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通道: 草根网答网友问|注册草根评论员请进|申请草根话题|黄金楼1号|黄金楼2号|最新管理公告|草根智库简介
魏东思想专辑《高考录取名额分配能否借鉴延迟退休?》《尽快建立一个抓骗子的市场》《保健品推销骗局的治理》 更多内容
清风道长:未来中美俄博弈的可能方向分析(3)
2016-06-08
字号:
最新话题
双11不只是数字盛会,更是创新盛..
姬安宁:刘强东错在哪里?
姬安宁:陈果把“耄耋”读错为什..
开心果实:既是“中国标准动车组..
姬安宁:最近两项让人吃惊的科学...
姬安宁:他们的价值观一样
姬安宁:首张黑洞照片隐藏的惊人..
遐想随笔:中国古代的科学哪儿去...
林克山:宇宙轴心
姬安宁:我为什么坚决反对平仄博..

最热话题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
草根共产主义研究小组
周青良:外科先生,当休矣!
周青良:钟鼎文化时代简介
人类文化中最重要基因存在
为草根网“五年庆”出谋划策
该不该呼吁筹建“中华复兴委员会”?
圣经与科学(前言、导言)
周青良:解读《庄子-齐物论》中的论辩观
周青良:人应该信仰什么?

最早话题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
草根网答网友问
公民社会,陷阱还是发展规律?
新历史观
民主是客观一致性
解决住有所居,应降低还是提高土..
草根学者谈草根网
草根网的真实评价、社会作用和价..
全球工业化是共产主义、是小康!
“复兴”的“前盛”是哪个朝代?

更多>>
    作者:清风道长

    说在前面:

    (一) 俄美在地中海与黑海的角力,本质上说,是美在现霸权条件下博弈“话语权(有些说是法叫话事权)”,而俄在实力衰弱后追求的是存在权,在弱势时保持存在,待机而动。俄近代基本上是保持这种国家战略。

    与俄美地中海黑海博弈不同的是:从本质上说,美国在亚太的作为也是维持话语权,话语权的背后是规则,以“自由航行”为幌子的说辞还是为其规则制订加强说服力。而中国南海争的是主权,在这点与俄国人与美国人在地中海黑海的博弈是不同的,俄国人争取的存在权可缓冲的余地很大,美国人应对上的空间与比较大。但中美南海之争因中国争的是主权,主权之下是所有权与控制权,矛盾的深度与角力的力度要强得多,缓冲的余地也少得多。

    (二)俄国是欧洲的最大公约数。

    正文:

    美利用的是欧洲对俄的戒心,从质上说,俄是欧洲的“最大公约数”。俄从一个小公国扩张为占世界陆地七分之一的巨兽仅仅用了六百多年,是欧洲必须戒备与防御的。俄在扩张过程中,无数个小国家被吞并,这个势头一直维持到二战后,前苏联的扩张达到顶峰。百年中先后与瑞典、芬兰、波兰、土耳其(奥匈)发生过边界战争,而与欧洲三强英法德都暴发过剧烈战争。在19世纪中后期法国拿破仑东征俄国,而在更早上些,英国与俄在因争夺克里米亚控制权联合土耳其发生海战,二战时德国对前苏联全面侵略,欧洲三强与俄的“过往”中都有战争的历史,而欧洲中小国家特别是毗邻俄国的现存的中小国家与俄国的交往也不总是愉快的,这种情况下,欧洲多国出于对俄国扩张历史的恐惧对俄的防备戒心是无法消除的,让北极熊“冬眠”是欧洲多国的共同追求!美国人正是利用这种现状实施对俄政策。

    美俄角力的新形势之变化,受到中美亚太博弈的影响与关联,随美战略转向亚太,欧洲众国对美的动向很疑惧。一旦美减弱在欧洲的军事投入,欧洲各国出于对俄国的疑惧而采取新的联合方式,在军事上既然美靠不住,那么欧洲肯定会另选一个新盟国出面来对付俄国,前段时间德突然放风声扩军就发生在这种背景之下。欧洲若对美出现怀疑,必然导致美对欧洲控制的减弱,这又不符合美国的全球战略与霸权利益。这决定俄美博弈的长期性存在,但美战略重点既然转向亚太对付中国,美俄的博弈必然保持的是一种小规模的平衡,美要“表演给”欧洲看,表明美不会抛弃欧洲与离开欧洲,仍然是欧洲的“领导者”,带头大哥,但要重点转向亚太又不减弱美对欧洲的控制美的策略是“在美国主导下,在北约框架下让欧洲各国增加军事投入来弥补美在欧洲军事投入的减少”,因此未来几年美俄博弈中是靠表面的对俄强硬与压迫掩护美战略东移,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五到十年。

    美在波罗的海与黑海的动作表面露骨的背后,笔者认为是一种表面形式,为部署“反导”制造一个紧张的态势。通过反导强化北约。本身北约体制是美国的军事工具的放大,但因东扩过程中新加入的相关国家在军事体系与军备体系属于原苏系,要建立成美国主导的西方军事体系开销巨大,且耗费时日,在金融危机背景下新加入的国家财政困难投入不足,又延长了这个过程,如何更短时间内达到加固这些新加入国家对美国的忠诚,为北约体系效劳是美优先考虑的。

