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过时了

    应该说将军这类职位就应该取消,军队还持有将军这类职务思维过时了。
    2018/2/5 10:49:30
  • 乔良先生也算是能思考的学者了,大国崛起、利益撞击,
    核心利益谁会让,比如大清国也不愿割地赔款,但经过战争,输了,必须让。
    2018/1/22 10:50:48
  • 大国崛起,没有一战,那是不可能的。中印必有一战,不战藏南收不回来了,还叫大国?中缅必有一战,不战西南大门洞口、域外华族遭殃,还叫大国?中日必有一战,不战钓鱼岛能回归、台湾能很好的统一、琉球华族能不受日本压迫?还叫大国?中蒙必有一战,不战外蒙岂能回归,一旦域外国家介入,怎办,中国不统一岂能叫大国?台海必有一战,不战岂能乖乖收回台湾,国家不统一岂能叫大国?中越必有一战,不战南海诸岛被越南占领岂能回归?中俄必有一战,不战丢失几百万领土岂能回归?中国崛起,必有一战。
    2018/1/22 10:47:03
  • 美国已经是磨刀霍霍,大战箭在弦上。不是中国想战,而是必须应战。
    乔良在此时发表如此“高论”,真是居心不良!
    2018/1/21 21:18:36
  • “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过时了
    =============
    1、如果陷入“非敌即友”的二元思维,那么,“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不过时;
    2、如果跳出“非敌即友”的二元思维,进入更高维度,进入3维度思维或四维度思维来思考,那么,“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的确是过时;
    3、问题是:如何跳出“非敌即友”的二元思维?如何进入更高维度?
    ----就利益角度而言,应该是:不能完全忽视和否定别人利益,在一个更高的世界格局条件下,以世界领袖的角色,以世界主人翁的担当,既代表自己的利益,也要代表别人的利益,才能“化敌为友”,才能团结世界一切可以团结的利益。
    ----既要否定狭隘的美国利益,也要否定狭隘的特定国家的利益。
    2018/1/20 22:43:04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198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163528 举报邮箱:icaoge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