    波罗的海国家对俄国是畏惧的,其中的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在在二战后还被强行并入苏联,而罗马尼亚则被迫加入前苏联阵营,但保持相对的独立性。从历史上看,后来加入华约的国家基本上二战时加入德国阵营侵略苏联的国家,比如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在传统上属于“敌人”,加入华约本身就不是自愿的,这些国家被前苏联扶持上台的领导基础就存在问题。利用有关国家对俄国的猜忌与畏惧达到美国目的,是美国在波罗的海新一轮的对俄战略:通过部署反导将罗马尼亚绑定在美国体系与北约战车上。这点欧洲列强与美国利益一致,“最大公约数”的存在增加了这种成功可能,减少了成本。

    看到国内有专家评论说罗马尼亚与俄罗斯关系不错,且从宗教上与民族特性上延伸评价,这本身就是一种对国际关系与国家利益博弈的一种曲解。二战时罗马尼亚加入发德国阵营,先后有二十多万人在前苏联参加侵略战争,在那场世界闻名的“坦克会战上”罗马尼亚第一集团军还大出风头。在二战后罗马尼亚曾经被清算过,后来加入华约,而加入后又是保持最独立的一个。冷战时期因其地理位置导致罗马尼亚一直是西方争取“反水”的国家,而前苏联又不敢轻易象对波兰、匈牙利那样用兵,罗马尼亚自己又明白,充分利用自己的特点取得利益最大化。这次罗马尼亚同意美国部署反导也是这种“本能”的反应。所谓与俄关系不错的背后都是罗马尼亚的一种策略。如果说波兰同意部署反导则是波兰与俄斗争历史的传统的延续,那么罗马尼亚同意的背后则是罗马尼亚一直向西方看的延续。

    目前阶段因美国实力的下降,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作为,在反恐问题上的不力与双重标准,在中东危机爆发后,大量难民进入欧洲,欧洲对美国的态度出现微妙的变化,在欧洲民间一直流传“阴谋论”,格鲁吉亚、乌克兰局势的出现后欧洲与俄国平静的局面被打破后,这种阴谋论在民间的声调更加高亢,而马航17之后迟迟不公布结论让欧洲民众的联想度更高“马航17事件”的阴谋论开始抬头,芬兰外长与波兰外长通电话被监听录音后,将乌克兰流血事件的主谋锁定美国,这种态势欧洲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内心中的翻腾却越来越厉害。

    俄国人在历史上在国内局势恶化,外部压力增大时最常用的手段是用战争解决问题。在普京上任以来这种手段的利用用到极致――“崇尚战神”,这点从车臣战争,格鲁吉亚战争,强行拿回克里米亚,军事打击叙利亚IS……一系列的战争手段使俄国的民族特性充分表现出来,二战中表现出来的坚毅并没有泯灭,这些特征都是让对手心惊胆战的。而在欧洲三强与俄国人的博弈与角力过程中,战争手段没有让俄国人臣服,且都没有讨到好处,拿破仑、希特勒都折戟沉沙,而英国在与俄国在海战中略占上风,但陆地中不敢轻易与俄国人交手,正是这种历史,欧洲人与继承欧洲人衣铂的美国不绝对不敢逼迫俄国人太甚。

    而现代美国人的实力虽超过俄国,但在个别区域博弈中,俄国人战术表现可谓淋漓尽致,电子战方面表现让美国人心惊肉跳,叙利亚战争中表现的超强打击能力,有关国家不能不考虑面临俄国人军事压力时的危局。

    因此,美国在波罗的海与俄国人的博弈只能维持一个低烈度的水平上,以维持对俄的压力,促进对欧洲的控制为主,绝续不可能激化到与俄发生战争的地步。

    从三大国博弈角度来说,中国与俄国的关系,应该充分考虑俄国的牵制作用,用来减轻中国的军事压力。

    从本质上说,美国在亚太的作为也是维持话语权,话语权的背后是规则,以“自由航行”为幌子的说辞还是为其规则制订加强说服力。而中国南海争的是主权,在这点与俄国人与美国人在地中海黑海的博弈是不同的,俄国人争取的存在权可缓冲的余地很大,美国人应对上的空间与比较大。但中美南海之争因中国争的是主权,主权之下是所有权与控制权,矛盾的深度与角力的力度要强得多,缓冲的余地也少得多。

    中国做好自己的事,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对东盟各国,除个别国家外,多数不愿意自己的国土成为战场,这点中国要充分利用。泰国人说得明白,若将中美两国比作大象,他们这些小国相于与田鼠,若中美真的条起来,无论谁输谁赢,损失最大的是他们“大象打架,田鼠遭殃”的结果是他们不愿意面对的。这正是中国需要努力的方向,南海让美国人唱独角戏,是我们的追求,没有其它国家的配合,找不到“同盟”帮忙牵制,让美国人直接对抗中国,这是美国人不愿意面对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前两篇呢?也不给个链接。
    2016/6/11 9:42:00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7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198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163528 举报邮箱:icaogen@126.com